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东宫难宠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二十八章折磨,有恃无恐

东宫难宠 第四百二十八章折磨,有恃无恐

作者:半折扇书名:东宫难宠类别:玄幻小说
    平侧妃言词之间,皆是将罪过推到了忠义王妃头上。暗指忠义王妃乃是杀害平云舒的凶手。

    忠义王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对于平侧妃所言自然而然的联想到时忠义王妃暗害了平云舒。

    毕竟当年平云舒母子中毒如此隐晦之事,忠义王妃居然是知情的。

    当下忠义王便起了杀忠义王妃的心思,将折磨她的想法皆抛掷脑后,唯有杀了忠义王妃才能解了他心中的怒意。

    忠义王妃眼眸微寒,颤颤巍巍的朝着石竹行去。

    洛冰婧等人瞳孔收缩,就在众人以为忠义王妃要加害石竹之时,忠义王妃出乎众人的意料,自怀中掏出一封书信。

    当平侧妃瞧见这封书信之时,明显瞳孔放大,眼眸微寒心中却是升起寒意将她周身冻住。

    那是她与云静庵师太的来往书信,怎么会落到了她手上,若这书信落到了王爷手中,是谁暗害了平云舒显而易见。

    石竹狐疑的接过忠义王妃手中的书信,却将将递给了洛冰婧。

    当洛冰婧瞧见书信之上的内容,不解的看向忠义王妃与平侧妃二人。

    这二人到底是谁算计了谁,又是谁主谋了这场暗杀。

    石竹在一旁亦是瞧见了书信上的内容,心底更是恨极了忠义王府。

    洛冰婧看向忠义王,道:

    “王爷,这书信之中所记载的乃是是何人暗中加害了王妃。”

    忠义王收回手中佩剑,急忙接过洛冰婧手中的书信,当瞧见书信上的内容之上,眼眸涨红。

    猛地抽出佩剑,但见一阵风扫过,剑已刺入平侧妃胸口之中。

    平侧妃眼眸大睁,面容之上皆是不敢置信,看着胸前的长剑,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嘴角抽搐,手指向忠义王所在之地,吐字模糊道:

    “王爷……妾身乃是冤枉的……云舒乃是妾身的姐姐,奈何王爷心中只有姐姐一人……妾身心生嫉妒却未曾想要害过姐姐性命……一切……一切皆是王妃以瑶儿性命相逼,指使妾身加害姐姐…将死之人其言也善,还望王爷为妾身为姐姐讨回一个公道……瑶儿……接瑶儿……回王府。”

    话还未说完,平侧妃便脑袋一偏没了生息。

    忠义王眼眸紧闭,睁开眼眸的瞬间能瞧出他眼中有一丝泪花闪过。

    但见忠义王上前,伸出手颤抖的将平侧妃大睁的眼眸合上,低喃道:”若你无害她之心,我怎会杀你。放心罪不及瑶儿,本王定会接她回府。“

    忠义王妃看着这一幕,眼眸之中的刺痛更甚。

    罪不及瑶儿!罪不及瑶儿!为何她所犯之错却连累了娇儿。

    同样身为他的妻女,为何他却对她们母女这般残忍。

    当下忠义王妃对忠义王最后的温情亦是随着忠义王的一句话消失不见。”王爷何必这般假惺惺的,人都死了还是王爷杀的,这般恶心的模样又做给谁看。“

    忠义王狠下心来,一把抽出刺在平侧妃胸口的长剑,直直的指向忠义王妃。

    谁知忠义王妃此时好似被邪物附了身一般,径直朝着忠义王行了过去,嘴角挂着一抹嘲笑之意道:”王爷不敢更不会杀了妾身,王爷若我死了王爷该如何向芝娇向长庭交待。我是长庭的母妃芝娇的母妃,我若无辜送命,想必芝娇与长庭不会轻易放过王爷。到时候父子兵刃相见,父女反目成仇。王爷莫要忘了平云舒与蜀川王之间的勾当,王爷莫非是想要毁了忠义王府毁了长庭。难不成这是王爷所期待的。“

    洛冰婧心下微冷,原来忠义王妃一直操纵着这一切。

    自一开始忠义王妃便在演戏,唯独等到忠义王将平侧妃给杀了才露出原貌。

    她有恃无恐,笃定了忠义王不敢轻易了解了她。

    毕竟她与平侧妃不同,名义上她是正妃是世子爷i侯长庭的生母,是淑皇贵妃侯芝娇的生母。

    这两重身份多少让忠义王有所顾忌,忠义王妃用了性命作为赌注,其心性之狠让人心生寒意。

    不过忠义王妃终究是赌赢了,忠义王虽是剑指着忠义王妃,但真当忠义王妃朝着剑刃撞过来之时。

    猛地收回手中的佩剑,眼眸之中的凶狠之意并未退散甚是更是狠厉。

    可这一切对于忠义王妃而言无关痛痒,凡是威胁过欺压过让她受尽屈辱之人,都一一死在了她的算计之下。

    王爷本就不爱她,无论她如何去做,如何付出王爷始终将她当作无物。

    石竹最终未让忠义王将平云舒的尸身带走,因为她比谁都清楚忠义王妃在,娘亲的身份永远都不可能公之于众。

    毕竟娘亲身上的污点永生不可消除……

    洛冰婧与石竹一道为平云舒选了一块风水宝地,作为平云舒的安葬之地。

    洛冰婧本欲留石竹在宫外多待两日,谁知石竹不愿,当日便随着洛冰婧回了皇宫。

    朝华宫。

    侯宏文早已在殿内等候多时,待洛冰婧踏进殿内之时,险些被侯宏文给惊着。

    他怎会一人前来朝华宫,殿外并未有他的依仗,甚至连跟随他身边的公公今日都未曾前来。”妾身拜见陛下,将陛下等候多时乃是妾身的过错。还望陛下恕罪。“”奴婢等拜见圣上。“

    洛冰婧久久等不到等不到侯宏文的回答,抬起眼眸看了一眼,便发现此时的侯宏文眼眸之中皆是悲痛之意。

    瞧见这一幕,洛冰婧呆愣住了,这是发生了何事,居然让铁石心肠的侯宏文面露悲伤之意。

    但见侯宏文一步步朝着洛冰婧行了过来,这时洛冰婧才闻到侯宏文身上的酒香味。

    莫非是这厮醉酒了,才会出现这副模样。

    还未待洛冰婧反应过来,侯宏文便一把将洛冰婧揽入怀中,声音颓靡道:”她走了。“

    洛冰婧更是莫不着头脑,这是谁走了。

    侯宏文又使了力道,将洛冰婧更紧的搂在怀中,将脑袋埋在洛冰婧的脖颈之处。

    “母后她走了,朕不知道朕做错了何事。母后她……她……自尽了。”

    洛冰婧如遭雷劈,自侯宏文登基以来,太后便搬离了皇宫。

    或许皇宫对于太后而言是真正的牢笼,毕竟她曾被囚禁十几载的时间。

    不说其它侯宏文不理解为何身为太后的母后会自尽。

    就是连洛冰婧更是不解,侯宏文现在贵为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