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帝王侧:怒火红颜最新章节 - 鸳鸯帐暖

帝王侧:怒火红颜 鸳鸯帐暖

作者:温柔诗颖书名:帝王侧:怒火红颜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养心殿里芙蓉帐暖,春色无边。摇曳的烛光里,婉约忐忑不安地看着剑眉星目,丰神如画的皇上,脸一点点地俯了下来。她心头掠过一丝痛苦,这绝不是她想要的结局。

    原本以为按照宫规,她熬到二十五岁之后,就可以出宫。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但是今晚之后,她就只能永远留下,老死在这巍巍爆墙里。

    历朝历代,皇上宠幸过的女人。就算是无名无份,被他弃如敝屣,也不可能再流落民间。

    皇上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宫中各人提起他都是噤若寒蝉。此刻她却只看见他眼中的爱恋和宠溺,快要满溢。

    那眼神让婉约有一瞬间的迷失,这个天下最尊贵的男子,是这么地温柔,难道他就是自己命中的归宿吗?

    “让朕好好地疼爱你。”皇上梦呓般地说。

    现在天地万物都不复存在。今晚他只想要和怀中的玉人共赴**,同享那极致的快乐。后宫佳丽三千,他却从未有过这种怜香惜玉的感觉。

    在他轻柔的指尖下,婉约云裳飞舞,香飘四溢。然后他温柔的吻如细雨般轻轻飘落。起先是眉,眉如春山。接着是眼,眼含秋水。然后是唇,唇色如朱……

    皇上的热吻落在宛如粉雕玉琢的雪峰处,婉约身子猛然一颤。皇上滚烫的指尖和唇在峰顶红梅处久久流连,细细把玩。只听到婉约婉转轻啼,声音如出谷之夜莺:“皇上……不要……不要。”

    红梅处又痒又痛的酥麻感觉,让她无法再抗拒,不由微微颤抖。不知不觉地抱紧了皇上,渴望着他将自己覆盖融化。

    看着怀中的她,最幽深处已经如花绽放。凝着清新的点点露珠,晶莹剔透,等待着他的采撷。皇上微微一笑,把龙体深埋进婉约的花心里……

    宫外夜凉如水,秋风刺骨。

    “今晚侍候皇上的宫女真美。”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冷战的太监小六子,想起婉约吹弹得破的脸,对守夜的宫女晓月说。

    冰肌玉骨,花明雪艳,用任何一个优美的词形容这个女子都不为过。就算是十岁进宫,见惯各宫主子绝色容颜的他。也骤然变得词穷,只说得出一句真美。

    “里面那个就算再漂亮也不过是个宫女,怎么能和那些出生显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妃嫔比。”晓月不屑地撇撇嘴说。

    她的心里充满了浓浓的妒忌。大家同样是宫女,里面那个就飞上枝头变凤凰。明儿一早起来就摇身一变成了正经的主子,从此高床软枕,锦衣玉食。自己还得强忍着睡意在这里守夜,熬得花容憔悴。

    怪只怪父母长得再普通不过,不能给自己一副花容玉貌。晓月伺候皇上整整三年了,端茶送水,甚至沐浴包衣,皇上却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啊……你好大胆,来人。”

    听到皇上的痛呼和召唤,门口伺候着的太监宫女侍卫全部蜂拥而进,跪在龙帐外诚惶诚恐地说:

    “奴才在。”

    “奴婢在。”

    皇上检视着自己肩头的伤口,还在丝丝地往外渗血,不由悻悻地开始穿衣服。

    自己今天下午原本是去长春宫看最宠爱的苏贵妃,因为想给她个惊喜,所以命人不得通传。蹑足走进她的寝宫,竟然看到了这个小爆女婉约正和贵妃聊天。

    皇上心里不由暗暗惊为天人:“天哪,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女子,如此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眼波流转之间,仿佛有花儿盛放。”

    只一眼,他就彻底沦陷在那花海,脱口而出说今夜让她伺候。苏贵妃显然心有不甘,却乖巧地吩咐那个宫女:“婉约,皇上宠幸是天大的恩典,你下去好好梳洗打扮,要小心伺候。”

    “婉约,好美的名字。”他手中拉着苏贵妃的手,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说。

    一个地位卑贱的宫女能够来养心殿伺候皇上,这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只要成了自己的女人,自然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从此成为人上人。

    开始婉约倒还婉转承欢,没想到在自己冲破最后那层屏障进入她的时候。婉约吃痛不过,竟然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婉约锋利的牙齿深深地刺进皇上的肩膀,带来锥心刺骨的疼痛……

    痛楚让皇上怜香惜玉的情意,瞬间如潮水般退去,只剩下天子受辱的雷霆之怒。天下最贵重的龙体,岂容这样的贱婢损伤。

    “把这个宫女拖出去乱杖打死。”皇上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帐外冷冽地说。

    婉约不可置信地看着刚才还抱着她,吻着她,极尽温柔进入她身体最深处的皇上。那一刻,她以为皇上是对自己有情的,才会这么小心呵护。

    因为自己在男欢女爱的最后关头,忍受不了那种撕裂般的痛苦。无意中咬伤了他,竟然要把她打死。

    怪不得别人说伴君如伴虎了,果然如此。

    恩爱转眼成空,就如烟花。瞬间璀璨,瞬间凋零。

    “遵命。”侍卫上前想要掀起龙帐。

    婉约大声说:“且慢。”

    不顾皇上的目光如炬,她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自从进了皇宫的那天起,婉约就知道自己从此以后命如蝼蚁。但是蝼蚁也有尊严,不能那么屈辱地不穿衣服被拖出帐外打死。

    婉约凛然一笑,明眸更显得清冷无比。其实仔细想想死有什么可怕的,世上有谁不是孤独地生,孤独地死。

    皇上原本以为婉约会像其他被赐死的人一样,向自己磕头如啄米,以求保命。不经意间却碰见她凛然的眼神。

    她像一棵遗世独立的翠竹,那小小的肩膀上,仿佛有一种令人不能小觑的力量。这一瞬,他有点后悔。但是皇上的话就是金口玉言,岂容反悔。难道命众人退下,重新把她拥入怀中不成。

    穿着整齐后的婉约伸出芊芊素手,掀开龙帐。两个侍卫顿时上来拖她,被她奋力甩开:“不要碰我,我自己会走。”

    “算了还是打她五十大板吧。”皇上沉吟片刻开了口,他觉得自己对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爆女,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婉约被带到宫里的行刑室,走过幽暗的长廊。按在血迹斑斑的长凳上,这时候传来太监尖利的声音:“皇上口谕,打五十大板,现在开始行刑。”

    两个身材高大的太监拿着刑具走过来,板子像雨点一样地落了在婉约身上。

    “一……二……三……”

    身体最深处和受刑处撕裂的双重痛楚,让婉约渐渐地陷入昏迷状态……

    每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