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隐最新章节 - 第四一三章 雍正秘史3

神隐 第四一三章 雍正秘史3

作者:苗棋淼书名:神隐类别:玄幻小说
    我这样说并非没有依据。

    年羹尧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纳乌云琪琪格为妾,反倒是那位蒙古贝勒不断鼓动年羹尧,最后年羹尧上书雍正,得到雍正首肯,才正式纳妾。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生无悔竟然点头道:“这次,你说对了,藏在年羹尧身边的人恰恰就是乌云琪琪格。乌云琪琪格最后也不知所踪。”

    “根据血滴子后来的调查,乌云琪琪格嫁给年羹尧之后,性情大变,开始不断鼓动年羹尧,甚至几次透露出想让年羹尧谋反的意思。”

    “年羹尧最终并没有走向那一步,这才是雍正爷几次饶过年羹尧,总是对他贬而不杀的原因。”

    生无悔叹息道:“如果不是因为年妃身亡,雍正爷也不会杀年羹尧啊!”

    生无悔不等我再问就解释道:“年羹尧获刑之前,年妃曾经密会年羹尧,想让他迷途知返,可是年妃回宫之后就忽然病重,不治驾薨。”

    “雍正爷就是在那之后处置了年羹尧,可是乌云琪琪格却不知所踪。年羹尧直到被赐死也没说出乌云琪琪格的下落,雍正爷对此恼怒异常,最终赐死了年羹尧。”

    我听到这时,才微微点头道:“那泰陵又是怎么回事儿?”

    生无悔道:“雍正爷对那些女人深恶痛绝,同时她们也念念不忘找雍正爷报仇。后来的吕四娘就是她们的人。”

    “雍正爷从秘建泰陵开始就利用血滴子传出消息,他生,要跟对方一决胜负;他死,也要在泰陵与她们了结恩怨。”

    “雍正爷驾崩之后,就留下了我们这支血滴子看守泰陵,等待对方的到来。”

    生无悔喟然叹息道:“我们生家这一等就二百多年啊!”

    我沉声道:“吕四娘刺杀雍正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吕四娘确实刺杀过雍正爷,但是并没有成功。”生无悔道,“那次宫中选秀,是雍正爷故意安排的,她又怎么会被吕四娘刺杀?吕四娘确有行刺之举,但是并没有成功,最后死在了我们的刀下。”

    生无悔道:“雍正爷早就预料到了自己的死亡,丹药并不足以维持他的生命。但是雍正爷也无惧死亡,他知道,自己不死,大清和那些人的恩怨就永远无法完结。所以他选择了在地宫与对方交手,死者与生者之间的交手。”

    生无悔站起身道:“雍正爷生前给我们留下了两条密令。”

    “第一,必须把泰陵修成十八层地狱的模样。在雍正爷眼里,那些人都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第二,就是用尽一切办法让那些人自相残杀,让他们也尝尝手足相残的滋味。”

    我这才明白过来生无悔他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放着机关不用,非要引诱我们自相残杀,原来病谤儿是在雍正身上。

    我看向生无悔道:“你守护地宫这些年里,都有谁进来过?”

    “只有你们。”生无悔道,“对方并没上当。你们是第一批进入地宫的人。”

    生无悔沉声道:“本来我应该把你们放出去,继续等着对手的到来。可是,我不想等了。血滴子等了他们二百多年,已经等待了太长时间,再等下去,不用对方来攻打泰陵,我们自己就会消失在陵墓当中。”

    我看向生无悔,后者苦笑道:“听起来很奇怪对吗?事实就是如此。当年我们血滴子一共有三百人守护泰陵;而今加上我们兄弟,满打满算也就剩下了三十人。”

    “生家的后人对皇权已经不再敬畏,感念皇家恩德的人也越来越少。哪怕我们像是先祖对我一样,从小就给他们灌输皇权的思想,十人当中能有一人被我们所用就是天大的侥幸。”

    生无悔倒背双手道:“我这次冒险告知你真相,就是想要趁着我们这些人还能动,赶紧完成雍正爷留下的使命,也尽快结束生家的磨难。”

    生无悔没有说错,这种事情无论对谁都是一种磨难。

    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家族,想要死守一个任务数百年不变,必须要有近乎狂热的忠诚或者信仰。现在皇权已废,就算当年雍正对生家有过天大的恩惠,也没有人会记得几百年前的恩情了。

    生家面临的就是这样的问题。在我看来,生无悔的决定是对的。

    我思忖了一下才说道:“雍正做出这样的安排之后,王战去哪儿了?”

    “出海了。”生无悔道,“当年,雍正爷不知道和王战做了什么约定,王战带着一营人马出发去了蓬莱,从那之后就了无音讯了。”

    我瞳孔猛然一缩。原来当初上了丹岛的王战,不是被人追杀,而是带兵登岛。

    可是,岛上的种种迹象,却表明当年的王战是受到了清兵的追杀。王战出海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面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我看向生无悔道:“你们守墓这些年,难道就没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生无悔摇头道,“我们只知道镇守地宫,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要不是我从你那里听说了千古红颜,还不会想到那些女人可能跟千古红颜有所联系。”

    生无悔道:“虽然我现在还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确定我们是不是在做同一件事儿,但是,我觉得吕四娘他们很有可能来自于千古红颜。”

    生无悔郑重道:“我们没有资源去查证千古红颜,但是我们愿意和你合作。你觉得如何?”

    生无悔的条件让我无比心动。我们现在缺的就是人手。血滴子的修为我看到过,如果能把他们拉出去,对我们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助力。

    况且,我也想从他们身上找到某些秘密。

    可是,生无悔这些人却让我觉得并不安全。至少,我还不能完全确定生无悔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我忍不住看向了叶寻,却看见后者正在点头。

    我这才说道:“我愿意跟你们合作,但是,有些事情,最好能听我指挥。”

    生无悔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我同意。我先送你们出地宫,三天之后,我们还在永定山上会合。”

    “合作愉快!”我伸手跟对方握了一下,才跟着他们出了地宫,撤走了外面的人马。

    按照常规的做法,我该找狐妈把地宫中发生的一切跟她报备,再确定我的下一步计划。

    可是,我们还没等回到研究所,就接到了狐妈那边协助调查的通知。

    我和豆驴他们莫名其妙地在附近军区等了一天,狐妈才匆匆赶来,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豆驴让人给告了。”

    “被告了?谁告的?告什么?”我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狐妈的脸色难看至极:“告他的人是张教授,他们告豆驴蓄意杀人。”

    “艹特么!”豆驴当场暴怒道,“他特么有脸告老子?早知道老子就该在地宫里弄死他们!”

    “你跟谁说老子?”狐妈也来了脾气,“你又想跑是不是?我告诉你,这回你哪儿也别跑,老老实实地接受调查。”

    豆驴顿时怒吼道:“我特么凭什么?”

    狐妈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跑了,接受调查的人就是王欢,我们也就再没有翻盘的机会了。我知道你委屈,可是有些时候,即使是委屈也得受着。顾全大局,你明白吗?”

    豆驴看了看狐妈,又看了看我,才默不作声地坐在椅子上抽起了烟来。

    其实,我心里也一样是火冒三丈,可是,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接受调查。

    我本来就带着火气,见了调查组也没给对方好脸色,三句话不到就闹得不欢而散。我干脆摔门走出了大楼。我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在楼外面遇上了张教授。

    我刚要开口,对方却先走了过来:“王少尉,我专程过来跟你解释。”

    我冷声道:“你想解释什么?”

    张教授推了推眼镜:“我刚刚接受过调查。我想告诉你,当时在车崩地狱里质问吕少尉的人并不是我。”

    我双眼一眯:“你说什么?”

    张教授道:“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当时在车崩地狱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调查组找我,我才了解到当时的情况。”

    我沉声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去告吕以非?”

    张教授不安地看向我道:“我说,不是我告了吕少尉,你相信吗?”

    张教授说完才摇头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事实上,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冒着我的名义告了吕少尉。我出来找你解释,并不是为了想让你相信,只是想求心安而已。告辞。”

    “等一下,我相信你!”我喊住对方道,“我想问你,你什么时候被人调换了?”

    张教授道:“就是在吕少尉给我们看脚伤之后。那个时候,我已经陷入了短暂的昏迷,那是我唯一不清楚身边状况的时间。”

    我再次问道:“你被人调换之后,去了什么地方?”

    张教授道:“我一直都在昏迷,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地宫之外了。”

    我紧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你的学生呢,也没告过吕以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