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东宫难宠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二十七章淤痕,被人暗害

东宫难宠 第四百二十七章淤痕,被人暗害

作者:半折扇书名:东宫难宠类别:玄幻小说
    洛冰婧冷眼看着这一切,对于忠义王唯有不屑之意。

    她先前还被忠义王的情深意切所感触着,万万没曾想到他居然这般对待平云舒。

    忠义王妃面容涨红,眼眸大睁努力张大着嘴口,艰难吐字道:

    “你……即使……杀了……我,亦……磨……磨灭不掉……你曾……将平云舒……献给其他男……男人。”

    忠义王眼中杀意升腾,可未直接将忠义王妃给掐死,询问道:

    “当年之事你知道多少,当年可是你协助父皇暗中作梗的。本王不会这般轻易杀了你,云舒所遭遇过的劫难本王会一一报复在你的身上,与你女儿身上。”

    忠义王妃闻言,眼眸睁得更大,就在快要窒息之时忠义王一把将忠义王妃帅至一旁,十分唾弃。

    忠义王妃重重的咳嗽起来,半响才沙哑着嗓音怒骂道:

    “畜牲,芝娇亦是你的女儿,你要对她如何。虎毒尚且还不食子,你还不如那畜生。”

    平侧妃眼眸之中闪过一丝落寞,王爷居然能忍住心中的怒意留了她一命。

    遂忠义王艰难的朝着石竹走去,卑微的如同一个奴隶,眼眸之中皆是祈求之色。

    “石竹,为父身上的罪责数不胜数,为父深知最是亏欠的便是你们母女。只要你肯将云舒还给我,为父愿放弃一切甚至是性命。”

    石竹并未搭理忠义王,而是抱着娘亲的尸身再次返回了灵堂。

    将娘亲的尸身安置妥当,对着娘亲磕了几个响头。

    “娘亲,皆是女儿的过错。女儿不该让他碰你,娘亲放心女儿与娘亲一般,此生都不会原谅与他。娘亲安心上路便是。”

    因着刚才的挪动,云青眼眸微眯,移步至洛冰婧身前,悄声说道:

    “主子,平云舒后颈之处有淤痕。”

    洛冰婧闻言眼眸微闪,平云舒离世蹊跷,因着一连串的事宜她们还未曾为平云舒验明正身。

    猛然间想到平云舒逝世,忠义王妃与平侧妃则是今日前祈福,一切太过巧合。

    加之忠义王妃与平侧妃二人所言,她们并非今日才知平云舒身在云静庵。

    而是早已知道平云舒所在之处,如此这般或许平云舒的死与她们二人有逃脱不了的干系。

    洛冰婧缓步朝着平云舒的尸身行去,先是为平云舒上了香,然后行了礼这才朝着平云舒的尸身靠近。

    石竹不解,却是对主子感激不尽。主子身为皇贵妃能为娘亲上一柱香,乃是她不敢想的。

    “主子,可有不妥。”

    忠义王却是紧张上前,生怕洛冰婧碰坏了云舒的尸身。

    洛冰婧撩起平云舒一侧的青丝,一片淤痕赫然出现在洛冰婧眼前。

    石竹亦是站起身来,亦是瞧见了娘亲脖颈之上的淤痕。

    当下便是眼眸一紧,上前将娘亲的发丝全部撩了起来,这才瞧见整个后颈乃是背脊之上皆是深浅不一的淤痕。

    忠义王亦是瞧见了这一幕,但闻忠义王一声怒吼:

    “是何人所为。”

    云静庵众人各个身子打颤如同筛糠。

    其中一人眼眸躲闪,背脊之上已起了一层冷汗,额上的汗滴不住的往下滴落。

    忠义王眼眸之中皆是嗜血之意,一一扫视过云静庵之人。

    再次询问出声:

    “是何人将云舒给害死的,若无人承认本王便让整个云静庵为云舒陪葬。”

    平侧妃此时心惊肉跳,眼眸躲闪抬眸偷偷瞧了一眼忠义王妃。

    但见忠义王妃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嘴角挂着笑意状似有几分癫狂。

    当下平侧妃便是惊骇,若以她现在这般状态,若是将她们二人供了出去,她岂不是难逃一死。

    洛冰婧亦是扫视过众人一眼,平侧妃的诡异之处,正是证实了她所猜想,看来平云舒之死与忠义王府有莫大的关联。

    石竹则是扬起手臂,狠狠的甩了自个一个耳光,懊恼道:

    “女儿不孝,未曾查明娘亲的死因。”

    抬起满是泪痕高高肿起的面颊,看向洛冰婧道:

    “若非主子主子提醒,娘亲便这般被人害死而不知,主子多奴婢的恩德奴婢终生不忘。”

    洛冰婧则是轻轻碰触石竹,道:

    “并非是本宫发现,若非云青提醒,本宫亦是未曾看到,更是未曾想到会有人暗下毒手。”

    石竹再次感激的朝着云青深深的鞠躬,忠义王则是拔出腰间佩剑看着跪伏在地之人,身上的戾气瞬间外放。

    惊得在场之人纷纷到了一口冷气,忠义王乃是战马上的亲王,一生征战弑杀无数。

    区区几个尼姑与千军万马相比起来,简直是如同蝼蚁一般微不足道。

    洛冰婧与石竹几人出了灵堂,但见石竹上前一把将主持师太提了起来,威胁道:

    “今日主持师太不给我一个交待,便莫怪我送你前去陪伴娘亲上路。”

    主持师太早已被忠义王身上的戾气给征服,加之石竹眼眸中的戾气与忠义王如出一辙,当下便是心惊胆颤。

    求救的看了一眼忠义王妃与平侧妃二人,洛冰婧见此眼眸微暗。

    主持师太虽说没直接道出主谋是谁,可这眼神却是说明了一切,实在是个中高手。

    洛冰婧能发现主持师太的异样,石竹与忠义王当然能发现主持师太的异样。

    忠义王剑指忠义王妃,这次眼眸之中的杀意让在场之人为之胆寒。

    石竹则是拔下发髻上的银簪子逼在平侧妃脖颈之上,厉喝道:

    “你与我娘亲乃是嫡亲姐妹,为何要这般残害我娘亲。你与忠义王妃二人早已知晓娘亲居住在云静庵之中。今日娘亲逝世,你们二人却令怀心思,在云静庵中张灯结彩。不知情的还会以为你们二人乃是前来为淑皇贵妃祈福的。知道的则是你们在庆祝我娘亲的离世。今日我便要为娘亲报仇。”

    谁知看似弱不经风的平侧妃猛然一把将石竹给推至一旁,迅速起身朝后退去。

    眼眸之中皆是受伤之色与惊慌之意,梨花带雨看向忠义王道:

    “王爷,姐姐的死与妾身无关。我与姐姐乃是嫡亲姐妹,我怎会杀害姐姐还望王爷相信妾身。妾身虽是早已知道姐姐藏身之地,可妾身曾前来探望过姐姐。姐姐始终不肯原谅王爷,更不肯与王爷相见。姐姐已是吩咐妾身不要再前来云静庵寻她。妾身唯有将此事告知了王妃姐姐,没曾想,没曾想姐姐就这般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