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护国令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主驾临

护国令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主驾临

作者:风吹紫阳书名:护国令类别:玄幻小说
    黄幽没有理会蒙成的挑衅,他迅速下落冲击地面,而十二鬼童也配合黄幽画下符咒,一时间蒙成成为了施法的中心,这一击如果躲不开必死无疑,但是蒙成无路可逃,地上八门皆被封堵,上方更有黄幽遮天,他没有办法,只能下意识地抬剑阻挡。

    “……”蒙成紧闭双眼等待着死亡,他没有办法对付这么多人,可是…

    “嗯?”蒙成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睁开眼睛查看,只见头顶上的黄幽也滞空不动,环视四周,蒙成追随着他的目光扫视一圈,发现鬼童的包围圈中,空出了一个位置。

    “辰!速速现身!”黄幽根本没有搞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刚才那一招虽然威力足以将人化成齑粉,但是如果少人施法的话便会失去效果,黄幽有些气急败坏:“何人在此作祟?出来!”

    “呃…”又一个鬼童突然倒地,灰飞烟灭,可是黄幽却看不见究竟是何人所为。

    “蛙神护佑,开吾天眼,视观天地,诸魔显形。”黄幽眼中随即变换了成了青蛙的符号,而这时鬼童们的眼睛也显出了绿光,他的视野也会开始与鬼童们进行共享。

    可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一柄长剑已经穿透了他的胸膛。

    “噗”霎时间鲜血四溅,黄幽的表情充满了不解与惊讶,而他终于看到了这人的真面目。

    “石……你…怎会…”

    石铭玉摘掉了贴在脑门上的符咒,他轻轻抬起了左臂,把染血的剑搭在肘间擦了过去,衣服瞬间被黄幽的血染红,而剑又恢复了方才的寒光,他蹲下望着奄奄一息的黄幽,自信地笑着:“想知道我为何会玄渤法术?”

    黄幽瞪大了眼睛,看得出来,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那我就告诉你。”石铭玉微笑着,那微笑,是胜利者的微笑。

    半个月前。

    “什么?”花白宁下意识抱住了承灵子的肩膀远离石铭玉:“什么承灵子啊?你在说什么?”

    “好了。”坐在一旁的皇甫阳摇了摇头:“瞒不住这个家伙的,不用装了。”

    虽然皇甫阳这么说了,但是花白宁还是保持着警惕的眼神。

    “我来此不是为了揭穿什么的。”石铭玉背过手去在屋中踱步:“我只希望上师可以帮我一个忙。”

    “听见没?他叫我上师诶。”承灵子笑着怼了怼身边的花白宁,而花白宁却狠狠地瞪了一眼她,承灵子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帮什么忙?”花白宁成了承灵子的代言人。

    “教我,击败黄幽的招数。”

    “哈?那个黄鼬?”承灵子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你俩不是一伙儿的吗?”

    石铭玉拱手行礼:“世道诡谲,不似上师久居的清修之地,还请上师成全。”

    “嗯……”承灵子摸了摸下巴,开始思考起来:“击败黄鼬的方法嘛…倒是有,不过想要达成的前置条件可能会有些多。”

    “哦?是何条

    件?”

    “你等会儿啊。”承灵子掏出了小本子,开始翻找。

    “你真得等会儿了。”花白宁一看到这里,她示意石铭玉坐到椅子上歇一歇:“一时半会儿你是不会知道答案的了。”

    “这……”第一次见到的石铭玉自然有些不太明白其中含义,他似懂非懂地坐了下来。

    半个时辰后,石铭玉已经瘫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不止是他,花白宁和皇甫阳也睡着了。

    “有了!”这一声喊如响雷一般,差点把三人打得魂飞魄散。

    承灵子收起了本子,正色望向石铭玉说道:“那只黄鼬虽然以前在玄渤是我师哥,后来玄渤内斗,他成了珊蛮,而珊蛮多以巫灵傀儡之法术见长,有了傀儡,他们借助这种媒介可以用一人之功法,打出数人之威力,但是弱点也很明显,就是珊蛮的巫功大多数都是需要配合傀儡的,如果傀儡死,他们好多的巫术也无法施放了。”

    石铭玉连连点头,看得出来他在很认真地记着,皇甫阳这时插了句话:“那个黄幽不是回玉龙城了吗?你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询问击败他的方法?”

    “很明显。”石铭玉眼神坚定,面带微笑地看着皇甫阳:“黄幽要借此战争独揽燕海大权,如今皇主宠信,臣下异心,他在中间斡旋依旧,燕海看似安静,实则摇摇欲坠,只等外部出现一个助力,他要借这助力重组燕海格局。”

    “喂,你还听不听了?”在一旁的承灵子有些不开心地拽着石铭玉的袖子。

    “当然,上师请。”石铭玉恭恭敬敬地拱手答话。

    “呃…”承灵子刚要开口,却没有说出声音:“我要说什么来着,就赖你,非得在我说一半的时候打岔。”承灵子一边指责着皇甫阳一边再次掏出了本子。

    “啊天哪…”花白宁再次瘫软在椅子上。

    “我还记得在哪页呢,这次快。”承灵子皱着眉头开始翻找:“诶?我记得是在这边的啊…”

    又半个时辰后。

    “在这儿呢!”

    众人再次惊醒,迷迷糊糊地望着承灵子,而承灵子一脸自信地说着:“那个黄鼬也会御灵,但是他并没有主修这个,一个是他请的最娴熟的鼬仙,还有一个是蛙仙,而切换仙人的时候也是御灵者最脆弱的时候。”

    石铭玉的疑惑依然存在:“可上师你都说了黄幽最娴熟的是请鼬仙,我又有何能力让他换神仙呢?”

    这时,皇甫阳走上前来,望着承灵子:“蛙仙我没记错的话,是那个可以让人看到人本不该看到的东西。”

    承灵子点了点头:“对啊,你身体里也有。”

    石铭玉惊讶地望向了皇甫阳:“怪不得你懂巫术。”

    “这个以后再说。”皇甫阳再次讲回他原来的话题:“那这样就没问题了,画一张匿行符给他。”

    “匿行符?”这是一个石铭玉从没听过的词汇。

    “哦。”承灵子也很听话地伸手画出了一张符咒

    然后塞到了石铭玉手中:“这个符贴脑门儿上,别人就看不见你了。”

    “看不见…”石铭玉望着这凭空出现的符咒,瞬间茅塞顿开,他笑着拍了拍皇甫阳的肩膀:“我明白了,行啊,这么多年,脑子变好不少啊。”

    “这么多年?”花白宁有点懵:“你们之前认识?”

    石铭玉抛给了皇甫阳一个微妙的眼神,然后拱手行礼:“多谢上师指教,石某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喂话说明白啊”

    “呵……”黄幽躺在血泊之中,失神地望着天空:“最后…还是败给了师妹…”

    “你是败给了自己。”石铭玉眼神中逐渐失去了感**彩:“败给了自己的贪念。”

    “…贪念?哼。”黄幽将死之时他的笑容依旧阴险:“蒙成……石…铭玉,这…只是个开始……天下…浩劫已起……谁也…阻止不了…”说完,黄幽的眼神失去了光彩,死不瞑目,他的鬼童们也随着主人的死去而全部消散。

    “这……”在众将士眼中,是蒙成与石铭玉合力杀掉了蒙飞雄和黄幽,木已成舟。

    石铭玉将剑收回剑鞘,高声喝道:“石某心里明白诸位内心牵挂家人,但是如今太子与国师已经身死于此,当今皇主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和我们的家人的,想要救出家人,我们就一定要快!杀回玉龙,保我等家人平安!”

    “对啊……皇主肯定会把我们都杀了的…”

    “是啊…”士兵们听到这话也纷纷点头,人心开始动摇。

    “杀回玉龙!”一个士兵带头喊道,带头的作用是立竿见影的,有一个喊的,就有第二个喊的:“杀回玉龙!保我等家人平安!”

    “杀回玉龙保我等家人平安”

    一时间山呼海啸,众人纷纷响应,而石铭玉回身向蒙成拱手跪拜:“参见新皇主!”

    “参见新皇主”士兵也跟随着石铭玉纷纷下拜。

    蒙成拄着剑站起身来,望着纷纷向自己宣示忠诚的士兵与将领,又低头看了看这把让自己从功臣演变成反贼的剑,他的心中五味杂陈,他现在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顺水推舟,推翻自己的兄长,让自己成为燕海的主人;一种是自缚于宫前,听凭皇主发落。

    他死死地盯着手中长剑,无数次,他内心中的第二个想法都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推翻兄长的统治,哪怕他后来宠信巫师,蒙成也只是有劝谏之心,篡权之事,他内心从未出现过任何萌芽。

    “不能再犹豫了。”这个时候,石铭玉送来了“强心剂”:“您看一看这些将士,他们历经无数血战,是燕海真正的好儿郎,如果此刻您退缩了,他们只有死路一条,到那时,又有谁来守护这里?为了他们,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又有何惧?”

    这一番话彻底打碎了蒙成的最后一丝顾虑,而这顾虑一除,蒙戬这些年浑浑噩噩的统治便让他怒火中烧,他高举长剑:“杀回玉龙!”

    “万岁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