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一百零五章 将军(为狼人杀小学生盟主加更!)

景杰,景帝十三子,侧妃所生。

天资不高,二十五岁才区区黄金期——这在景氏内部,几乎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垃圾。

但他命好,有一个出色的弟弟——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被誉为星之圣子的景星。

景星从小便展露天资,极招景帝喜爱。兄凭弟贵,自知水平不行的景杰干脆彻底躺平,平日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正事半点不干,妥妥的景国一霸。

对于景杰的性子,烈煞自认为心知肚明。

这一次带景杰来古龙城邦,他也没把景杰当回事儿。

然而当这一刻。

这胜负已定的一刻。

景杰忽然前来,站在血色天幕外,以端庄郑重的礼节,对天白宇说道。

“欢迎加入景国。”

这是什么情况!?

……

别说烈煞了。

始凤遗迹中,夏林与田青青也愣了。

这个景国皇子……公然拉拢白天宇……

直到狭长的舌头慢慢回缩。

夸张的笑容逐渐收敛。

一身血衣的白天宇,重新恢复了平静。

身后,血兽齐齐暴动,朝烈煞与肖华扑去,而白天宇,连看都不看那边一眼,只是散开血色天幕,来到景杰面前,低头俯视景杰。

这种姿态,让景杰有点儿不太舒服。

他慢慢抬头,看向白天宇,脸上露出平静的笑容。

“天宇传奇。我依约来了,也依约带来了烈煞和你们的其他敌对传奇,更依约让那竞逐顺利开始了。”

“而您,依约来了,展现了您的实力,您的价值。”

“我很尊重您……这源自于您所掌握的力量。”

“但我需要提醒您一点,您必须也得对我,对我们景氏,对我的弟弟星圣子,展现出一些基本的尊重和礼貌。”

“为了你自己,也为了咱们接下来的合作。”

“您觉得呢?”

白天宇沉默片刻,缓缓退后,直到退出三米左右,白天宇方才开口。

声音嘶哑……音调亦隐隐上扬。

“所以,咳咳,所以,我算是过关了,对么?”

景杰马上给出笑脸:“对的对的,您的实力,在传奇当中绝对不弱于任何人……之前我听星之圣子说,天宇传奇未来必成神话。我之前还有些不确定此事,但现在,我亲眼所见后,便确定了。”

白天宇沉默片刻,再道。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

景杰脸上笑容更盛:“您放心,其他异界之门那边,星之圣子已经打过招呼了。”

说完,他神态一正,用严肃的口吻,轻声说道。

“您为星之圣子出力二十年,星之圣子保异界三年平安,并帮您提供袭杀景月的机会。”

“这是我们的约定,不是么?”

白天宇轻轻颌首。

“是的。”

景杰沉默片刻,再开口。

“天宇传奇,跟那边打过招呼了么?”

“打过。”

“没有牵扯了对么?”

“没有。”

“您初入景国,我们这边也不好大张旗鼓给您安排身份,暂且先在星之圣子身边做个暗卫,不碍事吧?”

“区区小事你们安排,但那景月……”

“放心,您一定会有亲手杀他的机会的。只不过真的需要点耐心。”

“嗯,我懂。”

景杰招呼着白天宇登上了他的飞鹰。

飞鹰啼鸣着,振翅高飞。

下方,血海蹿升而起,如同华丽的披风紧跟在白天宇身后,快速融入白天宇体内。

原本的始祖龙城大地上,狼藉一片。

七位传奇,无数魂兽。

他们干瘪的尸体倒在地上,茫然无神的双眼中,彷佛倒映着白天宇渐渐冲天的身影。

其中尤以肖华和烈煞死得最惨。

直到更远方,有熟悉的声音忽地传来。

“姐夫!”

“姐夫!”

白天宇回头,一眼便看到了那两道熟悉的身影。

夏林,与田青青。

“姐夫!你去哪儿姐夫!”

“姐夫,别去景国!求你了!”

“姐夫,咱们已经报仇了,姐夫!姐夫!”

白天宇慢慢回头,看向景杰,便发现景杰也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需要等您一会儿么?我们有的是时间。”景杰这般说完,便听白天宇轻声开口:“不需要。”

说着,魂光洞开。

鎏金火龙出现在了白天宇身边。

刚刚出现,火龙明显对白天宇有些疏远,适应了片刻方才让白天宇和景杰,站到了它的头上。

“加速。”

下达这般命令,鎏金火龙一声龙吟,扇动双翼转瞬间跨越千里。

身后,田青青的声音已经毫不可闻。

而白天宇从始至终,也不发一言。

……

“这是彻底的切割。”

夏林拉住了田青青,这般说道。

“白天宇彻底与华国,与过去,做了切割。”

说着,他指向了始祖龙城的废墟:“这就是证明。”

又指了指鎏金火龙离去的方向:“那也是证明。”

一战,打掉烈煞,以及肖华等开拓城附近邦国的所有传奇!

这是白天宇的报恩,报华国之恩。

此去景国,寻灭门之事的幕后黑手,月之圣子。

这是白天宇的报仇,不诛杀首恶誓不罢休的报仇!

恩情,了结。

仇怨,却仍旧延续。

但对于田青青来讲……

“他安排了你。安排你报仇之事,到此为止。”

因为相像,所以理解。

白天宇的苦心与苦衷,夏林能读出个七七八八。

他不愿让田青青掺和到后续的事情之中——因为那是月之圣子,当世最强者,景帝看重的儿子。

这种仇恨,我一人背负便足够了。

也不知道夏林说得这些,田青青听没听进去。

她只是蹲坐在地,掩面痛哭。

这种情绪,说理解,夏林也能理解——心中的支柱就这么走了,田青青现在的表现还算相对坚强的呢……

但共情确实无法共情。

他跟白天宇又不熟。

轻叹一声,夏林目光看向战场。

直到此刻,白天宇收了死河,这附近还弥漫着一股香甜的血腥味道。

正环伺间,夏林忽地一愣。

后,他勐地倒吸口凉气!

死河杀人,人化灰而物品在。

所以夏林看到了空间戒指……

血神血兽杀人,吸血却不吃肉。

所以夏林看到了干尸,以及人类传奇干尸手上的空间戒指。

用力咽了口口水,夏林抬头左右环顾,没看到白天宇的踪影。

他没打扫战场!

又看向田青青,夏林隐约的,看透了白天宇的用意。

这些,是给田青青留下的……

毕竟身为魂之信徒,总是缺少资源的。

来到田青青身边,夏林轻轻推了田青青一下。

“学姐,咱们好像发财了……”

……

第一军校两界通道的另一侧。

黑风寨。

浩瀚的冰霜气息如天灾般压来。

冰之力凝聚成大手,彷佛神灵之手不断下压,要一举将整个黑风寨,从地图上抹去。

而大手的下方,一道苍老的身影双手高举托住大手。

其身后,八头人型魂宠各施手段,以减轻老人承受的压力。

轻笑声忽地从冰掌上方传来。

声音相对年轻、轻佻。

“老头你不错啊,这实力在三十二煞中,也算上档的了。”

关超勉力吐出八字。

“比之神话,远远不如。”

“传奇跟神话自是没有可比性的……话说那边怎么还没消息呢?要是再晚点儿,我可就要执行景月的命令了啊。”

关超沉默不语。

体内却又有另类的力量,隐约泛起……他似乎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直到冰掌上方,冰将的声音忽地响起。

“呵,来信了……”

后,短暂沉默。

关超亦心中忐忑。

因为传来的讯息,决定了蓝星的一切。

须臾间,寒冰之力更胜一筹!

关超神色一变,刚要搏命便见那冰之力快速收敛,露出云层上方,身穿澹蓝甲胃,年约四十的“年轻人”的身影。

神话级强者,冰将,对着关超微微一笑,后转头看向了身后的五十传奇,十万大军。

“国都方面的命令,撤兵。”

军队一愣,却还是整齐离去。

冰将再转头,笑看向关超。

“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异界之民,用了什么办法说动了星之圣子,不过这个无所谓,总之呢,你们安全了。”

说完,冰将又道:“对了老头,你叫什么?”

“关超。”

“嗯,关超,我记下了。你实力真的不错,而且我总有感觉,你没出全力。刚才我接到信息后简单试探了下,发现你体内还能爆发出另外一种,甚至对我都有威胁的力量。所以啊,能不打最好了。”

“走喽,回家耍娘们去喽。”

冰将驾驭乌云,飞快远去,走得潇洒。

却没看到,就在冰将的身影刚刚消失的瞬间,关超勐地喷出鲜血。

老者颤颤巍巍的,在魂宠的搀扶下方才站稳,再看向军神,关超用疲倦的声音,开口道:“咱们赌对了……”

军神却只是沉默着,转头看向了另一边。

传奇期的目力,让军神看到黑风寨外的某处林地,草木婆娑。

很快,一道浑身染血,骑乘勐虎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林地的边缘。

看到黑风寨安然无恙,景国军队撤兵,男人深深松了口气,彻底放松了下来。

目光隐隐看到了军神,四目相对,那周身染血脸色苍白的男人咧开嘴,露出白牙,憨憨的挠了挠脑袋。

直到景国大军中,忽有声音响起!

“大胆!尔敢杀我二子!

给我纳命来!”

破空声响起。

一道锋利的剑光,瞬间贯穿了中年男人的脑袋。

生命的最后,痞子秦文锋茫然看了眼远方退走的景国大军。

他终于理解张明轩所言的,我在军中有关系是什么意思了……

紫雨城城主,传奇期强者,被征调入军中。

又不知通过何种方法,知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再回首,看向黑风寨。

他看到军神大人张了张嘴,伸出手,似乎想要挽留自己不断消逝的生命。

“哎……”

“我就不该杀张明轩……”

“我也不该……回黑风寨……”

“秦文锋啊秦文锋……打小你就不聪明……这一次,命都赔了吧……”

“可惜了……我才刚成信徒……”

剑光再次爆发。

瞬间将秦文锋的身体,搅得稀烂。

……

黑风寨内,军神茫然张嘴。

一边,是秦文锋。

一边,是还在喷血的关超。

一边,是继续远去的景国军队。

秦文峰的死,如同最微不足道的插曲,丝毫不值一提。

但……

难以言喻的情绪,自心中发酵。

直到关超老头磕磕绊绊的说道。

“开拓城正在大战……这一次,白天宇将毙杀周围五个邦国,国内所有传奇!”

“且白天宇以卖身二十载为代价,为我们换来了三年的景国庇护。”

“三年内,无需担心两界通道出事。我们终于可以开始扩张了。”

“小秦。”

“……我在。”

“去开拓城,帮永辉一把,那边的五个邦国王者数量不少,我怕永辉撑不住。”

“……我知道了。”

“但是,老师……”

“怎么了?”

“等我十分钟,可以么?”

“可以。”

说着,关超沉默着,在魂宠的搀扶下走向地下。

……

魔都两界通道的另一端。

围而不打的景国军队开始退兵。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月女所讲的,每一条两界通道处。

守方茫然,攻方浑噩。

而景国,国都,魂之天国。

“月殿下,月殿下!星殿下有令,不得外人打扰……”

“外人?你的意思是,我是外人喽?”

“奴才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滚!还有景星!你给我滚出来!”

华美的宫廷内,一锦袍男子放声怒吼,其声音尖细,气势却如同睁眼的怒龙,危险而强大。

景月,月之圣子,28岁,传奇。

身后,星之圣子的管家不敢触怒月之圣子。

毕竟,整个景国谁不清楚,月圣子喜怒无常,最喜施虐。

直到轻柔的声音,从宫廷内部响起。

一翩翩少年郎,悠哉从宫廷内部走出。

“谁大早上的就惹的我月哥哥这般生气啊?”

景星,星之圣子,23岁,王者。

他有着偏中性的外表,一笑起来双眼弯弯,好看的不行。

见到笑眯眯的景星,景月只感觉心中的怒火不打一处来。

他上前几步,用满带着压迫感的姿态看向景星。

“我的异界侵占计划,被你搅合了。”

景星笑容不改:“是的。”

“为什么?”

“因为我看中了一个人。”

“就因为这个!?”景月被气笑了:“就因为这个!?”

“星,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为何还如此的幼稚!如此的稚女敕!”

“你看中了一个人?就因为你看中了一个人,就搅合掉我的异界侵占计划!?”

“你到底长没长脑子!?你到底懂不懂,异界对于我们景国来讲,究竟意味着什么!”

吐沫横飞,喷了景星一头一脸。

景星却依旧笑着,也不躲闪,也不恼怒。

直到景月骂完了,景星方才温和接话道:“我很清楚异界对于景国来讲,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战略要地,意味着快速的兵力部署,意味着一旦神话限制一开,谁掌握了异界,谁就能主导整个魂界的局势。”

景月当即冷笑:“感情你知道啊……”

这般说完,景月调头就走,一边走,一边说:“你这一次,犯了大错,我会去与父皇禀报。我个人认为,你不配三圣子这一名头。”

直到景月即将离开大门,身后,景星忽地再道。

“月哥哥……您刚才还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为何您还把我当小孩子对待呢?”

这让景月脚步一顿,眯眼回头看向景星。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您开口景国,闭口大局。月哥哥,都说您鬼主意多,您这是把您的那点鬼主意,打到弟弟身上来了啊。”

景月不说话了。

他转身,慢慢回到了景星身边,重新审视这个比自己小了五岁的弟弟。

周围的奴才,不知不觉间消失无踪,诺大的庭院中,仅剩下景月与景星二人。

便见景星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

“月哥哥,景国,是我景家的景国。家,在国之前。”

“月哥哥,我问你,我们景氏为什么能维系景国万万年不倒?”

景月不吱声。

只是眼中的光,逐渐深邃了起来。

“因为力量啊……因为我们景氏,掌握了魂之天国。我们拥有镇压一切的力量啊。”

“您刚才口口声声说,地盘,景国,军队……呵,月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我很清楚,我们景氏需要的,才不是什么地盘,才不是什么统一魂界。景国需要,但景氏不需要。我们,不需要!”

“因为现有的地盘,足够让我们得到我们想要的那部分东西,而得不到的那些,哪怕统一了魂界,咱们也依旧得不到。”

“你的异界侵占计划,为什么其他六大势力根本不管不顾?”

“因为他们理解不了你的目的!”

“景家圣子?统一魂界?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意义么?有,但真不大。”

“也因为不在乎!”

“神话级强者,除了一些没办法移动的神话,其他谁在乎除核心秘境之外的地盘?谁在乎那些,连传奇级灵物都诞生不了的贫瘠之地!?”

“说白了,两国交战,对于底层的人而言,意义很大,地盘越大,能养活的军队就越多,底层人民能得到的资源也就越多。哪怕发生了强者之战,大规模成建制的军队,也能决定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事情。”

“不怎么重要,是重点!因为强者之战,真正重要的,还是强者!”

“所以扩张、侵略、地盘什么的,对我们而言,对魂界真正的决策者而言,就真的只是,没那么重要的事情。”

景星一边说,一边走向凉亭,坐下,倒上两杯凉茶,景星悠哉继续道。

“我记得我刚刚成年,检测完天赋,就被父皇定为星之圣子。”

“之后,父皇就不管俗事了,国内的一切事务,都交由我们三个处理。”

“看上去,这叫委以重任……但实际上,父皇只不过是将自己不愿意在乎的琐事,推给了咱们三个罢了。”

不知不觉间,景月也坐到了景星对面,他只是聆听着,却一语不发。

“月哥哥,我还记得咱们哥三个开会的时候,阳哥哥是个闷葫芦,也不说话,是月哥哥主持大局。”

“您在会议上,就是开口景国闭口景国。但我问您,您这般的忧国忧民,真的是为了景国么?”

景月忽地低笑一声:“不是为了景国,那我为了什么?”

景星也笑了:“那不如这样……未来,您来当下一任景帝,一切世俗之事,一切俗世的权力,全归你,你来当魂界的帝王。而我和阳哥哥,去竞争景氏族长的位置,竞争魂之天国的所有权,你觉得怎么样?”

景月彻底闭上了嘴巴。

庭院中回荡着景星的声音。

“阳哥哥年满三十,便触碰到了神话的门槛。他以个人实力和天资,竞争景氏掌舵人的位置。”

“月哥哥的天资,大概是不如阳哥哥的,所以您在政务方面下功夫。如果您能在父皇羽化之前统一魂界,相信父皇能够对您另眼相看,这也是很大的加分项。”

“所以啊,什么异界侵占计划……月哥哥,别说这个是为了景国,这只是你为了给自己增添色彩,搞出来的鬼把戏罢了。”

“说白了,咱们阳月星三圣子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成为景国国主,根本就不是为了俗世的权力!而是成为景家的话事人,掌握景家的底蕴!什么景国怎么怎么样,月哥哥您知道么?每一次会议上你说这个,我都想笑。”

“您这是在特意忽悠我,特意在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把精力放在一些根本不重要的事情上……你啊,啧啧啧,太坏了。”

“没了景国,只凭咱们景氏的底蕴,咱们依旧还是高高在上的人间之神。”

“没有土地?我景家核心也就几百口人,睡觉修炼用得着那么大的地盘么?”

“没有土地上生长诞生的资源?抢不就完事儿了么!?父皇出趟门,向谁要资源谁敢不给!?”

“没有伺候我们的奴仆?我景家一开口,有的是人愿意来给我景家当牛做马!”

“没有景国,我景家还是景家!还是那个掌握了魂界最强传承,魂之天国的景家!还是那个没有人可以撼动的最强家族!”

“所以景国怎么怎么样……呵,一个还算好用的工具,一个老祖宗心血来潮搞出来的乐子罢了……谁在乎?”

“你在乎么?”

沉默片刻,景月饮下凉茶,漱了漱口。

他阴冷一笑,忽地开口:“你小子,还真是长大了呢。”

“那我就很好奇一点了,既然你清楚咱们三个的目标,那你准备怎么做呢?”

“阳哥追求个人实力,我追求政绩功绩。你呢?你又准备做何事,来给自己增添筹码,加深父皇的印象?”

景星不回答这个问题。

只是指了指门口:“月哥哥,您该回去了。”

景月脸色一冷,拂袖离去。

他自是听不到,有声音从景星口中传出。

“我的办法可太简单了……”

“三圣子求一个位置,怎么做都不稳。”

“但唯一圣子求一个位置,大概就没有翻车的可能了。”

想到刚刚景杰传回的情报。

景星的心情异常美丽。

“白天宇,呵……”

“月哥哥,我可是将军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