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东方不败袒护佩儿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东方不败袒护佩儿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东方不败的眸子里,无怒无嗔,如此平静,甜儿捏紧了拳头,她很紧张,不知道他会站在谁的一边。在这黑木崖,无论谁对谁错,只要教主站在谁的一边,谁就是对的。

    东方不败绕过甜儿,走到摔倒在地的佩儿面前,粗粝的大掌,温柔的在她面前摊开。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每次佩儿受伤了,难过了,失落了,他都会在第一时间把手递给她,她可以扶着这只手,再站起来,躲进他的怀抱里,受他的保护。

    她毫不犹豫的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他猛的握紧它,扶她站起来,轻轻把她拥入怀中。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柔,带着合适的温度,在舔舐着她的伤口。可是,他的声音却非常严厉:“你为什么不反抗?!”

    如果他今天没有恰好碰到,那她就打算乖乖的被这群人杀了吗?

    “夫人要我死,我不得不死。”佩儿不屑置辩,冷冷的说。

    “是吗?”他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却加重了。他知道,她的内心一定十分清楚,德安公主表面上虽然是夫人,但也许她朝他撒一个娇,都比德安公主这夫人的虚名,要有用百倍。除非,是她自己又想寻死了。

    她感受到了手骨断裂般的疼痛,他狠戾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听着,我不允许你死。现在你要是死了,给你陪葬的不仅是你的家人,还有你心心念念的辰轩。”

    “我,我知道了。”佩儿点了点头。辰轩,就是她的一道死穴,不管如何,她总是想好好守护他。

    然后,东方不败对甜儿说:“带我去见夫人。”

    “……是。”甜儿的声音开始颤抖。虽然东方不败到现在都没谈论到下毒这件事情是谁对谁错,但看着他现在紧紧地抱着佩儿,甜儿也知道,无论对错,东方不败都会站在佩儿这边。

    *

    在倚梅殿,德安公主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极其苍白,眼神空洞,一看就是中了毒的样子媲。

    她的心里在忐忑着。她不惜在佩儿给她做的糕点里下药毒自己,就是想赌一把,想用这一招除掉佩儿。现在也不知道,甜儿把事情办好没有。

    之后,宫殿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东方教主到!”

    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让东方不败知晓!德安公主紧张起来,想站起来行李,但是稍稍一动,丹田处就传来一阵剧痛,痛的她嘶哑咧嘴。为了除掉佩儿,她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很快,东方不败拥着佩儿进来了。甜儿站在他们身后,一脸铁青的表情。

    “教主,我身子不适……不能行礼,我不是故意的……”德安公主吃力的朝东方不败说。

    “没关系。”东方不败放开佩儿,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大掌覆上她的肩,轻轻把她按在床上,“身子不适就不用行礼了。”

    这似乎是德安公主上黑木崖以来,第一次得到他的爱护。她心猿意马起来,嘴角浮起淡淡的笑容,贪心不足的想要得到更多。

    “哟,还真是中了毒啊。”东方不败的手又稍稍抓了两下,发现德安公主暂时内力全失,这还真是不能装出来的。

    德安公主感觉到自己占据了上风,马上说:“我是吃了凌佩儿给我送的糕点,才会中毒的。凌佩儿她分明就是居心不良,她要害我。教主,你要替我做主啊……”

    “嘘……”东方不败是个不喜欢吵闹的人,特别不喜欢德安公主这么吵。很快,他食指竖在她嘴上,阻止了她的叫喊,声音温柔,极尽宠溺,“夫人,既然你中毒了,就要好好休养,不要再说话了。”

    德安公主更加的不甘,趁东方不败收回手之际,苦苦的哀求道:“教主,凌佩儿她要害我,你怎么能坐视不理?”

    “我为什么一定要理?”东方不败表现出很疑惑的样子,走回去,大掌拥住佩儿的肩,紧紧的箍住,“既然佩儿要害你,你就让她害好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话音刚落,在后面的甜儿,惊的用双手捂住了嘴。原来,东方不败一点都不在乎德安公主的命,虽然这次的毒不是佩儿下的,但即使是,他也丝毫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现在他怀里紧紧抱着的这个女人!

    佩儿也有些惊讶,觉得东方不败给她的宠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要引起公愤了。但只有东方不败自己知道,他给她更多的,是信任。他知道,这么善良的她,是肯定不可能毒害德安公主的。这个小傻妞,只有被人陷害的份。

    为了打杀德安公主的傲气,他还故意用食指勾起佩儿的下巴,饶有兴趣的说:“你用的什么药啊,为什么把人毒成这个样子,可却还没毒死呢?跟我回无极宫去,我给你几副厉害的药,下次很快把人毒死,不让她还有说话的余地。”

    “教主,你……”德安公主简直气的七窍都要生烟了,无奈她中了毒不能动,不然她肯定要一跃而起,不管不顾的杀了佩儿。

    佩儿在心底窃笑了两下——向来都是这样,如果东方不败想给她报仇,那一定报的最彻底,最杀人不眨眼的。

    她乖乖的跟着他,去了无极宫。

    *

    在去无极宫的路上,佩儿看到凌月行色匆匆的朝倚梅殿走去,她的表情顿时阴郁下来。一个长久以来的猜测,终于在心中得到了证实。

    “在想什么?”东方不败勾回了她的脸蛋,轻轻的问她。

    “没,没什么。”佩儿的意识渐渐回归,推了他一把,让自己离开了他,“谢谢你今天的帮忙。不过戏已经演完了,我也应该回去了。”

    “你还要回倚梅殿去吗?”东方不败显然生气了,大掌不管不顾的抓住她的手腕,厉声质问,“你觉得你现在回去,还会有命吗?佩儿,我一直在你身边,我就想守护你,不让你受到一点的伤害,可你为什么总是看不到我呢?”

    “我……”才说了一个字,佩儿就果断的止住了。她该怎么跟他说,她担心辰轩,她不想让辰轩在牢里受罪呢?可无论怎么说,他都会误会的。

    “不用再说了。”东方不败制止了她,“佩儿,我很累,我不想在跟你算计下去了。我不会让你回倚梅殿,因为我不想让你被害死。以后你就住在无极宫,住在我的身边,让我时时能看到你就好。我会等,等你爱上我。”

    晚上,佩儿躺在东方不败的身旁,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她感受到自己的泪水,一滴一滴的从眼角滑落,滴到被子上。她不敢发出声音,怕吵醒他。她发现自己这脆弱的心,就快要承受不住了——谁能让她不去想她死去的父亲,不去想辰轩跟她说过的话?谁能让她不去想,东方不败他杀女人,杀孩子的画面?

    内心深处,她好想爱他,但是,她爱不起……

    *

    不用当丫鬟,日子果然轻松了很多。佩儿醒来后,到外面一打听,知道德安公主的毒已经解了,能下床活动了。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并不惊讶。

    东方不败在后面跟长老们商量教务,佩儿独自朝倚梅殿走去。

    走到倚梅殿门口,她就看到凌月从里面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个小玉瓶。见到佩儿后,她的眼神躲闪了一下,笑的有些尴尬,转身就走。

    “你不用躲我。”佩儿走上前去,拉住她的手臂,“我早就怀疑,你是德尊主的手下。你昨晚去倚梅殿,是要给德尊主解毒的吧。”

    凌月眼眸里全是诧异,盯着佩儿看了好久,确定了她的肯定后,很干脆的点点头,问:“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的。”

    “首先,德安公主的毒,肯定是你提供的。”佩儿一把抓过凌月的手,扫过她稍稍发黑的指腹,“真是鸩毒。人的皮肤只要沾到鸩毒就会发黑。我相信你已经很小心了,但是还是沾上了。”

    凌月不安的转了转眼珠,然后镇定下来:“仅凭这个,你就判定是我下的毒,判定我是德尊主的手下,佩儿,你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佩儿继续淡淡一笑:“其实,我很早就开始怀疑你了。你还记得以前,你想带我逃出黑木崖的事吗?你已经在这里做了多年的丫鬟,并且对东方不败情有独钟,还会有什么私事要下崖去呢?还有,混下崖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当时你狠冷静,很熟练,显然是下崖多次了。你一定是想下崖,跟红花会的人联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