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026章:不安

息桐 第026章:不安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景笙虽然不安,却依旧拿了很多东西让杜柴带给景瑟。

    景笙本想留杜柴在京城歇息一晚,奈何杜柴直接婉拒景笙的好意,拿着景笙给的东西便又一次上马。

    景笙虽然不喜欢杜柴,却也知晓杜柴的性子。

    杜柴对景瑟不敬是事实,却也不会胡乱生事,更是对小姚氏忠心。

    而且,今儿景瑟让杜柴来送信,其实也在含蓄的告诉他,杜柴可以委以重任。

    杜柴的行程极快,他借着月色匆匆赶路,晨曦微露时便已经站在了景瑟的院外。

    景瑟起身后,便瞧见了风尘仆仆的杜柴。

    “四小姐,您醒了?”杜柴等景瑟洗漱完毕,才拿着包袱进屋,“这是五少爷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

    景瑟打开后瞧了一眼包袱里的物件,却皱了皱眉。

    “只有这些?”景瑟问,“没有信函?”

    杜柴摇头。

    眼前的包袱里装的不过是些话本子和少许的胭脂,还有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并没有看见信函。

    向来宠溺她的哥哥,居然没有写点东西给她?

    这还是那个对着她就喜欢念叨的哥哥景笙吗?

    “你去国子监的时候,可有看到什么人?”景瑟觉得怪异,又问了一句,“或者是奇怪的东西?”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哥哥连信函都不愿意回复。

    杜柴摇头,“我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故而没有瞧见什么人。”

    这是景瑟交给杜柴办的第一件事情,所以杜柴自然想尽心尽力的办好。他匆匆地赶回来,是想把景笙送给景瑟的东西,早些拿回庄子上。

    白氏去世的早,而景笙把所有的亲情都给了景瑟,以至于所有人都知道景家四小姐就是景笙的软肋。

    “不过……”杜柴犹豫了一会,才解释,“我倒是瞧见了一辆鸦青色的马车。只是我离马车太远,没瞧清楚灯笼上的字。”

    景瑟抚摸着胭脂的手顿了顿,“鸦青色?”

    “嗯!”杜柴十分肯定,“是鸦青色。”

    国子监那样庄重的地方,等闲人是不能靠近的。杜柴虽是景家的人,却也候在院外等景笙出来。

    景笙来的时候极快,可是再返回时却让杜柴等了好一会。

    杜柴皱着眉头以为景笙出了什么事,有些心神不宁。

    他不安的看了看周围,正好借着月光瞧见了藏在巷子里的马车。

    杜柴对鸦青色十分敏锐,因为从前的五太太十分喜欢这个朴素的颜色,为此周氏给他准备的衣衫,也大多是这个颜色。

    白氏在世的时候,每次瞧见他都会笑的温和。

    然而,景瑟在等到了杜柴的答案时,却觉得指尖像是被细小的绣花针扎了似的疼痛。

    在景瑟的记忆里,哥哥景笙不喜大姚氏也不喜小姚氏,景笙总说大姚氏贪婪,而小姚氏过于软弱。景瑟偶尔会为小姚氏辩驳几句,但是景笙闻言只是笑笑。

    景笙十四这年,第一次说:善良本没有错,可是过分的善良会伤害到真的爱护自己的人,便是天大的错。

    景瑟只能沉默,不再惹景笙烦恼。

    其实景瑟一直都知道景笙刻苦念书,只为求个功名,来日能护着她。

    连景笙身边的陈云卿都说,“在外人眼里的四妹妹不过是个毫不出色的小丫头,可偏偏清竹却当宝贝一样宠着。”

    前世,她因故不能去白家赴宴而惊动了白睢,之后白睢便带人来接她回京。

    表面上白睢像是个疼爱她的表哥,私下白睢却对景笙说起她落水差点没了性命的事,引诱景笙和大姚氏起了争执。

    景笙虽然聪明,但是那时的他也不过是个十二的孩子,又怎么防得了大了他八岁且再黑云卫所里做事的白睢?

    景笙不再和从前一样继续隐忍,和大姚氏的争吵愈发恶劣。

    之后大姚氏也知道景笙再也不能成为自己的棋子,干脆找了景笙的错,直接把景笙送去西南大营了。

    临行前,景笙叮嘱景瑟,“你再等哥哥几年,哥哥一定会护着你,给你找一门好亲事!”

    让她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只是景瑟怎么也没想到,这便是她和哥哥最后一次见面。

    她没有等到他攒足了军功归来,她等到的是一具残缺不全的尸骨。

    那时的她看着哥哥的腿骨和头颅,恨不得拿自己的身体去换他的全尸。

    她本就是无用的女子,死一百次又有什么关系?

    他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年少,这样一位温润如玉的人,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结果?

    上天不公!苍天眼瞎!

    “我落水的事,你有没有同哥哥说起?”景瑟敛了心神,盯着杜柴的眼神,让杜柴觉得有些人。

    杜柴无意识的哆嗦了下,才缓缓的回答,“四小姐嘱咐的话我都记得,我没有跟五少爷提起你出事的消息。”

    景瑟看着眼前的话本子,琢磨了一会才对杜柴说,“杜管事一直拘着王春,也没有从王春的嘴里查出什么。”

    “我瞧着王春嘴硬,不如放出去吧。”景瑟想起白睢斩杀王春的事,“若王春要入京,你就带着人在暗中护着,想办法安排他和随云见一面。”

    杜柴怔了怔,“是五少爷身边的随云吗?”

    “嗯!”景瑟点了点头。

    从杜柴说起马车的时候,她便能肯定白睢出现在了国子监。

    白睢是个会把握时机的人,擅长见缝插针,他必定会找机会和景笙说点什么。

    毕竟景笙对白睢没有防备意识,会逐渐落入白睢的言语圈套。

    为了防止万一,她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况且,人生在世不可能一切都一帆风顺,她得用事实来让哥哥明白,有些人是不可靠的,有的时候太多的善心会害了他自己。

    毕竟比起言语,活生生的一幕会让景笙更记忆深刻。

    因为随云,表面上是大姚氏的人,而实际上却是梅氏的暗棋。

    白睢要挑拨景笙和大姚氏内斗,那么她就干脆激起大姚氏和梅氏的嫌隙。

    只有这样,景笙才不会和前世一样被大姚氏陷害。

    因为大姚氏想要在景家彻底的站稳脚跟,就得仰仗景家来日最后期望的景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