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剑气通玄最新章节 - 三百九十八章 一步千里

剑气通玄 三百九十八章 一步千里

作者:六月蝉鸣书名:剑气通玄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方木终究还是死了。

    凌胜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更不会因为方木几句话,便饶过他。就像先前,凌胜极为欣赏齐无忧,但他依然出手,杀了齐无忧。

    眼前这个方木,虽然不值得凌胜欣赏,但是凌胜还是杀了他。

    这个从遇上凌胜之后,便不曾顺过心意的年轻术士,终于让凌胜随了他的意。

    他不仅死在凌胜手上,而且还是死在凌胜最为厉害的剑气之下。

    方木死前,眼露出几分笑意,因为他死于庚金剑气,剑仙手段之下,这些年来,在凌胜身上,终究还是有一点是顺了心意的。

    凌胜微微摇头,将方木尸首扫开数十丈外,方自盘膝闭目打坐。

    “当初在东海之时,我常感不适,以当时的修为本不该有那般症状,但是黑猴总说无碍。后来月仙岛上与白浪争斗之时,才知是被人下了咒术,所幸被猴打破,并夺得施法之人的一身法力,让我当时对付白浪之时,添上了一股助力。”

    谁要咒杀凌胜?

    当时黑猴也颇疑惑,后来打听到蜀云山掌教身亡,便已断定,八成是那位蜀云山掌教以秘术咒杀凌胜,而被黑猴施展手段,以至于反噬,让那位堂堂掌教陨落当场。

    原本猴还曾想过去蜀云山讨个公道,只是因为本领还未恢复,而蜀云山也算一座灵山,内有地仙,甚至真仙,黑猴便打消了念头。

    据说当时蜀云山上一任掌教本是地仙,后来意图破入真仙,才传于当代掌教。这位当代掌教才仅显玄修为,在位也才两年,就因咒杀凌胜得来杀身之祸,堪称蜀云山有史以来最为短命的一位掌教。

    “蜀云山?术士?”

    凌胜心已然明朗,“如方木所讲,因我成了他的心结,阻了修行,才引得蜀云山掌教出手意欲将我咒杀。毕竟我当时还声名不显,修为仅是云罡,那位蜀云山掌教想来有足够把握将我咒杀,但到头来,他那一身法力反而成了我的助力。”

    “此事的缘由,想来便是方木了。”

    凌胜缓缓闭眼,开始运转仙力,熟悉体内变化,更要适应初成的这一具仙体。

    白金剑丹已经化作剑莲。

    魔心尚在。

    至于妖仙本源,已经在成仙得道之时,消耗殆尽。但以他如今的体魄,比之于蛟虬之力巅峰还要更高一些,断肢重生也不在话下。

    法力劫火虽被压制在体内,但毕竟还在。而魔障心劫,本就是无生有,被压制下去之后,便消隐无踪了。

    “玉虚仙衣,居然能够压制劫火?”

    凌胜也觉不可思议。

    这件玉虚仙衣,除了不会损坏之外,从来没有其他异处,就如一件寻常衣衫。这一回,凌胜才知这件衣衫竟还有这等妙用。

    玉虚仙衣,也许是当世间唯一的一件天仙法衣。只怕也极少人知晓天仙级数的法宝,竟是怀有压制劫火,使得体内平歇躁动的功效罢。

    凌胜穿上了这一件法衣,劫火便等若于无。再过得一段时候,劫火便自行消散殆尽。至于魔障心劫……

    “好个言分道人。”凌胜眼寒光微闪,那引劫珠及魔障珠还在他体内,但是却已经消去了。

    被引动起来的魔障心劫压制下去之后,魔障珠便消解无形,引劫珠自也无用。

    至于压制魔障心劫的,便是那赤金佛珠。

    昔日在东海之时,他斩杀白浪妖龙王之后,杀了前来送死的灭魔门主刘正方,并夺得一根断骨。那断骨本是被刘正方视作法宝兵器施展的,落在以剑气攻伐的凌胜手上,便没了用处。

    那断骨在刘正方手里虽然是用作兵器法宝,可是本身却并不曾经过炼制。后来被凌胜劈开,内骨髓尚在,伴随血珠众多,更引得佛魔血珠显现出来,令佛魔血珠当纠缠无数年的佛血与魔血分化开来。

    佛血与那些血珠合并在一起,就化作了赤金佛珠。

    这赤金佛珠显然是佛家宝物,佛教人修持本性,此佛珠怀有镇压邪念,保持本性的效用,倒也还在意料之。只是凌胜得道成仙的劫数非同寻常,又是被引劫珠及魔障珠引动出来的,更是非凡。能够压下这等级数的魔障心劫,可见赤金佛珠也非是寻常级数。

    “这赤金佛珠是个什么来历?想来是相当于道家的仙家级数,必然超出了地仙法宝。”

    凌胜暗自揣测。

    赤金佛珠,乃是从那断骨之得来的。

    那断骨又是谁的?是那位已经坐化的大庆禅师死后遗留?那一截骨骼显然年月不短,为何内骨髓还未干枯?为何断骨之,会有无数血珠?

    那些血珠,又为何会与佛祖的血液相融合,化作了一颗赤金佛珠?

    凌胜虽然早得了赤金佛珠,但却并未如何在意。在他眼里,修行剑气通玄篇才是第一要事,而剑气乃是他手最为凌厉的手段,无须兼修其余法门,因此对于自己得手的宝物,极少上心,多数是交与黑猴手上。

    但是这一回赤金佛珠显露了不凡之效,便值得凌胜一探究竟了。

    可无论是玉虚法衣,还是赤金佛珠,都不是寻常之物,此时也并非真正要一探究竟的时候。

    凌胜勉强把体内一切理顺,适应仙体,熟悉庚金剑气,又自觉劫数对于自己暂时没有影响,便起身来了。

    “云玄门!”

    凌胜一眼望去,穿透七千里。

    黑猴与青蛙,还有青鸾,木舍,俱都被困在云玄门。林韵和水玉白狮也都在木舍之内。

    此时他一身法力尽数稳定,庚金剑气充盈,任何地仙都可不惧。纵然是真仙道祖出手,尽避不敌,但是逃命的本领想来还是足够的。

    当凌胜以步步生莲之法,正要一步迈出之时,就听身后一声大喝,道:“凌胜小,你别冲动!”

    凌胜一怔,转头看去,正是黑猴。

    那猴咧嘴发笑,哈哈道:“那真仙小辈大约是闭关久了,竟然不知猴爷乃是山神,能够穿山遁地,他把我压在山下,封禁了大地,却不知我乃山神,纵然他锁了大地,我依然能够遁地而走。”

    “当年你座下那头野牛妖仙,就是被你吹死的罢?”青蛙瞥了一眼,冷笑了声。

    青鸾被打回了原身,即便毛发蓬松,竟也还不如拇指大小。

    至于水玉白狮,就在林韵怀里。

    林韵露出淡淡笑意。

    凌胜一身锐气逐渐消隐,他看着林韵,不知说些什么。

    “这小平时话太少,这时就说不出话来了,木讷的家伙就是这般不堪。”黑猴给青蛙传音,说道:“你看,还是猴爷这类多话的人懂得时机。要是猴爷换作人身,什么黄花闺女,良家少妇,都是口到擒来。”

    青蛙问道:“那你怎么还没勾引来几头妖仙母猿?”

    黑猴一窒,顿时便恼羞成怒,说道:“猴爷我为了这小,从现世以来就一直牺牲自家的大好年华,哪来功夫做这些闲事?真要说来,还是你这混账把事推倒了我头上,要不然,猴爷我脱困之后不知多么潇洒。”

    青蛙没有理他,只是看着凌胜。

    黑猴看了半晌,发现凌胜依然只是看着林韵,没有话说,也没有动作,这猴心暗骂道:“就凭凌胜小这点少言寡语的破脾性,是怎么让那么多姑娘看上他的?今后还是要调教一番才是。”

    话音才落,就见林韵轻轻咬着唇,看着凌胜,眼渐渐红润。

    当泪水溢出之时,林韵便再也忍不住了。

    她投入了凌胜怀。

    凌胜紧紧把她抱住,轻声道:“没事了。”

    “这也成?”猴目瞪口呆。

    “你口齿伶俐?”青蛙偏头说道:“你磨破了这嘴皮,也没人家一个眼神来得有用。”

    黑猴低头,颇有自惭形秽的味道,叹道:“原来这才是高手。”

    凌胜紧紧抱住怀女,心动荡之意渐渐平息,贴在她耳畔说道:“不会再有下一回了。”

    林韵轻轻嗯了一声。

    “从今之后,你就随我一同前行罢。”

    凌胜单手揽住林韵,另一只手招了招。

    黑猴与青蛙会意,都入了木舍当。

    木舍落在凌胜手上,旋即凌胜一步踏出。

    一步踏出,即是千里之遥。

    遥遥千里在他脚下仅是一步,这已近乎于道家缩地成寸的真仙神通。

    凌胜一步迈出,就立身在一位空明仙山长老身前。

    当凌胜把言分道人打伤,将北地徐飞扬击退,让南疆齐无忧濒死之后,云玄门道祖便知凌胜这一场人劫已经消隐无踪,不会殒命在劫数当,禁足空明仙山长老也无用处,便把空明仙山的一众显玄长老解了禁足。果不其然,在齐无忧残躯被收走之后,凌胜便对其他仙人下手,斩杀地仙,诛灭散仙。

    这位从云玄门出来的空明仙山长老,正是李长老。

    凌胜看着他,淡然道:“这一回人情,我记下了。另外,我这里有仙丹三粒,你代我转交黑锡师兄,切记,仙丹须在大劫兴起之前服下。”

    李长老看着他,眼甚是欣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