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带着辰轩逃跑!!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带着辰轩逃跑!!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佩儿继续淡淡一笑:“其实,我很早就开始怀疑你了。你还记得以前,你想带我逃出黑木崖的事吗?你已经在这里做了多年的丫鬟,并且对东方不败情有独钟,还会有什么私事要下崖去呢?还有,混下崖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当时你狠冷静,很熟练,显然是下崖多次了。你一定是想下崖,跟红花会的人联络吧。”

    凌月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错愕,但随即平复下来:“还有呢?”

    “还有,就是你房里的那只金雕。你说那是你养着玩的,但我第一次见到它时,它被关在笼子里,拼命的挣扎。如果是养了多年,早就逆来顺受了,怎么可能会这样呢?显然是才被放到笼子里没一会,还没有适应。当时,只知道你在说谎,却并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我跟辰轩在红花会附近,又看到了你房里的那只金雕。那只金雕,就是你跟红花会的信使吧?”佩儿说。

    “哈哈……”凌月笑的很坦然,却也有一丝决绝的成分在里面酝酿着:“我没想到,你并不笨,竟然能看穿我。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去告诉教主,我是这黑木崖上的奸细,让他杀了我吗?”

    佩儿伫立了一会后,就沉重的摇了摇头。她知道,东方不败一直是一个很多疑,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人,如果把这件事情告诉他,那么凌月难逃一死。她说:“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去当红花会的奸细。媲”

    “因为德尊主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是在报恩而已!”凌月看着她的眸子,说,“我跟你说过,我小时候得了瘟疫,东方教主下令,送我出去治病。谁知道了外面才知道,这瘟疫谁都治不好,最后是红花会救了我。我不能违抗德尊主,不能违抗我的救命恩人。”

    原来是这样……佩儿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身份告诉东方不败的,因为你是我姐,因为我相信,你没有不安好心。丫”

    凌月显然是有些吃惊,但很快就平复下来,看着佩儿语气坚定:“但是我不会感谢你。”

    说完,她转身就走。佩儿在后面,一直看着她渐渐远去,心里却浮上来一阵阵凄凉的感觉。现在,她唯一的亲姐姐也不站在她这边了,以后的日子,怕是更加难过了吧。

    *

    不过至少,现在佩儿已经不再是丫鬟,每天不需要做很多的事了。而且,她每天都安分守己,乖乖的待在无极宫,等着东方不败回来,久而久之,东方不败也对她放松了警惕。

    但是,她却无时无刻没有放弃去救辰轩,没有放弃逃跑。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她的心里更加着急,更加担心辰轩的安危,最终决定,要独自把辰轩救出来。

    黑木崖大牢守卫森严,凭她一人之力,几乎是不可能把辰轩救出来的。但是,现在已经无所谓可不可能了。去试一试,也许还会有渺茫的希望,如果不去试,那辰轩迟早有一天会被杀了。

    夜未央,佩儿已经打定了主意。

    *

    白天趁东方不败不在的时候,佩儿去摸了摸大牢附近的基本情况——门口看守的侍卫似乎并不是很多,但里面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

    夜深了。佩儿从东方不败身边爬起,轻轻的推了他几下,呼唤了几声后,他还是没反应,应该是睡着了。

    她小心翼翼的下床,换好白天早已准备好的夜行衣,出门,朝大牢的方向飞过去。

    她不知道的是,她刚刚离开.房间,东方不败就坐了起来。这些天,他早看出她的心神不宁,所以一直都有防备着。他没有换衣服,而是披着雪白的睡袍,出门,飞上无极宫的屋顶,居高临下的看着,看着那个小小的黑影,往大牢的方向飞去。

    浓浓的愤怒,涌上了他暗黑的瞳孔。他太阳穴旁的青筋爆起,显然已经火大到了极致。他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还没对她的辰轩死心。身在曹营心在汉,这点简直被她演绎到了极致。

    很快,他飞下无极宫,落在守门的士兵面前。

    “属下参见东方教主!”士兵吃了一惊,唯唯诺诺的跪了下来。

    “你马上去发信号,通知大牢的狱卒长……”东方不败俯下身来,在士兵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什么。

    “是!”虽然觉得这个命令有些匪夷所思,但士兵还是马上点点头,去办了。

    *

    此刻,佩儿已经飞到了大牢的牢口。牢口仍然有侍卫在守候,他们个个表情严肃,一丝不苟。

    佩儿从身上抽出几把匕首,投向他们。匕首很快刺进了那些侍卫的手臂,腿部。虽然刺的不是很深,但匕首上早就被她涂上了麻药。不一会,那些侍卫都晕倒在地。

    佩儿踮着脚尖,慢慢的走进了大牢。

    大牢里有很多侍卫在守卫着。不过此时,这些人似乎都喝醉了,酒瓶乱七八糟的散落了一地。他们靠在墙角,沉沉的睡着。

    佩儿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虽然感觉很诧异——为什么大牢的守卫竟然如此不严?但她也没时间多想,轻轻的从这些睡着的人中间穿过,唯恐他们会突然醒来。

    她一间牢房一间牢房的看过去,在里面寻找着辰轩。

    *

    此刻的无极宫,大殿里没有点灯,异常的昏暗。穿着轻质纱衣的东方不败,独自坐在椅子上,拿起桌几上的小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他在等待,等待佩儿把辰轩救出大牢。这种等待,让他的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虽说现在的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她注定是无法逃离,但是,一想到她不顾自己的生命,不顾一切的去救辰轩,他的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火起。粗粝的大掌渐渐的合拢,抓成一个拳头。那个象征权力的翡翠扳指,在黑暗中依旧闪闪发光。

    *

    找了好久,佩儿终于找到了辰轩被关着的那间牢房。此刻,辰轩安静的坐在里面,低着头,好像在沉思着什么。他的脸上尽是忧郁,让佩儿看了很心疼。

    “辰轩,辰轩……”佩儿压低了声音叫他,并且拿手轻轻的拍打着牢房的门,急切的想引起他的注意。

    辰轩抬头,猛然看到了在牢房外的佩儿,带着一脸的焦急。他迅速的跑到牢门口,惊讶的说:“佩儿,你怎么来了?”

    “我来救你……”佩儿蹑手蹑脚的从旁边睡着的侍卫胸口处抽出了钥匙,麻利的打开了门。

    辰轩迟疑的走出了牢房,一脸诧异的表情,似乎根本不敢相信,竟然这么顺利的就能逃跑。他低低的说:“佩儿,我怀疑这是个陷阱。”

    “不要多想了,我们赶紧走吧。”佩儿拉着他,一起离开了大牢。

    *

    在无极宫大厅,东方不败镇定自若的喝完了一杯茶。然后,一个侍卫进门,跪下:“东方教主,夫人已经带着令狐公子离开了大牢。”

    东方不败眼眸里的阴郁,此刻完全爆发了出来。随着“啪”的一声,那个茶杯被他生生的捏碎在手中。茶杯的碎片刺进了他的掌心,生疼生疼。鲜血顺着他的指尖,一滴滴滴落下来。

    “退下吧。”他对侍卫说完,很快站起,跨出了无极宫。

    *

    佩儿带着辰轩,已经到了栈道口,即将下崖。佩儿惊讶的发现,此时的栈道口,竟然没有一个侍卫守门,真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但她也来不及多想了,拉着辰轩不顾一切的朝栈道冲去。

    此时,东方不败正站在极高极寒的清凉台上,双手扶着城墙,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下面这一对狂奔的男女。他的表情,已如千年寒冰般的阴冷。

    *

    等佩儿和辰轩快要踏上栈道口时,东方不败那带着翡翠扳指的手,朝前面轻轻的一挥,瞬间就有百余手举钢刀的侍卫从后面涌出,如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很快就把他们给包围了。

    后面纷乱的脚步声,让佩儿和辰轩同时回头,顿时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了一大跳。他们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佩儿的右手,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匕首,准备进行最后一战。但她的另一只手,却突然感受到了一阵温暖——她低头一看,辰轩已经把她的手,握在了手心。

    =============

    再次强调,辰轩=令狐冲!!前面有过提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