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佩儿离开黑木崖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佩儿离开黑木崖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她很倔强,爬起来继续朝前走,一副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态势。

    东方不败站在原地,看着那个羸弱的,潮湿的背影,分明感受痛苦正在吞噬着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的吞噬,竟让他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他深知,她是他心头的一根针,碰一下他会痛,拔出来他会死。

    纠缠了半天,他还是飞到她面前,一把扯住了她的袖子:“跟我回去!”

    她感受到他手上的力道,感受到他黑眸里的坚定,知道如果硬来的话,肯定是不行的,肯定救不了辰轩。于是,她尽量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让语气听起来柔软很多:“教主……你去救救辰轩好不好……他是无辜的嘛……”

    这小猫般的声音,听的东方不败几乎要头皮发麻了。不过,他向来是很喜欢她对他示弱,对他撒娇的。此刻,他脑子里竟然全是那些限制级的画面,眼眸里也染上了一抹欲色。不过,语气仍然不松动:“凭什么?丫”

    “我跟他没什么的,他只是我一个小时候的朋友而已,只是朋友……”佩儿继续不遗余力,甚至双手抱住了他的手臂,轻轻摇晃着,“我不想让他死,不然我会内疚的!你是我夫君嘛……我爱的是你……”

    前面的话,东方不败都没怎么去听,但最后一句,却听的清清楚楚。不过他还是有所怀疑,马上扯住她的肩膀,严厉的问:“你刚刚说什么?媲”

    他的态度有些吓到她了。她支支吾吾的说:“我说,我爱的是你!”

    他嘴角滑过一丝笑容,但随即黯淡下去。这是她第二次跟他说,她爱他。前面的一次,是他掐着她的脖子,她为了保护自己的命,才说的。这第二次呢,是她为了保护辰轩,为了保护她心爱的人……

    “我懂了。”他的眸光彻底的收敛了,很快抱起了她,把她扶到后背,施展轻功,朝前面的广场飞去。

    他细心的把她的双手拉到他脖子的位置,扣紧。她看着周围的风景在迅速的倒退,微风徐徐吹过,好惬意。她的心里,有种大石头被放下的感觉。今天,她终于把内心真正的想法告诉了他,终于告诉他,她爱他。坦白了之后,人也轻松了一大段。

    虽然她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虽然知道自己不该爱上这个大魔头,但此刻,她什么都不愿意多想,只想搂住他,搂住这一刻,属于自己的幸福。

    广场上围着一圈日月神教的教众。辰轩被绑着跪在正中央,后面站着个刽子手,随时准备行刑。东方不败看到这个场景,嘴角滑过一丝嘲笑——杨莲亭就是这么喜欢繁文缛节,杀个人都这么麻烦。如果是他,才不会这么做。

    “时辰到了,行刑吧。”站在面前的侍卫长喊过之后,刽子手举起刀,朝辰轩砍过去。

    东方不败抽出一根绣花针投射过去,巨大的钢刀竟然猛的掉落在地,吓的刽子手往后一退。当他看到击败他的钢刀,掉落在面前的,竟然是一根细小的绣花针后,惊的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

    所有人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落在面前的东方不败,他怀里还抱这个小小的身影。

    “属下参见东方教主!”所有人全部跪下,额头贴在地上,一动不动。

    “起来吧。大家都可以回去了。”东方不败似乎非常不耐烦,淡淡的交代完之后,就准备抱着佩儿离开。

    可就在这时,辰轩竟然朝东方不败的背影喊道:“东方不败,你要杀就杀,别这么假惺惺!把佩儿放下!”

    东方不败剑一样的眉毛,狠狠的蹙了起来。他的双拳紧握,似乎气到了极点。也难怪,世界上哪有这么不识相的人,明明自己被人救了,还要出言不逊。佩儿看到,一根绣花针已经握在他的手心,他也开始酝酿真气了。

    “不要!”她马上出手阻止,小手覆上他的大掌。锐利的绣花针,狠狠的扎在她的食指上,她尖叫一声,本能的挪开了手,就看到殷红的鲜血,从食指上流出来。

    她的眼里,果然只有辰轩。为了辰轩,她宁可这针是扎在她的身上吧!这么想着,东方不败愤愤的丢掉了针,对后面摆摆手:“把他重新押回大牢,等候发落。”

    “是!”手下们点点头,就把辰轩押了下去。

    “教主,你,你不是说……”佩儿生气了,红着脸辩驳,“你不是说,要救他的吗?”

    他的脸上,均是算计的冷笑:“对啊,我只答应你要救他的命,可没有答应别的。”

    “你!”佩儿说不出话来,明白自己又被他给暗算了。

    *

    辰轩还被关在大牢里,而杨莲亭和德安公主都被软禁着。今天的夜晚,特别的安静柔和,好清澈,好别致。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天上,光芒似水,均匀的洒在整个黑木崖,让黑木崖到处都闪闪发光。

    东方不败在花园的亭子里饮酒,佩儿陪在他身边。她发觉,今天的他有些不一样,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一轮明月上。他的侧脸轮廓分明,线条刚毅,而他长长的睫毛,又给这张坚毅的脸上,加了一点柔情的成分。

    那轮明月,他看的那么入神。他究竟想通过这明月,去看什么?

    “你会抚琴吗?”他突然转过头来,对她说。

    抚琴?佩儿只是小时候学过,已经多年没有弹了。可是德安公主在上次的夜宴之上,一曲《凤求凰》惊艳全场。她说:“我弹的不好,还是让德安公主来弹吧。”

    “不,我就要听你弹。”他朝远处的侍卫挥了挥手,让他们去准备琴。

    *

    当两个侍卫抬着琴,架在佩儿面前时,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下来了。可她并不懂,这美丽的夜色,应当让德安公主那美妙的音乐陪伴,为什么他一定要她来弹?她勉为其难的弹了一首“霓裳羽衣曲”,弹的很笨拙,时不时有弹错的音,她不得不常常停下来纠正。到最后,连她自己都听不下去了,她稍稍撇了东方不败一眼,他表情自然,依旧是盯着天上的那轮明月,看的入神。

    “你上黑木崖这么久,我却只能带给你伤害,这次又差点害死你。”东方不败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么多愁善感,一点也不像他。不过,他只说对了一半——虽然上黑木崖之后,她常常挨打,常常要干很多活,被丫鬟们欺负,被德安公主算计,但她的内心深处,几乎从来都没有觉得苦。因为她知道,他给她的爱,就像是一个屏障,一直撑在她的心里,让她有力量去对付任何的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不败才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如果以后我在你的生命中消失,你会想我吗?”

    他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这让她的心里,闪过一丝警觉,愣愣的开口:“我当然会!”

    “这就够了。”他终于把眸光从月亮上移下来,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放在她面前,“把这个收下。”

    “原来它在你手里啊!”佩儿马上把金人拿起来,仔细的看着。自从她被带到红花会之后,就怎么都找不到金人,原来早就被他收起来了。那个玉人,一定在他手里吧。这是他们俩的金玉良缘……

    “以后你要一直带着它,千万别弄丢了。”东方不败继续说。

    他这样的口气,终于让她十分警觉了。她一抬头,对上他的眸子,问:“教主,你今天很不对劲,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看着她晶亮的眸子里充满了疑惑,似乎很想知道他的回答。他对她笑了一下,隐蔽的一伸手,一掌劈在她的脖子上。

    她连叫都来不及叫,就晕倒在了他怀里。她的身上,还是散发着熟悉好闻的芳香,她的身体还是那么柔软,那么温暖……

    但是,也许过了今天,她就不再属于他了。她在这黑木崖上这么多天,他带给了她什么?浑身的伤痕,随时都可能为她自己的生命而担忧?

    她的心也不在他身上,她爱的只有辰轩,他留着她的身,还有什么用呢?也许,强扭的瓜不甜,真的爱她,就应该看着她快乐,应该把她放到她爱的人身边吧。

    纠缠了这么多天,他终于累了,终于输给了自己的心,输给了爱。

    夜色越来越深,气温也越来越低。东方不败怕佩儿着凉了,就轻轻的抱起她,把她带走。他的动作很轻柔,生怕把她弄醒。

    *

    辰轩被侍卫从牢里救出来,带到一个房间里,沐浴,更衣,涂伤口。这一系列的优待,让他有些诧异。

    随后,房间门被打开,东方不败那倨傲的身影跨了进来,一步步走到他面前。

    “东方不败!”辰轩后退了几步,带着诧异的眼神,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你放心。”东方不败嘴角闪过一丝嘲笑,“如果我想杀你,我早就动手了。”

    这句话算是实话。如果他想杀他,又何必这么麻烦,白天在广场上,直接让他被刽子手砍倒算了。他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开口:“那你找我干什么?”

    东方不败那冰冷的眸子,一直盯着他看。看了许久后,他才不甘的说:“我真不明白,像你这样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凭什么能这么吸引她。”

    辰轩想了想,他口中的“她”,一定是佩儿吧。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佩儿还在想着自己,辰轩有些感动。虽然他对佩儿没有非分只想,但是如果能趁这个机会,把佩儿从这个大魔头手里救出来,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于是辰轩说:“既然你知道,又为何强留她在黑木崖?放了我,让我带她一起走,只有我才能给她幸福。”

    “好。”东方不败竟非常爽快的点点头。

    辰轩分明能看到,他眼里翻滚的痛苦和恼怒,看到他牙帮紧咬的隐忍,看到他终于缓缓归于平静的瞳海。可他竟答应的这么快,一定是考虑了很久的结果。

    *

    当佩儿醒来的时候,发现她睡在东方不败的床上。她揉了揉眼眸,看着窗外一片艳阳高照。

    “你终于醒了。”淡漠疏离的声音,夹杂着隐忍,传入她的耳朵。她扭头,看到了坐在梳妆台旁的东方不败。

    “我昨晚……”佩儿记得自己昨晚跟他在花园里赏月,然后她就睡着了。应该是他把她抱回房间的吧。

    “去洗洗脸,我给你梳妆。”他的声音异常的温柔,让她什么都没想,就点了点头。这样的清晨真是迷人,要是每天都过这样的日子,就好了。

    *

    洗过脸,漱过口后,佩儿坐在梳妆台旁,轻轻合上眼眸,等待着他。细小的刷子,带着熟悉的力道在她脸上刷过,半湿润的触感,真的好舒服。

    不一会,刷子就离开了她的脸,他说:“好了。”

    睁开眼后,她发现,他给她画上了全金色的妆容,把她的脸装饰的完美无缺。这不禁让她想起,跟他在青楼的日子。虽然那段日子凶险万分,但她的内心深处却是平静如水,一点都不着急的。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清楚的感受到,身旁有一棵参天大树,能让她这只小鸟去依靠。

    不过,他今天怎么这么有空,都没有去处理教务,也没有被他那群长老缠着,还能给她化妆?她正想抬头问他,他却抢先开口。

    “辰轩就在外面,你随他下崖吧。我准备放了他,也放了你。”他说完之后,直视了她一会,似乎要一次性把她看个够一样。

    “你说什么,你……”佩儿大吃了一惊,眼眸瞪的比玻璃球还要大,骨碌碌的转着,看着他。

    曾经,她又多么渴望能下崖,能逃离他的身边。可每次逃跑,都被他抓住,一次又一次的惩罚她。

    现在,他竟然主动让她下去了!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又为什么,她现在会有千般万般的舍不得,舍不得!

    因为他是爱她的,而且爱的很深很深,爱到可以放弃她,可以拱手把她让给她爱的人。难怪昨晚他让她陪他看月亮看了那么久,还问她那些奇怪的问题。原来在那一刻,他就决定要放了她。

    “快走,等我后悔了,你就来不及了!”东方不败的声音,和他的手一起在颤抖着。

    佩儿知道,他误会她了。她跟他说过两次,她爱他,每一次都是真的,她真的爱他!他大概还以为,她爱的人是辰轩吧?

    她真的好想告诉他,她爱他,她的心早已只属于他一个人,她不想下崖,不想离开他。但是,话到了嘴边,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即使爱了,又如何?他们之间困难重重,德安公主痛恨她,杨莲亭也不喜欢她。

    这些都是幌子,最重要的是,她是正,他是邪。她注定不能跟他在一起,她不能为了他,为了爱情,而放弃自己的信念。

    “多谢教主。”她在他面前跪下,恭恭敬敬的给他磕了个头,然后起身,收拾东西。

    她带过来的嫁妆,本来就少的可怜,现在基本上都没有了,她就只收拾了几件旧衣服。但她也不会忘记,把昨晚他给她的那个金人,放进包袱里。

    *

    离开无极宫,佩儿的眼泪好重,如潮水般涌出,弄花了她的脸,冲掉了他给她化的妆。

    在他的注视下,她就像一个木偶,一步一步的走到辰轩面前,上了马车。

    “佩儿,总算把你救出来了。”辰轩看到她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在前面驱着马车。

    马车行驶着,将要去栈道,将要离开黑木崖,她也将要离开东方不败……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再见面了。她感受到自己的心,那么的剧痛,一点快乐都没有。

    她爱的是他,她知道,自己的心里,永远都只有一个他!所以在这即将分离的时刻,会如此的心痛。这种心痛,似乎是随着呼吸而不断加剧,让她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即使他是邪魔外道,即使他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那又如何?

    即使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即使他滥杀无辜,又如何?

    他始终牢牢的扎在她心里,她永远都爱着他!

    “停车!辰轩,停车,我要下去!”佩儿在车厢里,大叫起来。

    辰轩最终停下了车,进了车厢,不解的看着佩儿,问:“怎么,还有什么东西没带齐吗?”

    佩儿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就好像抓住了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她泪眼汪汪的说:“我……我不想下黑木崖,我喜欢他,我爱他,我要跟他在一起……”

    “你在胡说些什么!”辰轩狠狠的推开了她,“佩儿,东方不败是一个大魔头,你怎么能喜欢这种人!”

    “我不管!”佩儿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就要下车,“我喜欢他,不管他是谁,都都不想离开他!”

    “你够了没有!”辰轩把她推回车内,忍不住,猛的甩了她一个巴掌,“佩儿,你醒醒吧!像东方不败这种大魔头,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跟他在一起,只会跟他一起去死!为了夺辟邪剑谱,他杀了林师弟全家!定逸师太也是被他暗算而死,魔教在江湖上为非作歹,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辰轩的这一巴掌,彻底把佩儿打醒了,也打掉了她所有的希望。对啊,自己怎么能跟魔教为伍,一起去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呢?怎么能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呢?不可以,不可以!

    “辰轩,我知道了,我们下崖吧。”佩儿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重新坐回了马车,说。

    *

    佩儿知道,辰轩下崖之后,一定会去找他喜欢的女人,那个他提过的,住在华山脚下的女人,所以,她只是让他把她送回了连城帮。

    到连城帮门口,佩儿刚刚下车,辰轩就迫不及待的走了。看来他真的很着急去见那个女人。他的爱情算是圆满了,而她的爱情,没有了。

    看着连城帮的大门,佩儿有些不敢进去了。自己上崖,与东方不败在一起那么长时间,现在回来了,会不会不被他们接纳了呢?牡丹的嘴脸,顿时又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心里怀着一番忐忑,佩儿过去推开了门。但门一被推开,她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一动都动不了了。

    满院子的都是尸体。连城帮的大大小小,都被杀死在这里。现场几乎没有一点血迹,但每一句尸体的眉心,都有一个很小的红点。

    “啊——”巨大的恐惧,和巨大的悲伤,让佩儿瘫倒在地,尖叫起来。她看到,牡丹的尸体在里门口,她双手死死的抱着柱子,显然是恐惧到了极致,显然是不想去死!但是,她眉心的红点,却又那么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