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24、第二十四章

求你别秀了 24、第二十四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这也太惨了吧!

    灵真道长一脸同情。

    赵冶却问道:“听张先生刚才说,您现在是在镇上的物流园做建筑设计师?”

    张高明愣了愣:“是的。”

    赵冶笑着说道:“那待遇应该很不错了,一年怎么也能挣上个一二十万吧!”

    张高明有些小得意:“差不多。”

    而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面色微变,但还是好声好气地说道:“放心,只要道长能够帮我解决掉这件事情,事后我必有重报。”

    显然张高明以为赵冶这是在暗示他报酬要给的丰厚一点。

    他暗暗唾弃,没想到现在的人都这么市侩,连所谓的出家人都是如此。

    赵冶笑了笑,没接话。

    阴婚又叫冥婚、鬼婚,旧时人们普遍迷信于坟地风水,以为出现一座孤坟,会影响家宅后代的昌盛,于是阴婚开始盛行。

    不过阴婚常见于男女之间,像张高明这样的,就连灵真道长也是第一次听说。

    这大概就是……时代的进步吧!

    阴婚仪式比之活人之间的婚礼要简单的多,只有合婚,放定,成婚三个流程。

    放定就是娶方给嫁方下聘礼。

    赵冶说:“那两个男鬼既然找上了门来,说明前面两个流程已经走完了,按照你的描述,今天晚上他们应该就会来迎娶你了。”

    张高明如遭雷劈,他急声说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赵冶说道:“婚事能订自然也能退,他们送的聘礼现在在谁手里?”

    张高明咬牙切齿:“在张大手里。”

    赵冶:“那我陪你跑一趟好了”

    灵真道长没能凑上上一回的热闹,这一回也想跟着一起去,于是便试着把青川观托付给了刘家大婶这些信众代为看管。

    张大现在和父母一起住在隔壁松市的一个小镇上,因为张高明自己有车,所以省了很多麻烦事。

    张大家就坐落在镇子边缘,是一栋三层的楼房,下面有个大门面,租给了一户人家开家具店。

    一行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张大正好开车从外面喝酒回来,看见张高明,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脸上的肥肉跟着抖了抖。

    他陪着笑:“高明啊。”

    张高明上去就狠狠揍起了张大。

    他一边揍一边骂:“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说不想留在村子里种地,我就掏钱给你在镇里建了栋房子,光是出租门面的钱就够你吃喝不愁。你说你腿脚不方便,我就给你买了辆车代步……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要这么害我?”

    张大痛地嗷嗷叫,可是任凭他怎么求饶,张高明就是不肯停手。

    附近的孩子听见动静,纷纷围了上来,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快来看啊,武大郎揍猪八戒了!”

    顿时就连围观的大人也哄笑了起来。

    赵冶眉头一挑。

    张大实在是痛极了,见张高明依旧不肯停手,顿时也恼了,他用力挣开张高明钳制他的手,狠声说道:“张高明,你别太过分了,你也不想想,要是没有我,你能有今天……”

    “砰!”

    张高明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一脚踹在了张大的肚子上。

    “你——”

    张大捂着肚子跪在地上,痛的一张脸扭成一团。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瘸腿的张父终于赶到。

    这场闹剧也终于得以落幕。

    进屋之后,张高明直接问道:“说,东西呢?”

    张大捂着脸上的伤口,愤愤地指了指墙角的一小堆东西。

    阴婚聘礼也有讲究,一般一半是真的钱和吃食,另一半是纸活。

    现在纸活已经烧了,钱都被张大花了,就剩下半箱苹果和一堆喜饼。

    张高明额上青筋直冒,强忍着再揍张大一顿的冲动,说道:“道长,现在我该怎么办?”

    赵冶说道:“把东西都补上,再准备一份赔礼。”

    “赔礼?”

    赵冶的意思是,他还得给那两个男鬼道歉?

    张高明眉头紧皱,他更希望赵冶能直接帮他灭了那两个羞辱他的男鬼。

    赵冶实话实说:“原本就是你们一男二嫁,欺负人在先,人家不追究已经很不错了,现在你又要悔婚,不得做些赔偿吗?”

    张高明一脸屈辱,然后狠狠地瞪了张大一眼。

    镇上倒是有一家纸活店,只可惜东西太少,就算张高明把东西全部包圆了,赵冶还是觉得有些不够。

    看着张高明一下子花出去一万多块钱,张大心疼地不得了,他大声说道:“这么多东西还不够,你别不是和纸活店老板是一起的吧?”

    原本还高兴地不得了的纸活店老板的脸直接就黑了。

    赵冶没搭理他,只是对张高明说道:“不多准备点东西,我怕对方不肯答应退婚,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这一下子,张高明的脸比纸活店老板的还要黑了。

    张高明没办法,只好又跑了一趟县里,这才凑齐了赵冶买够两大卡车香烛纸活的要求。

    赵冶表示很满意,他说:“好了,现在去你家拿你的结婚证,顺便等那两个男鬼出现,按理来说你已经和人结了婚,自然不能再和人订立婚约,有了结婚证,和他们交涉的时候也更容易一些。”

    张高明当即说道:“好!”

    然后赵冶看向张大:“你也跟我们一起。”

    “什么?”

    张大忙不迭地摇头:“我不去!”

    他原本也不大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所以才肆无忌惮地把张高明的八字卖给了两家人,现在见张高明竟然真的被鬼缠上了,顿时就怕了。

    赵冶看着张大,话却是对张高明说的:“你是罪魁祸首,你不去给他们道歉,他们怎么会甘心悔婚。”

    张高明瞬间变了脸色,他怒声说道:“你去不去?你要是不去,以后就别再想从我手里拿到一分钱。”

    张大立即就屈服了。

    张高明住在市里的别墅区,一行人到的时候正好是傍晚时分。

    张高明的妻子吴佳雨正好在家。

    张高明一愣:“佳雨,你不是出差了吗?”

    看着吴佳雨略有些苍白的脸,张高明当即说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哪儿不舒服吗?”

    吴佳雨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肮,而后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累着了。”

    她说:“我这几天老是做噩梦梦见你出了什么事,所以有点不放心,就提前回来了。”

    听见这话,张高明不由眼前一亮。

    灵真道长也不禁感慨道:“这大概就是夫妻间的心有灵犀吧!”

    说着,吴佳雨的脸就拉了下来,眼底的厌恶几乎掩盖不住。

    因为她看见了张大。

    看来张大几次三番打秋风的行为的确是惹恼了他。

    她皱着眉头:“你们这是?”

    张大不甘示弱,切了一声,嘲讽的意味十足。

    张高明见状,狠狠地瞪了张大一眼,示意他收敛一点。

    而后他回过头,他原本还真没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吴佳雨,因为太丢人。

    不过现在既然叫吴佳雨撞上了,也就不好瞒着她了。

    他只能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什么?”

    吴佳雨神色惊慌:“那可怎么办?”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说:“我认识一位大师,我父亲和他有点交情,我现在就打电话请他过来。”

    “不用了。”对于吴佳雨的关心,张高明很是感动,他连忙制止了吴佳雨拿出手机的动作,说道:“我已经请了两位大师了。”

    而后他介绍道:“这两位是青川观的道长,都是有真本事的……”

    他把赵冶的安排也全都告诉了吴佳雨。

    吴佳雨神情一怔,而后很快回过神来:“那就好,那就拜托两位道长了。”

    赵冶扫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张高明又问道:“对了,佳雨,我们的结婚证你放到哪儿去了,一会儿有用。”

    吴佳雨握紧了手里的手机,说道:“就放在衣柜里,我去给你拿。”

    张高明:“好。”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吴佳雨才拿着结婚证从房间里出来。

    张高明接过结婚证,随口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吴佳雨说道:“记错地了,找了好久才找到。”

    然后赵冶给了他们一人一张护身符,并告诉他们:“这张符可以保护你们不会被鬼伤到。”

    张高明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护身符。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灵真道长突然说道。

    众人下意识地竖起了耳朵。

    “好像是唢呐声。”赵晨星说道。

    赵冶扫了一眼手机,午夜到了。

    那欢快的唢呐声越来越近,灵真道长扒开窗帘一看。

    只见屋外不知何时升起了浓雾。

    浓雾之中,突兀的出现了两只迎亲队伍,像拍古装电视剧一样,为首的是两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着红色喜服,胸前戴着一朵大白花的男鬼……

    他们一个是水鬼,身上湿漉漉的,长发,中间是秃的,另一个长了一对斗鸡眼。

    渐渐的,两只迎亲队伍融为一股,两个鬼甚至相互寒暄了两句。

    “是他们,他们果然来了!”张高明一脸惊恐。

    很快,迎亲队伍在别墅大门前停下。

    紧跟着便有一位鬼媒婆手捧着一封婚书念道:“三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念完之后,她便大喊道:“新娘子出门喽!”

    “道长?”张高明下意识地看向赵冶。

    赵冶只说道:“开门。”

    见大门果然打开,两个男鬼当即上前一步,看着张高明,几乎是异口同声:“老婆,我们来接你来了。”

    张高明一脸铁青:“滚,我根本就没有答应过要嫁给你们,而且我已经结婚了。”

    说着,他把结婚证掏了出来。

    两个男鬼不以为意:“这个我们早就知道了,你娶老婆又不妨碍我们娶你!”

    灵真道长:“……”

    这逻辑,绝了!

    “咳咳。”赵冶插话:“你们难道不知道重婚是犯法的?共妻更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

    两个男鬼瞬间反应过来:“你们是什么意思?”

    张高明当即说道:“这事都是我家里人瞒着我干的,我根本就不知情,只要你们愿意退婚,我不仅全额赔偿你们的损失,而且还额外送你们两大车香烛纸活作为赔礼。”

    两个男鬼顺着张高明手指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眼中当即闪过一抹渴望,可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们艰难地收回目光,大声说道:“退婚?不可能,我们等了一百多年,才终于等到一个肯嫁给我们的人,要是错过了这门婚事,就我们俩这幅长相,根本不可能再找到愿意嫁给我们的人。”

    灵真道长:这还是俩明白鬼!

    张高明气得七窍生烟,只能向赵冶求救。

    赵冶两眼一眯。

    两个男鬼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们都是良家鬼,举报过贩卖器官团伙,抓过女厕所偷窥狂的,你们不能对我们动手,否则我们就跑到道协去告你们。”

    “既然没法和谈,”赵冶说道:“那就把婚书抢过来,上面有你们家人的签名,但是你们还没有拜堂,所以只要毁了婚书,这门婚事就不算数了。”

    张高明眼前一亮,蓦地看向鬼媒婆。

    而后灵真道长直接冲了出去,他正想试试自己这段时间长进了多少。

    两个男鬼一脸惊慌:“快,拦住他。”

    迎亲队伍里至少有上百个鬼魂,当即朝着灵真道长冲了过去。

    眼看着灵真道长被鬼海淹没,两个男鬼一不做二不休,冲向张高明。

    既然张高明不肯就范,那他们就只有来硬的了。

    比如把人抢回去,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张高明一脸惊恐,下意识举起双臂挡在身前。

    下一秒,两个男鬼被一道金光撞飞了出去。

    张高明反应过来,看着手里的符篆,先是露出一丝狂喜,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冲向了鬼媒婆。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张高明就抢到了婚书。

    而后他就被一个男鬼扑倒在地。

    他这才发现,手里的护身符因为使用过度的原因已经化为灰烬。

    他惊惶不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而后当机立断,把婚书扔向了赵冶。

    赵冶接过婚书,而后抓起躲在桌子底下的张大,塞给他一支笔,指着婚书上的某一空白处:“快,签字画押。”

    张大怕得厉害,自然赵冶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而后赵冶直接冲进鬼海,把张高明救了出来,同样塞给他一支笔:“想要毁掉婚书还需要你签字画押。”

    张高明兴奋不已,根本没有多想,就直接在婚书上签了字。

    然后赵冶迅速走到书桌旁,拿起笔写了起来。

    看见这一幕,一旁的吴佳雨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拿起身边的一个花瓶,慢慢向赵冶靠近。

    也就在她走到赵冶身后的时候,她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赵冶手里的那张婚书。

    而后她竟颤抖着身体,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花瓶。

    最后一笔落下,赵冶毫不犹豫地将婚书撕成了两半。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落下,混乱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张高明一脸狂喜,婚书毁了,他终于可以摆脱这两个恶心的东西了。

    “混……”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两个男鬼的话卡在了嗓子眼。

    他们看着赵冶,糊涂了。

    赵冶满意地将两截婚书展示给其他人看:“反正共妻这种不道德行为我是不提倡的!”

    灵真道长:现在是关注这个的时候吗?

    等等——

    他定眼一看。

    只看见左边一截婚书上写着:一阳初动,二姓和谐,请三多,具四美,五世其倡征风卜,六礼既成,七贤毕集,凑八音,歌九和,十全无缺鸳鸳和。

    下面挂着的水鬼和张高明的名字。

    右边一截婚书上同样写着那句贺词,下面挂着的名字变成了斗鸡眼鬼和张大的。

    赵冶笑着说道:“一人一个,这样就不算共妻了!”

    灵真道长:“……”

    这又是什么骚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