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八章 阿秀的愤怒【第三更】

神箓 第七百二十八章 阿秀的愤怒【第三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囚牢被毁,陈汐探手将大师兄火莫勒救出,轻轻背负身上。

    大师兄浑身伤痕累累,明显遭受到极大伤害,其一身的修为更被禁锢,这样的状态下,简直比一个凡人还脆弱。

    “小……小师弟。”火莫勒虚弱开口,声音干涩沙哑。之前见到陈汐时,他又是惊喜,又是不敢置信,直至此时,他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一对虎目中热泪滚滚而下。

    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疏阔豁达的汉子究竟遭到了何等折磨,才会如此悲怆和激动。

    陈汐没来由鼻头一酸,说道:“大师兄,放心吧,我会帮你报仇!”声音到最后,像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冰冷肃杀到了极致。

    这声音落在火莫勒耳中,却如此的镇定和平和,让他一下子安静下来,不知不觉,竟已酣然睡去。

    陈汐背着大师兄,一步步走至陶坤身前,神色漠然,像一柄出鞘的利剑,每一步跨出,身上的杀意就暴涨一截,到得最后,他整个人四周,都涌动着一片片漆黑符文,映衬得他宛如从黑暗中走来的魔神。

    陶坤还在嘶吼,跪在地上无法挣扎,神色扭曲而铁青,当众跪倒在大街上,令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几乎要疯掉。

    他是谁?

    饕餮一族的奇才,二长老陶陌的长子,天衍道宗的核心种子弟子!

    如今,居然被人镇压跪地,这等羞辱他何尝体会过?

    “你明知他的身份,还敢以囚笼禁锢折磨于他,此罪,当死!”

    平静淡漠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让正怒火攻心的陶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整个人像被浇了一盆冷水,浑身直冒寒气。

    “你……居然要在我族领地内杀我?”陶坤面露惊恐,不敢置信。

    “你觉得呢?”陈汐冰冷反问,抬手就要灭了此人。

    然而就在此时,远处空中,蓦地传来一声充满威仪的暴喝:“住手!”音若炸雷,响彻八方,震得人耳膜都嗡嗡作痛。

    唰!

    这一道声音刚响起,一道高大的人影就撕裂虚空而来,袖袍一挥,将陈汐拍下的一掌拂开,轻松就帮那陶坤化解了杀身之祸。

    陈汐眼眸一凝,退后数步,这才站定身躯,抬眼望去,就见高大威仪的中年立在陶坤身前,他一袭火红长袍,面容刚毅,眸光如渊如海,甚是慑人。

    “族长!”

    陶坤死里逃生,差点喜极而泣,连连大叫:“族长,快,快杀了这家伙,他居然敢在我饕餮一族的地盘上杀人,简直是丧心病狂,无法无天!”

    陈汐眼眸一眯,这才知道,原来这威仪中年就是饕餮一族的族长,陶震天,一位早已渡过七重天劫的地仙老祖!

    此时,另有十余道身影抵达于此,皆都是饕餮一族的元老,一个个气息强大,周身缭绕仙灵之力,单单是身上那滔天气势,都让人心悸不已。

    不过,他自始至终倒也并没有打算彻底杀死陶坤,毕竟,这里是饕餮城,是饕餮一族的地盘,他还要参加灵厨金榜大比,还要完成马老头和庸大师的心愿,所以哪怕他再愤恨,也不得不将这一份怒火强自按捺在心中。

    并且,他有种直接,凭借陶坤这种货色,也根本不可能敢对大师兄动手,充其量这家伙也不过是个帮凶而已。

    原因很简单,大师兄火莫勒修为再低,终究是九华剑派的弟子,就是给陶坤天大的胆子,也不得不考虑得罪九华剑派的下场!

    “坤儿!你怎么成了这样子,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一个面容阴戾的中年见到那陶坤的凄惨模样,禁不住满脸怒容,大喝不已。

    他是陶坤的父亲陶卢霄,也是饕餮一族的二长老,权柄滔天,说着,他的目光已冷冷扫向陈汐,森然冰冷,直欲杀人。

    “父亲,您也来了。”陶坤满脸羞愧,旋即脸色一狞,指着陈汐,“父亲,杀了他,今日千万别让他逃了,否则将有大祸!”

    这时候,不用陶坤指点,陶震天等人已将目光落在陈汐身上,目光无不蕴满怒火,一个年轻人,竟敢在饕餮城内放肆,光冲这一点,就足以将其灭杀了!

    陈汐却是神色不动,漠然看着身前一众气势滔天的地仙老祖,没有任何的胆怯畏惧,相反,眸光冰冷而平静:“诸位也不问问,你们族中这个败类究竟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陶震天等地仙老祖眉头一皱,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眼前这年轻人太镇定了,像是有所依仗般。

    陶坤却是面色一变,焦急暴喝道:“父亲,快,不能让他再说,等杀了他,孩儿再向您和各位族老解释一切!”

    “哦?打算杀人灭口么?”陈汐冷笑,还待说些什么,异变陡升。

    轰!

    那陶卢霄居然直接动手,根本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身影一晃,十指如利爪般撕裂虚空,直接朝陈汐天灵盖狠狠抓下。

    这一击,太过突然,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尊地仙老祖的强势展现得淋漓尽致,若是被其抓中,必死无疑!

    尽避陈汐早有防备,面对这一击,依旧感到一抹心惊,浑身汗毛都竖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犹疑,周身真元轰鸣,就要施展玄磁之翼先避开。

    然而就在此时,一抹璀璨的星光,犹如凭空浮现般,倏然横亘在陈汐身前,光霞潋滟,犹若美丽到极致的银色涟漪。

    砰砰砰……

    陶卢霄的一抓,何其恐怖,足以翻江倒海,撕毁阴阳,可击打在这片星光上,却只溅起一连串的炽盛火花,却是根本无法撼动一分!

    见此,陈汐彻底松了口气,第一次感激起那个没心没肺的少女来。

    而陶震天等一众地仙老祖却是面色骤变,那一抹璀璨的星光,出现的太突兀,以他们的修为,居然没有一个察觉到!

    尤其是陶卢霄,心中更是一紧,要知道,他之前一击可是拼尽了全力,务求要在一击之间灭杀陈汐,就是换做一名地仙老祖,只怕也得遭受一定伤害。

    可现在,这一击竟然被一抹凭空浮现的星光给挡住了,这出手之人的实力,又该有多强大?

    “何方道友,驾临我……”陶卢霄目光一扫四周,扬声说道,然而,他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因为那一抹璀璨星光倏然一抖,化作漫天银丝,像迷离而虚幻的银色丝雨般,穿梭虚空,下一刻已出现其头顶,笼罩而下!

    “哼!既然不愿现身,老夫就逼你现身!”

    陶卢霄冷冷一哼,周身一震,祭出一件赤红葫芦,壶口喷吐一道刺目的火焰,直冲九霄,将虚空都焚化一空,骇人之极。

    这是一件半仙器,名为离阳葫芦,乃是蕴生在离阳神火中的灵物,被陶卢霄祭炼了上千年之久,威力比一般的半仙器都要厉害三分。

    尤其是那离阳神火,霸道之极,足可焚化苍穹,烧毁万物!

    这是陶卢霄的得意法宝,然而接下来一幕,却令他面色大变,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他的离阳葫芦,非但没破开那一片如细雨般的星光,反而被切断了和自己的联系,倒飞而去!

    噗!

    孕养千年的宝物失去,令陶卢霄心神也遭受波及,猛地喷出一口老血来。

    不过他却顾不得这些,展开身形,就要去抓回那离阳葫芦,这可是他最为珍贵的宝贝,一旦落入他人之手,那对他而言绝对是一个无法承受的惨重损失。

    唰!

    一抹星辉弥散,浮现一个绰约窈窕的身影,素手一招,就将那离阳葫芦抓在手中,她一袭青裙,肌肤似雪,乌发如瀑,正是阿秀。

    “还我!”

    陶卢霄怒吼,宝物落入他人之手,直让他心中滴出血来,彻底被怒火冲昏了脑袋,直接朝阿秀冲杀而去。

    阿秀青丝飘舞,犹若一抹游走虚无和现实之间的流光,探出白皙修长的手掌,五指翩跹一拢,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一拍而下。

    没有炽盛的光,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简简单单一拍,不含一丝烟火气息,却直接将陶卢霄拍飞,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倒飞出去。

    砰!

    陶卢霄落地,胸口都被拍塌陷一个大坑,脸色惨白,咳血不止,整个人已遭受到一种重创。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令在场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陶卢霄已在一击之中被震飞,重伤倒地!

    全场震惊。

    就连饕餮一族的族长陶震天,一击那些地仙老祖们都面色一变,望向阿秀的目光已是凝重无比。

    陈汐却是很平静,他见过阿秀斩杀一只地仙境金翅大鹏鸟的场景,对于阿秀能击伤陶卢霄自然不感到奇怪。

    唰!

    阿秀毫不留手,绰约的身姿一晃,就继续朝那重伤的陶卢霄杀去,一副欲要赶尽杀绝的模样。

    “姑娘!一言不发就大打出手,未免太不把我饕餮一族放在眼中了吧!”陶震天暴喝,威仪的容颜上尽是肃杀之色。

    旁边,一众饕餮一族的地仙老祖也都杀气腾腾,面露不善,这少女太嚣张,我行我素,竟似是根本没有把他们任何人放在眼中!

    说话时,他们皆都拦在了陶卢霄身前。

    阿秀抬起头,那一张宜嗔宜喜的秀美脸颊上,此时却是一片愤怒,像被激怒的小兽般,冷冷道:“他刚才动手,可曾给陈汐说话的机会?今日,谁若拦我,我便杀谁!”

    ——

    ps:金鱼这一段时间真的很拼,很努力,竭尽所能在更新,生活都变得一团糟,实在不知道该再如何拼,才能换一张月票了……算了,心情莫名低落,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