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冲喜最新章节 - 第贰拾肆回

冲喜 第贰拾肆回

作者:陈佳杏书名:冲喜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景亦文似是余怒未消,语气不善地对容歆绿说:“过来!”

    他留景安在远处等候,自己带着她走到一个小胡同口,这里人少僻静,“晚间我与林青笠说的话,你送饼时,自是听见了?”

    容歆绿点点头。

    “是以你们便如此着急?”景亦文手朝着不远处人群一挥,宽大的祥云纹边饰的袖子,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任由他搂抱着你?”

    听见他如此质问,容歆绿似是明白刚才他为何会与林青笠起争执,有些着急地解释道:“夫君,你误会小林哥了……”

    容歆绿并不知本是寻常的查验伤口,只不过因为人太多,两人离的很近,而显得暧昧。她以为景亦文问的是刚才林青笠为保护自己,而结结实实地抱了她。

    她自己也觉不妥,便把刚才的事解释与他听。

    景亦文并未看见烧瓦塔中迸射出物体时,林青笠挺身而出的那一幕,他推开窗户,看见的正是容歆绿在查看林青笠伤口时,两人那颇为暧昧的姿势。

    现下听她解释,知道事情的始末,心中没有刚才那么气愤,却愈显烦躁,“罢罢罢,无论怎样都好,总归你们是要在一起的,我自是管不着!”

    说完这句,景亦文低头想了想,又抬头看了她一眼。看那样子,好像是有话,正在考虑是不是要跟她说。

    他思索半晌,终是欺身上前,贴近容歆绿,小声警告道:“你在成亲之前,万万不可随意……”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但容歆绿明白他的意思。

    他怕别人听见,贴的这样近,近到,容歆绿能在他的漆黑的眸中,看见小小的自己。

    “此事你无需再操心了,我对小林哥,并无意,只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哥哥。”

    “当真?”闻言景亦文轻轻皱眉,似有为难道:“那你中意何人?我定当尽力……顺你心意。”

    “你不必如此,和离之后,我自有打算。”

    容歆绿说的如此胸有成竹,实则心中一点底也没有。可她就是不想让景亦文再插手自己的事情,不是都和离了么!!!

    许是听出她言语中细微的埋怨,景亦文没继续追问,他想反正到时她有银子,无论做什么都好,便淡淡道:“嗯,那便先回府吧!”

    他抬脚便走,走了好几步后,没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跟上来。他转身欲看,一道身影嗖然扑进他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他……

    景亦文的腰身瘦削,胸膛虽然还不够宽阔,却因为最近练习骑射,已然有了坚硬的触感。

    容歆绿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出如此大胆之举。

    他说走便走,看着他的背影,容歆绿忽然涌起一股浓浓的不舍之情。

    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地靠近……

    景亦文低头看见她埋首在自己胸前,他能清楚地看见上面那个小小的发旋。

    景亦文也是第一次被姑娘如此抱着,他只觉得她的身子软软的。

    他不知道,原来看起来精力充沛的容歆绿,她的身子是这样的软。

    “怎么了?”他低声询问,声音里,有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浅浅的温柔。

    容歆绿又抱了一小会儿,方松开他,退后几步,对他微微一笑,道:“没事,”她又露出他熟悉的,月牙儿般弯弯的笑眼,“检验自己的劳动成果,看看夫君是否长肉。”

    “那结果如何?”

    “嗯,不错,果然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了!”她调皮地冲他挤挤眼。

    景亦文见她如此,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真不明白,你这姐姐明明比我大那么多,偏生这样幼稚!”

    “总比你老气横秋的好!”

    “我这是成熟早慧!”

    “哪里早慧,明明像个古板的老夫子!”

    “……”

    他们两人,拌着嘴,一前一后地走着。

    彼时月光正盛,皎洁的银白色月光倾洒下来,给景亦文瘦削的背影,披上一层清冷的光辉,可容歆绿却一直清楚地记得,那夜,他身体的温热。

    仲秋节后的第三日,她便启程,回了扬州老家。

    和离的手续办得很是艰难,待容歆绿最终拿到和离文书时,已是转年的深秋。

    这一年,是容歆绿十七岁生涯中,最漫长的一年。

    容家村也就是巴掌大的地方,容歆绿离家近三年,村里人都知道她是嫁入高门,去了京城做太太。现如今和离回家,原来那些嫉妒羡慕她的女子,可算是得着谈资了。

    一时之间,她被休的消息在容家村传得沸沸扬扬。

    “真看不出,景家那小子就是个白眼狼!哼!当初病的快死了,巴巴送银子来说要娶你。现在身体好了,到京城去了,就不要你了,哼!”容林氏不屑地和离文书扔到一边,“囡囡,你做的对,我们不要他的银子,以为有银子了不起吗?呸!老娘不稀罕!”

    容林氏在得知容歆绿是被休回家时,好好问候了景家上下,容歆绿安抚了她好几日,她才渐渐消气,现在这和离书一送到,又挑起了她的新仇旧恨,要不是容歆绿和容文思拖着,怕是要直接冲到扬州城去了。

    “娘,你快别气了,这本就是我与他商量好了的事,再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容歆绿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在她身边整理着小篓子。

    “就说你是个傻丫头!”容林氏恨铁不成钢地狠狠戳了她的脑门,“人家说和离就离了,你怎么不替你自己想想?你都十七了,马上就十八了,这以后再怎么找婆家?”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还以后呢?你刚回来时,我担心你没心思,你说等,便等着,这都一年多了,还要等以后?你都成老姑娘了!!!”

    “那你看着帮我找吧,我要走了,和林大夫约好的时间要到了。”

    “这就走了?”容林氏见容歆绿已经背好小篓子,赶紧起身到厨房里。

    “我晚上没那么早回来,你们别等我吃饭了。”容歆绿说完,拉开院门便走了。

    “诶……把这饼子带上啊!”容林氏出来时,她已经走挺远了。

    容林氏悻悻地回来,看见容文思蹲在院子里抽旱烟,忍不住上前,把它拿了下来,“你少抽点,不是已经戒了吗?”

    容文思被夺了旱烟,倒是无所谓。他叹了口气,起身,拍拍裤腿,“这不心里烦吗?这都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怎么村里人还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让他们说去,哼!”容林氏先是不在乎,后来想到媒婆们送来的信息,又有些泄气道:“我托了好几个媒婆了,她们找的那些男人,要不是鳏夫,要不就是在寻良妾。我们家囡囡,怎么能给人做小!!!”

    容氏夫妻在这里替女儿的婚事发愁,容歆绿倒像是个没事人儿一般,无视路上村民的异样目光,背着采药的小篓子,一路走到村口,见林大夫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容歆绿当初回到扬州时,已经是深秋,农忙时节早已过去,她整日呆在家中甚是无趣。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见林大夫在山中采药,很有兴趣,从此以后,她便拜林大夫为师,跟着他学习药理,医术。

    “师父,让您久等了。”容歆绿加快脚步,小跑到他面前。

    “无妨,我也是刚到。”林大夫也背着一个篓子,比起容歆绿身上的,可是大多了,他抚着胡须,笑眯眯地看着她。

    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弟子,他是非常满意的。

    容歆绿天资聪颖,为人勤快,好学好问,他又把原先教导儿子的那股劲头拿出来,全心全意地去教她。

    只不过,他转头看看容歆绿,后者正认真地在搜寻草药。容家村的流言蜚语都传了一年多了,她当真不在意吗?

    便是刚刚她跑过来的这一小段路上,还有无聊村妇对着她指指点点的。

    “丫头,你们村子里的那些不好的话,你可别往心里去。”

    容歆绿听见他这样说,直起身子,笑笑道:“您别为我担心,都这么久了,我早已不在意了。”

    “你当真,与那景家公子,没在一起了?”林大夫抚了抚胡须,斟酌再三,才问出口。时隔一年,林大夫依旧不解,犹记得当年为他诊治,那景家公子,剑眉星目,小小年纪便谦和有礼,不像是薄情寡义之人。

    “嗯,这是我早与他说好的,是我……配不上他。”

    “呵呵……”林大夫爱怜地伸手拍拍她的脑袋,“切莫妄自菲薄,虽说人生来便有贫穷富贵之分,但只要活得坦荡,俯仰无愧于天地良心,穷点富点又有什么关系,最终不过是一杯黄土,都是一样的!”

    “我记得了,师父!”容歆绿把小篓子往上送了送,笑笑道:“只是,我希望他能过的更幸福!”

    “你是好姑娘,错过你,是他没福气!”林大夫摸着胡须思索一番后,道:“我昨日收到青笠的来信,他此番武举,中了三甲传胪,待明年开春,还有最后一试。”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就知道小林哥能行的!”这真是最近一段时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容歆绿开心的眼睛都笑眯了。

    林大夫见容歆绿真心地替林青笠开心,他也很是欣慰,“不管结果如何,他怕是不会再回来了。我本是不想让他踏入仕途,可他偏偏不听,唉……”

    “小林哥如此有出息,师父您应该高兴才是,好男儿本当志在四方!”

    “官场多险恶,他又年轻气盛,本来我是想终老在此,现如今这样,年后我少不得入京,好在他身边提点一二。”

    “师父,您这是要举家迁入京城吗?”

    林家只有林氏父子两人,这下都到京城去了,可不就是搬去不再回来了吗?

    “正是此意。”林大夫顿了顿继续道:“你聪慧好学,在医术上颇有慧根,这一年进步很大,就此放弃实在可惜,为师想着,不如,你也跟着我到京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