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九章 退让【第一更】

神箓 第七百二十九章 退让【第一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阿秀青裙飘飞,乌发如瀑,面对这一众地仙老祖的阻拦,虽孑然孤身一人,却自有一股闲庭信步,潇洒从容的气度。

    她的声音清冽、轻灵、犹若天籁,可话中的意味却令陶震天等人猛地一跳,皆都又是惊讶又是皱眉不已。

    谁若阻拦,她就杀谁?

    好大的口气!

    当自己饕餮一族如同摆设吗?

    这一刻,陶震天等地仙老祖皆动了真正的杀机,气势滔天,化作恐怖无比的威压,扩散八方,骇人之极。

    整条街道上,已是空无一人,面对地仙老祖的愤怒,实力不够,呆在一侧观战绝对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阿秀面对此,却夷然不惧,白皙的脸颊上一片从容和恬静,好像在她的人生中,从没有惧怕两个字一般。

    “阿秀,你退下。”就在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际,陈汐突然开口,走上前来。

    “喂,我在帮你报仇呢!”

    阿秀扭头,面对陈汐时,她那秀美脸颊上的平静荡然无存,化作了一抹娇嗔之色,看得陶震天等人眼皮不禁狠狠一抽搐。

    陈汐一把将阿秀拽在身后,目光直视陶震天:“诸位……”

    还不等他说话,那陶坤又尖叫起来:“族长,不要让他说话,否则我族将有大祸!”

    啪!

    阿秀挥手,一抹星光流窜而出,直接将这个总是打断别人说话的家伙一击拍飞,像得了羊癫疯似的在地上抽搐不已。

    见此,陶震天眉头一皱,强忍着心中杀机,问道:“小友,有话但讲无妨!”

    他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目光何其老辣,隐隐看出,陶坤的反应太过蹊跷,似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般。

    也正是因为意识到这一点,他才强自按捺着心中杀机,没有动手,而是留给陈汐一丝时间,看他如何解释。

    见族长如此反应,那二长老陶卢霄脸色一变,焦急道:“族长,坤儿决不会欺瞒我等,先杀了这两人,再听坤儿解释一切,才是当务之急!”

    陶震天摇头,神色威仪,挥手道:“二长老,稍安勿躁,我饕餮一族能够延存至今,又何惧过什么大祸?还是先听听这位小友如何说吧!”

    这一刻,他充分展现出属于一族之长的威严,言谈举止莫不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量,若一尊君王在颁布旨意般。

    陶卢霄面色阴晴不定,最终颓然不语。

    陈汐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神色不动,直至此时,才拿出一枚令牌,隔空递了过去。

    陶震天探手抓过,目光一扫,顿时眼眸一凝,那威仪的脸颊上也不由浮起一抹惊疑,忍不住抬眼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陈汐一番,就像刚认识陈汐一样。

    越看,他越是心惊,脸色也不由一点点凝重起来,隐约感觉,这次只怕真的是自己的族人闯祸了……

    其他地仙老祖敏锐察觉到了族长神情的变化,忍不住也都朝那令牌上打量而去,当看清那令牌上的内容,他们心中也是狠狠一抽搐,再次望向陈汐时,目光中已多出一抹愕然,似不敢置信。

    一瞬间,气氛突然变得微妙起来,空气中的杀机也是如潮水般消退,变得沉闷而压抑,却少了那一份肃杀之气。

    陶震天沉默许久,将令牌递还,这才凝视着陈汐,沉声道:“果然不愧是九华剑派最为杰出的弟子,胆识过人,不过,你如此肆无忌惮地在我饕餮城中惹是生非,难道以为我等不敢处置你吗?”

    陈汐唇边泛起一抹冷意,声音低沉而平静:“若论肆无忌惮,陶坤可比我强太多了,敢问在场诸位前辈,你可知我背上之人是谁?”

    闻言,陶震天等人皆都眉头一皱,他们早已注意到了陈汐背上那人,只不过却浑然没有在意,此时经陈汐一提,顿时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不等他们开口,陈汐便继续说道:“他是我大师兄,九华剑派西华峰大弟子,但如今,却被陶坤囚禁牢笼之中,遭受重伤,沦为阶下奴隶!”

    声音到最后,已不可抑制地涌上一抹仇恨和杀意,最终,他还是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视在场一众地仙老祖,平静道,“敢问各位前辈,面对此事,你们还能保持冷静么?”

    陶震天等人心中一震,感觉头皮都有些发麻!

    九华剑派弟子,陈汐的大师兄,居然被坤儿擒下,充当做了奴隶!?

    这一刹那,他们也终于明白,陈汐为何会如此愤怒,也终于清楚,为何陶坤会如此迫切想杀死陈汐了,此事若传出去,只怕会瞬间引起九华剑派的震怒,那等怒火,可不是他们饕餮一族能够承受得了的。

    原因很简单,九华剑派如今哪怕再没落,可依然是玄寰域十大仙门之一,庞然大物,底蕴浑厚的吓人,绝非他们饕餮一族能够比拟。

    陶卢霄面若死灰,垂头丧气,他同样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惹下如此大祸,连九华剑派的弟子都敢抓来当奴隶,这不是作死吗!?

    他又是气愤,又是担忧,直恨不得一巴掌彻底拍死自己这个十多年没见面,一见面就给自己一个天大“惊喜”的儿子。

    气氛,愈发的沉闷了。

    陶震天等地仙老祖,活了一把岁数,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很快,就恢复了冷静,目光闪烁,正在以传音交流。

    “族长,我看不如杀了这两人,以绝后患,死人可是不会泄露任何消息的。”一名长老言辞狠辣道。

    “不行,先不说那少女实力深不可测,就是陈汐被暗地里杀害,难保没有人注意到,毕竟现如今,咱们饕餮城中人多眼杂,不一定藏着什么高手呢。”另一名长老摇头否定。

    “唉,坤儿这次可惹下了滔天大祸,现如今的陈汐,早已名满天下,因为他的失踪,前阵子九华剑派差点跟天衍道宗打起来,坤儿却抓了他的大师兄当奴隶,真是……太过放肆了!”

    “我看不一定是坤儿的注意,坤儿再胆大,也决不会拿这样的事情冒险,我看,坤儿只怕是受了天衍道宗的指使,方才如此做的。毕竟众所周知,九华剑派和天衍道宗如今的关系早已势同水火,坤儿这么做,一定脱不开和天衍道宗的干系。”

    “杀!必须杀了这两人,否则一旦泄露,天衍道宗自然不惧九华剑派,可我饕餮一族只怕就要被黑锅了,那等后果可是咱们谁都承担不起的。”

    这些地仙老祖,瞬息之间的交流,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不过即便如此,还是让陈汐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妙的感觉。

    就在此时,阿秀突然开口道:“陈汐,他们在商议着如何杀了咱们,封锁消息,将此事彻底压下去。”

    陈汐眼眸一眯,暗道,果然如此,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些地仙老祖的胆魄,狗急了还会跳墙,更何况还是这些老谋深算,杀伐果决的地仙老祖?

    阿秀的话并没有用传音,清脆悦耳,同样也落入了陶震天等人耳中,令得他们全都一呆,满脸愕然,万万没想到,自己以传音交流,居然还会被这少女听到!

    这让他们脸色骤变,一些地仙老祖眼中更是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一抹浓烈杀机,显然被揭穿之后,已打算撕破脸皮动手了。

    “小辈,这也怪不得我们心狠手辣,为了我族的安危,也只能牺牲掉你们二人了。”一名长老阴沉沉说道。

    “那可不见得。”阿秀在一旁笑嘻嘻道,“别看你们有十多个老头子,可我想要带陈汐走,你们就是一起上也都拦不住。”

    见此,那些饕餮一族的地仙老祖皆都神色一凝,旋即,其中一位长老冷笑道:“大言不惭!在我饕餮城,就是天仙来了也走不掉!”

    阿秀清眸流转,唇角微翘,若有所思道:“唔,让我猜猜,你们的依仗大概就是那一口破锅了,它是你们一族的圣器吧?”

    此话一出,不仅是那些长老,就连族长陶震天都浑身一震,面露一抹毫不掩饰的怒色,这少女居然敢称呼自己老祖宗为……破锅!?

    陈汐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那饕餮一族的仙器九妙仙锅,在阿秀口中居然被贬低得如此一文不值,连他听得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好一个小丫头,竟然敢如此侮辱我族圣器,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一名长老暴喝,就要动手。

    “四长老且慢!”

    陶震天突然出声制止,他面容沉凝,眉宇紧锁,似遇到了极大的难题一般,沉默许久才凝视着陈汐,淡淡道:“小友,在老夫看来,有些事情不一样要拼个你死我活才能解决,你觉得呢?”

    陈汐似早已预料到这一幕,没有任何犹豫便答道:“那就得看前辈如何做了。”

    陶震天眼眸微微一眯:“好,那老夫倒也问问,该如何做,才能让小友你满意?”

    陈汐反问道:“前辈真要按着我说的做?”

    陶震天眼睛眯得愈发厉害:“只要不过分,一切都好商量。”

    陈汐摇头,平静道:“前辈,此事不能商量,在晚辈看来,有些事情必须付出一些代价,才能平息一些怒火,您觉得呢?”

    陶震天眼皮突突直跳,陷入沉默。

    __

    ps:第二更9点,第三更11点,第四更1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