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个人妻在美国的生活日记最新章节 - 第7章:第一次驾照笔试惨败而归

一个人妻在美国的生活日记 第7章:第一次驾照笔试惨败而归

作者:人妻丸子书名:一个人妻在美国的生活日记类别:玄幻小说
    【人妻丸子说】

    知名作家亦舒的《地尽头》有一段话:当我四十岁的时候,身体健康,略有积蓄,已婚,丈夫体贴,孩子听话,有一份真正喜欢的工作,这就是成功,不必成名,也不必发财。

    读完之后,我条件反射地对号入座:

    1、身体健康?咳嗽哮喘腰酸背痛卵巢囊肿肚子疼小病一身,但大病几乎没有,知足了;

    2、略有积蓄?自从来到美国,通过别人“善意指点”,我学会了藏私房钱,虽然是拿1000告诉老公800的小藏,也算略有积蓄了吧;

    3、已婚,丈夫体贴?额,这个体贴要分情况的,比如我怀孕就立马从保姆变皇后,比如我生病就可以享受到端茶送饭的待遇。

    至于其他时候嘛,老公骨子里带着南方男人的大男子主义,我如果还去奢求他做到时时刻刻都必须体贴入微,那么,就是我作了!都奔三了,以为自己还是一个20岁的青春美少女,可以任性耍脾气吗?

    sorry,完全没资格。

    4、孩子听话?女儿已是三岁有余,听话倒是可以,调皮捣蛋也是少不了的;

    最后一个,呃,有一份真正喜欢的工作?喜欢的工作

    这六个字让我陷入了沉思

    苍天,我根本还活得很失败,因为我还没有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我顶多只是一个小餐馆老板的老婆,如果餐馆正常运营几十年不倒闭,我是可以三餐不愁,可我哪里算成功呢?我并没有得到认可感和成就感,成功应该是来自内心给与自己的肯定,而不是外来的呀。

    老公,这个比我小半岁的男人,相识十年,他已经在越来越成熟蜕变,他会看书,会学习,会思考,会进取。

    而他也总在不经意间提及我的痛处——老婆啊,我们来想想,除了开餐馆,我们还可以做什么事情?我还可以做什么事情?你还可以做什么事情?

    每每说完,我总是沉默。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个在家带娃的家庭主妇还可以做点什么。以前在厦门工作的我,擅长写稿,喜欢舞蹈。如今的我,常常自嘲写的东西是小学生记流水账,各种舞蹈动作更是早已遗忘在脑后。我还有什么优势可以在老公面前傲视的呢?

    我真的想不出来,挺悲哀的现状。

    有一天在路上开车,老公突然提议,老婆,你为什么不继续写作呢?

    是啊,写东西人人都会,我为什么不继续写呢?中文字都还记得,并没有完全被美国同化掉啊!

    我也相信,每个人的人生其实都是一本书。只是,有的人没有与人分享,有的人选择公诸于众。

    于是,从1月20号写到23号,我在带娃同时,三天连续高产了几个章节,共计1.5万字。今天送完女儿上学,手机的“作家助手“软件跳出一个消息:作家您好,您的作品经过审核,已达到签约标准,我们的审书编辑认为您的作品会有发展前途,请问是否有意向与我们进行签约?

    签约?

    这一刻是我始料未及的,因为我没想过,成立于2003年的““,中国大陆一个原创网络站会向我发出签约申请。也就意味着,我不可以随便写写了,我必须有责任和义务来完成要求,向签约公司交代。

    大概看了一下合约,需要每个月至少更新6万字,完本时最少100-150万字,字数跨度不大于200万字。这对我来说不算难事,只要我有时间在电脑前打字,我应该可以顺利完成。

    而且,我也愿意把这个签约作家的名号当作2019年的目标,我想要实现它,尝试我人生从未做过的事,不知道它只是一部收费阅读的日记连载,还是会出书之类往更多的可能,我通通不需要操心,只需要写好我想要表达的故事就行。

    此刻老公还没起床,我把签约的消息发给他,想在他醒来的那一刻可以看到,老婆有那么一丢丢的小成就出来了。

    这一刻,真的感慨万千

    来了美国五年多,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五年,我们把餐馆经营起来了,把房子买了,把车子换了,把孩子生了,把民宿做了;

    五年,我们也曾闹过离婚,还差点瓜分财产,吵吵闹闹无数次,依然在磨合的道路上艰难前行;

    五年,我切切实实生活在美利坚合众国,这片大家都热捧的土地,感受着中美文化的强烈冲击;

    五年,我到底都失去了什么,又都得到了什么,它们都藏在了我每天敲打的google文档里;

    收回情绪,废话不多说,已经有几个小粉丝在催更了,还是继续走进2013年的我吧,看看当时傻乎乎的我发生了哪些趣事吧!

    人妻丸子记于2019年1月23日晚

    第7章:第一次驾照笔试惨败而归

    【2013-11-01/02】

    (1.第一次驾照笔试惨败而归

    今天我要带着护照去做id,就是类似国内的居民身份证吧。老公是绿卡身份,我是他的配偶,2011年在国内结婚之后,就开始找律师申请我出国,这是属于亲属移民类别(f2a)。2013年,我顺利通过面谈之后,支付律师费用2万元,之后便收到了一份签证材料包,我就可以有资格来美国,并且获得绿卡身份,即长期居留在美国。

    当然,我也可以随时回国,但最多不可以超过半年,所以算起来我还是中国人,只是获得了美国的长期居留证。

    办完id,老公努力地说服我去考驾照的笔试。我真的醉了,我才刚来还什么都不懂,小册子也没拿,试题也没去网上找来看,怎么考呀?

    反抗很久,我还是听从了老公的烂主意,第一次硬着头皮去dmv(车管所)报考了。我这个英语不好的人,只敢选择中文考卷(是繁体字,没有简体字),结果按照自己的常识理解,一番瞎选之后,我被扣掉10分,这是多么糟糕的成绩,心情一下子down到极点!

    老公好像做错事一样,什么话都不敢说,默默哄我去吃中餐。这家餐厅叫magic dragon(龙运),是这个城市最大的一家中餐馆,环境布置得很中国风。

    正吃着饭,一个45岁左右的中国男子从厨房走出来了,原来他是这家餐馆的老板,也是我接下来日记会多次提及的王大哥。他很热情好客,问我是哪里人,我回答福建泉州人,他激动地说,“呀!老乡啊!”

    没想到在这个小城镇,还可以遇到同一个地方的人,真的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王大哥也很高兴认识我们,他介绍他的老婆tia给我认识,还主动加了我们的qq。他也坐下来小聊了一下自己来美的经历,听起来也是个厉害人物,年轻的时候只身闯荡,没有亲人,做过很多事业,曾开过按摩店,也曾经破过产,但如今也闯出一片天下,过上了安稳生活,还拥有好几套房子呢。

    吃完回家的路上,我因为认识了新朋友还处在兴奋中,老公拉着我的手和我道歉,“老婆,我不该逼你去考试,等你下次准备好了再去考吧。”

    我哪里还会去计较呢,“没事的,考过一次也就有经验了。”

    老公感慨道,“嗯,我们彼此都能容忍对方,所以相处得还不错。”

    结果一回家,我想炖牛尾巴汤,老公要加西红柿,而我要加红萝卜,一言不合就又起了争执,最后我答应他下次我会换西红柿,请他远离厨房交给我搞定,ok!

    熬好之后,老公直夸好喝好喝,这货真的很欠扁!

    (2.又到了洗衣之夜

    看到一堆的脏衣服,哎,又到洗衣服时间了。我最爱的搞笑美剧《》(生活大爆炸),记得谢耳朵那句经典台词吗?“.(周六是洗衣之夜)”嗯,今夜也是我的洗衣之夜。

    对了,上次日记没有仔细介绍laundry room(洗衣房),现在来补充一下吧。

    在美国,除非家里安装了洗衣机和烘干机,不然像我们这样的“穷人阶层”一般会累积一个礼拜以上的脏衣服,然后带上自己的洗衣液和软化剂,开车前往附近的洗衣房清洗。我习惯自己带quarters(25分硬币),当然在现场也有机器让人自助换钱。

    其实就和大学宿舍的洗衣机一样,都是根据要洗的时间,丢相应的硬币进去,只是美国还多一个步骤,就是烘干!衣服都洗好之后,还要再搬进烘干机,再丢一次硬币。最后再来拿回去,算起来等待的时间至少一小时以上,挺麻烦的,而且这是公共场所的肯定不卫生,你也不知道别人都洗过什么东东,万一洗过臭臭的球鞋咧?

    于是,我和老公撒娇,“等咱们有钱了,一定要在家里安装一个哦!”

    国内一朋友曾好奇地问过我,“这样脏衣服堆积成山不会发臭吗?”

    怎么说呢?我在国内的时候,肯定也是每天一换一洗的,内裤啊袜子啊都要手洗。可是来了之后,很自然地就把所有衣物扔洗衣篮,不用管它,等到快满了才送去洗,就暂且称这种懒惰为对美国文化的入乡随俗吧,人就是这么容易跟着走,别人做什么你也做什么。

    (3.前台maria教我做收银

    今天接到来自婆婆的任务,就是要去买鲜花和水果来烧香。婆婆在2011年我们结婚的时候,她和老公一起回国参加婚礼的,所以我们相处过一小段时间,我对婆婆自然是孝顺听话,婆婆对我这个儿媳也是关照有加,婆媳之间相处融洽,她叫我做事情,我一般是照办不误,哪怕我并不是虔诚的信佛者。

    而且,婆婆一天好几个电话找我聊天,我都会耐心地陪她聊,她问我美国好不好,我笑着说还不错,还在习惯中呢。

    点了香,家里一股香气扑鼻,我拿出昨天买的spaghetti(意大利面),打算午饭就加一点奶油和番茄酱简单吃了。

    可我在超市的冰柜找半天,太多的奶油品种了,还有什么butter(黄油),我根本分不清哪一种才是我需要的,还蹲在那里用手机查半天,到底哪一种才适合做意大利面呀?

    我突然很懊恼,为什么当初不从姐家冰箱带一点奶油块出来呢?现在就不用跪在地上像傻子一样犹豫不决,也不知道该去问谁。

    相信这个场景刚来美国的人应该也很常干吧,就是你不懂自己买的对不对,反正就瞎买再说。

    结果,奶油不是我要的甜味,而是salted咸的味道,好吧,将就一把委屈泪吃了它。

    晚上我去餐馆,可是公公不知道为何,沉默不语。可是前几天都还好好的,和我们有说有笑的呀。

    我是那种关心一切的人,就跑去问老公爸爸怎么了?

    可是老公也不说话。

    好吧,我也搞不懂了。

    我跑去前台和收银员maria(玛利亚)聊天。对了,关于maria,这个当时只有18岁的墨西哥女孩,她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和亲人,因为她虽然智商一般(是真的挺笨的),可是情商超高,为人处事都深得我心,我们很自然地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虽然我大她整整9岁,可我还不知道如何收银,她都会耐心地教我,我也因此得以进步,很快就胜任前台的工作。

    maria听我在和客人简单交流,夸我说,“amy,你都听得懂啊,只是你可能还不太敢放开去说而已。”

    我和她诉苦,“对呀,我在中国几乎没说过英语,我们都是在课堂上死记硬背,大学也有四六级考试,只是听力和书面作文,根本别提什么口语了。”

    她也分享了自己痛苦的学英语历程,“我也是10岁才从墨西哥来的美国,我们都讲西班牙语,来这里全部是英语,我也适应不了,上学的时候根本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学得很辛苦呢。”

    虽然她的英语不是最流利最标准的,可是也比我这个27岁才来美国的人好一百倍呀。

    我帮客人打包好了他的餐,作为前台收银,需要放开声音叫一下号码,这样客人听到会自己前来拿餐。号码是132号,我叫一声!

    客人拿走了餐之后,我和maria请教,“关于数字你们都是这样叫的吗?不觉得很冗长吗?”

    maria笑了,“那你可以不这样叫,你就直接ohirty two也行。”

    哦,我又学到了一招。

    所以说啊,对这里的大事小事都是这样一步步慢慢学习过来的,我感觉自己今天终于找到一点当收银的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