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玩挺大。」迪特弗利特說。

「玩挺大。」葉舟點點頭,放下了資料後離開了房間。

上校深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個漂亮的煙圈後——

「玩挺大。」

「喂,能不能拜托你們不要再說這三個字了?!」

沙發的對面。

作為當事人的路葉十分不爽。

這是自然的,任誰的脖子上被套上項圈都會感到生氣。

沒錯,坐在綠色沙發上的路葉的脖頸上,正套著一個斑駁的、看上去有些年頭的鐵制項圈。

而造成這一現象的罪魁禍首,便是他身邊的少女——薇爾莉特。

時間倒轉回四十分鐘前。

巴羅里克大酒店。

面對薇爾莉特這個荒誕又滑稽的請求,路葉當然是拒絕的。

但當他看向薇爾莉特的臉時,涌到嘴邊的話卻說不出口了。

那一瞬間他有一種錯覺。

不,與其說是錯覺,不如說是真實的虛幻感。

在他的眼里,薇爾莉特徹底成為了兩個人。

一個,是在他從動畫和小說里了解到的少女。

在戰爭中失去了左臂,在當自動人偶書記的過程中尋找愛為何物的少女兵。

而另一個,則是跟他在一起生活了兩個多月的少女。

沒有殺戮、也沒有軍隊,更是跟戰場無緣,也許會成長為一名出色的女性而幸福的活下去。

猶如凋零的花般,前者的身影慢慢地隱去。

而後者的身影卻愈發鮮明起來,最後只剩下房間內少女的身影。

少女的嬌軀僵硬著,連喉嚨的肌肉都為之緊縮。

臉頰因為心頭的激起的情緒而泛起微微的潮紅。

那曾經如平靜海面般的蔚藍雙眼也因為某些原因而閃爍。

淡櫻色的嘴唇更是輕輕顫抖著,讓人有種果凍般的錯覺。

那是路葉頭一次看到,薇爾莉特緊張失措的模樣。

像是迷失在森林里而向獵人尋求幫助的小鹿一般。

就算是再堅硬的心,恐怕都要在少女那不自覺的強大攻勢面前而融化吧。

路葉自然也不例外。

他不知道薇爾莉特怎麼了。

他想問一問。

但說不出口,感覺很煞風景。

因為他察覺到了一件令人值得高興的事情。

盡管不知道原因與理由。

但這是眼前的少女自覺醒人的情感以來,第一次依靠自己的意志而決定做些什麼的行動。

不是依靠路葉的請求。

而是純粹地出于自己內心的想法而行動。

那個曾經在孤島呆呆地仰望島嶼頂端的「野孩子」,

雖然還不成熟,

但向著前方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對于一個之前什麼都不懂的「白紙」來說,路葉或許給了她色彩。

但最終決定要如何繪制的人,卻是少女自身,不管是出于何種原因——但光是這點就足以讓人感到欣慰。

這麼想來,既然是薇爾莉特想讓自己干的事情,還是答應下來比較好吧。

路葉心想著。

趴在地上當狗……倒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沒有旁人觀看。

雖然很羞(xing)恥(fen)。

但他實在不想讓這個自己踏出腳步的少女失望。

所以路葉做了。

男兒膝下的黃金不翼而飛。

少年變成了小狗。

那一瞬間路葉沒有看到過薇爾莉特眼中閃過的特殊的神采。

那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的表情。

緊接著,在短暫的沉默之後,正當路葉問「可以了嗎」之時。

「咯嚓。」

脖子上傳來冰涼的觸感。

「嗯?」

路葉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

他伸手模了一下。

硬硬的,涼涼的。

沒錯。

是薇爾莉特之前戴著的項圈。

本來是在那家服裝店用萬能鑰匙解掉了的不需要之物。

但身為店家的老婦人卻以為這是小年輕們的「小」「情」「趣」。

況且,她也不想處理這沉甸甸的玩意兒,于是就把這個項圈裝到了給薇爾莉特買的衣服的包里。

如今它回到被制造出來的用途上。

可路葉卻一點都沒法對身為罪魁禍首的少女生氣。

因為在車上,在霍金斯咬住嘴唇強忍笑意之時,他問了原因。

「——不想離開。」

低聲細語,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就輕易地澆滅了路葉的怒火,連火苗都沒剩下。

她恐怕是從那個服裝店的老婦人那里得到了什麼啟發。

而事實也確實是這樣。

老婦人的本意,是想讓她通過生命的大和諧來拴住男人,最後甚至直白地說了出來。

可老婦人算錯了一點,那就是薇爾莉特思考的方式很直球。

比喻、象征之類的修辭對她來說是沒有用的。

你說什麼,她就認為是什麼。

就好比把女孩子比喻成花朵。

那麼她會直白地把兩者放在同等的天秤上。

女孩=花朵這樣的公式就誕生了。

薇爾莉特將老婦人的話語解讀成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式。

一是項圈,二是孩子。

她沒來得及問老婦人要怎麼才能有孩子,所以只能從項圈著手。

她只是單純地認為給路葉套上項圈,再牽根繩子,就能像老婦人說的那樣,小男孩跟小狗狗在一起。

雖然簡單到搞笑,但這卻是她表露心聲的唯一行動。

所以。

路葉最後只是深深地嘆了口氣。

他不能去責備少女。

因為撿到、並培養她是他的責任。

而且,所謂伸手不打笑面人,大概就是這個理由吧。

不過。

寧願給少年戴上枷鎖,也要把他牽牢在身邊的少女……

怎麼說呢?

在常人看來,這恐怕是病嬌的前兆。

雖然以自己的意志做出行動是一件好事,但它並非完全是好事。

——做事要有分寸。

必須這樣來教育少女。

路葉愈發感覺到自己的教學任務重大且艱難。

「別說這個了,所以你找我來有什麼事情?」

路葉開始談正事。

「是嗎,那我就直說吧,你自由了。」上校神色漠然。

「自由?」

「嗯,你可以留在這里,我會提供一筆錢供你開支,想生活多久都沒問題。」

上校掐滅了雪茄。

「當然,你也可以離開這里,帶著你的女孩一起。」

溫暖的室內,暖黃色的光線充斥著房間。

路葉盯著上校,搞不清他的真實意圖。

「也就是說,我沒有價值了對吧?」

「是的。」上校毫不掩飾,「但那枚碎片你可以留著,它對我已經沒用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