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025章:为难

息桐 第025章:为难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白睢穿着一身鸦青色的圆领袍,袖口用暗色的丝线绣着鱼纹。

    “我来给太孙送些东西。”白睢癌下身子扶起景笙时,也捡起了景笙忘记拿回来的信函。

    景笙想要开口阻止,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白睢和其他人不一样。

    于景笙而言,白睢包像是他和景瑟的哥哥。

    其实,白睢并不是白家的孩子,白睢的母亲不过是白家众多小姐里最不出众的庶女,因为有耳疾,后来嫁去了方家做继室,生下白睢后便去世了。方家人对白睢并不好,以至于后来景笙的母亲白素梅去方家给方老太太送东西的时候,误入后院瞧见了瘦的只剩骨头的白睢。

    为此,白素梅生了大气,直接把这件事告诉了长公主。

    白睢的母亲曾对白素梅颇有照拂,所以即使后来她去世后,白素梅也会去方家走动。

    后来,方家怕此事闹大,只能暗中把白睢送到了白家,之后长公主亲自给白睢澳了姓氏。

    从此方徽变成了白睢。

    因为白睢澳了姓氏,所以方家人更是不待见他,瞧见他的时候都恨不得远远的淬一口唾沫。

    白睢的存在,于方家人而言是耻辱,之后他们对白素梅也是口出恶言。

    白素梅倒是不计较方家人的恶毒言语,更是代替体弱的长公主亲自抚养白睢长大。

    白素梅嫁到景家后,白睢也经常过来探望。只是白素梅去世后,白睢又被长公主引荐到了黑云卫替定燕帝做事,经常奔走在太子和定燕帝中间,故而和景笙的来往也愈发少了。

    黑云卫那个地方

    景笙只要想起这三个字,就觉得暗无天日,血腥味刺鼻。

    “桐儿被五爷送去庄子上了?”白睢皱眉,“这事,你怎么没和长公主提起?”

    景笙时常会去白府,也会陪长公主说话,却丝毫没有透露出景家的半点事。

    景笙虽敬畏白睢,却依旧抬起手将信函拿了回来,“只是小事,无需惊动长公主!”

    白睢显然不赞成景笙的话,却也感觉到了景笙和自己的疏远。

    “这本是你长宁伯府内宅的事情,我不该多言。”白睢说,“只是桐儿若不能归来,就不能去白家给长公主贺寿。自然,她也不能入宫顺便去瞧瞧宁贵人,更不能得知如今宁贵人已经被关了快一个月的禁闭了。”

    景笙咬了咬唇,眉头紧锁。

    白睢自从在定燕帝身边做事后,就不喜跟外人透露宫中的任何事情,行事更是诡异狠毒。也正是因为白睢如此,定燕帝对白睢包是器重,视若手里的利剑。

    如今白睢却和从前不一样,主动和景笙提起关于宁贵人的事情。

    “姑母,犯了什么错?”景笙问出了这句话后,又觉得自己问的太冒昧,接着说,“抱歉。”

    白睢叹了一口气,“我虽是替陛下做事,可整日不是被困在黑云卫所,就是在外地奔走。至于宁贵人为何会惹陛下生气,我还当真不知晓。这事瞒的太好,若不是太子无意说漏了嘴,我也不能得知此事。”

    说完白睢的目光又落在景笙的身上,“我记得东院老夫人一直都住在庄子上,甚少回京。如今长宁伯府的东院,其实是西院老夫人在居住。若这次东院老夫人和桐儿一起回来,五爷碍于东院老夫人在,断然也不会再说桐儿什么。只是清竹,你们真的要让东院老夫人去西院住?又或者去偏院?”

    “宁贵人身子向来不好,如今又这样被拘着。若四妹妹再不入宫探望她,宁贵人在听闻这个消息后,又会怎么想呢?”

    白睢说完,又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来才道,“你还小,往后有什么事情应付不了,就来象文巷子找我。我如今在陛下身边行事,不便继续在白家住下去,已经搬了出来。”

    景笙还未来得及拒绝,就瞧见白睢提着灯笼已经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那是太孙住的小院。

    景笙站在原地良久,直到陈云卿找来。

    “清竹!”陈云卿问,“你怎么了?”

    景笙摇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景家已经送了两个姑娘入宫了。

    宁贵人景温宁是小姚氏和景铁铭唯一的女儿,在多年前被送入宫中陪在定燕帝身侧,封了宁贵人。

    贤妃景温贤是大姚氏和景铁铭的女儿,是大姚氏私下找了关系送进宫中。昔日,景铁铭为此还生了大气。

    景家最优秀的两个女儿都在宫里,可惜却依旧没有获得定燕帝的垂爱。

    定燕帝喜欢的,是当今的梅妃。

    景笙总觉得,其实西院老夫人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慈祥。如今他在听了白睢那些话后,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西院老夫人大姚氏看着对谁都温和,可是行事却很霸道,什么事情都想压小姚氏一头。

    因此,景温宁入宫后,大姚氏会把景温贤送入宫中。

    小姚氏不在景府内,大姚氏就干脆随便找了个东院离佛堂近的借口,直接搬进了东院。

    可这长宁伯府里,唯有小姚氏信佛。

    景笙抬起手来揉了揉眉心,觉得头疼欲裂。

    小姚氏和景瑟一起归来,的确是天大的好事。

    他方才也被喜悦冲昏了头,忘记了小姚氏的难处。

    无论小姚氏回来是住在西院还是侧院,都是在折辱小姚氏。毕竟,小姚氏才是长宁伯府的主母,为什么要对一个妾室退让?若是小姚氏如今的地位不安稳,来日景瑟过的会更可怜。

    这是景笙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等过几日我要回去一趟。”景笙想了想,又对陈云卿说,“你告诉先生,说我身子不适,需要休养几日。”

    陈云卿瞪圆了眼,“清竹,你居然要说谎?”

    “是不是四妹妹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慌成这样?”陈云卿急的连要去找点吃食都忘了,“你看我就问你几句,你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

    陈云卿直接抓住景笙的胳膊,“四妹妹向来不喜欢你这愁眉苦脸的模样,你私下却整日这样恹恹的。”

    景笙怔了一怔,抬起眼看着手里的信函。

    景瑟在信函里事事都说好,连一向多事的杜柴也只是和他提起的是零碎的琐事。

    唯有白睢看的明白,直接点明了一切。

    景笙缓缓的吐了一口浊气……

    景瑟事事都要维护他,不愿意让他分心。可她却忘了,他是她的嫡亲哥哥,怎么能事事都瞒着自己?

    他是景家的男儿,应该担负起保护景家女眷的责任。

    “我没事。”景笙想了想,“桐儿很好,只是家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