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 第1067章 下个月肯定好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第1067章 下个月肯定好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类别:玄幻小说
    又多了一位冒傻气!我家最好的宝贝都差点被你偷走,还问?关天佑边做着扩胸运动边向齐景年靠近。

    “安安想挖池塘。”

    “是嘛。”齐景年抬头瞥了他一眼,果断低头。关关还怕挖了池塘有朝一日误伤你,你信不信?

    奇怪,咋还不赶紧找哥哥商量选地挖坑?关天佑伸长脖子瞅了瞅他看的书,见骗不倒他,耸了耸双肩。

    “书比我妹妹好看?”

    “关关好看。”齐景年好笑地放下手上的书。弟弟,你低估了哥哥的脸皮厚度。“你比关关更好看。”

    矮油~怪不好意思的。关天佑撇开视线,走到他身边入座,岔开了话题,“明海他们几个能成不?”

    “就收些土特产不是问题。有马大爷把关,更不是问题。”齐景年停了一下,“记住,你的重心不是如何赚钱。”

    “我明白的。”

    齐景年也相信天佑心有成算,不然打死他,他都不会同意天佑这么早就联系马明海商量年货问题。

    要说他关世叔一家四口可真有趣儿,女肖父,子肖母的,全反了。他的关关就跟他关世叔一样视钱财如粪土。

    天佑呢?

    偏偏这性子就跟他婶儿一样,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幸好这小子也与他婶儿一个样儿,该大方绝不吝啬。

    “哥,今年暑假真不用咱俩去锻炼?”

    “听梅爷爷的安排不会有错。”不说涉及到关关所担心的问题,就如梅老所点的该扩大圈子也到了恰当时机。

    他关世叔的身世已经决定了他和天佑将来该走的路,再与前两年一样下部队锻炼,意义已经不大。

    “知道关关住后院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清静?”

    齐景年摇了摇头。

    不是?

    关天佑还真没细想过这个问题,反正他就一个妹妹,自小就懂事,她想要什么自然都要尽量满足她。

    齐景年也不卖关子,身子往他斜靠了一些过去,附在他耳边悄声道,“等师傅完工,关关一定会布置梅花桩。”

    “哦。”

    “不是赵家那种。”齐景年都不用问关平安就猜出她的用意。论隐蔽,再也没有比后院更好的地方。

    而没有经过多大改动的外院,她肯定是用来招待来访的客人;前院就招待她家知根知底的客人。

    至于后院?

    要是他没猜错的话,关关之所以就连正房两侧的耳房都进行大改动,肯定是绝了让人随意进入后院的可能。

    意味着从一开始,除了她如同的几人,后院那一片儿,她是当成了私人地盘。这才符合她的作风。

    过了三月底,进入四月,被关平安称为关宅的,就差没在大门口挂上牌子的四合院终于完工了。

    怎么可能!

    “还没好?不能啊,老师傅他们不是已经好几天没出现?闺女,你神神秘秘的,到底是想干啥啊?”

    “大惊喜。”

    “少吓唬你娘我就好。”

    自从两位老师傅最后半个月各自带上儿子兼弟子的帮手开始加快速度完工之后,关宅被关平安给封了。

    不怪叶秀荷诧异。

    连她这个娘和近来周末又时常能回家的关有寿都被限制在内,唯二能进入的只有关天佑和齐景年。

    可就是这俩人,还是因为关平安需要他们哥俩搭把手,搭起自制土暖气和暖气片儿,架起围墙电网。

    搞完?

    过河拆桥,没谁比她更翻脸不认人的。也就是说,自从老师傅们完工离开,如今里面究竟如何,就她一人得知。

    “不会,下个月肯定好。”

    瞅这日子拖的,整整两个月……叶秀荷无语摇头,“你到底还要整啥?我看大门口连油漆都没刷上。”

    当然。

    刷了干啥?

    以示我家与众不同,要不要再去找回大门口丢失的两尊石狮子?关平安知道有一些事情跟她娘说不清楚。

    就比如她娘问她一直在忙啥,整天不是埋汰着整个脏兮兮的,就是一直不见她的人影子似的。

    难道她不想出钱不出力?自家院子里面有很多地方,她可就不要趁着老师傅们在明面上忙着,好搞些私活?

    可该解释的,她都说了好几遍。剩下的,唯有等她娘亲眼所见,到时她娘就明白她这个闺女究竟在干啥。

    古人都能想到有个藏身之所。如今机会难得,她不得赶紧趁机打通她梅爷爷书房底下那条通道?

    一直收藏在小葫芦内的两包水泥,肯定是不够的。为此,她可不就得亲自跑了一趟京郊,跑了一趟邻市。

    事后她还被她老子训了一通。可要不先斩后奏以去找她爹爹为由,她是绝无可能有在外逗留一晚的机会。

    “长本事了。”

    一般般啦。小葫芦在手,挖坑都不怕被人发觉。不是你闺女我本事大,而是能依仗的够强大。

    她是一定要为她爹,为她娘,为她小兄长,甚至是将来的侄子,打造一个最好的家,一个真正的家。

    假如有那么一天,她不存在了,起码还有底牌护着她的家人,能让她爹不用累死累活地独自一人承受压力。

    唉……

    到一个周末。

    关有寿傍晚回来了。

    大门依旧锁着不说,连一侧的月亮门居然都锁上。

    “让我看看。”

    “爹爹,再等等啦。”

    “下个月上旬之前肯定好。你想啊,我要是就答应了你,我娘该多伤心,我梅爷爷该多伤心,我义爷爷……”

    关有寿静静地等闺女点完人数,绝不承认自己也有那么一丢丢想收到闺女所说的会给大家一个大惊喜。

    要论眼界和办事能力,他还是非常信得过他闺女,如何整,她也不可能整出大岔子,也不可能瞎来。

    关有寿再想起齐景年之前所说的他闺女初入异地定居,没了小山谷做依仗,这心里就有些恐慌。

    其实,他也赞同让闺女忙一忙也好。忙了就没空瞎想,忙了就能让她动动小动作,就能让她整出‘小山谷’。

    慧极必伤是为何?

    就是考虑的方方面面太多。

    但他不能不防他闺女有时一根筋,干起事情来就废寝忘食,容易伤到身子骨。“农历初十?”

    “对,我打听了闰四月十二正午之前的几个时辰都是良辰吉日。刚刚好那天是六月二号,星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