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25、第二十五章

求你别秀了 25、第二十五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赵冶不仅没有毁掉婚书, 反而另外制造出了两份婚书。

    张高明直接懵了。

    他不可置信, 大声怒吼:“你在干什么?”

    “至于重婚的事嘛!”赵冶回头看向吴佳雨:“我想吴女士应该是很愿意和你离婚, 成全你和这位水鬼先生的。”

    吴佳雨看着赵冶,沉默了好一会儿, 才一脸复杂的说道:“难怪张高明说您是有真本事的。”

    赵冶笑了笑, 表示吴佳雨的夸奖他收下了, 然后他转头看向张高明等人, 一脸认真道:“这样一来,事情不就圆满解决了吗?”

    他看着两个男鬼:“你们都娶到了老婆, 既不违法又不违背道德。”

    然后他指着外面的两大卡车香烛纸钱:“而且他们不仅把你们给的彩礼全部都带了回来, 还自己准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了。”

    听见这话,两个男鬼当即眼前一亮。

    “胡说!”

    张高明此时也终于明白过来,睚眦欲裂: “这些都是你算计好的?”

    赵冶说,因为是他们一男二嫁,现在又要悔婚,所以必须给这两个男鬼赔礼道歉, 于是他被迫买了这两大卡车香烛纸钱。

    赵冶又说, 他已经结婚了,有结婚证在,可以更好地说服这两个男鬼退婚, 于是他回来了。

    赵冶还说, 张大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张大要是不给这两个男鬼道歉,他们肯定不愿退婚, 于是他逼着张大跟他一起回了家。

    最后,赵冶骗他说,只有他和张大签字画押,才能毁掉婚书,混乱之中,他们顾不上细想,就在婚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赵冶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眼前这一刻!

    张大也终于反应过来,咆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冶笑了笑,一脸不解地看着张高明:“张先生,我很好奇,为什么你明知道我是有真本事的,还敢找上门来?”

    张高明:“什么?”

    赵冶:“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能降服厉鬼,却看不出来你以前做过什么恶心事?”

    张高明当即明白过来,随后面色巨变,他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于是吴佳雨好心帮他解释:“因为他当时已经被吓破了胆,而且他自以为那件事他做得滴水不漏,没人能发现。”

    张高明瞳仁紧缩。

    他这才想起来,他只顾着质问赵冶,却遗忘了从刚才起就一直有些不对劲的吴佳雨。

    他嘴唇蠕动:“你……”

    吴佳雨嗤笑着说道:“张高明,你的确很高明,要不然张家村那么多穷苦学生,怎么就你熬出了头。”

    她说:“你从小就会装模作样,讨你爸妈的喜欢,哄得你爸妈就算是穷到出去要饭也要供你上学。后来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供你上学了,你听说隔壁县来了个好心人,想要资助一批穷苦学生,于是你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跑到隔壁县去拦好心人的车,果然,你成功感动了那个好心人,然后获得了好心人每年一万元的资助。”

    “那个时候的一万元,不仅够你一整年的学费,还能让你过上比绝大多数普通学生都要优渥的生活,于是你暗自得意,因为觉得周围的人都不如自己聪明。”

    “可是等上了大学,你才发现,每年一万元的资助根本不算什么,甚至你不出去做兼职赚钱都不能养活你,而学校里的某些家境优渥的学生,可能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止一万元。”

    “你终于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你深深地知道,像你这样的寒门子弟,最好的结果就是大学毕业之后找上一份安稳的工作,一辈子忙忙碌碌。可是你不甘心,于是你盯上了好心人的女儿。”

    随着吴佳雨的话,很多事情也慢慢抽丝剥茧,灵真道长恍然大悟,难怪张高明看起来最多也就毕业五六年,年薪十几万的他,却开着三四十万的车,甚至还帮张大在镇上起了房子,买了车。

    不过灵真道长也很好奇,吴佳雨这样一个被娇养大的富家女,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一穷二白的张高明。

    而后便听吴佳雨继续说道:“正好好心人的女儿和你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于是你便装出对她一见钟情,一往而深的样子,开始有计划地接近她,可是她并不喜欢你这种风格的男生,在察觉到你的心意之后,开始疏远你。”

    听到这里,张高明终于反应过来:“住口,你别说了。”

    说完,他就要冲上来堵住吴佳丽的嘴,然后就被眼疾手快的水鬼制服在地。

    张大见形势不对,想要逃跑,也被他的人抓住了。

    “你急了!”

    吴佳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于是你想到了一个大胆的主意,你准备把好心人的女儿强|奸了。你用尽自己所学,制定了周密详细的计划,但这个计划太过复杂,所以你需要一个帮手,于是你把你大哥叫了过来。”

    “你这么做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把生米煮成熟饭,那样太低级了,因为你知道,现实绝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受害者的父母会为了名声把受害者嫁给强|奸者以求息事宁人,所以一旦让好心人发现真相,他绝对能活剥了你。”

    “事成之后,你把昏迷不醒的好心人的女儿扔到了一个公园里,然后前来公园晨练的老先生老太太在发现她之后,果然按照你的计划报了警,事情闹到了明面上,就算好心人再怎么压制,女儿在富人阶层的名声还是毁了,她不可能再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

    “最主要的是,因为歹徒在施暴过程中极尽虐待,事后,她的精神直接崩溃了。就在这个时候,你出现了,你说你爱她,愿意接受她的一切,你的深情打动了好心人,也打动了好心人的女儿,于是没过多久,你们就结婚了。”

    听到这儿,所有人都一脸愤怒地看着张高明两兄弟,大有一拥而上将他们大卸八块的架势。

    灵真道长更是忍不住的骂道:“畜生不如的东西。”

    “婚后的你将好心人的女儿照顾的无微不至,于是慢慢的,她的病好了,并渐渐的爱上了你,对你予求予取。”

    “于是在岳家这边,就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岳家的钱补贴父母兄弟,吃着名副其实的软饭,也没人鄙视你,他们反而都夸你深情厚谊,知恩图报。”

    “而在你老家,所有人都羡慕你娶了个有钱人家的独生女,不用奋斗就能得到她家的万贯家财,而且你发家之后不忘扶持兄弟,所有人都觉得你重情重义。”

    “你享受着这些夸奖和吹捧!”

    “当然,肯定也会有人嘲讽你捡了双破鞋穿,可是没关系,因为你心知肚明,自己给自己戴的绿帽算什么绿帽。”

    说到这儿,吴佳雨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情绪,她咬牙切齿:“你是不是特别得意,因为全世界都被你耍的团团转!”

    张高明跪伏在地,一脸惨白。

    因为他知道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他只是不甘心:“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他自以为这件事他瞒的□□无缝。

    吴佳雨嗤笑一声她一脸嘲讽:“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武大郎的外号都在你的老家传遍了。”

    张高明这才想起来,之前他揍张大的时候,围观的人里面就有人在喊“武大郎打猪八戒”,只是他当时心里想的全是阴婚的事,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

    想到这里,他猛地扭头看向张大。

    张大心虚地低下了头。

    张高明怒吼道:“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大当即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那天就是喝大了,没管住自己的嘴……”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张大猛地又拔高了声音:“一定是有人故意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吴佳雨的。”

    是村里的主任,还是隔壁的刘二,又或者是牌馆的宋老头……

    张大数不过来,因为这些年他家太过高调,眼红他家的人太多了。

    张高明闭上了眼。

    什么是猪队友,这就是了!

    可是吴佳雨的话还没说完,她深吸一口气之后,才自嘲地继续说道:“其实这个外号并不贴切,潘金莲杀了武大郎,我却被你像猴子一样玩弄于掌心。”

    她咬牙切齿:“所以我当然要帮你把这个外号坐实了。”

    “什么?”

    张高明蓦地睁开了眼。

    吴佳雨居高临下:“你还不知道吧,这场阴婚就是我设计的。”

    她的确可以选择报警送张高明进监狱,但那样太便宜他了,更难解她心头之恨,最主要的是,事情要是传出去,她吴家将彻底沦为一个笑话。

    她想让张高明也尝尝被强|奸的滋味。

    于是她想到了阴婚,相比于安排活人去强|奸张高明,阴婚显然更合法而且根本不用担心事情会泄露出去,因为强|奸他的根本不是人,就算张高明最后发现了事情真相,宣扬出去,她也能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是张高明疯了,毕竟他们一向“恩爱”不是吗,到时候她也会不离不弃好好照顾张高明。

    吴佳雨冷笑着说道:“多简单,我就是等你大哥再来要钱的时候,发了几次火,果然,你为了安抚我,只好不再补贴你大哥。”

    “你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再清楚不过,发现从你这儿拿不到钱之后,自然也就怨恨上了你。”

    “于是我便把有人想给自己去世的家人配一门阴婚,并且愿意出十万彩礼的消息传到了你大哥耳朵里,结果你大哥果然上当了。”

    “对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吴佳雨说道:“其实我只给你安排了一门阴婚,另一门是你大哥不知道从哪儿听到消息,自己主动找上门去卖的。”

    张大彻底不敢吭声了。

    至于张高明,他已经彻底绝望了,再也无力向张大追究这些。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吴佳雨自以为一切尽在彀中,唯一没有料到的是,张高明找来了赵冶和灵真道长。

    知道赵冶他们的计划之后,她特意借着找结婚证的空隙给水鬼他们家打了个电话,许下了一堆承诺,这才有之后他们明明很眼馋那两大卡车香烛纸活,却怎么也不肯答应退婚的事情发生。

    也正因为如此,在赵冶准备毁掉婚书的时候,她才想要用花瓶打晕赵冶以挽回局面。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赵冶从一开始就不是来帮张高明的。

    “对了,”吴佳雨摸了摸肚子,说道:“你还不知道吧,我怀孕了,两个月了!”

    张高明蓦地抬起头,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然后便听吴佳雨继续说道:“不过孩子我已经打掉了,是一对龙凤胎,就在一个星期之前。”

    那是吴佳雨借口去外地出差的时候。

    张高明的神色瞬间僵住了,而后疯狂的挣扎起来:“你怎么这么狠心,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你的孩子啊!”

    那也是他盼了七年,好不容易才盼来的孩子。

    刚结婚那两年,因为精神状态不太好,吴佳雨根本不让他碰,后来吴佳雨的病虽然好了,却始终没能怀上孩子。

    但他也不敢出轨,因为一旦被人发现,那他辛苦谋划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吴佳雨嘴唇苍白,笑了:“可谁让他们身体里还流着你的血呢!”

    她一字一句:“我嫌脏!”

    听见这话,张高明脸上尽是灰白之色。

    事情到这儿,已经很明了了。

    赵冶看着两个男鬼,说道:“知道事情真相之后,你们还打算娶他们兄弟吗?”

    两个男鬼面面相觑,沉默了好一会儿,而后咬牙说道:“娶,怎么不娶。”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想到吴佳雨许诺给他们的祭品,再算上张高明兄弟的“陪嫁”,这笔买卖他们赚大了。

    不过这两人这么恶毒,他们也不愿意真的和他们同房。

    大不了到时候弄个幻境应付一下得了,最好还是s|m的那种,二十四小时不停歇。

    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份丰厚的报酬。

    两个男鬼想着。

    张大听了,心底一凉,再次猛烈地挣扎起来。

    “不,你们不能这样!”

    相比于张大,张高明显然要冷静地多,因为他知道,就算他们再怎么求饶,吴佳雨也不可能放过他们。

    他厉声说道:“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尤其是你。”他一脸仇恨地看着赵冶:“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引狼入室。”

    赵冶一脸无辜:“话可不能这么说,张先生,你不是请我来帮你解决阴婚的吗,我这不是已经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帮你退掉了一门婚事了吗?”

    他认真说道:“现在,你只需要嫁给一个鬼就可以了。”

    “你——”张高明气得脸都绿了。

    说完,赵冶不再搭理他,而是转头看向张大:“至于你,有道是兄弟之间,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当初张高明吃软饭的时候,你也分到了一杯羹,现在张高明落了难,你不去陪他,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所以你们就安心出嫁吧!”

    一旁的鬼媒婆领悟到了他的意思,当即推了推身旁吹唢呐的鬼:“还愣着干什么,新娘子上轿啦!”

    众人纷纷反应过来,当即敲锣的敲锣,打鼓的打鼓,很快,张大和张高明兄弟就被绑起来塞进了轿子里。

    随着迎亲队伍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浓雾也很快散去。

    大仇得报,一瞬间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吴佳雨也终于坚持不下去了,跪倒在地,痛哭起来。

    随着哭声传开,轰隆一声,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

    虽然觉得哭出来比较好,但是鉴于吴佳雨以前有过病史,赵冶想了想,还是画了一张静心符塞进了吴佳雨手里。

    第二天,晴空万里,却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吴佳雨把赵冶三人送到了火车站。

    吴佳丽肿着双眼,给赵冶两人鞠了一躬:“谢谢两位道长愿意帮我。”

    赵冶只说道:“遇到这种事,但凡有点良心的都会这么做。”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吴佳丽又给赵冶两人鞠了一躬:“还要感谢两位道长专门把张高明兄弟俩引回来,让我看了这么一场好戏。”

    否则当初在张大家,赵冶就能直接解决掉他们了。

    然后吴佳丽从管家手中拿过一个红封,里面包着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大恩无以为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两位道长务必收下,等以后有空了,我一定亲自去青川观给祖师爷上香。”

    “吴女士客气了。”

    赵冶客气了一句,就收下了。

    结果他们前脚刚上火车,后脚就接到了明大师打来的电话,说是他有一个好友的儿子最近出了点事情,他本人因为现在有事实在是走不开,所以能不能请赵冶帮忙过去看看。

    赵冶挂断电话:“走,下车。”

    灵真道长下意识地问道:“去哪儿?”

    赵冶两眼冒光:“去户市。”

    沈怀川现在就在户市呢!

    然而赵冶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明大师口中那位好友的儿子,竟然就是秦子默。

    也就是几天前,突然被人爆出来出轨其岳父,并流出了照片石锤的当红流量。

    也正是因为他吸走了全网的注意力,导致手工皂**热度大降,始终没有火出高子阳的粉丝圈。

    这就有点巧了!

    灵真道长想着,然后下一秒,他蓦地变了脸色,并且绷直了脊梁骨。

    在场的除了秦子墨,还有一个身着唐装的老人,以及一个站在唐装老人身后的年轻人。

    灵真道长瞬间红了眼眶,哆嗦着嘴:“师兄!”

    原本正在和秦子墨交谈的唐装老人也就是灵松子蓦地拉下了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一脸嘲讽地说道:“你倒是出息了!”

    好巧不巧,他就是前几天回的国。

    因为没忍住,所以找人查了一下青川观的事,结果倒好,一查就查到青川观在网上卖假药的事。

    灵真道长下意识地想要反驳,然后就听灵松子对着秦子墨说道:“既然你们已经请了人,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完,灵松子看都不看灵真道长一眼,带着徒弟头也不回地的走了。

    灵真道长下意识地想要追上去,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慢慢停下了脚步。

    赵冶:“怎么回事?”

    灵真道长看着灵松子的背影,张了张嘴,到底还是说道:“他是我师兄,原本青川观的观主之位应该是他的……”

    说到这儿,他脸色变了变:“后来师父老了,人也越来越痴呆,就因为喜欢我做的饭菜,临死之前突然把观主之位传给了我。”

    “我当年原本是想把观主之位还给师兄的,他却觉得我卑鄙龌龊,故意诱导痴呆的师父将观主之位传给了我,然后又到他这儿来惺惺作态,于是他一气之下,远走南洋,这一走就是三十多年。”

    “论资质,我不及师兄,论悟性,我和师兄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要是青川观传到师兄手里,想必早已发扬光大。”

    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执着于振兴青川观的主要原因。

    赵冶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听见这话,不由点了点头:“这倒是真的。”

    灵真道长:“……”

    悲伤的气氛荡然无存!

    灵真道长面无表情:你真的是我的亲祖师伯吗?这么打击我真的好吗?

    就在这个时候,秦子墨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们:“两位道长?”

    “嗯?”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

    灵真道长迟疑了一会儿,问道:“秦先生,我师兄是你请来的吗?”

    秦子墨当然知道他们这一行有一事不烦二主的规矩,当即解释道:“不是,他是看上了我家大黑生的小猫,所以自己找上门来的,说是愿意帮我解决我身上的事情,但是希望我们能把小猫送给他,不过我们没同意。”

    灵真道长当即松了一口气。

    这么说的话,他们应该就不能算是抢了师兄的生意……了吧!

    主要是他不同意,因为他看得出来,大黑虽然嘴上同意了,但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

    果然,他家高冷的大黑虽然总是嫌弃他,但心里还是很喜欢他的,这不,都想带着孩子赖他一辈子了。

    秦子墨美滋滋的想着。

    然后他就看着他家高冷的大黑叼着猫崽子从狗窝里钻出来,最后把猫崽子往赵冶面前一放,蹲坐在地上,喵喵叫了起来

    你看这个猫崽子,它又萌又乖,你要不要考虑把它带回家养?!

    秦子墨:“……”

    喵喵喵?

    说好的想带着孩子赖他一辈子呢?

    猫崽子也懵了一瞬,它转过身,哼哧哼哧地向大黑爬去。

    大黑抬起一个爪子按住猫崽子,又把它推了回去。

    这竟然还是只灵猫!

    难怪灵松子会找上门来。

    赵冶蹲下身,伸手摸向通体黝黑,油光发亮的大黑。

    大黑不仅不反抗,反而一边把脑袋凑上了上去,一边甜甜的叫了起来。

    秦子墨:“…………”

    这真的是他嚣张跋扈,生人勿进的大黑?

    赵冶问:“你要把你的孩子送给我?”

    大黑点了点头。

    赵冶想了想:“行啊。”

    秦子墨:“………………”

    都不问问我的意见吗?

    你们还记得我是这个家的主人吗?

    赵冶有些好奇:“秦先生,你是怎么得到的大黑?”

    秦子墨下意识地说道:“它呀,原本是附近的一只流浪猫,我对它一见钟情,就想把它拐回家养,结果它光骗我的罐头吃,就是不肯跟我回家。”

    “直到有一天它突然闯进我家,把我老婆养的大狼狗揍了一顿,还霸占了它的窝。”

    赵冶顺着秦子墨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角落里趴着一只大狼狗。

    对上赵冶的目光,大狼狗委屈的呜咽了一声。

    “当时我还以为是我终于感动了它,所以它才愿意跟我回家。”

    秦子墨面无表情:“后来我才知道,它是怀孕了,想找个老实人‘接盘’。”

    听见这话,大黑舔了舔猫崽子,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最主要的是大黑还根本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梳毛捏腿可以,吸摸撸抱不行。

    这样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一直对他爱理不理的大黑却对着赵冶各种撒娇卖萌,秦子墨理所当然的酸了。

    不过秦子墨转念一想,大黑也不是只嫌弃他一个人,刚才那位灵松子不就是想要大黑的小猫,大黑不想给,现在却上赶着想把小猫送给赵冶吗!

    可是这么一想,为什么自己心里不仅没有舒坦一点,反而更酸了呢!

    另一边,出了秦家别墅,年轻男人忍不住问道:“师父,那可是灵猫啊,就这么放弃了吗?”

    灵猫乃是避凶纳福之神物,百年难得一遇。

    灵松子大步向前走去:“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年轻男人只是有些不甘心,嘀咕道:“本来就是我们先到的。”

    “闭嘴。”灵松子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秦家别墅所在的方向,神情复杂。

    那个没出息的家伙努力了三十年都没走出青川镇,都穷到去网上卖假药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点长进,还接到了一单不错的生意……

    反正他是不屑去抢别人的生意的。

    哼!

    灵松子袖子一甩,转身继续往前走去:“走,去宋家。”

    宋家出了点事,他这一回就是受宋家的邀请才回国的。

    另一边。

    赵冶笑了:“秦先生是个有福之人。”

    要不然也得不到灵猫的认可。

    秦子墨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赵道长说笑了,我要是个有福之人,最近也就不会闹出这么多笑话来了。”

    谈到正事,几人的神情顿时严肃了很多。

    秦子墨眉头紧蹙:“我怀疑有人在背后害我。”

    因为秦子墨“害”得青川观失去了一次大火的机会,所以灵真道长这几天磕了不少秦子墨的八卦:“那你出轨你岳父的事又是怎么一回事?”

    秦子墨说道:“我那是被鬼上了身,你们也知道,我现在正当红,所以跟踪我的狗仔特别多,一不小心就被拍到了照片。”

    灵真道长两眼微瞪:“所以,你真的和你岳父……”

    “没有。”秦子墨条件反射般地捂住了肚子,显然是对那天的事情记忆犹新:“我岳父……跆拳道黑带。”

    灵真道长:“……”

    灵真道长明白了,并为秦子墨默哀了三秒。

    秦子墨继续说道:“这还只是个开始,后来我又被|操控着在微信上和粉丝聊骚,还拖着经纪人去开房。”

    灵真道长下意识地看向坐在对面的经纪人女士,这弱柳扶风的样子,可不像跆拳道黑带。

    所以——

    灵真道长呼吸一促。

    秦子墨:“幸好那天遇到警察查房。”

    灵真道长:这能算运气好?

    灵真道长有些失望,果然,八卦什么的就没有一条是真的。

    秦子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甚至想冲过去暴打他一顿。

    灵真道长:“……”

    “咳咳,”他捂着嘴轻咳了两声:“不好意思,您继续。”

    秦子墨:“之后的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待在家里的缘故,就没再出过事。”

    而且有他岳父出面,他的那些负|面新闻能压下去的都压下去了。

    听见这话,一旁的大黑忍不住嗤了一声,然后起身叼着猫崽子回了狗窝。

    灵真道长皱了皱眉头,从秦子墨说的这些话里,根本得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啊。

    然后就看见大黑从狗窝里扒拉出一袋东西,叼着跳上了茶几,放在赵冶面前。

    秦子墨一愣:“这是?”

    赵冶翻了翻那些东西,东西很杂,有名片、剧本、香烟……甚至还有一盒黄油。

    他说:“媒介,那只鬼就是通过这些东西作为媒介上的你的身。”

    秦子墨直接蒙了,而后心里一阵发凉。

    这么多东西,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还有就是大黑——

    所以他这几天没出事,都是因为大黑把这些东西拦截了吗?

    秦子墨一脸震惊:“大黑你——”

    秦子墨一把抱住大黑,感动不已:“果然是爱我的。”

    灵真道长:“……”

    重点难道不是大黑竟然通灵性吗?

    说着,秦子墨凑上去就要亲大黑,然后就被一脸嫌弃的大黑一爪子按在了嘴巴上。

    呵,憨批不配拥有它的宠爱。

    赵冶说道:“看来对方这是铁了心想要弄垮你啊!”

    想到这半个月来经历的事情,秦子墨蓦地坐直了身体,咬牙切齿:“赵道长,您说现在该怎么办?”

    赵冶只说道:“简单。”

    而后他从行李箱中拿出来一套文房四宝和朱砂符纸,当场画了一张寻踪符。

    而后他拿过那张带着媒介的香烟,用寻踪符包好,随即一掐指决,扑哧一声,寻踪符瞬间点燃,升腾而起的烟雾在半空中慢慢汇聚,并在寻踪符和香烟燃烧殆尽的瞬间,凝聚成了一只信鸽。

    看到这一幕,秦子墨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下一秒,信鸽展翅向外飞去。

    赵冶当即说道:“走,跟上去。”

    郊区的一栋小洋楼里。

    李浩南暴怒不已:“又失败了,废物,一群废物。”

    在他对面,三只婴鬼低拢着脑袋,缩成一团。

    李浩南红着眼:“为什么,他秦子墨运气就那么好,随便捡来的猫都是灵猫,我哪里比不上他,哪里比不上他……”

    ……

    三只婴鬼知道,李浩南这一开骂,整晚上就都不会消停,其中一只婴鬼忍不住的说道:“爸爸,我饿了。”

    李浩南的眼睛更红了,他抓起桌子上鞭子向那只婴鬼甩了过去:“吃吃吃,事情都办不好,还想吃。”

    他睚眦欲裂:“还有,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是你爸爸,再敢叫我爸爸,我就打死你。”

    那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那只婴鬼脸上,只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只婴鬼直接倒飞了出去。

    眼看着李浩南再次举起鞭子,另外两只婴鬼眼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它们当即捂住那只被抽飞的婴鬼的嘴,不让它叫出声,然后躲到了床底下。

    李浩南气还没撒完,正要把它们抓出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您好,外卖。”

    李浩南怒声说道:“什么外卖,我没点外卖。”

    屋外那人疑惑着说道:“啊?这里不是为民路43号吗!”

    他又抬手敲了敲门:“先生,是不是您家里人点的。”

    李浩南烦躁不已,他伸手打开房门:“我都说了,我没点外卖,听不懂人话是吗……”

    话说到一半,李浩南瞳仁一缩:“不对——”

    他下意识地想要关上房门。

    然而已经晚了。

    下一刻,赵冶一脚踹开了房门,随即门后的李浩南也被踹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你是……李浩南?”秦子墨认出了他来,一脸不可置信。

    李浩南?

    灵真道长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他仔细回想,终于想起来了。

    他看过的那些八卦里似乎提到过,李浩南和秦子墨是一个男团里出来的,只不过刚开始的时候秦子墨只是组合中的小透明,李浩南才是团队中的人气担当。

    后来李浩南被公司推荐出演了《仙山》里的男主角,却因为拍戏时失误重伤进了医院,剧组没办法,只好重新选角,于是秦子墨成功捡漏。

    后来《仙山》意外大火,秦子墨也因此开启了流量明星之路,并在此后的一档综艺节目里,博得豪门魏家千金的青睐,最终抱得美人归。

    至于李浩南,他伤好之后几次复出都不成功,最后渐渐沉寂了下去。

    “秦子墨?”看清楚来人,李浩南瞳仁一缩。

    随后他反应过来,秦子墨突然找上门来,肯定是发现了他所做的事情。

    他眼中当即闪过一丝惊慌,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笑了:“来得好,我正愁接近不了你呢。”

    说完,他扭头看向床底:“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出来!”

    李浩南最大的倚仗就是这三只婴鬼。

    三只婴鬼当即从床底下飞了出来。

    灵真道长直接变了脸色:“你竟然驯养婴鬼?”

    驯养婴鬼是控灵术的一种,过于阴损,正道中人都不会去修习。

    祭炼婴鬼的手法极其残忍,需要取胎死腹中不见天日的婴儿,钉在黄杨木上聚魂,然后分尸用暗火烘烤七天,再埋入棺椁之中养尸一年,方可成为凶煞。

    “怕了吧,”李浩南冷笑不已:“晚了!”

    他厉声说道:“给我杀了他们。”

    他原本只是想让秦子墨身败名裂,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之后,他心中的怒火已经积累到了极点,所以现在他改主意了。

    三只婴鬼颤抖着身体,神色之间满是挣扎。

    它们看向李浩南:“爸……我们要是杀了人,就再也没有投胎的机会了。”

    李浩南睚眦欲裂:“一群贱种,还要投什么胎。”

    他再次举起鞭子:“去不去,不去我抽死你们?”

    三只婴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似乎是不明白李浩南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狠心的话。

    然而下一秒,鞭子就落到了它们身上。

    凄厉的惨叫瞬间冲破云霄。

    “混蛋!”灵真道长当即就忍不住了,直接冲了上去。

    而另一边,三只婴魂也被迫冲了上来。

    看见这一幕,秦子墨眼中闪过一丝恐慌,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就看见赵冶一伸手,抓住了其中一只婴魂的一条腿,然后直接把它倒了过来。

    只看见那只墨团子一边哭哭啼啼,一边扑腾着手脚,想要攻击他,却怎么也够不着他。

    秦子墨:“……”

    这让人还怎么怕得起来?

    赵冶:“……”

    赵冶没办法,只好又把人正过来,抱进怀里,一边拍着它的背,一边安抚道:“好了,没事了。”

    墨团子扑腾的动作停了下来,两只手抓着赵冶的衣服,不住的抽泣。

    其他两只婴鬼见了,也慢慢停下了手。

    这架还怎么打?

    李浩南的脸直接僵住了,而后勃然大怒:“混蛋!”

    他当即就要念动咒语,强行驱使那三只婴鬼。

    然后就被反应更快的灵真道长一脚踹在肚子上,制服在地。

    剧烈的痛楚在大脑中炸开,李浩南的脸直接扭曲成了一团。

    秦子墨顿觉一阵解气,他死死盯着李浩南:“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李浩南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听见这话,他两眼猩红,怒吼着说道:“无冤无仇?当初要不是你抢了我《仙山》的男主角,我怎么会现在这个样子?”

    “凭什么,明明你处处不如我,就因为你运气好,所以现在大红大紫的是你,迎娶魏家千金的也是你……”

    秦子墨气笑了:“你说我运气好,那你知道我为了今天的成功,在背地里付出了多少努力吗?”

    “而且我抢走了你的男主角?当年要不是你为了压制男二,强行给自己加戏,最后自己失误从山坡上摔了下去,导致自己重伤住院,剧组用得着重新选角吗?说白了,你就是嫉妒我。”

    “我能不嫉妒吗?”李浩南歇斯底里的吼道。

    而后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一般,他喃喃自语:“你越来越风光,可是我呢,因为那次重伤丧失了生育能力,从此断子绝孙,女朋友又给我戴了一顶绿帽子,还想让我接盘,我几次复出都不成功,最后因为得罪了公司高层被雪藏。”

    “明明我才是《仙山》男主角,我才是应该大红大紫的那个……都是你,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

    “什么?”

    听到这儿,秦子墨直接愣住了。

    灵真道长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巨变:“难道这些婴鬼是你女朋友的孩子?”

    事已至此,李浩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对,那个贱人还想骗我说是我的孩子,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都已经三个月了,三个月前我还在剧组里拍戏……她就是看我没了生育能力,所以想让我帮她养野种。”

    说着,他一脸狰狞地说道:“不过我没有声张,而是直接给她下了打胎药……给我戴绿帽,就要付出代价。”

    正好,他祖上就是做风水先生的,到了他这一辈,虽然传承已经断绝,但他多多少少学到了一点皮毛,于是他就把打下来的胎儿炼制成了婴鬼。

    赵冶:“……”

    他一言难尽:“你真的确定你女朋友怀的不是你的孩子吗?”

    秦子墨张了张嘴,李浩南的女朋友他还真认识,圈外人,是个老师,挺温和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出轨?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秦子墨身体一震,猛地瞪大了眼,一巴掌甩在李浩南脸上:“你是个智障吗,你不知道孕期是从女性末次月经来潮的第一天算起的,而不是同房的那一天吗?要是她经期不规律,时间间隔一个月也很正常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入v撒花~

    感谢在2020-01-10 10:45::49: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吼吼哈嘿 2个;擁抱灬孤獨、退、瑾夜、seasland、萘辛辛、弄晴小雨、小小小小小小千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erryu 30瓶;zz安、弦断音垮、bull-seye、萘辛辛、墓雨、35828136、我爱月下金狐也爱即墨 10瓶;udηot?wn&mkdj㏒ 9瓶;林 4瓶;cocochen、风弄一枝花影 2瓶;喜欢好看的文、不夜长安、小甜喵喵、灯灯灯灯灯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