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论甩锅的本事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论甩锅的本事

作者:扬秋书名:穿越之教主难为类别:玄幻小说
    孟达生对表舅这里发生的事情,是全然不知的。

    把信送出去之后,他就开始忙起来了!

    黎韶熙和黎令熙兄弟两个评估许久后,终于决定在湘城附近兴建新的一间客栈。

    黎韶熙早就在计划这件事,黎令熙对兴建客栈也颇有兴趣,毕竟在赵国才做过嘛!只是那次牵头的人多是权贵,还有赵国皇帝参与呢!

    虽然黎浅浅的态度很强硬,不让这些权贵把持住,但那些政客们的手段多得很,看似没让他们插手,那是明面上的,私底下呢?只有玩手段比他们更厉害的人,把这些人笼络得团团转。

    幕后的大老板就是赵国皇帝啊!黎浅浅打着他的旗号,把事情交给亲近黎漱的威远侯,威远侯也算争气,本已是游走在三流权贵间的他,因着此事一跃成为皇帝心腹。

    毕竟威远侯能帮自己赚钱,又对自己忠心耿耿,皇帝怎能不重用他呢?

    因为这么一件事,让赵国上层权贵悄无声息的大洗牌,也是叫人意想不到的。

    黎令熙对这些倒不怎么在意,他感兴趣的是,从画纸上的彩图,一点一滴化成实物的过程。

    至于权贵间的角力及手段,他以前看得太多了!

    别以为世间只有朝堂上的名利场,都说人间处处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就处处有纷争,有人争名夺利,有人被动反击,不管如何最终都是会陷入名利场中,只是有人脑子清醒,终能全身而退,有人脑子虽清醒,但手段糊到底被踩得无法翻身。

    总而言之,看多了,只觉得很烦。

    还不如玩点实在的。

    威远侯久不在名利场中央,他一开始也是糊穿地心的角色,若不是他妹他们从旁协助,怕他还没撑到让皇帝看到他的好就已经离场。

    身为协助者之一,黎令熙难得一回近距离观察了这个顶级名利场,其实说它和别的名利场一样,还是不对的,因为这个名利场上,获得胜利得到的报酬是别的名利场无法比拟的。

    但是一旦失败,付出的代价往往比别的名利场包加惨烈,不止是失去自己的生命,有时甚至还连同自己的家族也一并得付出代价,毕竟当他得势时,是他背后的整个家族,甚至是好几个家族一同得利,那么失势时,连同这几个家族也一并付出代价,再正常不过。

    还不如埋首工地中,看着那一砖一瓦如何兴建起来。

    黎韶熙在前世时,就主持过无数项目,盖客栈不过是小事一桩,特色饭店他盖得还少了吗?他眼光精准,把多项娱乐合并在一起,每家客栈都各有特色,让各有爱好的客人能有多种选择。

    自然钱财滚滚而来!

    凤家庄本就钱来得快,但他们前期投资可不小,尤其他们投资的项目是人,属于最容易生变的一种,因此看到黎韶熙才来湘城不久,就已筹资无数,不免有些眼红。

    这天大家齐聚一堂吃晚饭时,凤庄主难得说话带酸,黎漱不知其性子,并不以为意,但深知他性情的凤老庄主和凤二公子他们则被惊呆了,什么时候这家伙也会说酸话了?

    黎韶熙先是看了瞠目结舌的凤老庄主等人,然后才道,“不是我本事好,嘴皮子利索,而是凤大哥心有所属,心有牵挂做起事来,难免有些影响,我则不然,做起事来不免冲得急些,就怕没做出点事来,没人敢把闺女儿嫁我呗!”

    嗯,这话听起来似乎是说,他心有所属了?对方家里对他养家能力有疑虑啊?

    这对象是谁啊?

    凤庄主转头看向小弟,凤公子摇摇头,这事没落实之前,他可不敢说。

    凤庄主又看向二弟,凤二公子正在给外甥和侄子们喂饭,压根没看到他的眼神,凤庄主又看向黎令熙,黎令熙双手一摊,摇头道,“我不知道。”

    黎韶熙笑着转移话题,“这事暂且不提,先说公事吧!”

    公事,还有什么公事好说的。

    反正要在他凤家庄地盘上盖客栈,这事他们凤家庄势必要掺和的,会来湘城的,大多数是冲着凤家庄来的,凤家庄里有楼外楼供访客居住,但那也不是免费的,再说了,住进楼外楼,只是让他们探访凤家庄时有地方居住,可不提供休闲娱乐。

    嫌住在这里无聊无趣,想找些乐子,行,进城去呗!

    他们不拦着,但是不保证从城里回来时,楼外楼里还有空房等他们住。

    黎韶熙想要兴建的有间客栈,正好满足大家不想进城,想要有地方住,有地方玩儿,还离凤家庄近一些。

    这间客栈还有个特别之处,那就是会设立一个拍卖场,这个拍卖场竞拍的东西和别处的不一样,它专门拍卖江湖人所需之物,如什么武功秘籍啦!什么名剑、名刀之类的武器,甚或是那些名家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新品。

    前者呢!有真有假,后者呢!往往有需求的人找不到门路买,名家们也苦无出手之地,这间拍卖行正好满足了这些需求。

    另外还有各式各样的丹药。

    蓝海近来闲得没事干就炼丹药,各式各样强身健体的丹药,还有他从黎漱收回来的书籍里得到的药方,他在宫里有皇帝当靠山,什么样的药材都紧着他,各式药方中所用药材都不缺,自然就放开手脚炼起来。

    他炼的丹药都是他精心再调配剂量后才炼化的,功效自不是韦长炫那样胡搞瞎搞炼出来的丹药能比拟的。

    然而药材若保存不当,或存放过久,药效都会消褪,更何况炼化出来的丹药,自然也是有时效性的,那么多药材炼制出来的丹药,若放到坏掉或失去药效岂不可惜?因此黎韶熙临出京前,就跟蓝海商量过这件事,蓝海也很赞同他的做法。

    毕竟花了心血才炼制出来的,看着丹药放到坏掉,他也心疼啊!能换些钱回来,并让这些丹药能在适当的时候,发挥出它们的功效,这才是它们最好的去处。

    于是客栈还没盖好,拍卖行要拍卖的东西就已经有着落了。

    至于打造兵器、暗器的名家,也不愁找不到人,有凤家庄做后盾,加上黎韶熙强大的业务能力,到时候只怕这些名家会追着黎韶熙,要提供上拍卖的宝贝吧!

    凤庄主想了下,问,“罕见的物什也能拍吗?”

    “什么样罕见的物什?”

    “例如名人失传的武功招式,或他们当年的配件、用具等物。”

    黎韶熙闻言愣了一下,抬手挠了挠脸颊,“你们有这些东西?”

    “不在手里,但知道在哪,或在谁手里。”

    黎韶熙顿了下,回道,“成啊!只要有人想买,咱们就能卖出去,就是这价格……也许要你们的人帮忙,把价格炒上去。”

    大家都见识过拍卖行的能耐,对此没有意见,点头同意后,用完饭,黎韶熙就被凤庄主兄弟拉去书房了。

    黎漱看着这几个小家伙,竟然忘了他和凤老庄主,当下也拖着好兄弟跟了上去。

    至于孟达生,他原也想跟过去的,不过侍从送了封信过来,他看了信就走了。

    黎浅浅和蓝棠看着都忍不住摇头,“他就是心软,看不得人低声下气的求助于他。”蓝棠抱着小儿子笑道。

    黎浅浅嗤笑一声,“你说他和魏七能成吗?”

    “成不成的,全在他一念之间,跟咱们没多大关系,反正他成亲的时候,咱们都得送礼,至于去不去,还得看他在哪办喜事呢!要是离得远,别说咱们两了,就是他们也未必有空跑这一趟。”

    这他们指的自然是凤公子兄弟了,凤公子成亲时,孟达生没有缺席,他成亲,凤公子与他的交情,自也不好缺席,但是女眷嘛!那可就不好说了,尤其黎浅浅现在还怀着身孕呢!

    看孟达生今天来时的状态,怕这门亲事有变,能不能成还两说,要是成了,也不知何是迎亲,要是恰巧遇上黎浅浅生产或坐月子,那她自是不能出席,而蓝棠嘛!妯娌生产坐月子,她身为大嫂自不好走开。

    只要不想去,多的是理由不出席,她们两不愁。

    蓝棠带着孩子们回房睡觉,黎浅浅也回房歇息,春江她们侍候她洗漱歇下后,刘二来了,春寿让他去了耳房。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嘿,孟盟主那里事情有变。”

    咦?“他那里又有什么变化?”

    “刚刚魏七请人送信给他,邀他过去一叙。”刘二进了耳房,接过春寿递过来的茶水,天气渐凉,晚上起风了,喝杯热茶正好暖暖身子。

    “知道啊,刚散席,庄主他们去了书房,孟盟主原也要去的,后来接了封信就走了。”

    “是了,就是那封信。”刘二叹道,“也不知这孟盟主这是什么运气,以前拖着公子到处走到处救人,给公子招惹不少烂桃花,现在公子和教主成亲了,不随他四处闲逛了,他这桃花运就变强了。”

    春江看他这劲儿,忍不住开口,“行啦!跋紧说,咋回事?”

    刘二老实了,忙道,“别急,别急,我这就说。”

    原来孟达生接的信,是魏七写的,道是要向他道歉赔不是,是她的丫鬟们信口开河乱说话,全是她管教不严的错,请他看在她的面子上赴约,好让她当面赔不是,请他大人不计小人过云云。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孟达生能不去?

    自然是不能的,结果这一去,就出事了!

    孟达生为避嫌,不肯进魏七房里,毕竟已经是晚上了,所以他们就在客栈的包厢里碰面,孟达生一行人先到的,魏七带着丫鬟们后到,进了包厢分主次落坐后,魏七就执酒要赔罪。

    孟达生自是没有拒绝的理,毕竟人都来了,就喝吧!

    结果,这一喝人就倒了,丫鬟们便七手八脚的弄晕魏七,想要把两人送作堆,然后她们引人过来,魏七名声被毁,孟达生好意思不负责吗?

    只是她们领人过来时,却发现屋里她们家小姐确实还昏着,但男人却不是孟达生,而是湘城里一个有名的纨绔。

    魏七醒来,得知事与愿违,闹着要寻死,眼下还在客栈里闹腾着。

    “那孟盟主呢?”

    “走啦!魏七自己作死,怪谁呢?再说了,那个纨绔家世不比她差,就是自小身体不好,家里人纵着他,人品还不算差,也不是个贪花好色的,她要是嫁给他,安份老实过日子还是行的。”

    刘二摇摇头,“孟盟主心肠还是太软了!还是给她挑了个好女婿。”

    春江嗤笑,“他要真好心,何苦把人推给那纨绔?直接自己娶了不得了!”

    春寿倒是没表示意见,拉着刘二追问,“那魏七会老实嫁过去?”

    不是说这姑娘身体虚弱,爹不疼娘不爱,扔在南楚孤零零独自长大吗?怎么还会用这种方法算计人?

    是的,就算魏七哭着喊着诉说自己的冤枉,可是,没有人相信她,就连准婆家的公婆妯娌和大小泵子们,都没人相信她,统统一致认定就是她算计了他们家儿子。

    至于为什么算计他家儿子?还不是因为他家的傻儿子烂好心呗!日前曾在路上帮了魏七的忙,结果魏七和孟盟主的事没成,她就着急找下家了,深怕自己嫁不出呗!

    其实说来也没错啦!

    魏七家世虽然不错,她祖母娘家在当地也算是世家名门,但是她本人不讨喜啊!家里多的是自家嘴甜的儿孙,对这个外姓娃,待遇自然差一层,而且她自出生就一直没回过家,跟魏家长辈们没多少情份在,没看她亲爹娘都没把她搁在心上了吗?

    要不然也不会年年只派下人来探望,亲爹亲娘和兄姐们压根不曾来看望过她。

    知根柢的,有好的人选,谁也不会选她,身体欠佳不说,嘴巴还不甜,性情古怪还不知进退,这样的姑娘娶进门,既讨不着好,还得小心供着她,免得那天一病遍西,魏家人上门找麻烦。

    之前算她走运,逮着了孟盟主这个傻大鱼,不想她运气到此为止,没能顺利嫁进孟家成为盟主夫人,亲事就黄了!

    也难怪她要逮着人就算计了!

    魏七这门亲事在湘城引起不小的震荡,纨绔醒来之后,根本不肯认账,奈何魏家丫鬟做得太绝,领上门的是湘城几位最是嘴碎的妇人,有她们在,纨绔不想认账压根行不通,不认账?他想娶魏七以外的姑娘为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这几位誓会将亲事搅黄了。

    纨绔差点被她们逼得去寻死,后来他娘说了,娶吧!就当做好事,给魏家姑娘一个归宿,不过一双筷子一个碗,咱们也还养得起。

    至于她的病?想来魏家给的嫁妆,该够她吃药得了!毕竟打出生到现在,也都过了十几年了,要是真虚弱到濒死的地步,那魏家就不会让她出嫁!

    要不然结亲就成结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