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三章 花宴

卿如春风来 第九十三章 花宴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不一会儿,沈清婉便出了门来,春兰见状上前扶过了她。

    二人回到前头小间不久,便听得密玉在外头招呼。

    “见过陆小姐,高小姐,沈小姐已在里头等候多时了,二位这边请吧。”

    沈清婉所在的小间帘门一掀,就见得陆雪烟那张满面春风的笑脸。

    “今日婉儿来得倒早,没人管着你了?”

    沈清婉一急,竟红着脸扯过她来低斥道:“你瞎说什么呢?”

    陆雪烟一愣,答道:“我说沈夫人……”

    随即突然反应了过来,捂着嘴咯咯地笑道:“你以为我说谁呢?”

    高初瑶见着这俩人来去的话里有话,显然是有什么事儿没告诉她,便眨了眨眼睛问道:“你俩打什么哑谜呢?”

    沈清婉脸一红,原以为陆雪烟方才会说那话,是因为她回头便将自己和祁佑的事儿告诉了高初瑶。

    结果这会儿一看,竟然还真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陆雪烟捂着嘴笑,眼神里分明说的是:这可是你自己露的馅儿。

    高初瑶见沈清婉这样,心里也明白了几分,瞪了瞪眼道:“不是吧婉儿,你这成天把自己关在家里的,怎么还……有……”

    “哎呀!”沈清婉拧着眉红着脸,一张小嘴也不知该笑该哭的,拉过高初瑶到自己身边坐下了,“不说这个了……”

    “好好好,咱不说了,反正那位现在也不在京里。”陆雪烟见沈清婉没有在高初瑶面前否认什么,也便笑嘻嘻地接过了话头。

    沈清婉闻言更是嘟着嘴赏了个白眼给陆雪烟,陆雪烟也不恼,只神秘兮兮地接着笑。

    高初瑶见着这两人都不细说,也是明白此刻不是好时机,便不再多问。

    最终三人是各挑了些春季新款的簪子步摇的,便是各自准备回府去了。

    胜邪在外头车前候着,自然是见到了三人有说有笑地出来

    而他咬了咬下唇,嘴角微勾的样子,显然是在盘算什么。

    待到三人分开,沈清婉上了车,胜邪这才凑到车帘前轻声问道:“小姐,方才那两个,哪个是陆小姐啊?”

    沈清婉一怔,没料到胜邪问这个。

    “怎么了?”沈清婉反问道。

    “嘿嘿,好奇。”胜邪敷衍答道。

    “霜青色斗篷的那个,”沈清婉倒是答了他的话,却依旧问道,“我都答你了,你给我说实话。”

    “嘿嘿嘿……”胜邪依旧是一阵心虚地贼笑,笑得春兰汗毛都竖起来了。

    “小姐问你话呢!你傻笑个什么劲!”春兰隔着帘子低斥道。

    胜邪被春兰一凶,登时收了笑,清了清嗓子老实道:“其实是萧潭让我来问小姐,陆小姐可会去玉山公主的花宴。”

    沈清婉听着这话却是十分意外。

    萧潭?从前因是没有见过陆雪烟的。

    只那日情急之下冲撞到了……怎么?他莫不是还惦记着亲自给人家道歉呢?

    “她自然是去的,”思及此,沈清婉也坦白说了,“萧潭也能去?”

    “殿下不在,萧潭替殿下送份礼物过去,自然是妥当的。驾!”

    胜邪随口一答,马车咕噜噜地朝前去了,车上三人便也没有再就此事深论下去。

    日往月来,很快就到了玉山公主的花宴。

    虽说春寒料峭,却也挡不住这年轻男女的心火,玉山公主府自一早,便已有宾客陆陆续续地到了。

    沈清婉与府中几位姐妹是一道去的,在门口呈上了帖子,便是直接轿子进了去。

    花儿一般的闺阁千金,哪有在大门口自己往里走的道理。

    到了垂花门,各位姑娘才是陆陆续续下了轿子,由着公主府的女官往里领去。

    既是花宴,又岂能无花。

    虽说还未到百花盛开的时候,可公主府的暖房早在冬末便是已催得花开,此刻一盆盆一盏盏地端出来的,正是争奇斗艳的娇嫩鲜花。

    花宴自然是摆在花园之中,一个巨大的白色圆台高高搭起,周围则是分为男女客席,两边弧形各两排座椅,对面而坐,上头是金色花蕊状装饰延伸的主位。

    客人的座位之间又是以各式鲜花点缀,让人如同置身花海一般。

    园子里种的花,原这会儿也不过是含苞待放,或者开了星星点点两三朵罢了,但这暖房里培育的鲜花一拿出来,那便无人再去看园子里的花了。

    沈清婉原以为这个时节,室外的花宴大约还是会冷。

    却不曾想,公主府竟是想得那样周到。

    随处可见一个个半人多高的金丝炭炉,将整个园子烘得暖融融的。

    沈清婉这样怕冷的性子,竟也将手炉随意摆到了一侧,不愿拿在手里了。

    当真是天家奢侈,能在室外折腾出这么一大块温暖的地方来,沈清婉心里暗暗想着。

    待客人都落座完毕,已是午宴时分了。

    沈清婉在自己位置上不动声色地左右观察了一番,忽而见得所有人都站起了身来。

    她想想也知大约是主人家来了,便也低着头随着众人站起身来。

    “参见玉山公主。”

    在座的等级能越过玉山公主的,估计是没有的,便是皇子,那也是得叫一声皇姑姑。

    “大家不要客气,今日本就是图个乐来的。”

    玉山公主的声音竟是极为好听,丝毫不似皇帝那个辈分的女子。

    沈清婉亦是随着众人谢恩起身,回到了原座。

    这会儿才有着机会朝上头看去,玉山公主一身海棠色云锦底绣缠枝迎春花长袍,头戴紫金宝石头面,十指上有三指戴了或玉或宝石的戒指,当真是金枝玉叶,华贵极了。

    再看她身边那个娇滴滴的庆成郡主,亮牙色绣水红牡丹纹的风袍里银红金竹纹的抹胸若隐若现,颈上一环镶红宝石的长命金锁,头上斜斜簪着两支金镶玉簪。

    装饰倒是比玉山公主简单了不少,却也是在座诸位小姐都望尘莫及的娇奢。

    更别提她那目中无人的样子,连她母亲的半分客套都没有学到。

    沈清婉心下好笑,自嘲地想着,只怕自己从前也是这个样子,自以为金贵的,实则落在旁人眼中,不知是多大的笑话。

    “皇姑姑,我可来迟了!”

    众人才一落座,竟听得外头传来个洒脱自如的声音。

    沈清婉闻声望去,未料到竟是那个从来眼高于顶的五皇子,祁修。

    呵,真有意思。

    起点女生网独家首发,喜欢的朋友请来起点网支持灯灯,谢谢!(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