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50、第五十章

求你别秀了 50、第五十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因为秦子墨的粉丝出手大方, 打赏就没停过, 因而接下来的半天里, 高子阳也很‘上道’的做起了工具人,全程跟拍秦子墨, 向秦粉们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展示秦子墨的颜值。

    也正因为如此, 直播间的人气值一度从最开始的三十万飙升到了一千万, 并最终稳定在五百万上下。

    另一边, 得知秦子墨出现在青川观的消息,他的一些住得近的粉丝也纷纷赶了过来, 加上一些闲来无事跑来凑热闹的镇民, 于是整整一个白天,青川观的人流量就没有断过。

    而秦子墨也很配合地让拍照就拍照,让签名就签名,这一下子,赶来的粉丝们直接就过年了。

    因而一直到太阳落山,人群才慢慢散去。

    因为秦子墨明天还要进组拍摄, 所以马上就得赶回去, 就连留下来吃顿晚饭的时间都没有。

    听他这么一说,灵真道长突然有些愧疚,毕竟今天要不是秦子墨帮忙, 这场立金身仪式还真不一定能举办地这么成功。

    他这一愧疚, 就又多送了秦子墨一套护身符,一小鞭桃胶和两大罐红薯糖。

    然后他和赵冶等人一起把他送上了车。

    “今天实在是太麻烦秦先生了,等哪天有空, 一定要再来玩,到时候我们一定好好招待您!”

    秦子墨:“一定!”

    然后是高子阳……

    送走所有的客人,关上门之后,赵冶等人开始盘点今天一天的收获。

    灵真道长负责清理香炉里的香灰。

    托秦子墨的福,今天一整天,青川观的香火就没断过,以至于观里的四个大香炉里的香灰全都积满了,而且都压得严严实实的。

    灵真道长一边清理这些香灰,一边高兴地说道:“有了这些香灰,之前积压的那些订单应该马上就能发完了。”

    孙聪负责盘点法务流通处的货物情况,所谓法务流通处,就是出售香烛、经书、神像……以及脚气膏的地方。

    他脸上洋溢着同样的笑容:“流通处的东西也差不多都卖光了,尤其是脚气膏和护身符。”

    最后是灵松子,他负责清点功德箱。

    沈怀川的一百万。

    赵璇的一百万。

    秦子墨夫妇的一百万。

    秦子墨的岳父魏正河的两百万——他没来,是秦子墨代为捐献的。

    秦子墨粉丝团集资的十一万。

    高子阳的十万。

    直播收到的打赏扣掉平台分成和个税之后剩下的四十三万——这是高子阳强行转过来的。

    一众微商集资的十万。

    ……

    再加上许学文的两百万。

    李正德夫妇的一百万。

    傅开诚父子的二十万。

    ……

    ——这些都是当初受过赵冶帮助的人。

    再加上信众们零零散散捐献的十多万元,算下来,他们今天一天的收入竟然达到了一千万之多。

    灵真道长:“……”

    饶是灵真道长也算是见过大场面了,可是看到这份清单的时候,还是不由地恍惚了一会儿。

    他有些不好意思:“这、这秦先生他们也太客气了吧!”

    他原本还想着今天这场立金身仪式举办地这么成功,那以后是不是给三清三位天尊立金身的时候办一场,给释迦牟尼、孔圣人立金身的时候再办一场……

    现在看来,以后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不然可就有捞钱的嫌疑了。

    “也是。”

    赵冶说道:“这样吧,后院的桃子不是快熟了吗?改天给他们每家送点。”

    灵真道长:“行!”

    毕竟那些桃子可都不是凡物。

    这么一想,灵真道长也就没那么心虚了。

    然后便听见系统兴致冲冲地说道:“宿主,买灵石吗?”

    赵冶掏了掏耳朵,斩钉截铁:“不买!”

    系统:“……”

    系统:“为什么?”

    赵冶:“呵,今天上午是谁跟着一起对我冷嘲热讽来着?”

    系统:“……”

    系统暴跳如雷:“我不就是开了几句玩笑话吗,有必要这么小心眼吗?难怪你活了一万多年都找不到对象!”

    赵冶:“……你再说一遍?”

    系统瞬间变脸:“爸爸,我错了!”

    系统不要它的脸了:“爸爸你这么帅气,之前上万年都没找到对象都是因为你长得太帅了,其他人都自愧不如,所以不敢打扰你。现在你主动出击,对象什么的当然是手到擒来,明天见家长,下个月就结婚,三年抱两,五年抱三……”

    赵冶:“……”

    这要是让系统再胡说下去,说不定他下一秒直接就子孙满堂了。

    那可能吗!

    赵冶当即从灵真道长那里把钱要了过来:“行了行了,给你还不行吗!”

    系统只以为赵冶是脸皮薄,它不禁感慨道:“嘻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宿主!”

    然后它喜滋滋地宣布道:“再有三百万,本统就能化形了。”

    看它这么高兴,赵冶也不由弯起了唇角:“恭喜!”

    而后灵真道长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口说道:“对了,祖师伯,下午刚到的消息,说是章奇志跑了!”

    因为之前黄家的事,所以他不可避免地对这件事情上了心。

    赵冶:“嗯?”

    灵真道长说道:“省道协和各大世家原本是定于今天上午一齐出动围剿章奇志的,本来都快擒住他了,结果被他用一件替身法宝逃了。”

    “省道协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章奇志从地府里逃出来的时候,还伙同其他人一起劫了一位判官的宝库,得了不少法宝,其中应该还有隐匿踪迹的,因为现在道协和各大世家已经推算不出他的踪迹了!”

    “不过好在章奇志招揽的那些牛鬼蛇神已经抓住了大半,剩下的小喽喽也都被打散了。”

    灵真道长补充道:“对了,省道协和各大世家现在已经公开向大众征集线索了,说是一条有用的线索奖励现金五十万。”

    其实奖励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是省道协和各大世家都算不出章奇志的踪迹,他们青川观却能算出来,这难道不是一件在同行中长脸的事情吗?

    灵真道长:“所以祖师伯,您能算出来章奇志现在的踪迹吗?”

    奖励什么的当然重要!!

    系统:“我我我,我知道他现在的踪迹,爸爸,这个机会就让给我吧!”

    正准备掐指一算的赵冶:“……”

    他收起手:“好的儿子!”

    “谢谢爸爸!”

    系统喜滋滋地报了一个地名给赵冶。

    赵冶又把这个地名报给了灵真道长。

    灵真道长眼前一亮,然后迫不及待拨通了省道协的电话。

    然而没想到的是,章奇志没抓到,立金身仪式的直播视频流传出去,却又引起了轩然大波。

    “看赵冶这幅嘴脸,呕,我都快吐了,看见土豪刷礼物,就舔着脸和土豪打情骂俏,什么连理枝,1314,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盯上了土豪的钱包一样,也不怕对方掏出来比他还大!”

    “我就奇了怪了,土豪怎么就粉上了这样一个人?”

    “睁眼瞎呗!”

    “……”

    “等等,明明手工皂已经证实了的确有效了,为什么你们还在黑青川观?”

    “呵呵,那又怎么样,老子可不相信什么浪子回头,老子只相信狗改不了吃屎,就冲着青川观有赵冶这样的人,老子就能黑它一辈子。”

    “我和楼上不一样,我就是看不惯青川观的炒作手段,害得我这段时间像二哈一样被各种反转耍的团团转,他赵冶那么牛逼,既然能请到秦子墨背书,怎么不把陈影帝,梁天后他们全请上,直接来一个广告轰炸多好,不过我看人家陈影帝、梁天后怕是根本不屑与他为伍,他也就能和秦子墨那样的软饭男狼狈为奸了!”

    “对了,兄弟我专门成立了一个反青川观吧,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一波啊!”

    “说白了你们就是为了黑而黑,有病吧你们!”

    ……

    而与此同时。

    回到户市的秦子墨顾不上休息,马不停蹄赶去了《为皇》剧组。

    《为皇》是今年的年度历史巨制,导演监制编剧都是业界大拿,主演更是囊括了小半个娱乐圈的当红明星,男一是秦子墨,女一是赵影后,男二是陈影帝……还有梁天后友情客串。

    因为拍摄时间很赶,所以剧组必须日夜开工。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整天的拍摄工作,回到住处,秦子墨整个人都累瘫了。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秦子墨打开房门一看,却是住在隔壁的梁天后。

    梁天后捂着肚子:“子墨,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因为心情不好,她晚上没吃什么东西。

    因为两人本来就是好友,所以秦子墨直接让她进了门:“我给你找找。”

    秦子墨翻了翻行李箱才发现,他带过来的零食也早就吃光了。

    他只能说道:“要不我让我助理送点宵夜过来,你想吃什么?”

    梁天后不免有些失望,但还是说道:“算了,这么晚了,还是别麻烦他们了。”

    “等等……”像是想到了什么,秦子墨抬脚走向厨房,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保温饭盒:“这是今天下午我妻子让人送来的,炖的桃胶牛奶,我下午忘记吃了,要不你吃吧!”

    梁天后:“那怎么好意思!”

    两分钟后,梁天后盘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保温饭盒。

    “这味道绝了。”

    “尤其是这桃胶,好浓郁的香味,而且还有股淡淡的甜味。”

    梁天后吃得一本满足。

    因为这会儿坐得近,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秦子墨突然发现梁天后的脸有些不对劲:“等等,你的脸怎么了?”

    梁天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胃口直接没了:“别说了,这不是之前去乡下拍mv,不小心被虫子咬了一口之后过敏了吗,后来虽然治好了,但是脸上却留下了黑印。”

    如果是普通人,要是好好保养的话,三四个月就能好。

    但谁让她是个明星呢,要是真花上三四个月的时间去调养,说不定回来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而且她本来就有一堆合同在身上,这些都是之前就签好的,每一份都带着天价违约金,根本歇不下来。

    所以她平日里只能靠厚厚的粉底来遮掩。

    这也就导致了她脸上的黑印越来越深,而且最近已经隐隐有溃烂的趋势了。

    她私底下询问过医生,说是彻底治愈的可能性很低。

    秦子墨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你真是……不行,我看你还是尽快去医院看看吧,要不然真等脸烂了,有你哭的。”

    梁天后只说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你放心,等这部戏拍完,我马上就去医院治疗。”

    她也怕了,毕竟绝大部分明星都是靠脸吃饭的,她也不例外。

    “行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子墨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回到住处,梁天后都不敢大力去搓脸,但是洗完脸之后,脸颊还是肿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梁天后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她也没办法怨天尤人,因为这都是她自找的。

    怀着这份沉重的心情,她直接上了床,提起被子蒙住脑袋,只希望今天晚上能做个好梦,梦里的自己脸还是好的。

    而实际上,因为白天太过辛苦,梁天后一躺下就沉沉睡了过去,根本来不及做梦。

    第二天早上,助理准时敲开了她的房门。

    她踩着拖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助理一边放下手中的东西,一边抬头:“梁小姐,我给您买了您爱吃的豆腐脑和小笼包,啊——”

    她这一叫,梁天后就算再困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怎么了?”

    助理张大了嘴,满脸的不可置信:“梁小姐,你、你的脸……”

    梁天后瞬间就慌了:“我的脸怎么了?”

    她以为她的脸出大问题了,然后手忙脚乱地向洗手间跑去。

    下一刻——

    “啊!”

    一声惊叫响彻云霄。

    秦子墨前脚刚到化妆室,后脚梁天后就飞闯了进来。

    她一把扯下脸上的口罩,指着自己只剩下淡淡一层黑印的脸,激动地语无伦次:“子墨,你看我的脸,你看——”

    秦子墨回过神来,顺着她的话看过去,而后迟疑着说道:“你的脸……好像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啊?”

    梁天后:“不是没那么严重,是好了大半了!”

    秦子墨一愣,第一反应就是:“什么药效果这么好?”

    梁天后:“我的脸都变成那个死样子了,哪还敢随便吃药,我想来想去,我昨天唯一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吃了你那碗桃胶炖牛奶!”

    秦子墨:“啊?”

    而后他反应过来,恍然道:“难道是桃胶的功劳……”

    毕竟他记得灵真道长把那罐桃胶送给他的时候打的就是美容养颜的名头。

    “可是,这、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神奇到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不管秦子墨信不信,但是梁天后是信了,毕竟她是切身体验过的。

    她急声问道:“那桃胶你是怎么得来的?”

    秦子墨下意识地回道:“那是我给青川观打广告,他们送给我的礼物!”

    梁天后:“能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秦子墨:“……可以!”

    就在这时,虚掩的房门外突然钻进来两个脑袋:“哈,你们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

    是正好路过的赵影后和陈影帝。

    于是两分钟后,梁天后、赵影后和陈影帝齐齐转发了那条脚气膏广告牌。

    蹦跶地正欢的青川观的黑粉们:“……”

    吃瓜群众们乐了:“你们不是说梁天后和陈影帝不屑与青川观为伍吗,打脸了吧!”

    “何止啊,还有赵影后帮着打脸呢!”

    “反青川观吧是吧,关注了,我有种预感,这将是我接下来的快乐源泉!”

    再然后,灵真道长收到了这三位发来的私信,无一例外都是说愿意出高价购买桃胶。

    已经从秦子墨那里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的灵真道长:“……”

    先帮打广告,再来买,强买强卖?

    这逻辑——他喜欢!

    于是灵真道长当即决定免费送给他们一人一年份的桃胶。

    作者有话要说:  靶谢在2020-02-11 02:24::53: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666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冷香如故、戏炀 2个;sunshine、20347013、季季、樱璃、月狐、艾比可欧、和兌吉、如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意苦争春 14瓶;千面鬼影 13瓶;和兌吉、糊糊不是糊涂、20347013 10瓶;666 5瓶;寒霜降、cocochen 2瓶;听雨吹风、芋先生、娇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