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帝王侧:怒火红颜最新章节 - 迷惑皇上

帝王侧:怒火红颜 迷惑皇上

作者:温柔诗颖书名:帝王侧:怒火红颜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长春宫

    看着一地的古董和珠宝的碎片,宫女太监们面面相觑。都不敢上前收拾,他们跪倒在地纷纷说:

    “娘娘息怒。”

    “娘娘保重凤体呀。”

    “都给我滚出去。”苏贵妃声嘶力竭地叫着。只见她神情凶狠,头发散乱,完全失了平日的温柔恬淡。

    听到主子吩咐,宫女太监们如获大赦地连忙出去了。在皇宫里,他们这些下人是动辄得咎,有时候主子叫滚是好事。有的宫女太监就是当场被主子给赐死了,永远没有再滚的命了。

    “都是被那个背叛主子的婉约给害的,贵妃娘娘从来都对我们这些下人轻言细语,今天是第一次拿着我们撒气。”到了外面,大太监赵公公恨恨地说。

    “赵公公,这事怎么能怪婉约呢。这皇宫内院,有谁敢忤逆皇上的意思呢,她也是身不由己。”

    宫女小雨看了赵公公一眼,仗义执言。她是知道婉约心意的,每次说起出宫后的生活,她都是那样地神采飞扬。像她那种如风如云的女子,怎么甘心被这宫中的四面高墙困住。

    看着众人散去,苏贵妃恨恨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茶杯咣当一声落地:“婉约你这个小贱人,竟敢迷惑皇上,真的是罪无可恕。”

    自己还没进宫之前,母亲就拉着她的手,千叮咛万嘱咐。说到了宫里,每一步都要如履薄冰,谨言慎行。

    最忌讳的就是争风吃醋,因为皇上永远不可能是你一个人的。

    整个后宫,上至皇后,下至宫女,都是皇上的女人。他高兴宠幸谁,就会宠幸谁。什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这份情意,在宫中不可能找到,必须要认命才行。

    自己也认了,不管皇上每晚翻谁的牌子,不管深宫有多寂寞。她始终忍了再忍,熬了又熬。但是为什么是婉约?那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丫头,自己几乎视为知己的她。

    因为忌惮着她的美丽,自己一直是把她雪藏起来的。平日里皇上来的时候,从来也不许她露面。

    没想到皇上竟然那么静悄悄地来看她。婉约若是识趣的,本该立刻退下才是。还有在皇上面前,宫女们从来都是不敢抬头的。就是她敢直面龙颜,还就被皇上看中了。

    自己是宫中最受宠爱的妃子,当着自己的面,皇上竟然亲点宫女伺候。这不是在那么多伺候的宫女太监面前,打她的耳光吗?

    以后她不是要被那些宫里的妃嫔们当成笑柄吗?

    别看素日里她们和自己姐姐妹妹地叫着,但是贵妃知道那都是因为皇上的宠爱,还有暂时主理六宫事务这无上的权力,为她撑起了一片晴空。

    宫里一向是捧高踩低的,如果自己一朝失宠,必然会有无数双脚凶狠地向她踏来,誓要把她碾压成泥……

    此刻想着婉约在皇上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苏贵妃就觉得肝肠寸断。皇宫内院原来真的是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以前的她真的是太天真了。从今以后,她会收起悲天悯人的心肠,用最狠辣的手段,对付所有敌人。

    “人我给你们带回来了。”刑房太监把血肉模糊的婉约送进下人房中,众宫女太监连忙上前想要照顾她。

    小雨也刚想跟进去,却听到赵公公大声吩咐:“谁也不许进去,你们先散了,我去禀告苏贵妃。”

    闻听此言,小雨的头顿时嗡嗡作响,什么,禀告贵妃?她情急之下,连忙拉住他:“赵公公,求你了。贵妃正在盛怒之下,你这不是要婉约的命吗?”

    赵公公重重地甩开她的手,径直向苏贵妃的寝宫方向走去。一个小爆女,居然敢左右主事太监,真的是无法无天。

    “落井下石的小人。”小雨狠狠地剜了他的背影一眼低声嘀咕着。她想想还是不放心,连忙尾随在他身后,想要去看个究竟。

    “何事。”苏贵妃见小赵子去而复返,烦躁地问。

    赵公公眼神闪烁地说:“回贵妃娘娘,婉约回来了。”

    “回了就回了,难道还要本宫出去迎接她不成?”苏贵妃一听到婉约二字就气不打一处来。

    只是转念一想,皇上没有留她在寝宫就寝吗?

    后宫嫔妃除了皇后之外,自己是唯一能留下陪伴皇上的女子。想到这里,她心里有一点小小的安慰,毕竟自己在皇上心中是不同的。

    “婉约是被抬回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她触犯龙颜。被皇上打了五十大板,现在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赵公公带着满脸讨好的笑容说。他悄悄地攥紧了拳头。正所谓乘他病要他命,此时不乘机踩死婉约,更待何时。

    “哦?是吗?那本宫现在要去看看她。”贵妃的脸上顿时阴晴不定。

    紧紧跟在苏贵妃身后的小雨真的是非常担心,贵妃脸上显然余怒未消。宫里最忌讳的就是抢了主子的宠爱,婉约的下场真的是不堪设想。

    “妹妹,你怎么伤成这种样子了?真的是可怜呀。”下人房微弱的烛光下,苏贵妃和颜悦色地对伏在榻上的婉约说。

    “对不起,贵妃娘娘。”婉约轻声说。

    无意中被皇上看中,她明白对于贵妃娘娘来说,这是多么大的伤害。这件事情在宫中传了开去,必然是那些什么引狼入室的话。但是她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过,一丝半点想要迷惑皇上的心,只愿主子能够明白她的心意。

    “婉约,你既然侍奉过皇上,我们也算是姐妹了。以后就不要叫本宫娘娘了,直呼姐姐好了。”

    苏贵妃复杂的目光落在她的伤处,她的衣衫早就已经被鲜血浸透说:“今晚的事情,本宫也略有耳闻。皇上还真够狠心的,把妹妹打成这种样子,本宫来为你清洗伤口吧。”

    没想到苏贵妃纡尊降贵来到自己房间,还对她这么关心。婉约顿时热泪盈眶,哽咽着说:“奴婢不敢当呀,娘娘。”

    苏贵妃跟着一个宫女出去,过了一会儿端着一盆水进来。她亲手把整盆水猛然倒在她的伤处,那笑靥如花的脸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本宫亲自来给你洗伤口,小贱人。”

    感觉到那盆冰冷的盐水,渗进伤口,令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深入骨髓。婉约握紧了拳头,尖尖的指甲直接掐进了自己的掌心,却是忍住一言不发。

    此刻婉约不用看主子,也可以感觉到她绵绵的恨意。在宫里,所有的女人都是依靠着皇上的。所以女子之间,不管平日里如何要好。一旦成了情敌,往日的情意就烟消云散的。

    想到这里,她心里对贵妃只有怜无恨。就算做了贵妃,锦衣玉食又如何,享尽荣华富贵又如何。做了皇上的女人,就注定一生都得不到爱和安宁。

    每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