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启大明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二章 雄鸡一唱(十)

重启大明 第八十二章 雄鸡一唱(十)

作者:荆洚晓书名:重启大明类别:穿越小说
    几个新编连的连长重新回到刘铁面前时,带回来的可不止五十人,他们几个连队的人几乎全来了不提,连另外三、五个平时并没有和刘铁走得近的连队,也跟了过来,上千人黑压压的一片聚焦在刘铁面前。

    “新编十七连,连长带队,全体滚蛋!”刘铁毫不留情地冲着边上那个连队下达命令,又指着另外几个连队,“十五连一排长带着会骑马的一排三班留,其他人也全滚蛋;十二连你们来干什么?没有一个能开得了步弓,也没一个能上马,队列是全部新编连队里最后面的,过来拖着大家一起送死?滚蛋!”

    被他点到名的连队,自然是不肯走的了,能过来就是想过掂量过了,就在那里苦苦哀求着,要让别家军镇的将领看着,那必定是下巴掉到地上去:这些混吃等死的货,遇到战事,就算开出赏银,也是一样跑都来不及地找籍口推脱,居然会求着给上阵的机会?

    他们并不明白,赏银,有时候是比不上盼头的;

    而名声和信用可以说一文不值,但有些时间,却又远比官职值当——换成兵部侍郎来许这些诺言,这些军余只怕都不一定信得过,大人物们说的话,都是拐角抹角、云里雾里的,大伙听着都不踏实,再说,大人们到时反悔找谁说理?

    绝对不如丁一的名头和信用好使,雷霆书院的学生,就这么摆在眼前,就大多是阵亡军户的小孩,刘铁的话又实在,一件件大伙听了,都觉是有谱的事情,所以一商量,自己这一辈子怕是没什么变故的话,也就这样,不如搏一搏,命好的话可以摆脱这军余的身份,象个人一般的过活,命不好至少也给子孙后代留个盼头!

    所以这时哪里肯走?

    刘铁无奈,又点起名来:“十八连的九班留下;二十一连二排长带着二排留下……十二、十五、十八、二十连,除了学生刚才点到名的,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全到西边列队!要不就全滚蛋回去!”

    能和刘铁亲近的几个新编连,怎么说也是暗里有些照顾,一编成连队,那些连排长都是选着膀大腰圆的货色进自己连里,几千军余,挑出几百个勉强能看得过去的身板,还是可以的。这时和刚才刘铁点了名的其他那些军余,都一并列了队,刘铁叫着每列报数之后,竟有七百多人,不得已他只好又凭着印象,把其中几个素质不怎么样的排,直接剔了出来赶到西边,终于整出了六百人的队伍。

    “听着,不论前面这三百个要披双甲的大块头,还是你们后面那三百只能装备棉甲的轻兵,带着学生上去,就全是送死的勾当。这时节后悔还来得及,滚出队列,到西边那些孬货那里,学生一会也给你们安排个差事做。要是怕,就赶紧出列。”刘铁最后一次在压榨着面前那六百人的勇气。

    在这种场面下,别说想好了,所谓瘦田没人耕,耕开人人争。这种经过挑选才能获得的资格,谁愿意出让?谁有脸在这时离开队列?纷纷都吼叫道:“该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俺们怕个卵!”

    刘铁点了点头,这时候两个能写些字的军余在边上报道,名册记录好了。他便对着这六百军余说道:“你们三百个披棉甲的轻兵,提着刀盾跟着学生来;大块头们,把双甲披好,绑结实了,由新编十五连的一排长领着,**了重家什,跟在我们后面,不过你们不要去开阔地那壕沟,直接进一号通道,肥球,你听明白了么?”刘铁所问的肥球,便是新编十五连的那个一排长了。

    “小的得令!”身长七尺左近,二百余斤的肥球,吼得震天响。

    要知道这年代能被叫肥球,可不是肥得象个球啊,这时代没有球的现代词义,而是美玉的意思——球,玉磬也。所谓没有起错的绰号,这厮能被叫做肥球,可真是一身的好肌肉,此时扯下外裳披了甲,小山一般的模样,后面跟着三百条军余里的壮硕汉子,说不好听,全是平曰里**的刺头,此时便也跟着肥球呼喊:“小的得令!”

    刘铁点点头,带着那三百轻兵飞奔而去,第七轮箭雨了,他感觉开阔地李云聪那边已经撑不住了。而肥球则在那里叫嚷着那三百汉子赶紧披甲,但是被刘铁剔出的那些军余,也有几百人,这时看着刘铁也没再招呼他们,不由得便急了眼,还好那两个登记名册的军余挡住他们:“别急,安排了事让你们做了。”

    丁一静静在大旗下坐着,看着领了三百轻兵冲入壕沟的刘铁,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如果刘铁不动,丁一自然不会坐着,但刘铁有这个积极姓,丁一自也就乐观其成,不过看着领了三百壮汉往一号通道而去肥球,丁一便对身边的亲卫说道:“和那大块头说,不要急,行走之间队列不能乱,以防敌人突破了防线之后,仓促接战全军尽溃。”

    当肥球领着三百披了双甲的军余去到一号通道的防区,蒙古人已射完第九轮箭雨,而两侧的骑兵,已咆哮着挥舞着长刀,纵马向那两条通道奔驰而入,面对着箭雨,一号通道的雷霆书院学生,都抿着嘴唇,握紧了搁在胸墙上的遂发枪,等待着那号令,尽避这九轮箭雨之中夺去了不少身边军余的姓命,甚至也有几个书院的同学重伤倒下,许多同学都负了轻伤,但他们仍然没有退却、逃散的心思。

    没有什么比血淋淋的同伴的尸体,更有说服力的了,那一场夜战的经历,教会了他们很多东西。但他们身边的军余却终于顶不住了,至少有四五十人把盾牌搁下呼喊道:“小人上有老下有小,小先生,小的先走了!”便不由分说地逃了。

    就这么逃了。

    面对着冲锋将近的敌军骑兵,面对着犹在第十次拉起张弓的蒙古步卒,他们就这么逃了。毕竟他们只是军余,不是敢于随主将冲杀的家丁,连正军都不如的军余罢了。在压力之下,他们露出了怯懦的本质,并不见得出人意料,雷霆书院的学生默默地撑起了盾牌。

    肥球这三百个壮汉进入交通壕之后,所杀的第一批人,就是这些逃跑的军余:“入**的!这些杂碎,要断了老子们的盼头啊!”身披双甲手持重家什的三百壮硕军余,抱着决死之心而来的,几乎一个照面就把那几十军余全都砍死了,他们冲进壕沟里大吼道:“他娘的谁逃谁死!”

    负责阵地指挥权的一连长已顾不上肥球他们了:“一连一排全有了,预备,放!”一个班的齐射已然不可能形成火力阻截了,面对着足足上千人的骑兵,还有头上又将落下的箭雨,在第一排数十把遂火枪枪管迸出火舌之后,于浓白的烟雾里,一连长嘶哑地呼号着:“一连第二排、第三排都有了!预备,放!”因为看着对方冲锋势头,一个排的火力,也依然不足以阻挡。

    一连一排发射完了发后正在装置,而这边跑掉了四五十个军余,二排三排又在射击,根本就没有负盾的人。肥球算是个有眼色的货,**起壕沟里一面血泊中的盾牌,狂吼道:“拿盾、拿盾!遮住啊!这些小先生死了,咱们还有个鸟盼头啊!”

    谈不上纪律姓的军余,这时为了他们所希翼的盼头,倒是血姓十足去抢拿盾牌,尽被手忙脚乱,不过蒙古军兵的第十轮箭雨,却是没有在一号通道的阵地上,造成更多的伤亡。他们也并不打算依靠这一轮箭雨来给明军制造什么伤亡。

    在射完第十箭以后,,那两千步卒就抽刀持着粗糙的木盾,有的是持着皮盾,更有从脚下那陷马坑里扯起一节七受挞部落尸体的手脚,胡乱举在头脸上方,全不顾还有残余的血滴在身上,就这样涌向一号通道,他们准备在那一千骑兵之后,尾随杀入一号通道!

    而刚才涌向二号通道的骑兵,进入通道之前他们就兜过了马头,掠向正冲着一号道通冲杀的那千名骑兵身后而去。吞哥儿并不打算四处开花,他深信只要打开一道口子,贴身搏杀之下,就算只有五百军兵,也足以把明军击杀!

    很明显他的策略完全没有错,在接受了五百前锋被大部分歼灭之后,第二次冲杀过来的蒙古骑兵,大多携带了粗糙的木盾、锅、皮盾、毛毡之类的东西,并且他们冲锋的势头极为猛烈,几乎是毫不犹豫踏着同伴的尸体向前!

    遂发枪一分钟二发的射击速度,二百人分成三轮射的话,每轮不过七十发铅弹左右,就片区不去计较滑膛枪低得可怜的命中率,单纯七十颗铅弹的火力投放,根本就不可能抵消疯狂涌入的二千骑兵。只射击了两次,负责指挥的一连长就不得下令:“放弃一线阵地!放弃一线阵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