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剑气通玄最新章节 - 三百九十七章 了结

剑气通玄 三百九十七章 了结

作者:六月蝉鸣书名:剑气通玄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昔日还是显玄,凌胜就已让许多仙人为之震惊,极为忌惮。如今凌胜修成地仙,并临至地仙巅峰,只差临门一脚就可地仙圆满。

    如今庚金剑气修成,剑仙之威镇世。

    不论是术士当年轻一辈奇才言分道人,还是北地第一人杰徐飞扬,或是南疆炼魂宗首徒齐无忧,都无法挡住一记庚金剑气。眼前这一位寻常散仙,比之于地仙都稍显不如,如何抵得庚金剑气?

    剑气横空而过,那位散仙闷哼一声,便坠落下去。

    其余仙者面色微变。

    因为那位散仙已经没了气息。

    但是这几位仙者并未离去。

    凌胜神色平淡,转头看着那几位仙者,眉头渐渐挑起。

    几位仙者都觉心悸,只是他们都想起了适才齐无忧所言,凌胜劫数未过,既然劫数未过,他们未必不能对付凌胜。适才凌胜忽然出手,诛杀散仙,在他们眼里,便有些震慑的味道。

    剑魔凌胜,何曾需要震慑?

    以他的性,向来只是一剑杀人,从不多言。

    既然凌胜只是震慑众仙人,甚至那些显玄云罡的修道人逃离远去,也不理会,大约已经是强弩之末。适才他对付齐无忧时,甚至顿了一顿,听齐无忧述说心想法,约莫也是要拖延时间,想来因为他伤了言分道人,击退徐飞扬之后,劫数有些难以抑制的缘故。若非如此,如何解释素来冷厉的剑魔凌胜,在斗法当对齐无忧停手?如何解释杀性冲天的剑魔凌胜放走了那些显玄真君,云罡真人?

    诛杀散仙,八成是虚张声势。

    剑魔凌胜,已经是强弩之末。

    几位仙人虽然不免胆怯,然而有地仙散仙联手,总还有几分胆气的。

    修行之道,从来是逆行而上,极少畏首畏尾。

    这些修成仙者的人物都因各种缘故,而意图打杀凌胜,自然不会这般轻易退去。

    但是,也不乏谨慎之辈。

    其一位地仙,在见到凌胜那冷厉之色时,便生出了退意,他眉头紧皱,忽然往后飞去。

    一位地仙离去,众人也不免心虚。

    旋即又有两位散仙退去。

    待到最后,只剩一位地仙,四位散仙,面面相觑,心也萌生了退意。尽避他们心认为凌胜有八成是在虚张声势地震慑他们,可是到了这时,也没有把握再将凌胜拿下。

    然而,这两位地仙,位散仙意图离去,总也要经过凌胜的剑气才是。

    凌胜冷笑了声。他杀了齐无忧之后,心有些黯然,尽避依然秉承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的想法,但这时已提不起杀意。

    只是,若仅仅放走那些显玄,云罡,倒也罢了,以他如今的本事,自然不会畏惧未成仙者的修道人。可眼前这些,都已是仙人,勉强可算得是放虎归山。

    “你们谁也走不掉。”

    凌胜平淡地说了一句,庚金剑气迸射而去,穿透一位散仙,将之毙杀,更透过了这位散仙的仙体,袭杀远遁八百里外的那位地仙。

    一剑诛二仙。

    一位散仙,一位地仙。

    其余仙者无不屏息。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觉自己错得离谱。

    震慑?

    便是震慑,也用不着杀光他们。既然有本事杀光他们,又何须震慑?更何况,他们都已各自退去了。

    谁也没有想到,还处在劫数当的凌胜,竟然出手截杀。

    那魔障心劫,那法力劫火,难道对他便无半点用处?

    这几位仙者也就罢了,毕竟是在孕仙山脉得道成仙,不曾经过劫数,虽知劫数厉害,却不曾体会。可是当有两位是早些年便已成仙的老辈人物,昔日饱经劫数折磨,如今见到这一幕,便不禁抽搐。

    以显玄杀地仙,以凡人杀仙人,这也就罢了,可一入地仙即为巅峰,斩杀老祖,便太过骇人。若都只是如此,也只得说是剑魔凌胜有剑气通玄之妙,凌厉至极,然而连劫数都几近于无。

    法力劫火视若等闲,魔障心劫仿若无物,至于人劫。

    那位仅存的地仙苦涩发笑。

    人劫乃是杀劫,从来都是外人对得道成仙之人出手,往往便是被夺去大道金丹,身死道消。可是轮到了眼前这位,怎么就颠倒过来?

    得道成仙之人,从来都是应劫之人。但此时看来,他们这些仙人才是要来应凌胜杀劫的人物。

    都说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可是在剑魔凌胜面前,不仅旧人失色,只怕后人也无多少光彩。

    轰!

    既然能够练就仙道,自然不会是寻常人物。既然凌胜执意截杀,既然没有把握从剑魔凌胜手里逃生,总不能坐以待毙。

    狗急跳墙,兔急了更是要咬人。

    仙人急了,便是天翻地覆,山河倒卷。

    仙家道术纷纷落至。

    凌胜以步步生莲应对,又以庚金剑气诛杀仙者。

    没过几个回合,这些仙人便都被剑气诛杀了两三位。但是仙家道术也非等闲,虽然没能打凌胜,却把方圆数百里的山脉打成了废墟,原本被游灵哀嚎镇死的飞禽走兽尸身,已经枯萎而断绝生机的草木,尽数毁去,纷纷化作齑粉。

    才仅几个回合,才是几个呼吸,这片山脉就被生生打碎,成了荒芜废弃之地。

    “住手!我有话说……”

    当在场只剩一位地仙之时,便见这位地仙立即停手,高呼一声。

    但是凌胜并未理他,庚金剑气横空一划,便把这位停了道术的地仙斩落尘埃之下。

    这位地仙大约认为,适才齐无忧停手了,凌胜便也停手,于是也来效仿齐无忧。但是,并不是谁都能让凌胜停手的,他停了手,但凌胜的剑气依然未有片刻停顿。

    斩杀了这数位仙人之后,凌胜微微闭眼,立在半空,静静调息。

    嘭!

    忽有一道光芒,往凌胜头颅打来。

    凌胜眼睛依然闭着,未曾睁开,这光芒仅是云罡道术,凭借凌胜此时的体魄,道行,就是不闪不避,任它打,也无大碍。但凌胜还是转头捏住了这一记道术,仙家法力运转,便把这云罡道术捏碎。

    远方飞来一人。

    这人仅是云罡修为,适才凌胜诛杀多位仙人之时,一众显玄云罡,都已逃得远了。这人也已经逃远,但他竟在凌胜罢战之后,折返了回来。

    凌胜眉头一挑,他已经无意再去追杀那些显玄真君,云罡真人,但却没有想过还会有人折返回来。更没有想过,会有云罡真人对他出手。仔细想想,自从他修成云罡之后,便极少有云罡真人与他交手了,后来成了显玄境界,任何云罡真人见到凌胜,要么认出了他,被威名所摄,要么则被他一身锐利之气惊住,不敢动手。

    从未想过,到头来得道成仙,竟然还被一个云罡真人打了一记道术。

    凌胜把气息一压,已经练就仙道,成就地仙的凌胜,如今一身气息之凌厉,直达天之外,可谓气冲斗牛。便是显玄人物,在这样凌厉的气息之下,也极不好受,何况一个云罡真人?

    那云罡真人被地仙气息一压,立时坠落。

    适才凌胜与几位仙人斗法,仙家道术气息还在,遍布山野。这位云罡真人被压在地上,立时有仙家道术残留之气,心便有了心悸之感,竟有几分窒息之意。

    凌胜打量这人一眼,忽觉有些眼熟,但却又想不起来。这些年来与人争斗太多,对手太多,一时之间也想不起这人是谁,但是倒能确定,自己曾见过此人。

    “我叫方木。”

    那个年轻的云罡真人正是方木,他见凌胜模样,便知已经名满天地只见,如今成仙得道的剑魔早已忘记了有自己这么一号人物。方木心忽觉苦涩万分,他把凌胜视作心障,甚至阻碍了这些年来的修行,时时刻刻无不想着如何斩杀凌胜,最后甚至请动了自家掌教,以仙王拜的秘术咒杀凌胜。

    却不想到头来连掌教都难以幸免。

    方木遭重罚,所幸师兄言分为他求情,这一回,却连言分师兄也都栽在了凌胜手里。

    这些年来,方木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但是到头来,对方早已不记得他是谁了。

    “方木?”凌胜眉头一挑,才记起这人是谁。当初试剑峰下,正是此人茶水暗藏水虫,又以刻舟求剑的术法,要害自己,最终因为空明仙山的人而放过了他。

    这些年过去,若不是方木自己提起,凌胜确实记不起有这么一个人了。再者说,方木修成云罡,气息与以往大不相同,判若两人,即便凌胜有些印象,也难以认清。

    “你认出我了?”

    方木哈哈笑道:“倒是荣幸。”

    “去而复返,就不怕我杀你?”凌胜降下身,落在地上,说道:“你若是就此逃去,我根本不知有你这人,更不会杀你。”

    “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是这十多年来,我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你的举动,消息,传言,我无时无刻不想咒杀你,虐杀你。”方木抬头看着凌胜,涩然道:“我受够了。”

    “你带来的煎熬,从此还会继续。”

    “我这心障阻碍,永远没有机会消去。”

    “因为我看不到任何杀死你的希望。”

    “我受够了。”

    方木看着凌胜,一字一顿道:“你杀了我罢,用你的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