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九十四章 好戏

卿如春风来 第九十四章 好戏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沈清婉看着一反常态的五皇子,想着庆成郡主对五皇子那毫不掩饰的好感,还有自己那个六姐少女怀春的样子,心里暗暗思忖着,今儿只怕是有好戏看了。

    正暗自偷乐,却见五皇子走了两步后,竟朝自己遥遥微笑着点了点头。

    真见鬼了?!

    沈清婉可不觉得这微笑有一丝丝的好意在里头,一瞬只觉得自己汗毛倒竖,反感涌生。

    她匆匆避开对视,却见到上座庆成郡主对自己的怒目而视。

    沈清婉突然明白了五皇子这个微笑是什么意思。

    只怕是为了保护自己心上人不被庆成郡主盯上,所以祸水东引,故意对自己这般眉来眼去吧。

    “在下萧潭,见过玉山公主。”

    一个清爽的男声打断了沈清婉的思路,她一脸意外地抬头朝着声音看去,真来了?

    萧潭一袭宝蓝长衫,玄青腰带,腰佩三疏环,足踏腾龙靴,整个人神采奕奕。

    “这位是……”

    玉山公主自然是不识得一个小小的皇子伴读。

    “在下乃是三皇子伴读,殿下出门营州前特地嘱咐,玉山公主的花宴实乃京中春日第一盛事,今年不得成行,多有遗憾,顾叮嘱在下奉上薄礼,还望公主笑纳。”

    此话一出,玉山公主倒是心下了然,这个只有一半大宣血统的皇子,的确是个风雅悠闲之人。

    往年花宴,他都是乘兴而来,兴尽而返。

    今年因故来不了,还着人送了礼物来,倒像是他的所作所为了。

    “既然如此,萧公子,”玉山公主满面的和气,“来者便是客,今日又皆是些你这年纪的客人,不若坐下大家一道乐一乐。”

    “多谢公主,萧某恭敬不如从命。”

    萧潭也不客气,玉山公主一开口,他便欣然随着宫人所引坐下了。

    玉山公主朝着身边宫女点了点头,那宫女便扬手拍了拍掌。

    随即一排宫人便端了一人一份的吃食进来,待放好退下,三列簪花着裙的舞娘随即鱼贯而入。

    一切如行云流水,美食香气扑面而来之时,那一位位舞着桃花水袖的舞娘已开始翩翩起舞。

    待众人用了膳,撤了席,桌上的鱼肉便被换成了新鲜水果糕点。

    舞娘亦是拢了拢水袖,垂首碎步,倒退下场。

    “不愧是玉山公主府,这初春时节,府上竟已有如此多的瓜果待客。”

    “可不是吗,瞧这糕点也是真真精致得不得了。”

    一阵阵细碎的议论声中,玉山公主心中也是妥帖万分,所谓金枝玉叶,不就应当如此。

    “今日花宴,光坐着说话也没意思。”玉山公主开口说道,“不若诸位各展所长,为本宫这花宴添几分点睛之笔如何?”

    “公主此言甚是,”开口接话的,是庆成郡主的堂妹陈念琼,“今日既是花宴,公主府里又是百花盛放,此等美景,自当作诗以赞,可是这个道理?”

    “念琼妹妹说得极是!”

    玉山公主还没有开口,竟是她的宝贝女儿,庆成郡主开了腔。

    沈清婉听到庆成郡主的声音里隐隐的兴奋,不禁眉间微挑,心头一丝不祥的预感划过。

    这语气听着,怎么有种她就等着这句话的意思呢?

    果然,下一刻庆成郡主便话有所指地道:“在座的皆是名门世家之后,作个诗自然不在话下……”

    沈清婉听这话头不对,一抬头,竟正好对上了庆成郡主似笑非笑的眼神。

    “你说是不是呢?沈清婉。”

    沈清婉听自己的名字,被庆成郡主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心里苦笑。

    就庆成郡主这能随便被五皇子当刀子使的性子,只怕自己有的苦头吃了。

    只一瞬的念头,沈清婉便起身福礼回道:“郡主说的是。”

    “那么,”庆成郡主嘴角一勾,露出个胜利者的笑容,“沈小姐就抛砖引玉吧。”

    这话说的,就差没直接说沈清婉没文化,写出来的诗皆是不堪入目了。

    边上的人听到这话,也都窃窃私语起来。

    以前的沈清婉确实是有几分小聪明,可她性子外向,贪玩好动,别说醉心诗书了,连最基本的女德女训都背不出来。

    长大后又是缠着五皇子不放,一心想凭着青梅竹马的情分嫁给五皇子,更是没那心思去学什么书,作什么诗了。

    沈清婉听了庆成郡主这句“抛砖引玉”,倒也不气不恼,只福了福身应道:“那我便献丑了,还不知郡主要我以何为题?”

    庆成郡主一愣,怎么都没猜到沈清婉竟是这样一个不卑不亢的反应,只随口说道:“以春景为题便是。”

    说罢,便有宫女取了笔墨,递了雪纸,放在了沈清婉的桌前。

    沈清婉执笔微一思索,便是低头徐徐写了起来。

    这一刻,整个宴场安安静静,似是那柔软的狼毫划过雪纸的声响都能听见似的。

    庆成郡主见她低头写着,不曾有断,柳眉不禁微微皱起。

    怎么?沈清婉肚子里的墨水何时这般多了?

    不过一会儿功夫,沈清婉便是放下了笔,吁了一口气,微笑着双手将写好的诗递给了宫女。

    庆成郡主心里冷笑,写得这么快,只怕是随便敷衍几句,好赶紧将这一篇翻过去吧?

    沈清婉,我偏不如你的意!

    庆成郡主见宫女端着那诗过来,遥遥地便道:“不必拿来了,直接念出来,给在座诸位听听,品鉴品鉴。”

    这品鉴二字竟是无尽的嘲弄,似是她已料定了沈清婉的诗,便是她口中的砖。

    “是。”那宫女顿住了脚步,福身应过,随即展开沈清婉的诗作,大声朗读了起来。

    “宁江碧水过石门,

    玉山染尽五桥春。

    郦城芳菲何处来,

    仙翁不语敬东风。”

    庆成郡主听罢皱了皱眉,说实话,她并未听懂这诗都说了些什么。

    正当她想开口讥笑两句之时,却听得席间传来一个男子击案叫好之声:“真乃好诗!”

    众人闻言,朝着叫好之人看去,却见站起身来的,竟是辰王世子。

    沈清婉微微一怔,自己的诗算是讨了个巧,不好不坏,却未曾料到居然还能讨到了喝彩之声。

    “沈小姐真不愧是沈将军的嫡女,见识亦非寻常女子可比。这短短四句诗里,竟有我大宣六处绝佳的赏春去处,一诗了矣,春景尽显眼前,佩服,佩服。”

    起点女生网独家首发,喜欢的朋友请来起点网支持灯灯,谢谢!(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