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38、第三十八章

求你别秀了 38、第三十八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果不其然, 第二天早上起来, 赵冶摸出手机打开一看, 就发现通讯记录里多了一百多个未接电话。

    全是郭擎宇打来的。

    赵冶笑了笑,把手机往床上一扔, 起床洗漱。

    然后郭擎宇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

    赵冶没搭理, 继续洗脸。

    见赵冶的手机一直在响, 赵晨星抱着小团子踏踏地跑过来:“祖宗, 你的电话响了!”

    “不急。”

    赵冶只说道。

    “哦。”

    赵晨星也没有多问,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说道:“对了, 祖宗,后院的竹子和桃树都开花了!”

    “是吗?”

    赵冶顿时来了兴趣。

    他跟着赵晨星来到后院,果然,那棵万年桃树上开满了桃花,连枝头都被压弯了。

    再看那一小丛墨玉竹,上面也长出了细小的竹花。

    这就是蕴灵阵的功劳了!

    按照这个生长速度, 估计再过上一个月, 就能有桃子和竹米吃了。

    系统当即说道:“快快快,落在地上的那些花也别浪费了,收集起来晒干, 不管是制茶、酿酒还是做糕点都很不错。”

    说完, 它忍不住吸溜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尤其是桃花茶,最是美容养颜, 送给沈靖涵再适合不过。”

    追女朋友,怎么能不给她经常准备一些小礼物呢!

    听见这话,赵冶也是眼前一亮,富贵说得没错,虽然沈怀川答应了他的追求,但是想要和他真正走到一起,肯定还要过他家人那一关,先把大姨子讨好了准没错。

    他说道:“富贵啊,你真是越来越靠谱了。”

    时时刻刻都在替他着想,这个系统没绑错!

    系统得意洋洋:“那是当然!”

    然后赵冶愉快地把这项任务交给了灵真道长。

    有弟子不使唤王八蛋!

    “好!”灵真道长本来就对厨房里的事很感兴趣,自然是满口答应。

    只是他也不知道花茶花酒要怎么制作,还得去查一下资料才行。

    吃完早饭,赵冶这才不紧不慢地接通了郭擎宇的电话。

    下一刻,手机里传来郭擎宇急切的声音:“赵……赵道长,我妈……”

    赵冶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郭先生是不是忘了,我现在还在热搜上挂着呢?”

    手机里的声音瞬间出现了十几秒的停顿。

    而后郭擎宇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明白了!”

    半分钟之后,郭擎宇删掉了那条充满误导意味的道歉微博。

    又过了十分钟,他重新发了一条道歉长文。

    在这条长文中,他详细讲述了自己和无量等人是如何谋划的这一起**,包括他其实根本就没有验证过脚气膏的药效,以及在秦子墨站出来为青川观说话之后,他们为了蹭热度和博同情,又是如何把脏水泼回到秦子墨身上的事情。

    这一下子,秦子墨的粉丝直接就炸了。

    “我就说,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们前脚刚道歉,后脚赵道长那点破事就被爆出来了!”

    “妈的,亏我之前还那么同情你们,结果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

    “是我小看你们了,你们真是左脸贴到右脸上去了。一边脸皮太厚,一边不要脸!”

    “华国那么多兵器你们不学,你们偏学剑,上剑不学学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们就学醉剑……”

    但也有一些网友,尤其是秦子墨的黑粉和郭擎宇等人的死忠粉自认为看破了事情真相。

    “当我傻啊,‘一身正气’这么一道歉,洗白的是秦子墨,可是他自己的名声和前途却毁了,他是石乐志才会这么做?”

    “秦子墨牛逼了,竟然把‘一身正气’逼到了这种地步。”

    “这吃软饭的本事我是服的!”

    “我只想说,祝秦子墨早日被抛弃,祝魏家早日破产!”

    “祝秦子墨早日被抛弃,祝魏家早日破产!”

    “祝秦子墨早日被抛弃,祝魏家早日破产!”

    ……

    可是这样的网友毕竟只是少数。

    很快,‘一身正气’几人的微博评论区再次被秦子墨的粉丝攻陷。

    无量几人彻底慌了,他们不停地给郭擎宇发消息。

    “我们的计划里没有这一条啊!”

    “你疯了吗,你不知道你这么做我们全都得玩完?”

    “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你收了秦子墨多少钱?”

    “你等着,这事我们没完!”

    ……

    但是郭擎宇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发完微博之后,他迫不及待地又给赵冶打了个电话过去。

    赵冶正在收拾行李:“五百万,我帮你解决这件事情?”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补充道:“不讲价,而且要提前付清。”

    “五百万?”

    还要提前付清。

    郭擎宇气得浑身直哆嗦,他知道,赵冶这是在报复他,因为他之前的所作所为。

    最主要的是,他这些年拼死拼活也才挣了不到一千万,买了房子和车子之后,再刨去一大家子这些年的花用,手里也就剩下不到二十万了。

    然后就听赵冶继续说道:“你要知道,你妈现在这种情况,最多还能再坚持三天,你确定你能在三天之内找到一个靠谱的大师帮你解决这件麻烦事?”

    郭擎宇沉默了。

    他猛地握紧了双拳,明知道赵冶这是狮子大开口,他却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他咬牙切齿:“好,我现在就去筹钱。”

    果然是个孝子!

    赵冶笑了笑:“我也已经买好票了,大概下午的高铁到户市,你记得把你的地址发给我。”

    听见这话,郭擎宇一阵气急,果然赵冶是吃准了他不敢拒绝。

    但他也只能顺着赵冶的话往下说道:“好。”

    然后郭擎宇才发现五百万不是那么容易凑齐的。

    因为他的朋友圈子有限,少数几个身家富裕的就是无量他们了,可是现在,他们只怕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才好,所以他根本不敢向他们借钱。

    郭擎宇没办法,只好把房子车子全都低价卖了出去,又找了个高|利贷借了四十多万,这才勉强凑齐了五百万。

    然后郭擎宇的妻子汪珍就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她质问道:“郭擎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说你现在到处在借钱,还把家里的房子和车子都卖了?”

    “什么?”

    听见这话,反应最激烈的反而是郭母:“你把家里的房子车子都卖了?”

    而后她反应过来,情绪更激动了,脸上的皱纹跟着抖了起来:“我都说了我没事,你怎么就不信呢?”

    筹钱的事,郭擎宇都是瞒着郭母做的,就是担心郭母知道了不答应。

    他连忙握紧郭母的手:“妈,你听我说,你这病能治,真能治,我已经给你找好了一位大师,他一会儿就到。”

    “你不懂,这不是能不能治的问题?”郭母急声说道。

    郭擎宇只以为郭母是在担心钱的问题,他安抚道:“妈,你放心,不会花太多钱的。”

    却不想郭母急红了眼:“你知道什么,不行,你马上打电话给他,要他别来了,这……病我们不治。”

    郭擎宇也跟着红了眼眶:“妈,这一次,您就听我的吧。”

    他摸着郭母的白发:“我爸早早地就没了,您一个人为了抚养我长大吃了多少苦头,您才六十三岁啊,看起来却比隔壁八十多岁的刘奶奶还要老。”

    “现在好不容易我出息了,您就让我多孝敬您几年吧!”

    郭母也跟着哽咽起来:“我知道你孝顺,可是,可是……”

    母子俩瞬间哭作一团。

    听到这儿,汪珍终于明白过来,她气急败坏:“你要给你妈治病,我不反对,可是你为了你妈把房子和车子都卖了,还欠了一**债,以后我们住哪儿,吃什么?”

    听见这话,郭擎宇怒了:“你给我闭嘴,我花我的钱给我妈治病,有你说话的份吗?”

    郭母的脸也跟着拉了下来。

    要不是郭擎宇年纪大了,实在找不到门当户对的小泵娘,她压根就不想让郭擎宇和离过两次婚的汪珍结婚,因为她除了长了一张还算过得去的脸之外,是既贪婪又虚荣,花钱大手大脚不说,还经常拿她郭家的钱补贴娘家,而且还带了一个拖油瓶。

    想到那个拖油瓶,郭母的脸色更不好了。

    以往郭擎宇要是发火,汪珍准保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但是这一回,汪珍一点都不怵:“闭什么嘴,我告诉你,郭擎宇,我怀孕了,双胞胎,已经两个月了,你要是不想你儿子出生之后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你就尽避把钱都拿去给你妈治病。”

    “什么?”

    听到这儿,郭擎宇和郭母俱是一愣,而后脸上闪过一抹狂喜。

    郭擎宇早些年忙于工作,没空也没钱生孩子,等他真正闯出名头的时候已经快四十岁了,再想生孩子却难了。他之前也做过两次试管,但是都失败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没想到老天爷待他不薄,竟然给他送来了两个孩子。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郭母已经踉跄着走向了汪珍,她一改脸上的厌恶,激动不已:“好好好,有了孩子就好!”

    汪珍却往后退了一步,她抬起手在鼻子前面挥了挥:“你身上怎么臭烘烘的?”

    郭母面上一僵。

    如果说以前汪珍还要看她的脸色行事,但是现在仗着肚子里有了孩子,还是两个,汪珍的尾巴直接就翘到天上去了。

    她直接扭头看向郭擎宇:“你就说,现在该怎么办吧?”

    郭擎宇毫不犹豫:“我妈的病必须得治,这没得商量。”

    郭母也终于反应过来,她依旧死咬着牙关:“不行,这病我不治,你快打电话让那人回去。”

    汪珍气得眼睛也红了:“郭擎宇,我看你是昏了头了……”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三人齐齐看了过去。

    赵冶坐在行李箱上,只说道:“难道我来的不是时候?”

    郭擎宇:“赵冶?”

    赵冶点了点头。

    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郭擎宇也顾不上计较和赵冶的那点恩恩怨怨了,更何况现在是他有求于人。

    于是他直接迎了上去:“没有,你来得正是时候。”

    赵冶直接说道:“钱都准备好了吗?”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听见这话的时候,郭擎宇还是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然后他拿出手机,脸色僵硬地说道:“我现在就转给你。”

    汪珍反应过来,她歇斯底里:“郭擎宇……”

    郭擎宇直接转头瞪了她一眼:“我妈我是一定要救的,至于你……反正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工资卡吗,以后我的工资都归你管总行了吧!”

    他以为就算他‘一身正气’这个账号已经废了,但是以他的经验,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就又能卷土重来。

    听见这话,汪珍虽然不甘心,但还是消停了下来,因为她知道想要改变郭擎宇的主意根本不可能,至少她现在拿到了郭擎宇的工资卡。

    确定五百万已经进了他的账户之后,赵冶这才满意地收起了手机。

    郭擎宇:“赵道长,要不,进去说话!”

    “不用。”

    赵冶说道:“解决这事花不了多长时间,我一会儿就走。”

    他还赶着去接他男朋友下班呢!

    听见这话,郭擎宇面上一喜。

    赵冶这才抬头看向了郭母。

    明明只是再正常不过的打量,郭母却从赵冶的目光之中察觉到了一股寒意,让她有一种在他的目光下无处遁形的感觉。

    没等她回过神来,便听见赵冶说道:“把裤腿掀起来我看看。”

    郭母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不,我不治,你走,你走!”

    说完,她踉跄着站起身来,就要往楼上逃去。

    郭擎宇见状,也是急了,他直接上前拦住冰母:“妈,我求您了,您就配合一下吧!”

    说完,他抱起郭母往沙发上一放,用力扯开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左腿。

    随着郭擎宇的动作,下一刻,郭母白肉外翻的右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而就在那些沟壑状的伤痕之中,零星有十几条白色蠕虫正争先恐后地往外钻,随后掉落在地上。

    “呕!”

    看见这一幕,一旁的汪珍直接就吐了。

    郭擎宇也脸色发白,只是相比于他昨天晚上看见的郭母躺在蠕虫堆里的样子,眼前的场景已经算好的了。

    更何况郭母可是他的亲生母亲,他还不至于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嫌弃。

    “住手。”

    郭母红了眼,手忙脚乱地就要放下裤腿。

    然后便听赵冶说道:“果然如此。”

    郭母下意识地停下了动作。

    郭擎宇激动不已:“赵道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冶看着郭母,淡淡说道:“这是诅咒,来自枉死者的诅咒。”

    郭母面色一白。

    赵冶继续说道:“她诅咒害死她的人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否则对方将承受和她一样的痛楚。”

    “什么?”

    郭擎宇一脸不可置信。

    赵冶却转头看向了汪珍:“你们家除了你们之外还有一个人吧?”

    汪珍下意识地说道:“还有我的女儿,不过她半年前走失了,我们怀疑她是被人贩子拐走了,之前还在报纸上登过寻人启事!”

    听见这话,郭擎宇如遭雷劈,他根本不敢往下细想。

    然后赵冶打破了他心底的侥幸:“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把她的尸体藏在了一个粪坑里或者其他差不多的地方吧!”

    郭母哆嗦着嘴,她知道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汪珍反应过来,她红着眼睛:“是你,你杀了我的女儿……”

    “还真不是她杀的。”

    赵冶打断了她的话,然后转头看向了郭擎宇。

    郭擎宇面色巨变:“你什么意思?”

    赵冶没说话,只是直视着他。

    对上赵冶的目光,郭擎宇的视线却渐渐地模糊了起来,而后他迷迷糊糊地回到了那天晚上。

    他之所以愿意和汪珍结婚,就是因为汪珍长得漂亮,可是结婚之后他才发现,汪珍这个女人除了那张脸之外几乎一无是处,渐渐的,他对汪珍就只剩下了厌恶。

    就在这个时候,汪珍以她十六岁的女儿乔雪被生父继母虐待为由,把她接到了家里。

    乔雪继承了汪珍的容貌,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加上她从小被继母苛待,所以比汪珍更加的谨小慎微和善解人意。

    于是鬼使神差的,他喜欢上了乔雪,并开始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眼看着乔雪和他的关系越来越好,他鼓起勇气向乔雪表白,却被乔雪给拒绝了。

    因为乔雪一直都只是把他当成继父看待,并且以为他对她的关心全部都是出自于对她妈妈汪珍的爱,所以才会对她爱屋及乌。

    恼羞成怒的他对乔雪动了手,然后就被因为没带钱包所以折返回来的汪珍打断了。

    但是乔雪没敢向汪珍告状。

    一是因为难以启齿,二来她清楚的知道汪珍有多珍惜这一段婚姻,她单纯地以为,一旦她捅破这件事情,汪珍说不定会被他扫地出门,到时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汪珍。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总是逮着机会就对乔雪动手动脚。

    而乔雪能做的就是待在学校,不到万不得已不回家。

    直到半年前,因为那段时间的工作成绩不太理想,所以那天他多喝了两杯,然后他趁着酒劲把乔雪从学校骗了回来,试图对她用强!

    可是因为乔雪拼命挣扎,大喊救命,他担心被人听见,所以拿起枕头蒙住了乔雪的脸。

    几分钟之后,乔雪挣扎的动作越来越慢。

    他也因为酒劲上头,昏睡了过去。

    他的记忆本该到此截止,然而下一秒,一道黑光闪过,他蓦地睁开眼,以第三视角的存在,清楚地看见乔雪身上突然升起一道红光。

    就在这个时候,郭母推门进来。

    然后,红光射向郭擎宇的时候,郭母正好走了过来,那道红光直接没入了郭母的身体之中。

    再然后,没有丝毫察觉的郭母艰难地拖着乔雪的尸体向门外走去……

    记忆回笼,郭擎宇一脸惨白。

    难怪郭母说什么也不愿意治病,原来是担心他杀害乔雪的事情泄露出去。

    而那道红光显然就是乔雪对他的诅咒,只是因为郭母突然闯过来,所以诅咒对象变成了她。

    “混蛋,你竟然对小雪抱着这样的心思,你对得起我吗?”

    汪珍红着眼扑向郭擎宇,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郭母见状,怒骂道:“住手,要不是那个小丫头片子勾引擎宇,擎宇怎么会失手杀了她。”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说什么因为女儿被继母虐待,所以想接到身边抚养,还不是因为看擎宇做试管婴儿失败,自己又一直怀不上孩子,怕我们到时候随便抱养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最后把家产全都留给他,所以才打算把女儿接进郭家,将来你们母女俩才好光明真大的占了我们郭家的家产。要不然,怎么之前你女儿被她继母虐待了十几年,也不见你想起她。”

    听见这话,赵冶笑了。

    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看的是一出豪门宅斗剧呢!

    汪珍被她戳中了心思,顿时气急败坏:“那也总比你这个老虔婆养出了一个强|奸杀人犯要强!”

    “够了!”

    郭擎宇终于反应过来。

    现在可不是纠缠这个的时候。

    郭擎宇转头看向赵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声说道:“赵道长,别忘了,你可是收了我五百万的,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他希望赵冶能帮他们压下这件事。

    赵冶笑了笑:“你放心,我早就说过,解决这件事情并不难。”

    听见这话,郭擎宇和郭母俱是眼前一亮。

    却不想下一刻,赵冶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话音一转:“所以我在来之前就已经报警了。”

    郭擎宇神情一僵:“你说什么?”

    赵冶:“只要害死她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诅咒自然而然也就破解了?”

    郭擎宇艰难地扯出一抹笑:“赵道长,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赵冶皮笑肉不笑:“你看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的样子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一副乐于助人的模样:“对了,因为担心你们到了警察局之后不好意思再坦白一遍,所以我刚才还录了音。”

    郭擎宇顿觉天旋地转,因为他知道等待他的下场将会是什么。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赵冶,否则他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到这里,郭擎宇哪还能不知道自己这是被赵冶给耍了!

    他一脸狰狞,操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我要杀了你!”

    赵冶淡淡说道:“晚了!”

    因为警察到了。

    一时之间,五六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郭擎宇。

    “不许动,举起手来!”

    作者有话要说:  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香肠儿、熏鸡、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子鹅、烩鸭丝、烩鸭腰、烩鸭条、红烧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 糟鸭、糟熘鱼片、熘蟹肉、炒蟹肉、烩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

    这下看完这一章之后,不会觉得恶心了吧!

    感谢在2020-01-28 01:14::06: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退 2个;seasland、弄晴小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经一番寒彻骨、21653294、emdymion 10瓶;其泽 7瓶;风弄一枝花影 5瓶;暗夜之子、沐修 3瓶;cocochen 2瓶;一个没有感情的打卡机、月狐、娇娇、久?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