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57章 茶果嶺

港島,魚門灣。

昏暗的夜色中,海面上,似有一團陰影,正悄無聲息的接近。

待離的近了,才發現是一艘貨船,關閉了動力和燈光,如幽靈般,慢慢飄蕩而來。

只不過,斷斷續續的「YES」聲,隨風傳來,破壞了這份神秘感。

「陳兄弟?陳兄弟?」

「嗯。」沉浸于劇情中的陳涉,敷衍的嗯了聲,連頭都沒抬。

之前發現內存卡里是小電影的時候,眾人便都沒了興趣,嗯,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只有陳涉,自告奮勇,肩負起了檢查視頻內容的重任。

不為別的,主要是上次白人少女和黑人大叔的故事,他只看了個開頭,這次正好續上。

「陳兄弟,到港島了,咱們該下船了。」榮哥一邊往外走,一邊招呼道,同時還不忘吩咐手下,道︰「阿銘,你們兩個留下,把尸體處理掉,用心點,別留下什麼首尾。」

「知道了,榮哥。」兩人應道。

「到了嗎?」陳涉聞言,抬頭掃了一眼外面,發現船已經停靠在一個簡易碼頭,連忙起身跟了上去。

下了船,路旁已經有一輛打著火的黑色雅閣等候,司機正是先一步回來的寸頭青年。

「去哪?」等三人上車後,寸頭青年問道。

「茶果嶺。」榮哥想了想,回道,然後又扭頭對後排的兩人道︰「茶果嶺有我為自己準備的藏身地,你們先去那里躲幾天怎麼樣?」

「全憑榮哥安排。」沉嘉文道。

寸頭青年見沒有異議,一腳油門,駕車向西方駛去。

貨船甲板上,正在搬動尸體的長發青年听到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似是想起什麼,急忙跑到船沿處,揮手喊道︰「哎,等等,等等,手機,我的手機」

二十分鐘後,汽車停在一處村落外。

「下車吧,村里路窄,開車反而不方便。」榮哥開門下車,說道。

陳涉幾人下了車,跟隨榮哥向村子里面走去。

一邊走,一邊打量,發現這村子挺奇怪的。

說它落後吧,它還有路燈;說它先進吧,腳下卻是土路,道路狹窄曲折,路邊雜草叢生。

兩側的房屋也十分老舊,建築材料更是五花八門。

鐵皮、木板、石棉瓦,鐵絲網,什麼材料都有,簡單拼湊在一起,建成了一座座二層或三層的簡易樓房。

從鐵皮的袑韖H及木板的腐爛程度來看,這里大部分的房子都是爺爺輩的,少說也有幾十年的歷史了。

「港島居然還有這麼破舊的地方?」沉嘉文打量著周圍環境,不由驚訝道。

「茶果嶺,港島最後一處寮屋區,也是全港島最窮、最破、最亂的地方。」榮哥回道。

「這里很亂嗎?」

「對普通人來說,很亂。」榮哥點點頭,介紹道︰「這里的房租便宜,那些來港島討生活卻付不起房租的窮鬼,大部分都住在這兒。另外還有癮君子,爛賭鬼,非洲黑鬼,國際難民,以及犯了事跑路到港島的亡命徒等等,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所以亂的很。」

「不過,對咱們這些人來說,就沒什麼了。你把這里當作從前的九龍城寨就行了,亂歸亂,卻是躲避警察的好地方」

交談之間,四人來到一棟三層住宅,同樣是鐵皮和木板拼接的簡易住房。

大約是歷經了太多風雨,部分材料腐壞斷裂,房子明顯向西傾斜,像是隨時要倒塌的樣子。

主人做了些補救措施,在西側用木材支住,東側用繩索拉著。

有沒有用不知道,至少心里能有些安慰。

這樓是專門用來出租的,所以大門敞開著,樓道里的燈也亮著。

一樓不大的地方,被隔成了十來間屋子,留給過道的空間就很小了,僅容一人通行。

榮哥領路,四人分前後走了進去,依次踏上嘎吱作響的樓梯,來到二樓,停在一間小隔間前。

「就是這間了。」榮哥從門框上方模出一把鑰匙,開門進屋,將房間的燈打開,招呼道︰「都進來吧。」

一路所見,皆是破破爛爛,陳涉和沉嘉文對房間內的情況,早就不報幻想了。

然而進來之後,卻發現房內情況,竟然。

干淨整潔,家具齊全,與外面那副破爛不堪的樣子,形成極大反差。

就是空間小了點,只有十來平的樣子,而且還被床鋪佔去將近一半,剩下的地方就更小了。

還要擺放衣櫃、書桌、飲水機、冰箱、電視等家具電器。

所以四人都進來後,就顯得有些擁擠。

「這是我為自己準備的藏身地,條件是差了點,但勝在安全,而且離碼頭近,方便隨時跑路。」榮哥拿起床頭櫃的遙控器,打開空調,繼續說道︰「房間里的電器都能用,冰箱也是滿的。藏在這里,幾天不出門都沒有問題。沉小姐看著還湊活嗎?」

「不錯,已經很好了,多謝榮哥。」

「那沉小姐就住這里吧,陳兄弟委屈一下,住另外一間。」榮哥道。

「另外一間?」

「嗯。」榮哥點頭,說道︰「我在茶果嶺一共租了兩間房,這邊一間,對面樓一間。兩間房一明一暗,這間是放在明處給人看的,所以會定期派人過來打掃,更換食物;另外一間在暗,是最後的保險,租了之後就一直沒人打掃,食物也只有壓縮餅干和罐頭,條件比這邊差很多。」

沉嘉文瞄了眼陳涉,見他沒什麼反應,便道︰「榮哥客氣了,我們兩個跑路到港島,能有個容身之地就不錯了,還談什麼條件好壞。」

「你們不嫌棄就好。」榮哥看了看表,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沉小姐早點休息,我帶陳兄弟去另一間看看。」

說罷,他便轉身向外走,只是剛走到門口,忽然又停了下來。

「榮哥還有事?」沉嘉文問道。

榮哥想了想,囑咐道︰「這幾天,沉小姐最好不要出門,缺什麼東西,直接打給我,我讓人送過來。如果非要出門的話,一定要喊上陳兄弟一起。」

「茶果嶺這麼危險嗎?」沉嘉文驚訝道。

「平時還好,這幾天屬于特殊情況。鉞南幫的老大長毛,兩天前跟人交易的時候被打死了,錢和貨都沒了。鉞南幫肯定要亂上一陣,說不定還會火並。」榮哥說道。

「這里是鉞南人的地盤?」

「那倒不是,茶果嶺有好幾股勢力,最大一股要屬鬼哥,大號區萬貴,是做銷贓生意的。至于鉞南幫,他們是這兩年才在茶果嶺活動的。三年前,鉞南幫的當家三兄弟和幫會骨干全部被抓,只剩下一群喪家之犬躲到了茶果嶺,選了長毛話事,繼續做蝳品買賣。這些人在港島沒有合法身份,身上還背著桉子,所以行事沒什麼顧忌,你和陳兄弟還是小心點,避開他們為好。」榮哥解釋道。

「讓榮哥費心了,我們會小心的。」

「當然,也不用太緊張,我會和鬼哥打好招呼,請他關照下這邊,安全還是能保障的。」榮哥豪邁一笑,說道。

「多謝榮哥。」

「行了,那就先這樣吧,沉小姐早點休息,我領陳兄弟去對面.」榮哥擺擺手,邊說邊往外走。

他才出屋,正要招呼陳涉跟上,就見鐵皮門迎面呼來,差點拍到他臉上。

門直接被從里面給關上了。

「我你.這.」榮哥手舉在半空,呆立門外,腦袋瓜子一陣發懵,好半晌都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是說好的一起去對面樓看房嗎,陳兄弟怎麼把門給關上了?

榮哥很是不解。

直到蝕骨銷魂的申吟聲慢慢變大,從屋內傳出來

「我我我我.我丟雷老母啊!!」

榮哥的血壓「曾」一下就上來了,眼前一陣發黑,差點沒背過氣去。

他掏心掏肺,又是接人,又是安排房子的,連安全屋都貢獻出來了,臨走都不忘跟人叮囑注意事項。

就是想打好關系,將來既娶媳婦,又收小弟,走上人生巔峰。

結果呢?

特麼的人倆才是一對。

什麼大嫂小弟,全特麼是演的,就湖弄他一人玩呢。

而且還是用完就扔,一秒都不帶多演的。

咱就是說,過河拆橋也不用這麼急吧,好歹等人走遠點啊.

寸頭青年見自家大哥面色變換不定,一會青一會白的,擔心道︰「大哥,你沒事吧?」

「狗!男!女!」好一會,榮哥總算緩了過來,一字一頓的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

「大哥,怎麼說?」見榮哥平復下來,寸頭青年放下擔憂,模出彈黃刀,沖著屋子比劃道︰「是抓活的,還是直接弄死?」

「我」榮哥舉起拳頭,片刻後,又放了下去,深吸一口氣,咬牙道︰「算了,咱們走。」

狗男女確實招人恨,榮哥恨不的將他們給剁了,但是.貨源是無辜的啊。

沉嘉文可是大客戶,這要是撕破臉,將來還怎麼做生意?

而且最重要的是,沉嘉文還欠他錢呢,人死了,他找誰要錢去。

就算把他們賣給馬太太,也未必能換來一百萬美金啊,不劃算的。

咱榮哥是場面人,情場失意,總不能商場也失意吧?

「算了?」寸頭青年愕然。

「嗯。」榮哥沒有多解釋,對著房門啐了口,便轉身離開。

「大哥,你不生氣了?」寸頭連忙追了上去,跟在榮哥身後,念叨道︰「也對,其實沒啥好生氣的。現在發現,總好過娶了沉小姐之後再發現,那就真成戴綠帽子的了,更鬧心。呃,不對,最鬧心的應該是,大家都發現了,就你沒發現.」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