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护国令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豺狼之心

护国令 第一百一十一章 豺狼之心

作者:风吹紫阳书名:护国令类别:玄幻小说
    杨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拱手而拜:“是下官愚钝了,谢侯爷救命之恩。”

    “这个恩你现在就能报。”袁敬先自然不会白白出现在这里,他望向低头的杨檀问道:“宗玺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杨檀听到这里,一脸堆笑地禀报:“一切准备万全,下官找到了一个与大公子相貌相仿之人,又施以易容术,可谓是神鬼难辨啊,待其行入燕州地界后,押运大公子的人马会与下官的部下进行交接,到那时只需要小小地操作,大公子便可脱出樊笼。”

    “我只想知道,还需几时?”袁敬先自然是懒得听他的“锦囊妙计”,他更关心什么时候可以见到自己的儿子。

    杨檀望了望天:“应该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队士兵快马加鞭从远方赶来,尘土飞扬,杨檀大笑着看了一眼袁敬先,而袁敬先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

    队伍走到了近前,袁敬先和杨檀的笑容却逐渐凝固,只见为首的士兵慌张地滚下了马,跑到杨檀面前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大……大人,不好了…”

    “快点说!”杨檀心急火燎地一脚踢翻了那士兵:“到底怎么了?”

    士兵重新爬起跪伏在地上:“袁…袁大公子……被…被……”

    “苍啷”突然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架在了士兵的脖子上,袁敬先紧握长剑,语气平淡地问道:“说,半炷香的时间,把所有事情说出来。”

    士兵吓得体似筛糠,连忙汇报;“我们与禁卫军交接犯人后,行至半路,正准备将袁大公子与替身交换的时候,突然有一伙蒙面人杀了我们的一些人,并将袁大公子和替身……一起劫走了。”

    袁敬先怒目圆睁,手起剑落,割开了那士兵的脖子,他甩了甩剑上的血,有些恍惚地说着:“时间过了。”

    杨檀此时也惊恐地跪了下来:“侯爷息怒,侯爷息怒,下官这就调集燕州所有将士展开搜查,一定第一时间找回大公子。”

    袁敬先睥睨俯视,幽幽地说道:“若是无法找回宗玺,本侯失去了一个儿子,你杨家失去的,将是整个家族,好自为之。”说完,袁敬先便带领着自己的部队远去了。

    袁敬先所言绝对不是吓唬他,杨檀清楚,不需要袁敬先动手,单凭丢失重犯一条罪责,自己的乌纱帽就足够掉下去好几次的了,他必须查明究竟是何人所为。

    杨檀皱眉望向远方,沉默良久,最终缓缓开口。

    “上山。”

    ……

    “参见太子殿下。”蒙成发现这支军队主帅是太子蒙飞雄,随即翻身下马,抱拳施礼,身为自己的侄子,蒙成与蒙飞雄情谊很深,蒙飞雄从小就崇拜着这位锐不可当的叔父,他对蒙成的感情甚至要比对自己父皇的感情深。而蒙成也欣赏蒙飞雄在武艺方面的天资,与呼延骏一样,不过蒙飞雄比呼延骏更正直,更懂事,所以他的那股父爱也基

    本上倾泻到了蒙飞雄的身上。

    蒙成见到蒙飞雄本该高兴,但是他的身边却跟着那个如同瘟神一般的黄幽,而之前的夸赞也是出自黄幽之口,这让蒙成的心情降到了冰点,他不情愿地拱了拱手:“见过国师。”

    “皇叔,飞雄想和您单独聊聊。”蒙飞雄眼神有些木讷,他缓缓地说着,然后调转马头一个人离开了。

    蒙成听到这话也没多想,立刻上马赶到了山的拐角处追上了蒙飞雄。

    “太子殿下。”蒙成追上蒙飞雄之后再次抱了下拳:“不知太子唤臣,所谓何事?”

    “快……”蒙飞雄的表情有些狰狞,似是在抵抗着什么东西一样,但很快他的表情便舒缓了下来:“皇叔此番立下大功,凭借皇叔之勇,立破三倍于我军之敌,此次战争,必然会载入青史,留名万年啊。”

    “哈哈哈。”蒙成看了一眼蒙飞雄大笑道:“想不到能从太子殿下口中听到这番话,看来近日太子殿下终于用功读书了啊。”

    “呵…”蒙飞雄冷笑了一声,突然抡起链锤砸向身旁的蒙成,蒙成大惊,下意识地拔剑抵抗,可是佩剑如何能挡住那比头颅还大的链锤,佩剑立刻被砸脱手,蒙成立刻感觉到了蒙飞雄并非要与自己比试,而是切切实实想要自己的命,他的大刀也不在身边,于是只好躲闪,人能躲,马却躲不了,蒙飞雄奋力一击将蒙成坐下战马头颅击碎,马长嘶倒地,蒙成也随之落马,蒙飞雄再欲挥锤之时,蒙成已经捡起了地上的长剑,一剑砍断了蒙飞雄战马的马腿,蒙飞雄也滚落下马。

    “太子殿下!这是为何?!”蒙成一边不断地躲闪迎击,一边不解地问道。

    可蒙飞雄哪里管你理解不理解,不断地冲着蒙成左右挥舞链锤,链锤在空中不断翻腾,周围的空气也被他的力道凝汇成飓风,只见蒙飞雄瞪着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义无反顾地杀向蒙成。

    “够了!”蒙成也愤怒不已,虽然面前之人贵为太子,但自己好歹也是他的长辈,蒙成接受不了这么不明不白的杀意,他出剑迎击,可就在迎击的第一下,蒙成傻眼了,本来蒙飞雄可以完全躲过的一击,他却没有躲。

    “噗”蒙飞雄瞬间被砍翻在地,血花四溅,他一动不动,当场毙命。

    “这……”蒙成看了看自己颤抖的手,看着随之颤抖的剑,上面留着自己侄儿、当朝太子的血,自己,杀了太子。这瞬息万变的局势让蒙成有些目眩,他一时间站立不稳,栽倒在了旁边。

    而就在这时,随行的大军也缓缓绕过了拐角,当他们望见了这样的景象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连石铭玉都惊住了,他皱着眉头望向瘫坐在地的蒙成,而蒙成并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只是愣愣地望着地上蒙飞雄的尸体。

    “蒙成!”这时,黄幽发出了可能是他这辈子声音最大的怒吼:“你要造反!耙刺杀太子!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而这时,石铭玉突然拔剑高呼:“蒙戬昏庸无

    德,妄为天子,今南王破虏,保天下太平,功在千秋,众将士皆为国为民之志士,皇主之位究竟应由谁坐,高下立判,众人欲做庸主之碌民,或是开国之功勋,一念之间,尽凭君意!”

    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再次震惊了在场所有人,而这次,震惊者还多了一个蒙成,他惊愕且愤怒地望向石铭玉,黄幽也有些惊讶地望向了石铭玉,惊讶之中还有一丝欣赏,而石铭玉全都不为所动,只是皱着眉头等待着回应。

    “对…对啊。”军队中开始出现了窃窃私语:“咱们打仗就是冲着南王爷来的。”

    “是啊,如果南王爷当我们的皇主一定比现在的强。”

    “可是万一跟着南王爷的人不多怎么办?我们不是送死吗?”

    “再看看……”

    显然,石铭玉这番话虽然极具煽动性,但还不足以让众人心甘情愿做反贼。

    “哼。”黄幽冷笑着瞥向石铭玉:“不打自招,正合我意。众将士听令,斩杀蒙成石铭玉,夺得其尸首者,我会禀报皇主为其拜将封侯。”

    士兵们面面相觑,犹豫不决,虽然没有响应石铭玉,但也没有听从黄幽。

    “你们如果再不动手,便一律以反贼论处,仔细想想,你们还有家人啊。”黄幽扫视士兵,笑容逐渐阴暗起来:“就算自己有着一腔热血,也要为你们的妻儿老小想一想啊。”

    这句话更加有效果,有的士兵已经开始逐渐将兵戈指向蒙成和石铭玉了。

    石铭玉紧皱眉头,而黄幽在一旁摆着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并露着狡黠的笑容。

    “唰”

    “嗯?”黄幽感觉到了致命的杀气,他瞬间躺在马上,躲过了那凶狠的一击,黄幽紧夹着马腹再次起身,定睛一看,发现蒙成攥紧了链锤正向着自己冲来。

    “六阴六阳,地支鬼童”黄幽草草念下咒语后翻身飞了起来,而蒙成手中的链锤已经挥舞下来,虽然黄幽勉强躲开,但是他骑的马儿可没有那么幸运,这一击力道过大,将马儿拦腰斩断。

    “是你!你用巫术控制了太子!混蛋!”蒙成眼中的杀意比与齐军交战之时更甚,他重新甩起链锤,凭借惯性,他也一跃升空,正当他再次准备进攻之时,突然黄幽的身边传出了十余个身影。

    “”十二个鬼童以黄幽为圆心疯狂旋转,形成了一个保护层,随着他们的出现,黄幽也悬在了空中,而蒙成不懂巫术,自然又回落到了地上。

    “寅卯辰巳午未,立生、休、开、景之门;申酉戌亥子丑,立死、伤、惊、杜之门!”命令下达,鬼童随后落地将蒙成团团围住,黄幽腾空立于蒙成正上方,眼中露出了图腾,空中随即黄光四射,形成了一个似鼠似豺之影。

    “哼。”蒙成又捡起了自己曾斩杀蒙飞雄的剑,左手持剑,右手持锤,他哂笑道:“你还真是个黄鼠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