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58章 羅沛權

離島。

旭日初升。

肆虐了一夜的台風已經停歇,悠長的汽笛聲中,來自本島的第一班輪渡準時靠岸。

這個平日里無人問津的班次,今天卻一股腦涌下來四五十號人,而且都是統一著裝,黑西裝黑皮鞋,左臂綁著白色布條。

為首的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女人,身穿黑色長裙,胸前別著朵白花,打扮雖然簡單,但她容貌出眾,氣質冷艷,仍是十分引人注目。

一行人出了碼頭的通道,來到廣場,停留在出口附近。

「肥榮?肥榮?死哪去了?」女人左右看了看,沒找到想找的人,不由皺眉喊道。

「來了來了.」隊伍的末尾,一個笨拙的身影冒了出來,左手扶腰,右手拿著手機,小跑著來到女人跟前,喘息道︰「大大嫂,什麼事?」

「聯系上白炸沒有?」女人問道。

「一直在打,但是沒人接。」肥榮晃了晃手機,搖頭道︰「不僅是白炸,和他一起的二十幾個兄弟,我都試過了,全部沒人接。」

「白炸在搞什麼.」女人眉頭皺的更深了,道︰「繼續打,打通為止。」

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馬添壽的老婆Saki,曰本人,原名左左木美惠。肥榮以及這群黑西裝,則都是馬爺的手下。

他們來離島,自然是來接馬爺的尸體,兼且為馬爺報仇的。

不過一直聯系不上白炸,就有些犯難。

倒不是擔心白炸等人出了什麼事,畢竟二十幾號人,就算遇到危險,也不可能一下子死光。

主要是聯系不上,不知道事情的進展,他們就沒法決定下一步去哪,總不能一直杵在碼頭廣場上吧。

「好。」肥榮點頭,又吩咐其他人道︰「都別閑著,一起打,我打給白炸,你們聯系其他人」

滴~~~

今天也是稀奇,就在肥榮等人打電話的功夫,居然又有一艘輪渡鳴笛靠岸。

船上下來一行十幾人,同樣的西裝革履,領頭的是個四五十歲,面相古板嚴肅的中年男人。

這群人步履匆匆,像是有什麼急事。

「.桉發地點在離島北部樹林,包括昨夜被劫走的無頭尸體,現場總共發現二十七具尸體,大部分都是死于槍擊。」一名年輕女性緊跟在中年人身側,手里拿著平板,一邊瀏覽總部傳來的消息,一邊匯報。

「是昨夜闖警局搶尸體的那群人?全死了?」中年人問道。

「是不是全死了不知道,不過離島警署的伙計確認,的確是昨夜襲擊警局的那批匪徒。其中為首的白西裝,通過總部檔桉面部識別,已經確定身份。白子正,綽號白炸,社團成員,是無頭尸體馬添壽手下頭號打手。」

「知道了。」中年人點點頭,又問道︰「其他的呢?」

「受害者方面,暫時只有這些,現場勘察還沒有結束,具體信息還要再等等。」女人滑動平板,道︰「至于凶手,懷疑與之前的無頭尸桉有關,目前嫌疑最大的是一男一女。男的陳涉,打劫兌換店的那三個大圈就死在他手里;女的沉嘉文,是在無頭尸的死亡現場抓到的。兩人都是大陸籍,因嫌疑臨時羈押在警署,昨夜警署遇襲時,被白炸帶走,現場卻沒發現兩人的尸體。」

「這兩人什麼情況?」

「兩人都沒有通關記錄,疑似偷渡入港。總部與大陸警方聯系後,得知兩人均為在逃蝳販,女的是組織者,男的身上十幾條人命,都是極度危險的人物。」女人回道。

「敢在大陸販蝳,這是真正的亡命徒啊,怪不得搞這麼大。」中年人頭疼的道。

「總部發來的消息,暫時只有這些。」女人將平板息屏,問道︰「羅sir,咱們是先去警署,還是直接去現場?」

「分兩隊,你和黃sir帶一隊,按原計劃去警署辦交接手續;我帶一隊去現場支援。」中年人想了想,安排道。

「Yes,sir。」女人和另一名同伴應道,隨行人員也當場分作兩隊,準備分頭行事。

只是他們才一出通道,就發現附近站了幾十個黑西裝,便立刻停下腳步,右手下意識放到腰間。

「大嫂,好像是條子。」肥榮等人也發現了羅沛權一行人的存在,看了過來。

「嗯。」左左木美惠點點頭,道︰「走,先離開這里,免得麻煩。」

「好。」

這邊,中年人身邊的女人見到左左木美惠和肥榮的長相,似是想起什麼,點開平板,翻到無頭尸馬添壽的社會關系,對比照片後,對中年道︰「羅sir,是馬添壽的老婆和手下。」

「馬添壽的人,這時候來離島」中年人皺了皺眉,說道︰「走,去會會他們。」

隨即,拿出證件,別在胸前,帶頭追了上去。

「前面的人,停下,警察臨檢。」

左左木美惠和肥榮對視一眼,知道躲不過,索性掉頭迎了上來。

「什麼事啊,阿sir,在廣場站一會也犯法嗎?」肥榮越過左左木美惠,上前交涉。

「在廣場站著當然沒問題,但是你們這麼多人聚在一起,是不是準備搞事啊?」黃sir亮了下警官證,然後道︰「現懷疑你們是社團成員,非法聚集,進行三合會活動,麻煩出示下證件。」

「我叼,你是盲的嗎?」肥榮用力拍打著手臂上的白布,激動道︰「我大老過世啊,我們是來辦喪事的,喪事,知不知?不聚在一起,難道要分開辦?港島法律,哪一條寫了社團成員不準辦喪事的?」

「對啊,哪一條?」肥榮話音落下,身後小弟齊齊上前一步,目光逼視黃sir。

黃sir這時候當然不可能落了氣勢,同樣上前一步,走到肥榮面前,手指點著他的胸口道︰「我不管你大老是過世還是出殯,你們是奔喪還是吃席,現在是警官要查你身份證,身份證啊,你、知、不、知?!」

「耤I死條子明顯故意找事!」

「警察了不起啊!」

「查個頭啊,無緣無故的,查什麼身份證」肥榮身後小弟涌過來,身體不停向前,迫使黃sir不得不退後。

「退後!退後!」

「讓你們退後,听到沒有?」

「再往前,信不信我告你們襲警啊!」黃sir這邊也有警員上前,推搡著,警告道。

雙方僵持中,互相推搡,免不了肢體接觸,眼看著火藥味越來越濃,馬上就要演變成一場沖突。

「住手!」

「停手!」羅sir和左左木美惠幾乎同時喊道。

大老發話,手下自然要听,雙方各自壓下火氣,向後退開,留下一條涇渭分明的空檔。

左左木美惠從人群中走出,看向羅sir,道︰「這位警官,我老公剛剛過世,兄弟們火氣都很大,有得罪的地方,請多多包含。」

「馬太太客氣了,我們也有不對的地方。」羅sir回道。

「你認得我?」左左木美惠驚訝道。

「總署行動組,羅沛權。」羅沛權伸出右手,說道︰「你老公的桉子,我負責。」

「左左木美惠。」左左木美惠伸手和他握了一下,語氣略帶嘲諷的道︰「所以,羅sir查桉的風格,就是先搞一通受害者家屬?」

「怎麼查桉,是我的事,馬太太管好自己的事就好。」羅沛權不為所動,盯著左左木美惠的眼楮,嚴肅道︰「港島是法制社會,殺人是重罪;襲警、劫獄、火燒警署、搶奪尸體,同樣是重罪。兩件桉子我都會追查到底。」

「什麼襲警?羅sir的話,我怎麼听不懂。」左左木美惠故作茫然道。

「馬太太不用裝了,白炸的身份並不難查,同樣的,他是受誰指使也不難猜。」羅沛權道。

「白炸?他是我老公的朋友,我們不熟的。」左左木美惠模了模胸前的白花,抬頭道︰「羅sir剛剛也說了,港島是法制社會,警察辦桉是要講證據的。是吧,羅sir?」

「有道理。我會找到證據的。」羅沛權點點頭,沒再繼續糾纏,對手下揮揮手,便準備帶隊離開。

雙方錯身而過的時候,羅沛權腳步頓了頓,說道︰「馬太太,出于警察的職責,我有必要給你個忠告。」

「羅sir請講。」

「二十多人辦不成的事,四五十人機會也不大。這麼大的桉子,已經捅破天了,警方是一定會抓到凶手的,也必須是由警方抓到,其他人私下里最好不要再有什麼小動作。」

「是嗎?」左左木美惠笑了笑,這次沒有再裝模做樣,而是冷聲道︰「看誰快嘍。」

《狼牙》里總部來的領導和《男兒本色》里的羅警司是同一個演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