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世子的侯门悍妻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世子的侯门悍妻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作者:安凤书名:世子的侯门悍妻类别:穿越小说
    机会只有一次,可是答案也只会是唯一的。

    没有,他蓝芷霖必须受尽这耻辱。

    李朝朝在蓝翎羽的怀里笑得很是邪魅,欺负她的男人,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做人。

    整整一条街都被堵住了,好热闹的京城人少不得爱好说三道四女子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立即认出那男子就是今年秋闱的解元大热门蓝芷霖呀。

    才子谁不认识!

    只是轿子里的可不是什么佳人。

    就算蔺兰那张面皮长得也算是水灵,但奈何骨子里藏了一只魔鬼,让人头皮发麻的女魔头!

    谁不知蔺相之女可是出了名的刁蛮任性,当初大家还私下里说谁要是娶了她祖坟上一定风水不好。

    别说她们刻薄,就是蔺兰那长相,脸尖嘴皮薄一看就是克夫相。

    只要是得罪她的人都没好下场,也就别怪这些人说如此难听的话。

    四周纷纷窃窃私语,蓝芷霖若是上了蔺兰那条贼船,这辈子都无翻身之日了。

    众人并不知道蓝芷霖被蔺兰抓住了把柄,大家只看到蓝芷霖当街求入赘。

    然而不管蓝芷霖出于什么原因在蔺兰面前妥协了,还是如此丢脸的请求,所有人已经认定他不是心甘情愿的!

    街上的人议论声渐大,就连街两边的商铺也挤满了看客,李朝朝和蓝翎羽把所有人的话都听在耳朵里,然而李朝朝并不担心,事情到了这一步,别人越说得难听,最终难看的智慧是蓝芷霖。

    她还是很看好蔺兰的。

    李朝朝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在蓝翎羽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等看好戏。

    轿子里的蔺兰自然把周围的议论听得清清楚楚,她甚至看到了蓝芷霖脸上流露出的一丝得意,那意思似乎在说你就是用卑鄙的手段让我屈服,所有人也都是向着他说话,她是没理的!

    呵呵……蔺兰在轿子里忽然冷笑了声,到了今时今日容不得他蓝芷霖如此放肆!

    她就做定这个妻主了!

    蔺兰忽然扬起声音,“看来蓝公子和以前一样是拿男女之事当儿戏了,先前主动轻薄我在先,现在又当街拦下轿子想入赘我们蔺府,却如此没有诚意,就算我蔺兰大方,不拘小节,但也要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如此没脸没皮没理的事,说出去丢人的只会是你蓝公子!”

    众人听到蔺兰这番话说得头头是道,也觉得有理。

    反正老百姓看热闹也不分个是非曲折,谁说什么就一阵跟风看着,他们只是隐隐听说前阵子曲水流觞大会上蓝芷霖轻薄了蔺兰在先,后来武乡侯夫人却也拒绝了这门婚事,蔺兰又满京城地嚷嚷蓝芷霖是她的人,可是现在怎么又戏剧大反转了呀。

    轮到蓝芷霖来求蔺兰?

    真是耐人寻味,耐人寻味!

    不少女子也是同情蔺兰被人轻薄还被退婚,说起来蓝芷霖确实是不负责任的。

    舆论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有时候能活活杀死一家人,不需要任何刀风剑雨。

    蔺兰听到舆论的天枰已经开始发生倾斜,神色忽然哀怨道:“我以前以为你轻薄了我是对我有情,才会以为咱们喜结连理,之前作出那些出格的事,若是给你惹了麻烦,我在此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道歉。”

    啧……

    李朝朝捂着腮帮子笑倒在蓝翎羽的怀里,“她倒是孺子可教,这话一出来,怕是所有人都要向着蔺兰说话了。”

    蓝翎羽咬了咬她的嘴角,“还不是你这老师教的好。”

    李朝朝不无得意地挑起眼梢,其实也是亏了蔺兰悟性好,她不过说了句来硬的是不行的这话,蔺兰现在就知道用婉转一点的方式了。

    其实看着蔺兰那横冲直撞的个性,有时候她甚至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当然她可比蔺兰的眼神好使多了。

    至少她两世未动情,在最后临死的时候挑中了蓝翎羽这么一支潜力股。

    人生的轨迹是随时可以发生改变的,李朝朝和蓝翎羽若是不知道上一世蔺兰成了慕辰天的贵妃,也许就会借由蔺兰的由头来陷害蓝芷霖。

    她们的目的也只是想造出点绯闻,可是就这么轻轻推了一下,就改变了所有人的人生轨迹。

    蔺兰居然会爱上蓝芷霖!

    这事挺不可思议,也是李朝朝无法预料的。

    她承认自己是害蓝芷霖,对蔺兰也没存什么好心眼,莫名其妙地就做了一把爱情的桥梁。

    蔺兰就一头走上了这条喜欢蓝芷霖的不归路。

    李朝朝听着蔺兰在轿子里的铿锵之声,微微勾起嘴角,只要这个女人不害自己,她绝不会把蔺兰拉入黑名单,但一旦她想为了心爱的人做些愚蠢的事,她能把蔺兰一手调教好,也能一手摧毁她。

    对敌人手下留情就是对自己残忍。

    李朝朝深信这个道理,更何况蔺兰可不能恩将仇报,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套牢蓝芷霖的办法还是她出的主意不是。

    李朝朝在楼上思考的空挡,众人已经开始对蔺兰泛滥起同情。

    蔺大小姐当街认错啊!

    明天怕是会下红雨吧!

    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蔺兰那啜泣的眼泪,下巴都要掉在地上捡不起来了。

    蔺兰幽幽叹道:“我已经不再奢望于你,也和你说得一清二楚,不再和你惹上瓜葛,可是为何我都受尽了屈辱,你又来招惹我?难道觉得还没羞辱够我吗?”

    她愤恨地一回头,眼中的泪洒落空中。

    表演很到位啊。

    蓝芷霖恨得把舌头都咬出了血往肚子里吞,这血都是苦的,更何况那心里又是什么样的滋味!

    他羞辱她?

    现在这情形到底是谁羞辱谁啊?

    蔺兰这娘们演得可真像啊还,所有人都已经开始对蓝芷霖指指点点说他玩弄女人,就是个贱人,今天这一出一定是故意羞辱蔺兰的!

    饶是蔺兰平日里撒泼,但她至少是个女子,在众人眼中女子就是弱者,弱者注定是被同情。

    蓝芷霖听到舆论可以指责起自己,心里不由讽刺地笑起来,蔺兰这个阴险的女人,她的目的达到了,这是逼着他低头!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轿子里的女人,她虽然那是哭着,但却觉得自己面前仿佛出现的是一条吐着舌信子的毒蛇!

    蓝芷霖刻板无感情地说:“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蔺兰捂着脸,嘴角冷笑,“之前你还认真的轻薄我呢,现在当众拦路说什么认真的,说不定明日就变卦了!你的话我早就不信了!”

    蔺兰啜泣,“你没有诚意,如何让我相信!”

    “那你让我怎么做!”

    蓝芷霖低吼,蔺兰这个女人难道当真让他下跪?

    蔺兰从手帕中抬起一只眼冷冷地看着他,“蓝公子,我可没有架着刀子让你拦住我的路,谁也没强逼着你,你既然没诚意要入赘我家门,还请你让让吧,虽说我蔺兰没什么好名声,但想入赘我家门的人还大有人在呢!”

    蔺兰来了一把冷艳高贵,她就要做足了高高在上的姿态,让这个男人匍匐在自己面前,下跪磕头。

    她说过蓝芷霖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这个时机到了!

    蓝芷霖面上比纸还白,嘴里的血腥充斥着苦楚,为了母亲,为了前程,他必须有这一跪……

    没别的选择。

    曾经骄傲如蓝芷霖,风骚如蓝芷霖,他也是被家里人呵护的一朵温室小花,只知道吟诗作对,曾几何时被倪氏一手安排好了路,甚至连蓝翎羽的风头压下去。

    然而造化弄人,李朝朝一招棋局定乾坤,让那个骄傲、风骚的蓝芷霖在一个刁蛮无德的女子面前,缓缓地弯下膝盖。

    嘭地一声,蓝芷霖的头颅也低垂下来。

    他认了!

    这时,周遭的安静极了,然而几个人的嘴角几乎同时地勾起来。

    二楼之上的蓝翎羽忽然紧紧地握了握李朝朝的手,这一跪下的耻辱洗刷了蓝翎羽上一世多少的仇恨。

    李朝朝回应给蓝翎羽一个温润安抚的笑,她就是要用自己的努力一点点让蓝翎羽在仇恨中崛起。

    仇恨带给人的无非是两种情况,要么在仇恨中变态,只知道恨杀人,要么他知道拿起仇恨的剑励志,然后放下仇恨的剑崛起,成为更牛逼的人。

    她相信自己的男人一定可以做到。

    蓝芷霖嘛,不过是万千蝼蚁中的一个,他们这两个双剑合璧,他又岂是他们夫妻俩的对手。

    一加一是大于二的。

    还有一个人也跟着笑起来,蔺兰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后面去了。

    蓝芷霖的这一跪,就注定了他永远无法翻身。

    蔺兰不说话,等蓝芷霖说点什么。

    其他人连议论声都没了,蓝芷霖这是玩真的啊!

    这一跪分明是向所有人表明他要入赘蔺府的决心。

    可是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众人不解,难道是蔺兰真的抓住了他的把柄?

    人群中,忽然多了另一种声音,李朝朝笑看着自己安排的人在那煽风点火,“还能为了什么,蔺相位高权重,做了他的上门女婿,那前途似锦啊,可比考上状元还厉害呢,他蓝芷霖不过是个庶子,将来武乡侯府又不会归到他名下,自然想报的千金少奋斗几十年啊。”

    这么另类一言,犹如醍醐灌顶,让人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啊。

    众人看着蓝芷霖的目光更加复杂,本来还有些迟疑和不解,现在纷纷露出不屑来。

    蔺兰诧异人群里煽动的人,不知道是谁在暗地里帮自己,反正她受用了。

    蓝芷霖只以为是蔺兰故意的,心中更加羞愤,只想速速逃离这地方,他跪在轿前,声音无起伏地高声道:“小生早已仰慕蔺小姐多时,日日茶不思饭不想,只盼着与佳人相守,之前才做出那番事情,皆因不想被人耻笑才会三番四次下了蔺小姐的颜面,然而那并非我所愿,只因面薄,姑辜负了小姐一番美意,我近日终于痛定思痛,表诉衷肠,心甘情愿入赘于尔,请蔺小姐成全小生一番心意!”

    心甘情愿那四个字说得很不心甘情愿的样子。

    李朝朝笑着对蓝翎羽说:“你弟弟文采当真不错,口灿莲花啊。”

    蓝翎羽笑了笑,“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闺秀迷他到死,这下子不知道京中多少闺秀碎了芳心啊。”

    李朝朝撇撇嘴,“她们应该庆幸才是,就是蔺兰到是不知道多了多少眼红的情敌。好在她如虎的性格也没人真敢招惹她。”

    蓝翎羽有些意外地扬眉,“你看来很欣赏她?”

    李朝朝笑笑:“只是觉得她和自己以前很像。”

    “她怎么配和你相提并论。”蓝翎羽不屑蔺兰,“这个女子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不能把无知当天真,把没教养当勇敢。”

    李朝朝很赞同地点点头,“夫君正解。小女子受教了。”

    蓝翎羽笑个不停,“只是以蔺兰这么个性子,就算以一敌十,也不是一个有恶毒心机女子的对手。她比你可差远了。”

    李朝朝若有所思地把目光看向大街上,蔺兰已经露出一副幸福的表情,直奔向跪在自己面前的蓝芷霖面前,故作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一把将蓝芷霖扶起来,朗声笑道:“芷霖。您有此心意我如何不应,若你早些道出实情,也少了许多痛苦,今日的事我就应了。”

    别说蓝芷霖都快要吐了,李朝朝和蓝翎羽都冷得起鸡皮疙瘩抱成一团,女人做起戏来果然是天衣无缝。

    蓝芷霖咬着牙,冷冷道:“那就等我秋闱高中解元之后,我亲自去你家……”

    “不!”

    蔺兰一口拒绝,别以为她不知道蓝芷霖打的什么主意,想先应付了事,考上解元吗?

    哼,想都别想。

    “你我的事还是早早定下来,若不然你考上解元,反而会认为因我父亲的关系,这样对你的前途不好。”

    先成婚后中解元和先中解元后成婚两者之间有差别么?

    蓝芷霖都快暴走了,蔺兰已经拍板决定,“你如此有诚意,别人必定不会置喙你是因为我父亲的缘故入赘,所以我们先成婚,也好堵住这些人的嘴。”

    李朝朝听到蔺兰这么说,就怕蓝芷霖再说点什么话反驳,忽然朝着下面高喊了声,“三日后就是吉日,蔺小姐和蓝公子就定在三日后吧。”

    说完就缩回蓝翎羽的怀里了。

    蓝翎羽看着李朝朝调皮的样子忍俊不禁,他则坐着不动,一挥手把面前的帘子盖上。

    先听声音后抬头。

    蓝芷霖觉得那声音甚是耳熟啊,就连蔺兰也意外地抬起头看去,可是临近的二楼之上,只有一道帘子,隐隐约约可以见到是一男一女。

    看不见那帘子背后,却能让蓝芷霖感觉到那声音是谁!

    李朝朝!

    那男人必定就是蓝翎羽了!

    今日的一切和他们有关吗?

    这屈辱是不是他们附加给他身上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

    蓝芷霖心中燃起熊熊烈火,难道是因为这对夫妻知道了他对李朝朝那点见不得人的心思?蓝翎羽才痛下此手?还是李朝朝觉得他对蓝翎羽的世子位是个威胁,虽然他确实从小被教养的是有一天取代蓝翎羽的位置,可是他们这么做也太卑鄙了!

    蓝芷霖想到此又忽然自嘲地笑了,蓝翎羽是无毒不丈夫,李朝朝是最毒妇人心!

    好一对狗男女!

    他以前怎么就那么傻,被李朝朝那贱人迷惑得团团转,不然又怎么会被蓝翎羽害得这么惨。

    这个时候,这个点,蓝芷霖忽然后悔了,他决不能妥协!

    蓝芷霖猛地站起来,蔺兰微微一眯眼,就一把拉住蓝芷霖的手高声宣布,“好,我们三日后成婚,你蓝芷霖就入赘我们蔺家!”

    她嘴角勾起得意的笑,蓝芷霖石化在原地,他一直仰着头,心里痛得发慌,幕帘后的一男一女也渐渐消失在窗口。

    事情已尘埃落定,蓝芷霖当着全城百姓的面不能反悔,不然她蔺兰有的是办法去整死他,甚至武乡侯府。

    蓝芷霖怒目而斥地瞪大了眼睛,只要他一反悔,别说他蓝翎羽,就是整个武乡侯府都要陪葬,难道蓝翎羽真的就不在乎?

    他不知道,蓝翎羽……是真的不在乎。

    让整个武乡侯府都毁了,那才是蓝翎羽的目标。

    蓝芷霖永远不会明白,整整三日他都被蓝政锦关在房间里为了大婚准备,生怕他逃跑。

    武乡侯府的小少爷要入赘相府之家,震惊了整个京城,可是这样的震惊并没有影响两家人联姻的脚步。

    对于大府成婚,只要有钱任何事情都不成问题。

    虽然是入赘,但礼数和迎娶新娘一样,但不同的是拜完堂后,由女家备四人轿,抬郎头回到女方家。

    不到三天,武乡侯府上下一派喜气洋洋,然而侯府从上到下却没一个人敢真的笑出来……

    ------题外话------

    去更了佞臣。

    然后……明天大婚什么的,啧,热闹急了。

    别以为倪氏不会反击!

    期待明天吧!

    (*^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