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世子的侯门悍妻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世子的侯门悍妻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作者:安凤书名:世子的侯门悍妻类别:穿越小说
    临近秋闱,京城里学子的聚会热闹起来,一来可以互相交流摸对方的底,二来只要在宴会上出了风头,将来中了举人,即使没中春试,也会得到京中大臣赏识可以保举。

    只是之前曲水流觞上,拔得头筹的可不是什么学子,而是武乡侯府的世子妃那首咏菊的诗,在大街小巷流传,让人津津乐道李朝朝是个传奇女子,不仅之前的悍名不在,反而赢得了不少学子和名门闺秀的赞誉。

    这次慕碧云在府上邀请京中闺秀和学子在府中办宴,自然也请了李朝朝前来,众人看到李朝朝穿了一身紫粉色的八答蜀锦长衣,腰系着镶嵌着红宝石的丝绦带,脚上穿了双朱缎镶着珍珠的云丝绣鞋,身上没有过多的装饰,如云的秀发上插着流苏簪子,论相貌已是绝色,但她身上浑身散发出灵动的气质却也与众不同,眸光流转间已夺人呼吸。

    李朝朝和身边的蓝翎羽站在一起,更是觉得男才女貌,园中的男女都移不开眼睛,低声议论着这武乡侯府的世子和世子妃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慕碧云亲自上前招呼蓝翎羽和李朝朝二人,见到郡主走远,私下里几个玩的好的闺秀又忍不住窃窃私语,最近武乡侯府的几个人都处在风口浪尖上,除了世子妃出尽风头,就是蓝世子的亲弟弟——蓝芷霖!

    院子里的闺秀听到在一轮蓝芷霖,有不少人加入讨论,这次秋闱蓝芷霖最被众人看好考中解元,就连的京中秋试的外围赌局,虽然蓝芷霖赔率是一比五,但却也是压注最多的学子。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好不热闹,谁也没注意到躲在暗处的蔺兰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本来不想来参加什么狗屁宴会,本来她在京中与其他闺秀也是格格不入,不怎么打交道,但听说蓝芷霖也要来她才答应下来了。

    结果来了人还没见到,却听到一群女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自己的男人!

    这些不要脸的贱人!

    蔺兰脸色变了又变,已经气得快吐泡泡了,一旁跟来的小丫鬟阿巧看到主子的嘴巴张了又合上,她太熟悉蔺兰那脸色意味着什么,连忙上前拦着,“小姐,这是郡主府,还是不要……”

    蔺兰一巴掌扇过去,“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多嘴,我怕什么,反正有父亲,父亲都不管我!你看看这些贱人多么不知廉耻,居然舔着脸说我的男人,下贱的东西,看我怎么找她们算账。”

    “可是……”阿巧被打了一巴掌根本不放在心上,反正她都习惯了,忍一忍就过去了,自己的主子除了暴力一些,对她们其实还不错的,身为下人还是要勇于说实话,“这毕竟是郡主府,小姐若是大闹的话,怕是郡主脸上无光。”

    “我这是替郡主长脸,她应该谢谢我才是呢!”蔺兰一把推开她,“我是要让这些贱人知道,他蓝芷霖是我的!”

    蔺兰早就被气得火冒三丈,一个箭步就冲到花园里,那些坐在桌前聊天的闺秀们还没反应过来,蔺兰飞快抽出腰上的软鞭子就往桌上抽,桌上的碗盘顿时打得七零八落,所有女子吓得花容失色,蔺兰大喝一声,“你们这些贱人谁准你们讨论蓝芷霖的!”

    众人都知道蔺兰在京中嚣张的恶名,大家都对她敬而远之,彼此甚是交往,能躲就躲得远远的,各自井水不犯河水,她们以为这样就不会惹到这个凶神恶煞的女子,谁承想她还是会发疯。

    “蔺兰你干什么!我们讨论蓝芷霖怎么了!”

    有胆大的闺秀狠狠地瞪了蔺兰一眼,其实大家都心里明白,蔺兰前阵子在曲水流觞大会上被蓝芷霖吻了,她们还以为这次蓝芷霖被这个小魔女给收服了,结果又传出武乡侯府根本不想娶她,大家又对蓝芷霖充满了幻想,心中鄙视蔺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丢脸丢到家了吧,也难怪她会恼羞成怒。

    “他是我的男人,你们这群不要脸的女人,不守女德在这说我的男人,真是无耻!”

    蔺兰大怒,擎着鞭子就去抽刚才说话的女子,“你再敢废话,我就把你们的小脸一个个给抽花了,别说蓝芷霖看不上你们,就是路边的乞丐也不会多看你们一眼!”

    众女子尖叫,四处逃窜,“啊,啊……蔺兰你疯了!蓝芷霖看不上你,你把火撒到我们头上算什么本事!”

    既然都撕破脸了,说话还有什么顾忌的!

    蔺兰怒火攻心,已经决定杀无赦了,反正做什么都有人善后,杀几个闺秀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些女子平时就喜欢嚼舌根,无事生非,她实在不想和她们为伍!

    “我决不轻饶绕不过你们!”

    院中乱成一团,有激灵的下人连忙去请了郡主和在隔壁园子作诗的男子,最主要的是把蓝芷霖请来,让他看看蔺兰是个什么泼妇!

    然而还没等人去请,隔壁的学子早就听到动静纷纷走来,看到园中狼藉,蔺兰撒泼,大放厥词地说什么蓝芷霖是她的男人,其他男子不由发酸道:“芷霖你真是好福气啊。”

    他们眼中透着看好戏的浓浓兴趣,摊上蔺兰这么个泼妇,蓝芷霖就自求多福吧!

    本来其他人对他又妒又恨,现在看到有人让他丢脸,恨不得落井下石。

    蓝芷霖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每次有蔺兰出现他的生活就一团乱,他不由怒吼一声,“蔺兰你闹够了没有!”

    蔺兰正大吵大闹,猛地听到魂牵梦绕的声音,脸上微怔,但听到蓝芷霖又大骂她,“你怎么如此不知羞耻!我什么时候说要娶你!”

    蔺兰满脸涨红地一鞭子甩过去,“蓝芷霖你什么意思!你不娶我,你当时为什么亲我!你说啊!”

    “你……”蓝芷霖被噎住,他真的没法子说得清楚。

    蔺兰见他语塞,不由得意,“我告诉你蓝芷霖,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娶别人我就缠着你一辈子!”

    不嫁也会缠着,反正就是缠定了!

    众人看向蓝芷霖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同情。

    可怜滴。

    蓝芷霖从小读四书五经,就算不知道女德女戒也知道大家闺秀应该是什么样,从来没见识过谁人像蔺兰这样的!

    “你……你要不要脸!”

    “要脸做什么!反正是你不要脸在先啊!”

    蓝芷霖明显不会吵架,尤其是没有和泼妇吵架的经历,李朝朝坐在不远处的亭子里看到那一男一女吵架,不由笑着回过头对蓝翎羽道:“现在想想上辈子慕辰天有这么个贵妃娘娘还挺可怜的。”

    蓝翎羽宠溺地拿了一块桂花糕喂进她的嘴里,“你该不会是觉得现在蓝芷霖可怜吧?”

    “不不不”李朝朝鼓着腮帮子摇头,“我反而觉得蓝芷霖和蔺兰挺相配的,想正所谓不想爱不想杀啊,瞧着不是挺欢乐的么?而且蔺兰做了倪氏的儿媳妇,会更有意思。”

    “我就是喜欢你这股坏劲。”

    李朝朝笑着挑起眉,“你每天这么告白我很受用。”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蓝芷霖说了声,“我就是死也不会娶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的!”

    蔺兰本来也不把这话放在心上,她觉得自己早就是刀枪不入了,可是听到蓝芷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这么无情的话,她还是忍不住心中一痛,眸中迅速噙起泪水,嘴角哆嗦着指向蓝芷霖,一旁的阿巧担忧地扶着她。

    “你……你你……”

    “呵,你用眼泪也没用!”蓝芷霖讽笑道:“你就是把所有的招数都用上,我只有一句话,不会娶你!”

    蔺兰忽然大吼一声,“那我就让你嫁给我!”

    蓝芷霖只当蔺兰是胡说八道,哼道:“疯婆娘!”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有了底气,声音不大不小地嘀咕,“蔺兰真是不要脸,倒贴男人,还异想天开呢……”

    蓝芷霖看也不看泪流满面的蔺兰,“我在也不想看到你!”

    其他人见到蓝芷霖走了,不屑地冲着蔺兰撇撇嘴,也跟着他一起离开,谁要和这个扫把星呆在一起。

    亭子里的李朝朝忽然叹了声,“无趣,我还以为蔺兰会和蓝芷霖打一架,她居然不动手,看来是真的对蓝芷霖动情了。”

    “眼神确实不怎么好使,这么说来她还真是和蓝芷霖相配。”蓝翎羽毒舌道:“这次有不少人都压赌注在蓝芷霖身上希望他中解元,若是蔺兰在暗中帮忙,他赢的机会倒是挺大。”

    “那可就糟了,我可是把所有的嫁妆都赌蓝芷霖一定不会中!”

    蓝翎羽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你就这么有自信?”

    “因为你这个庄家怎么可能让我输?”

    蓝翎羽哈哈大笑,这次的赌局确实是他私下设立的,他们越是觉得蓝芷霖会高中,他越要让蓝芷霖输得惨,等众人都输了钱,看看谁会像现在这样吹捧他!

    “看来我这个庄家是要赔你不少钱了!”

    李朝朝嗔笑地看着他,“不过是把你左兜里的钱放进右边的口袋里罢了。”

    两个人在亭子里调笑了两句,李朝朝看到蔺兰一个人跑到湖边对着柳树发泄,然后低声道:“就算蔺兰爱死了蓝芷霖,也绝对不会让他高中的。”

    李朝朝冲着蓝翎羽抛了个媚眼,领着春丽径自向蔺兰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和春丽道:“等过几日咱们去艳骨坊看看冬月吧。”

    “是,奴婢也甚是想念冬月。”

    李朝朝点带牛头,旁若无人地从大哭大喊的蔺兰身边走过。

    蔺兰正在气头上,看谁都不顺眼,见到李朝朝过来以为她会打招呼,谁知道她看也不看自己,更是恼羞成怒,朝着李朝朝就大喊:“你给我站住!”

    李朝朝奇怪地看她一眼,“有事?”

    蔺兰横臂擦了一把眼泪,“你没看见我在这哭么?”

    “看见了。”李朝朝耸肩,“所以不敢打扰蔺小姐,让你哭个痛快,难道我做得还不够体贴!”

    蔺兰听到李朝朝这么回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蓝家没一个好人!”

    李朝朝笑笑,这个蔺兰还真是像个孩子似的。

    “这话怎么说的?”

    蔺兰听到李朝朝问,正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找不到人倾诉,哭喊道:“蓝芷霖轻薄了我还不认账,连你们侯府的侯夫人还敢嫌弃我,不让蓝芷霖娶我,就是不负责任,亏你们是高门大户!简直是不要脸!无耻可恶!”

    李朝朝恍然大悟似的哦了声,“蓝芷霖做出这种事我自然是不耻的,但蔺小姐不能说蓝家没一个好人。”

    她看着梨花带泪好不委屈的蔺兰,从怀里掏出一张方帕上前递给她,“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谁惹了你就去讨回来就是,你既然想让想嫁给他就应该想办法,而不是在这哭。”

    蔺兰没好气地推开李朝朝的好意,“谁说我要嫁给他?”

    李朝朝笑着看她死鸭子嘴硬,蔺兰忽然大喊:“我都说了要让他蓝芷霖嫁给我。”

    李朝朝笑着拍手,“这就对了!真是好气魄,但可惜你做不到。”

    “谁说的!”蔺兰大怒,“我一定会让他入赘的,不然我就闹得你家不得安宁。”

    “那不是我家,是武乡侯府,我和世子早就分出去了,所以你可以不用忌讳我。”李朝朝耸肩。

    李朝朝又说:“蔺小姐,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蔺兰没好气道:“你说就是,我难道还能堵住你的嘴不成!”

    李朝朝笑道:“其实蔺小姐用强的是不可取的,只会让你如今日一样对你指指点点。”

    “我不在乎。”蔺兰撇嘴。

    李朝朝挑眉,“你如今也看到了,你越是这样他越不会嫁给你。”

    蔺兰被戳到痛楚,整个人都跳起来,“他越是不从,我越要得到她!”

    李朝朝竖起拇指,“霸气,这就对了!”

    她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诡异的光,低低道:“你应该让他跪在你面前求你他嫁给你。”

    李朝朝猛地这么一说,蔺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

    她皱着眉头想了想,才瞪大了眼睛,低呼:“这怎么可能?”

    李朝朝勾起嘴角冷笑:“世上哪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只有你想不到的,事在人为。”

    蔺兰疑惑地看着她,想直接询问李朝朝什么意思,但又不好直接开口,梗着脖子说:“反正我已经决定了他不同意我就来粗的。”

    蔺兰见李朝朝笑而不语,还是忍不住迟疑地问:“那个……你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说来听听也好。”

    李朝朝耸肩,“就算有我也不能说,你这么讨厌蓝家人,说什么你都不会信。”

    蔺兰哼道:“你说你的,信不信是我的事。”

    李朝朝笑笑,“其实我没什么计策,只是这么多人下注买他考中,可我却觉得凡事没有绝对的,我买的是他输,赔率很高的。”

    蔺兰有些意外,“为什么买他输?大家可都觉得他会赢!”

    其实蔺兰也希望蓝芷霖高中,这样就证明她的眼光好!

    “看来蔺小姐也希望他赢了。”李朝朝叹气,“那可如何好,蔺小姐这样就失去了唯一的机会,他若是高中了,只怕更不会正眼看你了,他入朝为官如何入赘呢?”

    蔺兰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猛地倒抽口冷气,她怎么忘记这件事,大元官员怎么可能入赘!

    蔺兰磨了磨牙,“你就不怕输?”

    “怕啊。”李朝朝斜睨她,“所以想请问问蔺小姐可有什么办法让我别赔了我的嫁妆?”

    “不让蓝芷霖高中那好办得很……”蔺兰忽然道:“可是我又有什么好处?”

    她觉得蓝芷霖会不会高中都很难嫁给自己!

    李朝朝笑了笑,“蓝芷霖最在乎的应该是一件事一个人,一件事是秋闱,另一个是三夫人倪氏,现在倪氏被禁足,他正想着考中让侯爷放了他母亲,当初倪氏不同意你嫁进去,我想这次蔺小姐是个好机会。”

    “呵,蓝芷霖现在可是信心满满吧,那我就偏不让他如意!”蔺兰垂眸想了想,忽然冷冷道:“你说的对,我会让他们求着我,让他成为京城第一个入赘的人!”

    李朝朝笑笑,“那我的嫁妆可都要拜托蔺小姐了。”

    蔺兰疑惑地看她半晌,“你为什么帮我?”

    “我只是求财啊。”李朝朝叹气,“你以为我愿意把所有嫁妆都投进去,我们分出府去你是没把钱分给世子,我想着怕不是要给他自己的儿子添彩礼?若是蓝芷霖嫁给蔺小姐的话,也不需要那么多钱添嫁妆吧。”

    蔺兰听到李朝朝这么说,心里才松了口气,果然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没这么好心帮自己,原来是有缘由的。不过这样也好,大家谁也不欠谁。

    “只要事情成了,我会帮你。”

    李朝朝笑笑,“只要你不让我损失嫁妆我就心满意足了。”

    蔺兰得意地勾起嘴角,“这点你放心,我就是不为你,也会为自己考虑。”

    蔺兰想到可以抓住蓝芷霖的把柄就开心不已,她会让他心甘情愿地嫁给自己!

    李朝朝只淡笑地看着蔺兰离开,一旁沉默的春丽忽然行礼,“给郡主请安。”

    慕碧云挥了挥手,“你先下去,我和你们世子妃说两句话。”

    春丽看李朝朝点头,才乖觉地退到一边。

    慕碧云早在暗处呆了许久,把李朝朝和蔺兰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她缓缓从李朝朝后面走上前,眸光冷冷到:“原来果然是你出的主意。”

    她哼了声,“当初我就纳闷怎么好端端的蓝芷霖会轻薄蔺兰,你这是要害蓝芷霖还是在帮慕辰天!”

    慕碧云不似从前那般温和,说话掷地有声,她从没想过会被个小女子给耍了!

    李朝朝也不瞒她,“郡主英明。”

    “不用说好听的!”慕碧云把手背在后面,“你这不是在帮慕辰天而是害他!”

    李朝朝忽然笑道:“郡主会算命?”

    “你在说什么?”慕碧云不解。

    “那你怎么知道蔺兰没嫁给郡王是害了他?”

    慕碧云眯了眯眼进,仔细地打量李朝朝风轻云淡的表情,这个女子比她的夫君都难以让她琢磨。

    李朝朝似乎从来不怕任何人,说话时而谨慎地不让人抓到任何把柄,有时候说话却桀骜不驯。

    慕碧云看不懂李朝朝,所以心里有些忌惮她。

    “李朝朝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

    李朝朝低低一笑,“自然知道的,现在你是郡主,早晚有一天你会是大元独一无二的公主!”

    慕碧云并没有因为李朝朝这句话而不动气,“那你应该知道,我绝对不会让一个大将军之女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她冷冷地逼看着李朝朝,气势凌人,但李朝朝并不畏惧。

    “你能保证你们武乡侯府的那些人不会造反?”

    “他们的女儿成了皇后哪里有那个造反的心思。”李朝朝嗤笑,“郡主,你杞人忧天了!”

    慕碧云冷笑,“你一个妇人懂什么!”

    她被李朝朝噎得找不到话来说!

    李朝朝耸耸肩,“既然如此,那朝朝先行告退了。”

    李朝朝刚要走,慕碧云又忽然喊住她,“李朝朝!不要打那些不该有的主意!”

    “请郡主明示。”

    李朝朝回过头笑看着慕碧云那张紧绷的脸,她真的太紧张那个位置了,反而比慕辰天更在意。

    其实慕碧云是个严谨的女子,上一世做的也不错,很懂的一些局势,就是她的存在才会让慕辰天登上王位,把蔺相一脉连根拔起,让靖王府抄家。

    她是个有谋略的女子。

    慕碧云沉默了下,才说道:“有些心思不该乱动,慕辰天要有他的使命。”

    “那郡主的使命又是什么?”

    慕碧云被反问得愣了楞。

    李朝朝目光沉下来,“没有人规定一个人的使命是什么,女人也可以当皇帝!只要你心怀天下!”

    “李朝朝!”

    慕碧云忽然睁大了眼睛,心里想的却是难道李朝朝想当皇帝?

    这个想法太……匪夷所思了!

    已经不是掉脑袋的事了!

    李朝朝发现她误会了,笑着解释:“郡主,你让一个不想当皇帝的人登上高位,不如你自己做皇帝施展心中的包袱,就不用束手束脚?”

    慕碧云这下子又倒抽了口冷气,这个李朝朝到底是什么鬼怪!

    她莫非会懂人心!

    说实话,这个想法她不是没有过,可是也只是在慕辰天太不像话的时候这个想法一闪而过,若她是个男子的话……

    李朝朝挑挑眉,“世间的规则永远是上位者规定的,谁是下一任继位者,是男是女,都是有权者规定的,有一就有二,只要出现了第一个女皇,就会有第二个。现在没有是因为没人做这个改变,就认为理所当然!”

    她的薄唇轻抿,目光淡淡的,“上位者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家族皇权的兴衰,还是为了这全天下的百姓。?前者是你们当皇帝是自己说了算,但没有个帝王之家可以千年存在,你活在当下实在不必担心以后的事,若是后者,你也可以当皇帝。没什么不可能!”

    慕碧云心中因李朝朝这番话嫌弃惊涛骇浪,她从来没把自己的心里话对任何人说过,但是李朝朝说出了她的一切想法,她甚至觉得李朝朝是自己的知心人!

    但以她的立场,她必须说:“你这话足以死一百次!赔上整个家族!”

    李朝朝福礼,“是我逾越了。”

    “你就不怕死?”慕碧云紧紧地盯着李朝朝每一个表情。

    “怕啊,所以想选对一个主子,让她许我锦绣前程。”

    慕碧云好半晌才恢复自己的心境,冷冷地盯着李朝朝打量,“我就知道你和别的女子不一样,只是这话以后不要说了。”

    “没什么不一样,都是怕死贪财,我愿意坚持我认为对的,于郡主而言,自己的弟弟是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可是凡事都要任何时候都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我亦是如此。”

    李朝朝笑了笑,行礼走人,慕碧云又喊住她,“你到底想要什么?”

    “免死金牌。我说了我怕死啊。”

    李朝朝不经意地笑着,谁也看不出她话是真是假。

    慕碧云没说话,只抬了抬手让李朝朝走人,她以前觉得这个女子与众不同,但她原来也是怕死的,人有弱点是好事,就怕抓不住把柄才最可不。

    李朝朝笑着离开,做任何事都要留有后路和计划二,慕辰天不适合做帝王,就另外找一个,只要是姓慕的就好,自己造反太麻烦,不如让个女人开辟新纪元。

    若是以后慕碧云真的当上了女皇,必然需要支持,少不了他们的帮助,她也是担心武乡侯府躲不过一劫,不如先要块免死金牌安身立命!

    又过了几日,眼见着秋闱就要开始,倪氏每日都在青院里数着自己儿子光耀门楣的日子。

    倪氏刚睡了午觉醒来,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她心中一惊那点朦胧的睡衣都吵醒了,就见蓝政锦一脸怒气地走进来,心里一惊,“侯爷发生什么事了?”

    倪氏直觉不是好事,蓝政锦已经很几天没到她屋子里来了,自从她被关起来就不闻不问!

    男人!呸!

    蓝政锦只站在远处看着倪氏,“蓝芷霖失去了秋闱的资格。”

    倪氏震惊地从床榻上站起来,“为什么。”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那个好儿子,谁不知道蔺兰是京中有名的泼辣户,招惹谁不好,非要去去招惹蔺相之女,让她失了脸面,蔺相能不给他小鞋穿!”蓝政锦也气得胸口起伏,“这次秋闱都不用蔺相出手,他下面的学生就可以让蓝芷霖失去资格。”

    倪氏尖叫起来,她已经无法冷静下来,“蔺兰那个贱人居然敢耍花样!我要去告御状。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她唯一的儿子,唯一的希望啊!

    “你给我闭嘴!蔺相位高权重,就连靖王和皇太孙都想拉拢他,你居然还想去告状,你是想让咱们侯府都赔上不成!”蓝政锦一把拉住倪氏推到地上。

    倪氏大哭道:“老爷,你要帮帮咱们儿子啊!”

    “我有什么办法。这事还不是你的错!你居然拒绝了蔺府的婚事。你儿子都是你自己害的!”

    倪氏跌坐在地上,“那该怎么办。就让蔺相这么打压咱们儿子?”

    蓝政锦看她,“谁让你那儿子不争气!此事我想过了,他这么做不是为了他女儿出口气,我们只要顺着他们就好!”

    倪氏咬牙切齿地瞪他,“难道让咱们儿子去娶那个刁妇?”

    “刁妇?蔺相的女儿就是刁妇也众多人追捧着想娶,她看上咱们儿子也是蓝芷霖的福气。”

    倪氏觉得这话有些蹊跷,怎么就成了蓝芷霖的福气?

    她猛地睁大了眼睛,“夫君您的意思是……”

    蓝政锦哼了声,“你还不明白么?想要前程就必须和蔺相家做亲家!”

    倪氏心中一惊无法用悲凉两个字来说了,这是在逼她啊!

    “是不是……”倪氏声音都在发抖,“是不是让咱们儿子娶她,咱们儿子就可以参加秋闱了?”

    蓝政锦眯着眼睛看她,“我什么时候说过是咱们儿子娶他,是蓝芷霖入赘蔺相家。”

    “什么!”倪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也别想!”

    让他儿子入赘!

    简直是无稽之谈!

    蓝政锦见倪氏那般嚣张的样子,啪地一巴掌扇过去,“此事还轮不到你做主的,不同意不仅是蓝芷霖的前途完了,就是咱们侯府也会受牵连。”

    倪氏一巴掌被扇倒在地上,蓝政锦冷冷道:“此事我已经决定了,我只是来通知你的。”

    “蓝芷霖不会同意的!”

    “不同意就让他去死,我没他这个儿子!你这辈子也呆在这屋子里别出来了,反正你也不会教养好自己的儿子。”

    “侯爷!”倪氏挣扎着站起来,“那你当真这么绝情么!”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也是为咱们这个家和你着想。”蓝政锦冷笑,“我会让蓝芷霖入赘蔺家,他同意了,我就会放你出来,到时候你也好喝一杯媳妇茶。若是不同意,我也不会留着这个丢脸的儿子!”

    蓝政锦嘭地一声把大门关上,倪氏瘫在地上久久无法动,她觉得那张罩在自己身上的网,扼制住自己的喉咙越来越紧,她简直无法呼吸。

    这些人都在逼着她,要把她逼疯!

    难道现在她连唯一的儿子都要失去了么?

    入赘?入赘啊!

    入赘是什么概念那就是什么也没了!这些年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以后蓝芷霖别说继承爵位,就是家产都没戏了!

    倪氏的手死死地抠在地上,十指连心,她的心已经痛得无法呼吸了,她感觉有一双黑手要玩死自己,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忽然,有人从里屋的幕帘后走出来,看着倪氏自虐的样子,冷漠道:“反正是他的儿子,入赘又怎么样!”

    “可是他是我的儿子啊!”倪氏不甘地捶地,“我在蓝芷霖身上付出太多的心血,他是我唯一的筹码!”

    “怕什么!靖王世子说了,你只要让武乡侯府蓝中宇大将军投靠靖王世子,将来他会替你做主。”

    倪氏已经恨得把舌头咬破说不出话了。

    男子蹲在倪氏面前,抬起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哭什么,我相信这么点打击不会让你跌倒的,你还有我不是。”

    倪氏忽然疯狂地吼过去,“那你现在就去把李朝朝给杀了!”

    男子一愣,嗤笑道:“蓝翎羽护着她紧得很,而且有人不让我动手,不然不用你说,我就已经把李朝朝替你给杀了。也省得你为她烦心!”

    倪氏抓到重点,抬头看他,“谁?”

    居然还有人护着李朝朝,能让眼前的男子如此听命令的,除了那个人……难道是……

    倪氏想到了慕雪衣!

    男子冷冷地勾起嘴角不说话。

    倪氏瞪着他,“好,你既然无法杀李朝朝,那就去把蔺兰给我杀了,这不难办到吧!”

    “别傻了!她也还有用处。”男子面无表情道:“你现在与其担心没用的,还不如想想怎么拉拢蓝大将军,蓝双清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倪氏跳了跳眼皮,“她居然还没死?”

    “这事不用你操心,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倪氏跪坐在地上冷冷地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直觉此时和李朝朝脱不了干系,这一切都透着阴谋,让自己的儿子入赘就是阴谋!

    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无能,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她都不敢想象儿子知道自己要入赘会是什么反应,只希望他能忍得了这一时,等有朝一日慕雪衣做了皇上,就是他们母子翻身之日!

    倪氏想她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必须要依附着慕雪衣,至少她现在还有利用的价值!

    那些害自己失去所有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自己打入谷底了吗?

    为了自己的儿子她一定要振作起来!

    事情急转直下,就在蓝芷霖在郡主府掷地有声地说:我就是死也不会娶你蔺兰。

    没过几日,蓝芷霖在大街上单枪匹马地拦住蔺兰的轿子,梗着脖子,满脸煞白地沉默了许久才开口大喊:“蔺兰,我要……我要……嫁给你!”

    轿子里的人不说话,蓝芷霖气得浑身发抖,他知道蔺兰这是故意要当众羞辱自己,以报复之前的他对她的羞辱。

    “蔺兰!”蓝芷霖咬牙切齿地问向轿子里的人,“你到底要怎样才肯让我嫁给你!”

    若不是为了母亲,为了秋闱,蔺兰就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妥协的。

    可是他不能不为了自己的母亲在蔺兰面前低下头,而且就连自己的父亲都逼着自己这么决定,不然他就要和自己脱离父子关系!

    早在当初父亲把母亲关起来的时候,他就应该清楚自己的父亲已经变了,所以他不得不母亲打算,母亲只有他为依靠了!

    轿子里的人忽然挑开帘子,冷笑着看向对面的蓝芷霖,“你就是这么求人的?”

    蓝芷霖的瞳孔猛地放大了下,双手紧握,蔺兰……这个贱人!

    大街上站满了围观的人,不少人窃窃私语,这不就是前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蔺相千金和她放厥词要娶的男子——蓝芷霖么?

    果然是山水轮流转啊!

    怎么蓝芷霖就轮到要蔺兰娶自己的地步?

    大家都指指点点地看好戏,只觉得蔺相千金这次是扬眉吐气了。

    不远处的二楼单间里,有个男子忽然宠溺地亲了亲怀里的娇妻,“伟大的朝朝,你觉得这小子会下跪么?”

    李朝朝挑眉笑道:“他有选择的机会么?”

    ------题外话------

    我万更啊啊啊啊晚了啊啊啊啊……

    手酸啊啊啊啊……我狂奔去写佞臣了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