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东方不败吃醋了【5000+】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东方不败吃醋了【5000+】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只是一句谢谢而已,对生疏的人才用的上这句谢谢,对于亲密的人,是根本没必要的,这是疏远他的好方式。

    “好。”他没再说什么,但佩儿从他的语气里能听的出他的不悦,淡淡的,也没有表现的太多。

    两人面对面沉默了一会,佩儿感觉到有些尴尬的情绪在其中蔓延。正当她想要找个借口离开时,他突然开口,语气霸道,“凌佩儿,你迟早是属于我的。丫”

    佩儿惊的手上的抹布都掉在了地上。这一刻,她毫无畏惧,直直的看着他的眸子,好想通过这眸子,看穿他的心思,看出他到底在想什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拥有她吗?难道他早就做好了打算……

    这句话似乎更像是在提前通知她——做好被占有的准备。

    然后,他转身匆匆离开,留下一头雾水的她站在原地,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

    本以为这件事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过去了。之后的三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佩儿过着忙碌而又平淡的生活,期待着两个月后,自由的到来。

    每天看到东方不败时,她就混在一大群丫鬟中朝他行礼,头低到完全可以淹没在人群中。东方不败也只是匆匆的走过,再也没有停下来,让周围的人都离开,单独跟她说上一句话媲。

    也许,东方不败终究是东方不败,那么不可一世的大教主,怎么可能会对她这个女俘产生什么想法。那天晚上他照顾生病的她,也许就只是一时间的同情心泛滥而已。

    想到这里,她惊恐的发现,原本应该庆幸这种结果的自己,心里却有一种难以忽视的失落感。

    好像是一种,落网的羊羔,却又被猎人弃养的感觉……

    *

    到第四天的清晨,佩儿正在大殿里汗流满面的擦着栏杆,突然一个小丫鬟跑到她面前:“凌佩儿,童长老上崖来了,要你去葬花宫见他。”

    “好。”一提到童百熊,佩儿马上想起了他们之间的计划。现在也快过去半个月了,童百熊突然来找她,是为了什么?难道说,是要取消计划吗?

    怀着战战栗栗的心情,佩儿踱着步子,来到了葬花宫。童百熊正站在宫门口,一副等了一会的样子。

    “童长老,你找我是……”佩儿急急的迎上去,小心翼翼的开口问。

    童百熊看到她一副着急的样子,马上弯起嘴角安慰她:“凌姑娘,我只是想来找你出去逛逛而已,如何?”

    “真的……就只是这样吗?”佩儿听到这个回答,内心本该有的大石头落地的感觉,此刻却基本上没有。怎么回事,难道说,自己的内心竟希望计划取消,希望一辈子留在黑木崖吗?不可能的!

    “那你愿不愿意陪我出去呢?”童百熊继续微微一笑,“今天帮内出了点事情,教主不会发现我带你下崖的。在这崖上终日只是干活,把你闷着了吧?”

    虽然干活很累,但佩儿却没有闷的感觉。不过,这千载难逢的休息机会可是不能放弃的,她马上抬头:“好,谢谢童长老了。”

    *

    这几日的粗活的确是有些累人,下了黑木崖后,童百熊和佩儿一人骑一匹高头大马,在热闹的大街上穿梭着。

    连空气仿佛都是自由的,它们灌入佩儿的鼻腔,虽然有些冰冷,但她也顾不得许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一会,她就买了一串大红的糖葫芦,塞进了嘴里。这酸酸甜甜的滋味很吸引她,她也不顾及一旁的童百熊,一个一个的吃了起来。

    “你真可爱。”童百熊眯起眼眸,仔细的盯着佩儿看。佩儿扭头,对上他的眸子,看出了里面深情的味道。可是她看的出来,他的深情,只是通过她的眸子,投射在另一个女子身上而已。

    “童长老是在想你的亡妻吧。”在黑木崖上多日,佩儿也听说了,自己长得特别想童百熊的亡妻。

    童百熊浅浅的一笑,笑容中蕴含着点点的孤寂。然后,他开口:“也许是你长的太像她了,跟你在一起,我总是觉得她还在我身边。”

    深爱一个女子到如此的地步,佩儿看着童百熊,觉得心里暖暖的。她调皮的说:“那我们就多玩一会,让长老的思念之情得到最大的缓解。”

    然后,突然有一大队提着剑的人从前面走过来,让佩儿和童百熊只能不住的躲闪。

    在这混乱之中,她一抬头,猛然间看到人群中的一个人影——那张脸,跟小时候的辰轩一模一样。那身影,跟她梦中想象的也相差无几。

    她几乎可以肯定,那是辰轩,是她魂牵梦萦了七年的辰轩!她再也顾不得许多,马上离开了童百熊,朝那人群冲过去,呼唤道:“辰轩,辰轩……”

    但是那群人走的特别快,而且她看着的那个男子,听到她的叫唤后,只是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走。

    许久后,佩儿愣在了原地,不再跑,不再叫。因为她相信,她的辰轩是不可能不理她的。这个男子,也许只是跟他模样相像而已。

    渐渐的,人群走的无影无踪。童百熊迎上来:“凌姑娘怎么了?刚刚那群人是华山派的,姑娘认识华山派的人?”

    “不。”佩儿淡淡的回应着,眼神却紧紧的盯着前方,似乎丢了魂一般,说:“是我认错人了。”

    *

    然后,童百熊带着佩儿去湖上泛舟。这晴朗的天气,两人乘着一叶小舟,飘荡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湖面上,让佩儿感觉到,仿佛如春天般温暖。

    这一刻真轻松,真自由,微风吹来,也似乎要把她心中的杂乱尽数扫去。最近几天自己的内心也真够烦乱的,是应该放空一下了。

    不管怎么说,外面的世界还是如此自由,如此可贵。佩儿闭上眼眸,打算要坚决的执行她跟童百熊之间的计划,一个半月后,安安静静的离开。

    *

    一直玩到了夜色微微笼罩,佩儿才恋恋不舍的从船上下来,跟着童百熊上黑木崖。

    踏上崖顶的第一片土地,她刚刚有所放松的心情立刻紧绷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种隐隐的不安涌上了她的心头。

    她抬头仰望,无极宫的一楼大厅里是异常的灯火通明,橙黄色的灯光通过窗户倾泻出来。本应温馨的感觉,此刻却带了一丝诡异感。

    “这是怎么回事?”童百熊也觉得有些不正常,连忙拉起了佩儿的手,攥紧,“一般这个时候,大殿里不会亮灯的。可能有危险,你小心一点。”

    他们刚想再往前走一步,可无极宫的大门竟突然被慢慢的推开了,一脸严肃的总管走了出来,站在上面看着他们:“童长老,凌佩儿,教主正在大厅里等你们,请进来。”

    没想到,自己出去,竟然还是被东方不败发现了!之前三天过去了,他都没有再去管她,可是为什么她只是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这么快的被他所知晓呢?难道说,他一直在暗暗的关注着她?

    “别怕,应该不会怎么样吧。”童百熊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但佩儿听的出来,那是安慰的口吻。

    *

    接着,两人一步一步爬上高高的楼梯,进入无极宫。

    此刻东方不败正坐在正方的座位上。他穿着霸气的狐裘,珍贵的皮毛包裹住他的肩,他手上戴着的翡翠扳指,在烛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愤怒,不甘,嫉妒,各种情绪,淡淡的在他暗黑的眸子里跳跃着,脸上的表情尽是不耐烦,一副等了很久的样子。

    他走下来,一步一步走到他们身边。

    停顿了一会后,他扭头直直的看着童百熊,眼眸里的冰冷,童百熊以前也见到过,但从未想到,有一天这会用在自己身上。

    “童百熊,你竟然私自带人下崖,你知道后果吗?”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无法掩饰的愤怒,在大殿里蔓延开来。

    “我……”刚刚在门外明明已经想好了对策,可被东方不败强大的威慑力狠狠一怔,童百熊还是止不住的结结巴巴,“教主,反正您答应过,两个月后把凌姑娘赐给我,我现在带她出去玩玩,应该不会……不会怎么样吧?”

    “你也会说,是两个月后。”东方不败眉心微微一簇,横扫了他一眼,“所以现在,她还是我的。既然你敢碰她,那就要付出代价。”

    然后,他叫了侍卫进来,一指童百熊,命令道:“把他关进大牢,听候发落。”

    “这……”后面的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犹豫着。他们从来没见过现在的东方不败,竟然对童百熊下手,童百熊可是教内资格最老的长老啊。

    “还不动手,想违抗命令吗?”东方不败冷着声音催促着。

    “是。”两个侍卫终于拿下了童百熊,并把他拖下去了。童百熊一言不发,任由自己被拖走,但是他的心里已经明白,救佩儿出来不再那么容易了,因为或许教主真的看上了这个女人。

    童百熊被拖下去之后,清冷空旷的大殿里就只剩下佩儿和东方不败两个人。他离开座位,走下来,一步一步走到她身边,看着她。佩儿后退了几步,带着戒备的眼神,小心翼翼的看着这高高在上的男子。

    听说东方不败当初能当上教主,少不了童百熊的辅助,可是现在他连童百熊都办,难道统领者都喜欢狡兔死,走狗烹?

    “你……你准备把童长老怎么样?”想了半天,她支支吾吾的问了这个问题。

    这似乎有了火上浇油的效果。东方不败的眉头猛的一簇,目光如刀,蓦地伸手,狠狠的擒住她的脖子,“怎么,你很心疼他吗?”

    脖子被箍紧了,她呼吸开始有些困难,吃力的看着他,心里却在思索着他如此生气的原因。他难道是在……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童长老对你很忠心,你又何必为了这么点小事,就这样对他呢?教主,你这么做会失人心的,希望你能放了他……”佩儿壮着胆子对他说。

    “我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点,你以为你是谁?”抓着她脖子的手,猛的往回缩,他把她拖到跟前,盯着她眸子里忽闪忽闪的惧怕,提醒着她,“你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我想把你怎么样,就把你怎么样。”

    话音刚落,他果断松手,让她的身躯失去依靠,重重的摔在地上。

    “来人。”他叫来了侍卫,暗黑的眸子盯着地上的她,对侍卫说,“把她带下去关进地牢。”

    “是!”这次侍卫们回答的比较干脆,一人擒住佩儿一只胳膊,就把她拉了出去。不过他们也在猜测着,这个女人到底犯了多大的过错,竟要被关进黑木崖上最可怕,最阴寒的地牢?

    *

    牢里都是一样,腐烂的稻草,绿莹莹的小眼睛,脏兮兮的令人作呕。不过这地方湿气明显重了,而且非常的昏暗,只有不远处狱卒那里的蜡烛,在散发着微弱的亮光。

    佩儿蜷缩在一角,感觉到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怎么也过不去。她也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天,这里光线太暗了,她无法辨别白天和黑夜。

    又一次,她从昏睡中醒来,听到外面有酒杯相碰的声音,和狱卒们的吆三喝四。她挪动到牢门口,伸长了脖子向外看去,看到三四个狱卒在喝酒,边喝边聊天。

    狱卒甲:“老子来黑木崖已经三年了,这地方什么都不错,就是没女人玩,憋的慌,改天弟兄们一起下去找点女人来玩玩……”

    狱卒乙:“何必这么麻烦呢,咱这儿不有个现成的吗?”

    狱卒丙:“不好吧,她可是教主娶上来的小妾啊,要是被教主知道了可不好!”

    狱卒甲大手一挥:“什么小妾啊,一娶上来第二天就变成丫鬟,而且现在都被关在这里三天了,教主都没要放她的意思。你们见过崖上有什么女人被关进这种地方吗?明摆着的,教主不要她了!那就让我们哥俩好好玩玩……”

    *

    佩儿听的心惊胆战,瘫坐在地上。也许,东方不败在下令把她关进这地方时,就知道她会遭人凌辱,可还是这么做了……也许,他真的不再要她了,想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吧!为什么,心里的疼痛会如此的不能忽视?

    过了一会,她就看到那三个狱卒带着坏笑看着她,一点一点的靠近。她惊恐的后退着,可狱卒甲已经打开了牢门,随后三个人都挤了进来。

    “姑娘,只要你把我们三个伺候好了,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的,来日方长嘛……”狱卒甲眼珠瞪的超大,嘴巴微张着,似乎连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说完,三个人就要扑上来。佩儿连忙后退一步,握紧拳头准备反击,但还没出手,狱卒甲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他眼眸睁着,刚刚那色迷迷的表情还定格在脸上,都没有一点的变化。但是嘴角流出的一丝血迹,却又在显示着,他已经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正因为这样,才显的特别的诡异,佩儿和周围两个狱卒顿时吓的面色苍白,浑身颤抖。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雄厚的男声从外面响起,接着,穿着华丽长袍,高大伟岸的身影进来了,身后跟着两个侍卫。他是东方不败。

    剩下的两个狱卒回头一看,瞬间被吓破了胆,战战栗栗的跪倒在地上,头都不敢抬,不住的求饶:“教主,属下知罪,饶了属下吧!属下再也不敢了!”

    可无论他们怎么声泪俱下的求饶,东方不败都只是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们,不再说话。但是浓浓的杀气很快在地牢里蔓延开来,连佩儿都感觉的到。

    求饶无果,狱卒对视了彼此一眼,也清楚了自己的结局。看来,今日东方不败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了。于是,他们又郑重其事的磕了个头,异口同声:“属下蒙教主收留上黑木崖,感激不尽。今日教主要属下死,属下自尽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