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 第1066章 杂事多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第1066章 杂事多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类别:玄幻小说
    很快的,一周还没过完……看势头,叶秀荷慌了。“闺女,你答应娘的啊,可不准动用你俩爷爷的钱。”

    正邀请老师傅趁下班时间抽空过来铺管道的关平安听得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离开稳住她娘。

    “对啊。爷爷他们的钱,除了家用,我压根没动过。”关平安担忧地望了眼远处给老师傅搭把手的齐景年和关天佑俩人。

    “还差多少?娘拿给你。”

    “我有钱,不够了找你哈。”关平安想想,还是不放心他们干的活,“娘,等我这边搞好再和唠。”

    忙~

    实在太忙了~

    偏偏形势所逼,想用钱砸都不行。

    就如这位老师傅和还有一位木匠师傅,他们还是她义爷爷亲自上门邀请,不然动静太多就影响不好。

    又……又是一周过去。

    叶秀荷见两位老师傅都连着干了快个把月,是越想越不对。老人家又不在她家用餐,只管付工钱就行。

    “老实跟娘说,你到底还有多少钱?”

    关平安摸了摸后颈,“比娘你手上的钱多了十几倍。”

    叶秀荷怪嗔地点了点闺女脑门,“尽胡说。你爹说学校有活动没回来,其实他是去赚钱对吧?”

    “……对!”

    “去干啥知道不?”

    知道啊,大学生也要上农场吧农活的。不是春播了吗?她爹这是纯属义务劳动,没钱给的,就混口饭吃。

    她可怜的爹刚刚洗干净裤脚的泥巴没两天,又掉进去了。“爹爹不是说了嘛,他下周就回家。”

    “上周也是这么说的。”

    要是换成平时,关平安肯定会提出陪她娘去找爹。可这会儿真没空,她还想尽快捯饬好隔壁院。

    最起码要赶在暑假之前完工。等到了假期,她爹和她哥父子俩人再与人应酬也好有个来往的正常场地。

    比如一般朋友要拜访,完全就可以直接在外院接待对方,也不用闹得好像不欢迎人家来串门似的。

    再比如值得深交的好友上门,就完全可以过了黑子它们这一关进垂花门上正房客厅和书房多唠几句。

    至于她梅爷爷这儿?倒不是她梅爷爷不欢迎她爹朋友上门坐客,不然也不会为他爹在东厢房专门布置会客厅。

    而是她梅爷爷的职位太尴尬。进来一位肯定先例行检查的,就是她梅爷爷说不用,她也不会答应。

    危险无处不在。

    与叶秀荷聊了会儿,关平安见稳住她娘,立马去找梅老。原本按照她的心思是标了三处地方打通两处院子。

    可人家老师傅说了,听他的话就不要瞎来,该如何就如何。听着意思就是隐晦提醒她别乱拆,会坏了风水。

    “爷爷,古爷爷的意思不赞成我拆墙。可我不想还要过前院,那跟出外院从大门口转过来有啥区别?”

    梅老指了指她手上的图纸,“好好说。”

    说啥啊?

    您老明儿个一出门又是大半夜回来!必平安果断拉起他,“走啦,纸上谈兵没用的,咱们祖孙俩自个上!”

    梅老顺着她的力道站了起来,没好气地拍了下她额头,“就按我说的,直接开了封上的门不就行了?”

    “肯定不行啊,啥叫打通?打通懂不?边上一号院的产权在谁手上?卖不?我想把人家的给买过来。”

    “然后谁都保不住你。”

    “啧~”关平安拉着梅老的手边摇着,脑袋也跟着摇,“我就是和你发发牢骚,换个人肯定不会说啦。”

    梅老不置可否地斜了她一眼,“小心台阶!”骗谁呢?可不就恨不得赶走人家,好让自个当地主婆。

    人小,心倒不小。

    你一个人住的过来吗?

    “爷爷,你是不是在心里头偷偷嘀咕我?”

    “没!”

    “哼~”

    “揍你啊。”

    “知道你舍不得。”

    梅老嗤笑一声,“皮痒了?”

    “嘿,嘿……”此时出了正房,关平安直接拉着梅老从游廊穿过,来到厢房与耳房的空地上。

    “你瞅,只能开这道门。”

    梅老看了看,“不是挺好的。”

    “好啥~”关平安哀怨地看着他,“我不是住前院,是后院。是后院,明白了不?喊你,你都听不到。”

    “不会。”

    “……”

    “要不你就别搬回去?”

    “……”

    “拆吧,你想咋整就咋整。”

    关平安顿时耷拉下双脚,有气无力地往前踢了踢脚,“你也赞同古爷爷的看法啊?真不能把这墙给全拆了啊?”

    其实很多人家为了进出方便,都会在院墙上另外开道门,有的二进或三进的院子被分给几户人家。

    他们往往就将中间的月亮门一堵,后墙上再开个院门,可不就此变成了两个单独的院落嘛?

    前院出前门是走一条胡同,后院出后门走又是另一条胡同。就如她梅爷爷现在的这套院子原本就是她家右侧一个跨院。

    月亮门开了还有一道月亮门,还不如干脆直接全部推倒。如此一来,就是摸黑来回都不用担心迈门槛摔倒。

    “……”梅老无语地斜了眼关平安。然后连两边院子的耳房连墙都给拆了?随便来个人都能进去?

    像什么话!

    见状,梅老更是熄了想告之他计划将来买断如今入住的院子过继给她的心思。真是个傻丫头!

    一门心思的恨不得什么都帮天佑筹谋好,可知在你祖父心里,你兄妹俩人只有你哥才是他关家长房的继承人?

    天佑用得了你操心?转念之间,梅老瞄了眼垂头丧气地关平安,沉吟片刻,“门就都不锁行吧?”

    关平安猛地抬起头,“这可是你说的啊。”

    “……缺心眼!”梅老笑骂着瞪了她一眼,“就这么定了。前面就是厕所方位,往哪开都不合适,那边可是厨房。”

    “好,我听爷爷的。”

    “……”

    “爷爷,你咋不说话了呢?”

    “被你打败了。”梅老无语地斜了眼她,拉着她转身就走,“还要多久折腾才好?药有喝没有?”

    “喝了,每天都有喝。”

    听到动静出来的关天佑闻言立马退回脚步,转身回了西厢房。傻妹妹,都没听出爷爷在调侃你。

    啥叫药有喝没有?你就没听出这话怪怪的?一想起自己妹妹时不时冒傻气,关天佑见到翻书的齐景年,笑了笑。

    “捡到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