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被吃干抹净的样子【5000+】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被吃干抹净的样子【5000+】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东方不败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想要占有这个女人的心,但是却知道,一旦有了,就无时无刻不在他的心里叫嚣着,呐喊着。

    而睡梦中的她,却对眼前的一切,对自己的危险处境浑然不觉,只是沉浸于自己毫无边际的美梦中。在梦里,有她魂牵梦萦的辰轩,抱着她,对她说,他回来了。

    接着,东方不败蛮横的掰开她的双腿,让自己炽热的硬挺,抵上她的两腿间,准备进入,狠狠的征服这个女人丫。

    他闭上双眼,有些不敢看她的脸,大概是怕自己会愧疚。对于现在的一切,她毫无所知,他在想着,自己真的就要这么残忍的强夺了她吗?她还在生病……

    犹豫间,她竟开口,无意识的喊出一个名字:“轩……轩……”

    接着,两行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渐渐滴进枕头里面。在梦中的她不懂,为什么辰轩明明出现了,明明跟她相认了,最终还是要走呢?那个身影一点点的离开,一点点的消失,直到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

    怔了一会后,东方不败就硬生生的把自己的***给压了下去,起身,离开了她的身体,并帮她把衣服系好。

    她的“轩”是谁,他不知道。

    但他是叱咤武林的东方不败,即使真的强要一个女人,也一定要让她知道,夺她身子的人是他,强行占有她的人是他媲!

    他不愿,也不会,做任何人的替身。

    *

    这一夜,佩儿睡的异常舒服,一直沉浸在一个似乎是无限温暖的地方,难以清醒。

    清晨,太阳把它那金色的光辉撒进房间,有点刺眼。是东方不败先醒了,他睁开眼眸,宽厚的肩膀感到异常酸痛,简直动都动不了了。他低头一看,一个小小的身体正窝在自己怀里甜甜的安睡着,小脑袋毫不客气的枕在他的肩上。他有些意外,因为昨晚他明明弄了两个被窝,并把她使劲往里面推了推,但现在她却又安然的躺在他怀里。

    他坐了起来,借着清晨和煦的阳光,仔细的打量着佩儿的脸。这不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却让人看了就心生温暖;看起来如此柔弱,却有颗强大的内心在支撑着。

    突然,恶作剧的因子在他体内游荡,他发觉自己特别喜欢看到惊慌失措的,猴急的她。他嘴角滑过一丝窃笑,轻轻的推开她,然后慢慢退去自己的睡衣,古铜色的胸肌暴露在了空气中。他又伸手把她胸口的衣服拉开了一点,然后把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他一直带着玩味的笑,蹑手蹑脚的做完这一切,生怕在这个过程中她突然醒过来。

    现在两人的姿势就变成——佩儿安然的靠在东方不败拥有致命曲线的**胸口上,她的领口微张,春光乍泄,一副被吃干抹净的样子。

    对现在的姿势很满意,东方不败就继续躺下去,闭上眼睛装睡。

    然后,佩儿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瞬间,回忆渐渐复苏,她知道自己昨晚因为发烧晕倒在地上,然后呢……

    环顾四周,她发现眼前的一切似乎很有异样。这里,怎么跟东方不败的寝殿一模一样?她再把头抬了抬,看到了上面的那个脑袋。奇怪,这个下巴怎么这么像东方不败的?还有枕头,枕头怎么这么肉感,含着一丝疑似真人的温度。

    东方不败感受到了那在他胸口挪动的脑袋,佩儿的头发摩挲着他的胸口,痒痒的。一种想笑的冲动差点爆发,但他努力让自己憋着,眼眸微微张开一条细缝,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很快佩儿终于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她躺在他的寝殿里,躺在他的身边,头还枕在他的怀里!

    “啊——”几乎是一声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喊,佩儿直愣愣的坐了起来,扭头一看,东方不败**着上身躺在床上,而她的胸口的衣服也微微的张开着……

    现在的情况可是东方不败始料未及的。他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鬼哭狼嚎起来,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有兵马把守的寝殿吗?如果外面的士兵们听到这样的叫声,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

    他无心继续装睡,马上坐了起来,不由分说捂住她的嘴,强势的把她压在床上,命令道:“嘘,别叫。”

    “教主,发生什么事了?”在外面巡逻的士兵首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门而入,大概是以为混进了刺客,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他的大教主正带着威慑的眼神瞪着他,那个教主新娶的小妾正被压在床上,嘴被教主的大掌捂着,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重点是,两人都衣冠不整……

    士兵首领反应非常灵敏,他立马跪下:“属下罪该万死!”

    就在这时,佩儿看到东方不败那阴霾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和一点无奈。他确定她不会再叫后,松开了她,整理好睡衣,一步一步的走到那士兵首领面前,命令道:“抬头。”

    士兵首领顿时像被吓的魂都掉了一样,浑身颤抖着,抬头都很艰难。他的眼神游移着,显然是不敢直视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高大的身影却蹲了下来,犀利的眸子直接对上士兵首领的眼,士兵首领浑身抖的更加厉害,马上把头低下去。

    “你刚刚看到了什么?”东方不败的声音看似平常,却暗含着隐隐的,无法掩饰的狠戾。

    士兵首领显然是很善于应变,他立即说:“属下,属下什么也没有看到,属下早上根本就没来过这里。”

    “很好,退下吧。”东方不败站起身,朝他一挥衣袖,示意他下去。

    士兵首领马上像一阵风似的消失,还不忘把门关上。

    东方不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士兵首领离开。末了,他微微回头,看着愣在床上的佩儿,语气里噙着呼之欲出的失望:“我是不是真的很可怕?”

    这一刻,佩儿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来了。怎么看,他穿着睡袍的高大身躯都含着一种孤寂的味道,那孤独的眼神似乎在诉说着作为一代枭雄的寂寞与无奈。原来,东方不败也有这样的脆弱,原来他也不喜欢被人如此忌惮,只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竟觉得他一下子真实了很多。

    但是,他为什么要让属下保密呢?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黑木崖上的人也不会,不敢有半点闲言碎语吧。

    也许,他是怕自己无法面对童百熊吗?

    佩儿只是愣了这么一瞬间,就马上注意到了现在的状况。自己死死守住的清白,还是终于被他给夺去了。虽然是在她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虽然到现在她都没有一点感觉,但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她整理好衣服,站起来,准备离开。就在她与他擦肩而过时,他的大掌突然抓住她的手臂:“你要去哪里?”

    “我……我去洗澡。”佩儿说的垂头丧气。身子被夺了,至少也要让她把身上属于他的一切气息都冲刷干净吧。

    “不是去自尽吗?”他眸底闪过一丝得逞后的快感,也夹杂着一些戏谑的成分。

    难道,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真的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吗?听到他这带着暗暗讽刺的话语,急急的愤怒涌上了佩儿的心。她狠狠的甩开他的手,对上他暗黑的眸子:“东方教主,我承认我现在很想去死,但如果每个人被狗咬了之后都要去死,恐怕这世界早就血流成河了。”

    东方不败剑眉蹙起,浅怒在眸底跳跃着。这嚣张的女人,竟然把他的临幸比喻成被狗咬!但渐渐的,这薄怒还是消失在了他的瞳海,他狡黠一笑,勾起她的下巴,抬高:“但咬人的滋味很不错,我还想再试一次,你现在给我躺床上去。”

    “不行!”佩儿马上惊恐的后退几步,眼眸里全是深深的恐惧。

    看来,她还是不愿意。不过,现在的情形已经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她得知自己被霸占之后,并没有寻死觅活什么的。

    “我昨晚没有碰你。”最终,他告诉了她实话。

    “真的吗?”她眼眸里顿时有惊喜在闪烁着,还靠近了两步,紧紧的瞪着他的眸子,一副在大街上捡到一百两银票般的欣喜感。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一对男女睡在一起,还相互依偎着,真的能什么都没做吗?

    她还没有那个啥过,如果昨晚真的被霸占了,应该会有落红的……想到这里,她马上跑到床边,掀开被子,仔仔细细的检查床单和被套,一丝细节都不放过。

    东方不败饶有兴味的看着她那副认真劲,嘴角滑过一丝浅浅的嘲笑。这个女人还是像以前那样可爱。

    里三层外三层的全检查了个遍,没看到一丝血迹之后,佩儿才放下心来,抬头戒备的看了东方不败一眼,说了句:“我走了”,然后转身就退出去了。

    东方不败也不拦她,暗黑的深眸却在后面紧紧的盯着她的背影。

    *

    昨夜总算是平安无事的,佩儿边走边松了口气。虽然一会还要去跟总管报到,可能又要面临一大堆怎么也做不完的活,但她发现自己的心竟然这么的轻松安宁,至少此刻是这样。

    昨晚烧的迷迷糊糊,但她也能隐隐的感受到,东方不败紧张的抱着她,那怀里的温暖是那么的真实。还有,他似乎还喂她喝药了……

    她不知道堂堂大教主为什么会如此细心的照顾她这样一个女俘,还似乎很稀罕她……她只知道,他的照顾让她的心里产生了特别的感觉,似乎是温暖到了极致,从而产生了窃喜……

    想到这里,她突然停下来,差点就要狠狠的朝自己脸上扇了个巴掌——凌佩儿,你昏头了吧?你怎么能对那吃人不吐骨头的魔教教主产生那种感觉呢?正邪势不两立,而且你的父亲还是死在魔教手中的……

    而且,辰轩才是在你心里的人,虽然他现在下落不明。

    不过,的确是他把发烧的她救走,照顾了一夜。刚刚走的太急,她发现自己至少还欠他一句谢谢。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

    *

    佩儿一边走一边思索着,突然一头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她马上后退两步,抬头一看,是凌月。

    “佩儿,你想什么这么入神?”凌月似乎感觉有些奇怪,眼神绕过她,看向后面,就看到了东方不败的寝殿,顿时大吃一惊,“你……你从教主房里出来的?”

    “嘘……”佩儿像被雷击了一般,马上对凌月做了个“停止”的动作,然后靠近她,小声说,“姐,我是在东方教主房里待了一夜,可是跟他真的没发生什么……”

    佩儿发现昨天的事情想要不引起别人的误会还真的不容易。谁会相信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呢?果然,凌月面露狐疑之色,上下打量着佩儿,似乎想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再多的解释也毫无意义,佩儿只能说:“姐,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啊。”

    然后,她马上转身,夺路而逃。

    *

    总管显然还没有放过佩儿。一上午,她被使唤着干这干那的,都没有片刻的停歇。都快到中午了,她还跪在无极宫的大厅里,吃力的擦着地板。

    周围其他的丫鬟也对她爱理不理的,大概是因为她的身份特殊,虽然是东方不败的小妾,但似乎跟一般的丫鬟也没什么两样。

    突然,从外面传来侍卫们的声音:“东方教主回宫!”

    然后,总管马上换了副面孔,过去朝大厅里正在干活的丫鬟们挥了挥手:“都快闪开,教主要回来了,别挡了教主的道!”

    “是……”丫鬟们马上收拾好东西,作鸟兽散。佩儿也想跟她们一起离开,可刚刚擦过的地上太过湿滑,她脚下一松,狠狠的摔了个跟头,疼的嘶哑咧嘴。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总管对着她怒目圆睁,刚想拉她下去,东方不败伟岸的身躯已经跨进无极宫,身后还跟着一群长老和堂主什么的。

    见已经撤退不了了,总管马上拉着佩儿跪下:“奴婢参见教主。”

    没想到会在东方不败面前那么狼狈……佩儿心里闪过一丝尴尬,马上把头低到最低,眼眸只看得到他那双黑色的靴子。

    “平身。”东方不败清冷的嗓音里似乎含着一丝怎么也捉摸不透的情绪,在她的头顶响起。

    总管和佩儿才敢站起来。一想起昨晚同床共枕的事情,佩儿的脸顿时全都羞红了,几乎可以滴出血来。她依旧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脸。

    她听到东方不败对身后的长老和堂主门说:“你们都退下吧。”

    然后,他又对她身旁的总管说:“你也退下。”

    听着他的命令,佩儿感到有些诧异。等她抬头的时候,发现整个大殿里就只剩下她和东方不败两个人。

    他又想干什么……佩儿想都不敢想,也深知他的心是她永远都没本事猜透的。她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依旧低着头。

    “给我把头抬起来。”他似乎很不满意现在的交流方式,冷冷的对她命令道。

    “是。”她微微抬起头,猛的对上他的眸子。他眸底清明,光芒却比以前炽热,似乎经过昨晚那一夜,他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你今天早上为什么要走的那么快?”这是一个简单的提问,可里面却包含着十足的威仪,又似在责怪她一般。

    “我……”佩儿马上到处找借口,“我只是一个丫鬟而已,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他点了点头,似乎对她的借口完全理解一般。过了会,他又说出一句:“那你不觉得你欠了我什么吗?”

    的确欠了什么,整个上午她都在思索着。她说:“我欠你一句谢谢。谢谢你救我,照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