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食为贵最新章节 - 第621章 见面

食为贵 第621章 见面

作者:寒无衣书名:食为贵类别:玄幻小说
    早晨,天才刚刚亮。

    凌晨的时候又下了一场小雨,地面湿湿的,树叶落了一地。

    所幸,院子里的山茶花被搬在了廊下,并不曾被风吹雨打,不然就算不成残枝败叶,也要伤了花瓣,凋零不少。

    茌好披了一件斗篷站在廊下,丫鬟被她禀退了,只有她一人站着。

    顶上的灯笼还散发着红中带黄的光芒,并不是十分明亮。

    昏暗之中,走来一人。

    外面罩着一个有帽子的玄色暗纹斗篷,整个人都在斗篷的阴影之中。

    他靠近茌好,才从斗篷之中伸出手将帽子放下。

    “好儿,你找我?”

    来人正是梁君微。

    他来得急,是骑马来的,头发还有些被风吹凌乱了的痕迹,

    白皙的脸上被风吹得有些红了,在茌好看来竟有些呆萌。

    “你竟然脸红了。”茌好扑哧地笑了,“别人脸红是害羞,你脸红竟然是被冻红的?哈哈哈哈……”

    梁君微无奈,“是谁突然让我这个时候来的?还说辰时之前没到就不要来找你了。”

    今日休沐,不用点卯,他便晚了一些再起来。

    茌好传消息的时候,已经卯时七刻了。

    他正在练武,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骑马过来了。

    所以脸红不是因为冻的,而是因为跑得太快,出了汗,热的。

    茌好说:“谁让你不和我说事情的真相,还企图骗我的?”

    她昨天让人去问他,华阳郡主差点流产的事情是不是她有关,他竟然说让她不要多想,和她没关。

    暗卫应该是从梁君微那儿知道珍惜,只不过禁止和她说。

    可惜,暗卫虽然说话面无表情,心里却不可能毫无波动,又不是一个木头人。

    所以,暗卫一开口,她就知道是说谎。

    哼!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梁君微很淡然,还无奈地伸手扯了扯她的脸,“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因为你一句话辛辛苦苦跑了过来,你还来冤枉我。”

    茌好道:“你没骗我?那好,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娘华阳郡主差点流产的事情和我没关。”

    梁君微镇定自若,盯着她的双眼,与她对视,“我娘华阳郡主差点流产的事情和你没关系。”

    他的双眼不躲不闪,脸上没有一丝虚伪,心里也没有异色。

    看起来根本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茌好皱眉,可是不对啊,我的确能够感觉到这件事情和我有关,可是为什么他说了这句话,我却能够感觉到他不是在说谎呢?

    难不成,梁大哥觉得这件事和我没关系,而其余的人觉得这件事和我有关?

    瞬间,她就觉得脑壳大了。

    脑壳疼!

    她双手按着脑袋低头想了一会儿,忽的灵光一现,然后猛地抬头,恶狠狠地盯着梁君微,“是不是我做的菜出了问题?!”

    她对了一下时间,发现华阳郡主出事的时候,能与她扯上关系的,应该就是她做的那一份黄焖鸡米饭了。

    梁君微没想到她竟然一下就猜出来了,下意识地怔了一下。

    虽然不过一息的时间,可是茌好一直盯着他,所以一下就发现了。

    “果然有关!”茌好恶狠狠地扯着他的衣袖,“说!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糟蹋我做的东西了?!”

    该不会有人在她做的饭菜之中下了堕胎药吧?!她心中冒出这个惊悚的想法。

    可是马上就被她否定了。

    若是堕胎药,那华阳郡主的情绪就不会那么淡定了,估计都要恨死我了!

    毕竟,吃了堕胎药,就算是分量小,也很可能会影响到胎儿,对于一个爱孩子的母亲来说,绝对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虽然并不是她下的,但是毕竟承载体是她做的,华阳郡主绝对会迁怒于她。

    既然没有迁怒于她,那就不是堕胎药!

    梁君微叹气,摸了摸她的发髻,“这事情跟你没关,又不是你下的药,你就不要多问了。”

    他皱了皱眉。

    想到昨日,她上门去看望娘,他心里就忍不住叹气。

    肯定是娘或者妹妹有不好的情绪被好儿发现了。

    即使他找出了幕后黑手,明确地洗刷了好儿的嫌疑。可是娘和幼仪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也不是他能够左右的。

    茌好说:“你找出是谁下的毒了?”

    “嗯。不过不算是毒药,是泻药。”梁君微说。

    “泻药?是针对郡主殿下还是你的?”茌好惊讶。

    她忽然想起自己做的饭菜是只有梁君微的份的,华阳郡主怎么会吃到?

    “不是针对我或者娘的。我们只是被殃及池鱼。”梁君微见她偏要刨根究底,只好把事情的经过跟她说了一遍。

    茌好听了,不由咋舌,“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你不是城里人吗?”梁君微听她说这样的怪话,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

    茌好拍开他的手,揉了揉脸,“你从哪儿学来的习惯,怎么最近几次见面总是要捏我的脸,脸都被你捏大了。”

    “你的脸太小了,捏大些更好看。”梁君微笑着说。

    “呵呵。”茌好鄙视地斜眼看他,“那我也捏你的脸好不好?!”

    梁君微轻轻一笑说:“好呀,只要你喜欢。”

    茌好心口被射了一箭,捂着脸说:“你不准对别人说着话!”

    “我只对你一个人说。”梁君微眼里的笑意更深,声音低沉优雅,如同大提琴的音质一般。

    茌好真心觉得这人果然是跟谁学坏了。

    明明普通一句话,为什么总有种在说情话的感觉呢?

    不喜欢我对你一个人说情话吗?

    茌好猛地感觉到了梁君微内心的想法,抬头便撞进了梁君微笑意融融的双眼。

    她顿时脸一红,忙低下了头。

    也因此,她没注意到梁君微绯红的耳根。

    夭寿哦,我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又和他链接上了!突然好想咬手绢啊!

    茌好心中捂脸。

    梁君微眼里闪过疑惑之色,劝说道:“咬手绢不是一个好习惯,你若是想咬东西,不如做些吃的吧。”

    茌好瞪他了一眼,切断了两人的感性,默默地转过头,不想看他。

    梁君微见她像个生气的猫崽子一样,失笑道:“怎么?害羞了?”

    茌好冷笑,“我害羞?不可能!害羞是不可能害羞的!”

    “害羞有什么?你是女孩子,害羞很正常。”梁君微语气淡定,眼睛却关注着茌好,想看看她的反应,总觉得会很有趣——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