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玩挺大。”迪特弗利特说。

“玩挺大。”叶舟点点头,放下了资料后离开了房间。

上校深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后——

“玩挺大。”

“喂,能不能拜托你们不要再说这三个字了?!”

沙发的对面。

作为当事人的路叶十分不爽。

这是自然的,任谁的脖子上被套上项圈都会感到生气。

没错,坐在绿色沙发上的路叶的脖颈上,正套着一个斑驳的、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铁制项圈。

而造成这一现象的罪魁祸首,便是他身边的少女——薇尔莉特。

时间倒转回四十分钟前。

巴罗里克大酒店。

面对薇尔莉特这个荒诞又滑稽的请求,路叶当然是拒绝的。

但当他看向薇尔莉特的脸时,涌到嘴边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那一瞬间他有一种错觉。

不,与其说是错觉,不如说是真实的虚幻感。

在他的眼里,薇尔莉特彻底成为了两个人。

一个,是在他从动画和小说里了解到的少女。

在战争中失去了左臂,在当自动人偶书记的过程中寻找爱为何物的少女兵。

而另一个,则是跟他在一起生活了两个多月的少女。

没有杀戮、也没有军队,更是跟战场无缘,也许会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女性而幸福的活下去。

犹如凋零的花般,前者的身影慢慢地隐去。

而后者的身影却愈发鲜明起来,最后只剩下房间内少女的身影。

少女的娇躯僵硬着,连喉咙的肌肉都为之紧缩。

脸颊因为心头的激起的情绪而泛起微微的潮红。

那曾经如平静海面般的蔚蓝双眼也因为某些原因而闪烁。

淡樱色的嘴唇更是轻轻颤抖着,让人有种果冻般的错觉。

那是路叶头一次看到,薇尔莉特紧张失措的模样。

像是迷失在森林里而向猎人寻求帮助的小鹿一般。

就算是再坚硬的心,恐怕都要在少女那不自觉的强大攻势面前而融化吧。

路叶自然也不例外。

他不知道薇尔莉特怎么了。

他想问一问。

但说不出口,感觉很煞风景。

因为他察觉到了一件令人值得高兴的事情。

尽管不知道原因与理由。

但这是眼前的少女自觉醒人的情感以来,第一次依靠自己的意志而决定做些什么的行动。

不是依靠路叶的请求。

而是纯粹地出于自己内心的想法而行动。

那个曾经在孤岛呆呆地仰望岛屿顶端的“野孩子”,

虽然还不成熟,

但向着前方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对于一个之前什么都不懂的“白纸”来说,路叶或许给了她色彩。

但最终决定要如何绘制的人,却是少女自身,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但光是这点就足以让人感到欣慰。

这么想来,既然是薇尔莉特想让自己干的事情,还是答应下来比较好吧。

路叶心想着。

趴在地上当狗……倒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没有旁人观看。

虽然很羞(xing)耻(fen)。

但他实在不想让这个自己踏出脚步的少女失望。

所以路叶做了。

男儿膝下的黄金不翼而飞。

少年变成了小狗。

那一瞬间路叶没有看到过薇尔莉特眼中闪过的特殊的神采。

那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的表情。

紧接着,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正当路叶问“可以了吗”之时。

“咯嚓。”

脖子上传来冰凉的触感。

“嗯?”

路叶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他伸手模了一下。

硬硬的,凉凉的。

没错。

是薇尔莉特之前戴着的项圈。

本来是在那家服装店用万能钥匙解掉了的不需要之物。

但身为店家的老妇人却以为这是小年轻们的“小”“情”“趣”。

况且,她也不想处理这沉甸甸的玩意儿,于是就把这个项圈装到了给薇尔莉特买的衣服的包里。

如今它回到被制造出来的用途上。

可路叶却一点都没法对身为罪魁祸首的少女生气。

因为在车上,在霍金斯咬住嘴唇强忍笑意之时,他问了原因。

“——不想离开。”

低声细语,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就轻易地浇灭了路叶的怒火,连火苗都没剩下。

她恐怕是从那个服装店的老妇人那里得到了什么启发。

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老妇人的本意,是想让她通过生命的大和谐来拴住男人,最后甚至直白地说了出来。

可老妇人算错了一点,那就是薇尔莉特思考的方式很直球。

比喻、象征之类的修辞对她来说是没有用的。

你说什么,她就认为是什么。

就好比把女孩子比喻成花朵。

那么她会直白地把两者放在同等的天秤上。

女孩=花朵这样的公式就诞生了。

薇尔莉特将老妇人的话语解读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

一是项圈,二是孩子。

她没来得及问老妇人要怎么才能有孩子,所以只能从项圈着手。

她只是单纯地认为给路叶套上项圈,再牵根绳子,就能像老妇人说的那样,小男孩跟小狗狗在一起。

虽然简单到搞笑,但这却是她表露心声的唯一行动。

所以。

路叶最后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不能去责备少女。

因为捡到、并培养她是他的责任。

而且,所谓伸手不打笑面人,大概就是这个理由吧。

不过。

宁愿给少年戴上枷锁,也要把他牵牢在身边的少女……

怎么说呢?

在常人看来,这恐怕是病娇的前兆。

虽然以自己的意志做出行动是一件好事,但它并非完全是好事。

——做事要有分寸。

必须这样来教育少女。

路叶愈发感觉到自己的教学任务重大且艰难。

“别说这个了,所以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路叶开始谈正事。

“是吗,那我就直说吧,你自由了。”上校神色漠然。

“自由?”

“嗯,你可以留在这里,我会提供一笔钱供你开支,想生活多久都没问题。”

上校掐灭了雪茄。

“当然,你也可以离开这里,带着你的女孩一起。”

温暖的室内,暖黄色的光线充斥着房间。

路叶盯着上校,搞不清他的真实意图。

“也就是说,我没有价值了对吧?”

“是的。”上校毫不掩饰,“但那枚碎片你可以留着,它对我已经没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