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隐最新章节 - 第四一二章 雍正秘史2

神隐 第四一二章 雍正秘史2

作者:苗棋淼书名:神隐类别:玄幻小说
    叶寻只说了两个字:“你定!”

    豆驴笑道:“怎么做任务还不是玩命,区别就是多一回少一回的事儿。你是组长,你定不就完了吗?”

    我向两个人点头之后才说道:“我们同意了。”

    生无悔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才缓缓说道:“皇上创立血滴子、建造泰陵地宫的秘密,还得从顺治时期说起。”

    “顺治爷在位的时候,曾经求问一个高僧:大清国祚能有多久?那个高僧说:我身不残,国祚不灭。”

    “顺治爷没有参透其中玄机,就改了一个问法:大清帝王能传几代?高僧回答:十帝在位九帝囚,还有一帝在幽州。此后,无论顺治爷再怎么问,高僧都闭口不言。”

    生无悔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向我问道:“小友能明白那位高僧的意思吗?”

    我稍稍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清朝的末代皇帝是溥仪,‘仪’字的繁体字里,‘义’的下面是个‘我’字。‘我身不残,国祚不灭’,说的就是溥仪吧?据说,溥仪天生有些残疾,所以一直没有子嗣。”

    我停了一下道:“历史上一直有满清十二帝的说法,但是,努尔哈赤、皇太极在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称为皇帝,那时的清朝还没入关。高僧说的‘十帝在位’,应该是从顺治算起。”

    “这么算的话,清朝传到第九个皇帝光绪的时候,正好应了‘十帝在位九帝囚’。光绪不就相当于是被慈禧囚禁吗?‘还有一帝在幽州’,呵呵,要是伪满洲国也算一帝的话,那就没错了。”

    生无悔点头道:“大清灭亡之后,回头去看历史,自然能轻易猜中高僧的意思。可是数百年前的顺治爷怎么会想明白这些?”

    “顺治爷一生笃信佛法,后来也出家为僧,但是,那位高僧的话却一直是他的心病。后来康熙爷也同样在想办法破解那道谜语。当时康熙爷收罗了很多奇人异士去推演大清的气运,可越是推演就越是让他觉得心惊肉跳。”

    “那些术士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大清在关外的龙脉太过薄弱,气运很快就会流逝殆尽。龙气衰弱之时,就是国运跌落之日,而且是盛极而衰。”

    生无悔说到这时忍不住道:“虽然我不信风水术士,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没错。乾隆爷在世时,大清国运达到了巅峰,他驾崩之后不就是盛极而衰吗?”

    生无悔很快又把话题拉回了正轨:“康熙爷得到这个结论之后,心急如焚,一再催促江湖术士想办法保存大清龙气,甚至动用了一些非常手段。”

    “最后,那个术士被逼无奈,才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寻找禹王九鼎镇压大清气运。禹王九鼎消逝千年,想要寻回九鼎谈何容易?康熙爷不得不启用了已经在明末沉寂多年的探神手。”

    生无悔说到这时停下来喝茶润喉,我心中也在暗暗震惊。

    虞枫跟我说过,历代探神手的幕后老板都是皇室帝王。我那时候并没太过在意这些事情,没想到,一段关于探神手的秘辛,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生无悔继续说道:“康熙爷虽然全力支持探神手探索九鼎之秘,但是直到康熙爷驾崩,雍正爷继位,探神手都没找到九鼎的去向。”

    生无悔话音忽然一沉道:“康熙爷也知道九鼎难寻,并没怪罪过探神手。可是探神手却给大清惹来了天大的麻烦。”

    我听到这时,不由得眉头一扬。

    生无悔却继续道:“探神手在探查神话禁区时,不知道做了什么,惹到了一支神秘的力量。那些人没去理会探神手,却开始了对大清的报复。那些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引起了康熙爷在位时的诸王夺嫡。”

    我忍不住打断了对方道:“你的说那些人是谁?”

    “不知道。”生无悔摇头道,“我们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那是一群女人。”

    生无悔道:“很多人都知道,康熙爷朝皇太子胤礽两度被废,但是其中隐秘却不为外人所知。”

    我微闭眼道:“据说,胤礽初次被废之后,曾经陷入疯癫,疑似被鬼附身。后来又在大阿哥家里找出诅咒用的人偶,康熙认定太子是受人诅咒,才会行为失常。你说的是这件事儿吗?”

    “不止!”生无悔道,“野史里太子私通母妃,并不是什么传说,而是事实。”

    生无悔声音忽然拔高:“你自己想想,太子为什么要私通母妃?大阿哥又为什么要诅咒太子?这一切,都是因为背后有一群女人在暗中操纵。这些女人当中,也包括了传说中与太子私通的郑春华。”

    “雍正爷曾在继位之后派人挖开了被秘密赐死的郑春华的坟墓,那里面只要一副空棺材和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四个字:大清必亡。”

    太子私通郑春华、大阿哥被发现使用巫蛊,大清皇位最有力的两个竞争者先后倒台,诸子夺嫡顺势爆发。那些人当年的谋划可谓环环相扣啊!

    我正沉默之间,生无悔又继续说道:“当时参与夺嫡的诸王,每个人身边都有那么一个女人,她们未必就惊容绝世,却被各个阿哥引为红颜知己。可以说是这些女人一手促成了康熙朝诸位阿哥的自相残杀啊!”

    豆驴听到这儿时,忍不住说道:“不是绝色妖娆的美人,这群阿哥爱个什么劲儿啊?他们都没见过女人吗?”

    随心忍不住横了豆驴一眼:“肤浅!”

    生无怨摇头道:“这位豆兄弟的江湖地位怕是不太高吧?”

    豆驴反驳道:“这跟江湖地位有什么关系?”

    生无怨道:“很多人都觉得能迷惑男人的必然是绝世红颜,其实这种理论对,也不对。”

    “男人,有的时候并不是仅仅盯着一副皮囊,尤其地位越高的男人越是如此。绝色皮囊可能只是他们的一种追求,到手之后就未必会去珍惜了。”

    “真正能让他们把红颜留在身边的,不是皮囊,而是感觉,一种舒适、放松的感觉。尤其是像当年的那些阿哥,更是如此。”

    “康熙朝诸位阿哥,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上朝下朝、府内府外,无时无刻不在跟人勾心斗角。他们手握重权,生杀予夺,但是一样精神紧绷着防备对手。这样的人,最需要的就是放松。”

    “那些女人能给他们的不止美色,也有来自心底的舒适。”

    生无怨沉声道:“这就是那些女人最为可怕的地方。”

    我忍不住心头一震:“温柔乡,英雄冢,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生无怨道:“差不多吧!”

    生无悔继续说道:“这件事,本来雍正爷也不清楚,直到他遇上了王战。”

    “雍正爷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微服化名行走江湖,结识了不少江湖奇人,但是称得上一见如故的人,却只有王战一个。”

    雍正年轻时行走江湖的事情,也是民间的传说之一,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雍正与童林。

    生无悔这么说,我倒也有几分相信:“我想问一下,雍正结识王战时,王战是什么身份?”

    “疑为探神手。”生无悔道,“雍正爷并没说过王战的身份。根据先祖的推测,王战应该是探神手。”

    生无悔说“可能”,就代表着很多的变数。当年的那个王战未必就是探神手。

    生无悔好像是没有留意我的表情,继续往后说道:“雍正爷从王战那里得到了那些女人的秘密,一直都在留意身边的女人。”

    我忍不住问道:“藏在雍正身边的女人是年妃?”

    我问过之后,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年妃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女人,更不是民间女子,而是名门之后,其父亲年遐龄从康熙年开始就是朝廷重臣。年妃的身份绝对清白。

    生无悔却说道:“年妃的身份一直都是雍正爷心里的一个悬疑。如果说,年妃不是暗子,她却是雍正爷身边唯一符合暗子条件的人;如果说,年妃是暗子,她对雍正爷助益良多,两人感情甚笃。”

    我摆手道:“咱们先不去讨论雍正和年妃之间的感情,你继续往后说。”

    “雍正爷从王战那里得知真相之后,就对身边的粘杆处产生了怀疑,另行组建了血滴子。世人都在传说血滴子是雍正爷用来铲除异己的杀手队,事实上,却是专门对付那批神秘女人的队伍。”

    生无悔继续说道:“雍正爷组建血滴子之后,与王战联手铲除掉了不少祸根,对方也因此蛰伏了一段时间。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她们竟然把手伸向了年氏。”

    我双目猛然圆睁道:“你的意思是说,年羹尧恃宠而骄、专横跋扈,也是因为那些女人?乌云琪琪格?”

    传说中,年羹尧身边最后唯一下落不明的女人就是乌云琪琪格。乌云琪琪格翻译成汉语就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

    “不对。”我再次摇头否定道,“她是蒙古西海贝勒色卜腾札尔的女儿。况且,当初也不是年羹尧抢占乌云琪琪格,而是那位蒙古贝勒非要嫁女。这件事儿,我说的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