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37、第三十七章

求你别秀了 37、第三十七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很快, 这条广告的评论区就被秦子墨的粉丝攻陷了。

    ‘一身正气’的粉丝这才反应过来。

    “……”

    “怎么回事, 青川观的水军下场了?”

    “什么水军, 是秦子墨,他转发了这条微博, 然后他的粉丝都找过来了。”

    “什么?”

    “秦子墨, 同时建议楼上秦子墨的粉丝都去看看‘一身正气’发的微博。”

    但更多的粉丝尤其同时还是秦子墨的黑粉的则是直接开骂了!

    “因为‘一身正气’的这条长文, 事情都已经闹上热搜了, 我就不信了,秦子墨在转发这条微博之前, 能不知道事情真相?除非他眼瞎。”

    “垃圾秦子墨, 连这种黑心钱都赚,枉我以前那么喜欢你!”

    秦子墨的粉丝也怒了,双方直接对骂了起来。

    “说什么呢?我们子墨哥哥随便接一条广告就能挣上几十上百万,还用得着挣黑心钱?”

    “你自己是穷逼,就意|yin我们家子墨哥哥也是穷逼?”

    “果然,智障的粉丝都是智障!”

    “我就算真的是穷逼, 也比你家子墨哥哥吃软饭要强?”

    “吃软饭?谁不知道我们家子墨哥哥和魏总裁是真心相爱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是真的吃软饭,那也是凭帅气和才华吃的软饭。我看你这么说不是鄙视, 是嫉妒吧!因为你知道你长成那幅丑逼样子, 就算想吃软饭也吃不上!”

    “楼上别这么说,其实我挺稀罕他的。对了,我是收破烂的!”

    “花无百日红, 祝你家子墨哥哥早日糊穿地底!”

    “那我就祝你妈死了好了!别说我没素质,其实你仔细想想,今天我骂你妈死了,但是你妈其实并没有真的死了,而明天我依然会骂你妈死了,这样,你妈不就是在死亡的路上周而复始,同理,你妈不就同时也在复活的路上循环往复。这不意味着你妈从此获得了永生吗?所以这是我对你妈的祝福啊,你应该感谢我才是,你妈死了!”

    “就你这张脸,屎壳郎看了都说馋!”

    ……

    总之,‘一身正气’的粉丝骂一句,秦子墨的粉丝能骂回去十句。

    于是很快,就连‘一身正气’的评论区也被秦子墨的粉丝攻陷了。

    再然后,这件事情被顶上了热搜第五。

    看到这里,高子阳其实有点懵!

    他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这样一波三折,更没想到这件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想想也是,‘一身正气’的粉丝嘴炮再厉害,能有当红明星的粉丝厉害吗?

    她们可都是从饭圈里杀出来的!

    然后,高子阳乐了。

    现在事情越闹越大,脚气膏的曝光度也越来越高,再想想秦子墨几千万粉丝的购买力……

    高子阳仿佛已经预见了脚气膏火遍全国的场景了。

    然后他美滋滋地继续刷起评论来。

    现在‘一身正气’他们那点粉丝算得了什么,秦子墨的粉丝可是涵盖了老中青少四代,说句不太好听的话,秦子墨的粉丝就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一身正气’他们给淹了。

    最主要的,‘一身正气’他们的那点粉丝,至少有一半的活跃粉同时也是秦子墨的粉丝。

    “就是你,骂‘一身正气’的粉丝想吃软饭都吃不上的那个,你上午的时候不是还帮着‘一身正气’骂我脑子局部受潮吗?”

    “还有你……”

    末了,高子阳不禁感慨道:“明星的粉丝可真强(双)悍(标)啊!”

    赵冶也第一时间给秦子墨打了个电话过去道谢。

    秦子墨连声说道:“小事一桩,我还要感谢赵道长您之前把宋家快要垮台的消息告诉了我,托你的福,我岳父现在的身家翻了一倍,我也跟着大赚了一笔。”

    赵冶问道:“宋家现在怎么样了?”

    秦子墨说道:“宋成和自杀了,宋家的祖坟也都被那些厉鬼扒了,连骨头都被碾碎喂了狗,三仙观的道长们买下了宋家的祖坟,在上面给那些厉鬼修了一个纪念碑,然后就带着那个助纣为虐的高泉道长回去了。”

    赵冶:“嗯。”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最后赵冶随口说道:“对了,月底的时候我们打算给祖师爷塑金身,到时候你要过来观礼吗?”

    秦子墨当即说道:“当然。”

    正好,他和大黑有点想小黑了!

    另一边。

    郭擎宇等人却是慌了。

    无量:“谁能想到秦子墨竟然会站出来给青川观说话,我的粉丝已经掉了将近五万了,而且私信里全是秦子墨的粉丝发来的喷我的话。”

    钱选:“谁不是呢?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无量:“要不,我们删文道歉吧!”

    郭擎宇当即说道:“不行。”

    他咬牙切齿:“你们想想,因为那些无脑粉丝的缘故,我们现在已经把秦子墨和他的粉丝给得罪了,就算道歉也挽回不了多少损失,相反,一旦我们删文道歉,那些现在正在替我们和秦子墨的粉丝对骂的死忠粉会怎么想?就怕我们到时候两边头不讨好,直接玩完。”

    这还只是其次,郭擎宇最担心的是,青川观的脚气膏恐怕是真的有效。

    毕竟高子阳帮着青川观打广告还可以勉强说是他昏了头,那秦子墨呢,他昏了头,难道他的经纪人,他所在的公司也都昏了头了吗?

    郭擎宇很后悔,是他想得太理所当然了。

    他可以不相信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但不代表它就不存在啊!

    也怪他操之过急,来不及试验,就直接下了论断。

    钱选:“可是如果不道歉的话,我们现在得罪了秦子墨,就算不死,也好不到哪儿去!”

    无量面如死灰:“是啊!”

    他们后悔了!

    后悔跟着郭擎宇来淌这趟浑水。

    “那就删文道歉好了!”

    说话的却是詹鹏。

    “什么?”

    一时之间,所有人齐齐看向了詹鹏。

    却不想展鹏脸上不仅没有半点颓丧消沉的神色,反而是一脸喜色。

    他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就在刚才,我的粉丝给我爆了一个大料!”

    果然,在收到詹鹏转发过来的消息之后,郭擎宇几人默契地笑了。

    于是半个小时后,郭擎宇几人删掉了那条长文,并且纷纷重新发布了一条致歉微博,只是言语间无不是在暗示他们是受到了秦子墨和他的粉丝的威胁才被迫删文道歉。

    并且很快,秦子墨的粉丝辱骂他们的私信截图就流传了出去。

    郭擎宇几人的死忠粉直接就炸了,纷纷为他们抱不平!

    “艹,当红明星了不起吗,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祝你们原地爆炸!”

    ……

    又过了一个小时,一篇标题为“八一八那位青川观赵道长”的文章开始在网络上流传开来。

    这一下子,不只是郭擎宇几人的粉丝,小半个微博都炸了。

    “‘道协官网查无此人’,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赵道长是个假道士?”

    “小学毕业,飙车、赌博、勒索、打群架……这就是你们口中的帅气小扮哥?”

    “我要笑死了,我现在才知道你们子墨哥哥不仅眼瞎,恐怕心也是瞎的,要不然怎么会给这样的人打广告?”

    秦子墨的粉丝也不甘示弱。

    “没见识不打紧,关键是没见识还不知道百度,不知道道士证必须要入道两年以上才能申请的吗?”

    “什么飙车、赌博、打群架……,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就不许人家已经浪子回头了吗?”

    再然后,据说赵冶曾经囚禁性|虐未成年的事情也被人爆了出来。

    “这瓜可真香啊,我今天晚上都不用吃饭了!”

    “我记得有个词叫蛇鼠一窝来着,能和赵冶这样的人搅和到一块,可想而知,你们家子墨哥哥能是个什么好东西?”

    “建议好好查查秦子墨,赵冶做了这样的事情,却能逍遥法外,说不定就是秦子墨保下来的,毕竟人家吃软饭的本事厉害着呢!”

    这一下子,就连秦子墨的粉丝也开始怀疑人生了。

    青川观。

    “祖师伯|祖宗|喵?”

    一时之间,八双眼睛齐齐看向赵冶。

    “咳咳!”

    黑历史被人翻了出来,赵冶也不免露出一副窘态。

    他辩解道:“谁年轻的时候没犯点错!”

    灵松子和灵真道长自然不好妄议长辈,但是看着文章里赵冶那张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的照片,还是忍不住想笑。

    没想到祖师伯竟然也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赵晨星却对这种杀马特发型很感兴趣,因为花花绿绿的还挺好看。

    他仰头看向赵冶:“祖宗,我以后能剪这个发型吗?”

    赵冶:“……”

    赵冶直接没收了他的手机,并开始为赵晨星的审美观担心。

    “这个就别学了。”

    就在这时,赵冶脑海中传来系统幸灾乐祸的声音:“你与其担心这个,不如先担心一下你对象要是看到这篇文章之后会这么样?”

    赵冶:“……”

    好想骂脏话!

    赵冶小心翼翼地拨通了沈怀川的电话,他结结巴巴:“怀川,你今天有刷微博吗?”

    沈怀川正在签批公文,听见这话,回道:“看到了!”

    赵冶的心瞬间凉了半截,他呐呐说道:“所以那些照片你也看见了?”

    沈怀川顿了顿:“嗯!”

    吓得他当时赶紧翻出赵冶的腹肌照洗眼睛。

    赵冶:“……”

    赵冶仰头,好叫眼泪流不下来,他现在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囚禁性|虐未成年的事了,他说:“你听我说,关于网上传的我囚禁……”

    沈怀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相信你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

    赵冶:“……”

    赵冶感动不已,心房里暖洋洋的,怦怦直跳。

    被媳妇信任的感觉真好!

    却不知道沈怀川心里想的却是:这个憨憨没那个智商去囚禁性|虐未成年!

    赵冶当即说道:“我过两天可能又要去一趟户市,到时候我去看你怎么样?”

    听见这话,沈怀川瞬间握紧了手里的钢笔,甚至有点小期待:“好!”

    挂断电话,赵冶直接变了脸色。

    接下来,就该好好收拾收拾那些上蹿下跳的人了。

    赵冶给秦子墨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稍安勿躁。

    然后他给‘一身正气’也就是郭擎宇发了一条短信。

    而这个时候,郭擎宇几人正兴高采烈地大肆庆祝。

    钱选:“现在好了,脏水全都泼到秦子墨和那个赵冶身上去了,我们不仅没有半点损失,还赚了一波同情。”

    无量:“谁能想到那个赵冶竟然是个这样的货色?不过也幸好他是个这样的货色,要不然遭殃的就是我们了!”

    詹鹏:“看来就连老天爷也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郭擎宇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赵冶发来的短信:

    “今天晚上十二点,千万不要去你妈的房间看她的情况,不然你会后悔的!

    赵冶留。”

    看到赵冶这两个字,郭擎宇面色一变。

    看他脸色不对劲,钱选当即说道:“郭哥,怎么了?”

    “没什么,收到了一条骚扰短信。”

    郭擎宇笑着收起手机。

    无量:“来,我们一起碰一个,庆祝我们免费上了一次热搜第一。”

    “好!”

    郭擎宇当即冲着视频对面的几人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然而满满一杯白酒下肚,兴奋之余,不知道为什么,郭擎宇心底越发的不安。

    都是因为赵冶发来的那条短信的缘故!

    以至于当天晚上,早早就躺在了床上的郭擎宇久久不能入睡。

    直到手表上的指针慢慢划向十二点。

    郭擎宇控制不住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明知道不能去做,但还是忍不住去做。

    这大概是人类的通病。

    郭擎宇当即起身下床,向楼上郭母的房间走去。

    到了门外,他抬手敲了敲门:“妈,你睡了吗?”

    然而房间里并没有人回应。

    郭擎宇又敲了敲门:“妈,你在吗?”

    房间里还是无人回应。

    他试图拧开门锁,却怎么也拧不开,显然是从里面锁紧了。

    郭擎宇急了,他担心郭母出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他想起来从隔壁阳台可以爬进郭母的房间。

    于是他当即打开隔壁房间的门,从阳台上跳进了郭母的房间。

    他打开手机照明,却发现床上凸起来一块,而且抖个不停,显然郭母一直都在房间里。

    郭擎宇连忙走过去:“妈,你怎么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手拉开了郭母身上的被子。

    下一刻,一声惊恐的叫声响彻天际。

    “啊!”

    作者有话要说:  靶谢在2020-01-26 11:36::14: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存稿菌 2个;弄晴小雨、若行歌兮、seaslan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若行歌兮 50瓶;沙砾 30瓶;jq95517522 20瓶;白萝卜墩*南哥、三更、放下本喵的小鱼干、栗子鹿、慕来、云端の云、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10瓶;姜丝、七七 5瓶;cocochen、一故安然 2瓶;琴琴、不爱吃鱼的猫、月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