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大结局(上)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大结局(上)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啊——”巨大的恐惧,和巨大的悲伤,让佩儿瘫倒在地,尖叫起来。她看到,牡丹的尸体在里门口,她双手死死的抱着柱子,显然是恐惧到了极致,显然是不想去死!但是,她眉心的红点,却又那么醒目!

    显然,这是日月神教做的。显然,这些人都是东方不败杀的!能用绣花针杀死这么多人,整个江湖,也只有东方不败一人能够做到吧!可是为什么,他要杀光这些人,他要毁了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为什么!

    这时,她突然回想到,他说过的一句话——“佩儿,只要你敢离开我,我就让整个连城帮,给你陪葬。”

    所以,在她今天决定离开的时候,也就决定了这些人的生死了吗?不,不要,她不要这样,她不想的媲!

    这就是她爱过的男人,这就是东方不败!她早就该觉悟的,早就该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还会有爱情,怎么可能喜欢她!他是暴虐的,是嗜血的,是可怕的……

    很快,暴雨倾盆而下,把佩儿淋成了落汤鸡。她也不顾着躲雨,含着泪水,咬着嘴唇,吃力的把这一具具尸体拖出去,掩埋。

    等埋好所有的尸体,雨反而下的更大了。她实在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任由大雨狠狠的冲刷着她。

    丫*

    渐渐的,雨过天晴。那些尸体竟然都活了过来,一个个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佩儿正在诧异着,突然,远处有个人影越来越靠近她,那轮廓如此熟悉,似乎是……

    果然是东方不败。他没有穿女装,甚至都没有穿华丽的衣服——一身的粗布装,头发非常简单的挽成一个发髻。若不是他相貌实在太出众,他还真的就跟平常人无异了。

    “你……你怎么穿成这样了?”佩儿惊讶的指着他。

    “我不当教主了。”东方不败狭长的眸子盯着她,“我下崖来找你,想跟你一起退出江湖,过平凡的日子。怎么样,你愿意跟我一起吗?”

    “我愿意!”佩儿马上点点头。她爱的是他,要是真的能跟抛却江湖一切恩恩怨怨,跟他一起过平凡的日子,那就好了。

    东方不败满意一笑,朝她伸出了手。她想过去抓,但却突然发现——为什么这只手,就像一个虚拟的影子,怎么也抓不住?她不甘心,抬起头,却看到他早已转身,准备离开。

    “东方不败,你不要走,你不要离开我……”佩儿不顾一切的朝他冲过去,大喊着。

    *

    “东方不败,你不要走,不要走……”在这一声声惊叫声中,佩儿蓦地惊醒了过来。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小茅屋里。原来刚刚的一切,只是一个梦而已。

    “你醒了啊?”一个穿着简陋的女人,端着个木盆,走到她身边。

    “我在哪里?”佩儿刚想活动一下,就感受到脑袋像炸开般的疼。她盯着面前的女人,只觉得她好像有点熟悉。

    “你在我家。”女人搅干了毛巾,递给她,“昨天下雨,冲哥在连城帮宅子后面看到昏迷的你,把你带回家的。”

    佩儿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面容如此熟悉的女人,究竟是谁了。她有些惊讶:“你是圣姑任盈盈!”

    “别叫我圣姑了。”任盈盈把毛巾收回,莞尔一笑,“我现在只是个平凡女子。都是我当初太执着,以为凭借不懈的努力,就可以覆灭明朝,这简直太可笑了。那天我下黑木崖时,也是这么大的雨,我差点就死掉了,幸好冲哥救了我。我现在跟他在一起,很幸福。”

    冲哥是谁?当屋子的门被打开,辰轩从外面走进来时,佩儿终于知晓了。原来辰轩喜欢的女人,是任盈盈。那这里,应该就是华山脚下吧。

    辰轩的身旁,还有一个男人。他看起来四五十岁,满头的白发,脸色苍白,但双目却炯炯有神。

    任盈盈听到动静,一回头,看到那个男人,顿时笑逐颜开:“爹!太好了,冲哥终于把您救出来了!”

    这个男人是任盈盈的爹,那不就是任我行?任我行竟然没有死!佩儿更加的惊讶了。

    任我行似乎还是很虚弱,连忙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东方不败把我关在西湖牢底十余年,肯定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出来吧!既然我出来了,就一定要血刃他报仇!”

    听到东方不败可能会有危险,佩儿的心,还是本能的一紧。但很快,她就不再担心他——他狠的下心,杀了她家里所有的人,她又怎么能再去想他呢?现在,他跟她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而是有不共戴天之仇!

    “可是爹,现在整个日月神教,都在东方不败手里,就凭我们三个,根本不可能夺回神教……”任盈盈蹙着眉头,担心的提醒着他。

    “现在已经不是我们三个了。”辰轩说,“红花会的人已经接到消息,他们的德尊主嫁给东方不败后,在黑木崖被人欺负,最近还被软禁。他们要去解救德尊主,愿意跟我们合作,一起杀去黑木崖。人手方面应该是够的,但东方不败武功实在太高了,我们的胜算还不是很大。”

    “我有一个办法。”任我行说着,把一个小瓶子从怀里抽出来,“这是日月神水,当年我调制的,这世上也就只剩下这一瓶了。东方不败练了葵花宝典,武功天下第一无人能敌,也百毒不侵。不过在这世上,还有日月神水,不会被他察觉。但即使他喝了下去,也只能减弱他一半的功力,而且不出半天,就可以恢复。所以,我们必须在半天之内,夺回黑木崖。”

    “可是,如何下毒呢?现在黑木崖上早已没有了我们的人,我们根本没办法下毒……”任盈盈说。

    这时,任我行突然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佩儿,就走过来,问:“她是谁?”

    “她是东方不败的小妾。”任盈盈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似乎不该这么说的……

    果然,任我行的双眸充满了仇恨,右手开始颤抖,语气狠戾:“这么多年,东方不败还挺会享受的?让我来杀了她!”

    “不要!”辰轩马上上前,张开双臂挡在佩儿面前,“她也是被迫的,她是被东方不败强迫的!”

    “但即使这样,也要杀了她!”任我行一把推开了辰轩,“即使她是被迫的,她刚刚也听到了我们的计划,要是她泄露出去……”

    “我不会!”佩儿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毫无惧意的直视着任我行的眸子,“把神水交给我,我去下毒。”

    “你说什么?”任我行听了这话,才收回了手掌。但他很快不屑一顾,“就凭你?东方不败为人多疑,你还没靠近他,早就被他杀了!”

    “我可以。”佩儿打断他,坚定的看着他,吼道,“我绝对可以下的了毒,把神水给我!”

    这天下,还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对任我行说话呢,尤其佩儿还是一个武功极其低微的无名小卒。任我行的双手颤抖了起来——他可以毫不费力的杀了这个女人,但是她眸光里的那种坚定,那种仇恨,却渐渐的让他信服。看起来,这个女人非常恨东方不败,而且,她似乎有十足的把握。反正现在凭他们三人之力,是杀不了东方不败的,不如让这个女人去试试。

    于是,他点点头,竟然把神水交到了佩儿的手里。

    *

    佩儿休息了整整三天。三天后,她起身,换上了稍稍明艳一点的女装,化了点淡妆,遮盖了脸上的泪痕,只是那一双眸子里的愤怒,仇恨,无法遮掩。

    离开华山,花了一天的时间,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来到了黑木崖下。抬头看到那高耸如云的崖,想到他就在上面,她的心,再一次的战栗,竟有些希望,能够见到他。

    沿着长长的栈道走着,走到一半,就有数名穿着红黑服饰的教徒从上面下来,把她围住:“来者何人,胆敢擅闯黑木崖?”

    一柄柄钢刀对准了佩儿,佩儿却毫无畏惧,抬起头:“你们不认识我了吗?”

    “夫人?”那些侍卫认出了她,脸上的表情是极其的惊喜,“夫人,您回来了?您知不知道,在您离开的这几天里,教主他……”

    到底怎么样,才能不让心,被这些话给触动呢?佩儿强迫自己露出一点笑容:“那就快带我去见教主吧。”

    *

    一步一步走上了长长的汉白玉走廊,佩儿站在无极宫门口。她推开门后,走了进去。她看到在里面,东方不败在喝酒,脸颊稍稍发红,大概喝了不少。他身后站着的女人是凌月,她手里拿着酒壶。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东方不败大掌一挥,非常不耐烦的说:“都给我退下!”

    “佩儿?”凌月看到佩儿后,惊叫起来。

    东方不败这才抬起头,对上了她的眸子。然后,他蓦地站起,仔细的看了一会,确定眼前这个瘦小的女人是他的佩儿,确定没有看错后,走到她身边,用手勾起了她的下巴。

    “你上来干什么?”这声音并不友好,也不夹杂着任何欢迎的成分,质问道。

    佩儿动了动嘴唇,刚想说话,她瘦小的身躯却猛的落入他的怀中。他食指按在她的唇上,语气霸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既然你自己上来的,就别想再下去了!”

    这三天内,他早就后悔了,心痛到了极点,即使借酒浇愁,也只能让心里的痛楚更加的明显。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打算再放手了。

    佩儿移开他的食指,怔怔的看着他的黑眸:“我不会离开的,我已经很清楚,我爱你。”

    “真的?”他终于收回了质问的语气,变的很小心翼翼,生怕她会反驳。

    “真的。”佩儿轻轻推开他,走到前面,然后转身,“东方不败,我爱你。”

    身后拿着酒壶的凌月,身躯在微微的颤抖着,眸子里是极其的愤怒和不甘。佩儿转身对她说:“下去。”

    “凌佩儿,你为什么要上来!”凌月朝她吼道。这些日子,佩儿下崖,德安公主被软禁着,东方不败身边就只有她一个女人。凌月本来以为,只要自己一直陪伴着他,终究有一天,他可以发现自己的好,可以爱上自己的。但佩儿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

    “下去。”佩儿不去看她的眸子,伸手就抢过了她手上的酒壶,淡淡的说,“有我伺候教主就足够了。”

    “你下去吧。”东方不败马上朝凌月挥挥手。的确,这里有佩儿就够了,他的世界里,有佩儿就足够了。

    “是。”见东方不败都发话了,凌月知道自己再没有翻身的可能,只好下去了。

    佩儿背对着东方不败,把日月神水从腰间解下来,参进了酒壶里。然后,她转身,朝他抛过去一个宽慰的笑容:“好久没跟你一起喝酒了,今天我们不醉不休。”

    “好。”东方不败并没有察觉什么,重新坐了下来。佩儿深吸了一口气,倒给他一杯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上崖来找我。”东方不败拿起酒杯,在手上转了一圈,“佩儿,永远留在我身边,好吗?等再过几年,选出新的教主,我们就一起下崖去,退出江湖,去过与世无争的日子。”

    他的话,让她想起了在崖下她做过的那个梦。在梦里,他真的不当教主了,跟她一起去过与世无争的生活。但是现在,可能吗?他欠下的这一笔笔血债,真的可以一笔购销吗?

    然后,她就看到他端起酒杯,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对不起。”佩儿很快站起,抽出腰间的匕首,对准了他,语气决绝,“我想,这辈子是不可能了,等下辈子吧。”

    “你……”突然看到她如此大的转变,东方不败有些吃惊,刚想站起,就感觉到丹田一阵剧痛。他很快意识到了,刚刚喝下去的酒有问题。他对她说:“你对我下毒?”

    “对。”佩儿干脆的承认了,然后点点的泪水,聚集在了她的眼眶里,“这是任我行的神水,东方不败,你反抗不了的。”

    “你跟任我行勾结,一起来害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东方不败捂住丹田处,皱着眉头,冲她叫道。

    身为教主,他什么风雨没有经历过,什么阴险的人心没有见过。但是,他却败在了眼前这个弱女子的手里,不仅是因为日月神水他察觉不出来,更是因为,他根本没想过,从来没想过,她会害他。

    “为什么?你知道原因的,东方不败,我恨你!”佩儿说完举起匕首,就要朝他刺过去。

    “不要!”不远处传来一个女声,接着,凌月就从外面冲出来,立即挡在了东方不败面前。很快,匕首刺进了凌月的胸口。顿时血流如注,凌月的身躯瘫软下来,倒在地上。

    “姐姐,姐……”佩儿惊的放开匕首,怔怔的看着倒在地上,垂死挣扎的凌月。虽然凌月害过她,但毕竟是她的亲姐姐啊!她亲手杀了她的亲姐姐!一股突如其来的痛苦和恨意,涌上了佩儿的心,让她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鲜血从凌月的嘴角滑过,从伤口处冒出来,在地上蔓延开来。但即使是这样,凌月还是一直盯着东方不败那英俊的脸庞。

    “不要动,我救你。”东方不败强忍住丹田处传来的剧痛,蹲下来,想要给凌月止血,可凌月的手,马上抓住了他的手臂。

    “不必了,教主,我知道我活不了了。”两行泪水,从凌月的眼角划过,她似是不甘,似是惋惜,似是痛到了极点,断断续续的说,“教主,我爱你……虽然我知道,这辈子你可能都无法接受我,但我是真的爱你,能为你死,我心甘情愿……”

    然后,她双眸一闭,离开了人世。

    “姐,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佩儿扑过去,抓住凌月的双肩,剧烈的摇晃着。可惜,凌月再也醒不过来了。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东方不败大掌紧紧的抓着身旁的桌子,咬着唇,对佩儿说。

    佩儿猛的站起,推了他一把:“东方不败!我不知道你现在为什么还能这么坦然,连城帮那些人,难道不是你杀的吗?每一具尸体身上都没有一点伤痕,就眉心有个血点,不是你下的手,还能有谁?你杀了我全家,你又害死我姐姐……即使我现在杀不了你,也没关系了。现在任我行已经带着红花会所有成员,把黑木崖围的团团转,你就算插翅也难飞了!”

    东方不败浓郁的黑眸,紧紧的合上。的确,他是用绣花针杀人的,很多被他杀了的人,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只是眉心一个血点。但是,连城帮的人真不是他杀的,虽然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任我行终于回来了,围攻了黑木崖……虽然东方不败做教主多年,但教内还是有很多任我行的老部下,他们应该对任我行一呼百应吧……那他的佩儿,那佩儿该怎么办?

    “你真傻。”东方不败上前,扣住她的肩膀,语气虚弱了好多,“你以为,任我行让你来给我下毒,他会让你活下去吗?他一定是想,让我在中毒之后把你杀了,一石二鸟。即使我没杀你,他也不会让你活着——你是我的妾,即使你恨我,他也不会放一个隐患在世上的!”

    “那又怎么样?”两行泪水从佩儿的眼角滑落下来,滴在他的手上。她喃喃的说,“只要你死了,就可以了。”

    他们男人之间的权术,她猜不透,也不想去猜。但是从她带着神水上崖,准备给他下毒开始,她就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也许,她是觉得连城帮的人都死了,她一个人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也许她是觉得,他在中毒后可能不会放过她……她知道,他死了之后,她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去伤心欲绝,一定也活不了多久。

    因为她爱他,她非常清楚,她爱他!

    *

    “教主,不好了!”侍卫从外面冲进来,跪下,慌慌张张,“任我行带领大批兵马攻上黑木崖,现在已经在崖顶了!”

    “知道了,退下。”此时的东方不败,已经不在乎这些了。算了,随它去吧。

    他这一生追名逐利,为了夺得教主之位,假意答应任盈盈,会去覆灭明朝,与任盈盈一起囚禁任我行。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为了日月神教的威望,他杀了那么多人,他早已把自己的心,练的跟石头一样坚硬。

    他本以为,自己会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自己建立起来的皇图霸业当中,会做个圣明的教主,会让日月神教,千秋万载,也会让自己文成武德,工心圣教,千秋万代,一统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