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三十六章 白少到来

神级奶爸 第五百三十六章 白少到来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这句话在整个包房中传荡开来。

    一言出,全场寂静。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愣住了。

    ‘他们也配算作麻烦吗?’

    是谁?

    敢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他不想活了吗?

    刚刚不少人看到韦照东的表情,都已经知道。

    如果说那时候今天的事情还有一丝回旋的余地,那么现在怕是无法了事。

    唰唰唰!

    所有的目光在全场扫视了起来。

    他们想要看看。

    这句话到底是谁说出口的。

    在场除了一个白静,没有人能在身份上压过韦照东!

    就连韦照东在话语响彻的那一刻,都愣了下。

    紧接着,一股怒火由心而生。

    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目光凌厉的扫视全场。

    到底是谁!

    在场众人惊疑不定的望来望去。

    在几秒钟后。

    终于,他们发现了异常。

    在包厢右侧的角落。

    坐着四个男子。

    其中有三个在场不少人都见过。

    边缘那位是姜彤彤的男朋友傅洪山,有些能耐但时运不济。

    傅洪山对侧的两人,是他的朋友。

    一个陈满,一个周小辉。

    名不转经传的小人物。

    此时,在他们沙发周围的十几个人,目光都锁定在他们这一侧。

    看着那个众人非常陌生、从未见过的男子。

    这个时候。

    众人明白,刚刚开口的人,便是他们中的一个。

    再看他们的脸色。

    傅洪山、陈满、周小辉的脸色有些苍白,目光颤动,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那位陌生男子。

    值得一提的是,那位男子的脸色一片平静。

    “韦少!罢刚的话就是他说的!”

    突然,在张汉侧面十米外的沙发上,一个男子站了出来。

    这句话一出口,全场众人脸色又是变了变。

    尤其是陈满、傅洪山和周小辉。

    此时吓的面无血色。

    “汉哥、你怎么说这样的话了,这可怎么办,要不然咱们跑吧?”周小辉手掌一颤,目光看着面露凶相的韦照东,他怕了,赶忙小声说道。

    “现在还能跑吗?他们的人把门口都给堵住了。”

    陈满相对来说倒是冷静一些,目光盯着四周看了看,目漏一丝凶狠,最终咬牙道:

    “马勒戈壁,小辉,洪山,敢不敢干一下,他们也才不到十个人,干完咱们就跑路,去香江和汉哥一起混?”

    “先别冲动,我去找彤彤说。”

    傅洪山脸色一紧,在站起身之前,他又低声补充了句:“如果实在不行,那就按照大满说的。”

    说罢,他站起身匆匆的走向了一侧。

    倒是他们三个的作态,让张汉有点意外。

    看着偷偷拿了两个酒瓶的陈满,张汉轻笑了声,道:

    “放心吧,今天你们看着就行。”

    说完他也沉默了下来,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正当他们沉吟的时候。

    全场众人的目光全都汇聚了过来。

    当看到是他。

    姜彤彤身子一晃,心里有些抓狂:

    ‘这是在搞什么啊?这种情况也要说话?这都什么朋友啊!’

    心里有些责怪,但见到急匆匆走来的傅洪山,她开始主动跟着走到了一侧。

    小声嘀咕着商量起来,准备将她大哥叫来。

    张汉也看到了这一幕。

    没想到这个小妮子竟然还会选择帮忙。

    看来她对傅洪山还是有些真感情,像大满和小辉说的那些情况,估计也只是着急老傅的事业。

    身为大家族的子女,有些事情终究是比较无奈的。

    而站在后侧的白静,吃着零食的动作一顿,目光颇有兴致的看着张汉。

    她虽然年龄不大,但向来都比较喜欢看热闹,心里也忍不住嘀咕了句:

    ‘看他的脸色很平静,估计不是傻子就是有来头的人,到底会是哪一个呢?呃和姜彤彤男朋友坐在一起,是他的朋友?应该不是本地人的吧,外地有些小身份又不知道真正大人物的子弟么?’

    在她身旁的吴莹,看了两眼俯过身子在白静耳边小声道:

    “那个说话的,脸蛋长的还不错,只是一会儿韦照东怕是要给他打成猪头了。”

    “呵呵呵。”

    白静捂嘴笑了两声。

    在场其他人,此时也陷入一阵低沉的议论。

    “上一个敢当韦少面很横的人,在医院住了三个月,这一次竟然还有人敢这样说,他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韦照东有白少这个大靠山,在咱们这里近乎横着走,敢大言不惭的和他这样说话,怕是要废了。”

    “看,韦少他们走过去了!”

    随着韦照东的身子一动,场上再一次陷入落针可闻的寂静。

    气氛渐渐的有些紧张起来。

    韦照东脸色阴冷大步流星的向右侧角落走去,他的身后跟着四个小弟,另外几个小弟是站在门口一侧,看着不让孙东恒他们离开。

    但这时候孙东恒又哪想着离开?

    “老板!”

    孙东恒面色激动,低沉的喃喃了声便快步走了过去。

    “老、老板?嘶!”

    三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目光惊疑的打量着张汉,心里扬起阵阵波澜。

    ‘我靠!’

    ‘他就是那个孙东恒常说的老板?那个很牛逼的老板?’

    ‘难怪敢这样说韦照东!’

    ‘哈哈,韦照东这二货今天没准要撞墙了!’

    三胖眼睛一瞪,赶忙跟了过去,心头有点兴奋。

    但从在孙东恒直播间看到的,香江新月湾一整座大山头的豪宅区,和公司还有后侧的私人飞机!

    身价肯定超高的啊!

    怕是比韦家都要强,这样一看。

    区区一个韦照东又怎能是他的对手!

    只不过

    “东恒的老板势单力薄啊,咱们快点过去。”

    三胖对身后的两个朋友说了声,快步的走了过去。

    很快。

    韦照东到达张汉这一侧的沙发前,定住身形,目光冷淡的扫视着张汉:

    “刚刚的话是你说的?”

    这个时候。

    陈满和周小辉更紧张了。

    虽然准备好了干一下的打算,但事情真正的到来,说不紧张是假的。

    看他们两人额头上顺着脸庞流淌的冷汗。

    韦照东心中冷笑。

    不过他没有理会那两人,目光凝视着面色平静的这位陌生男子。

    这个时候,只见张汉随手将红酒杯放在茶几上。

    随后身子靠在沙发靠背,右腿随意的搭在坐腿上,看着韦照东淡淡的回答:

    “没错。”

    “哦,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啊?”韦照东脸色一冷。

    他已经准备让小弟动手了。

    在冰城已经有两年没人敢招惹自己了吧?是不是很久没有动手,到现在连随随便便的一个阿猫阿狗都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在韦照东、白静、吴莹以及全场众人的目光下。

    张汉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似乎虽眼前的韦照东没有一点兴趣。

    像是很平静的阐述一件事实:

    “我知道你。”

    “昨晚弄坏了我的雪人,今天又欺负我的人。”

    “所以我打算将你连你身后的人都惩治一下,你觉得如何?”

    “你说什么?”韦照东眼睛一瞪。

    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句话一出手,全场震动。

    他疯了吗?

    就连陈满、周小辉以及傅洪山几个‘自己人’也都懵了。

    他、他说啥?

    我的天!

    正当他们心惊的时候,张汉似乎不想在说什么,直接挥了下手:

    “东恒。”

    “在!”

    孙东恒心思灵动,也知道张汉的意思,目中漏出一抹痛快,顺手抄起一个酒瓶,三步并两步来到韦照东的身前,自上而下的扬起了手中的酒瓶。

    韦照东还没说动手、他倒是要动手了?

    在人们的目光下,酒瓶很快速的落下,在韦照东的眼中越来越大。

    躲!

    我怎么躲不开?

    韦照东想要动,却发现身体根本动不了,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砰!

    一道闷响声自韦照东的脑袋传出。

    韦照东只感觉一痛、随即一麻、不知是酒水还是血,顺着头顶流淌下来。

    一不做二不休!

    孙东恒又抄起四个酒瓶,将韦照东的小弟都砸了个。

    “妈的!你在嚣张啊!在嚣张啊!我特么的要忍你,你还跳跳跳,现在我老板就在这里,你特么的在叫一个给我看看?”

    孙东恒指着韦照东的鼻子骂道。

    这让韦照东的脸色一僵,嘴巴一动,刚要开口的时候。

    那一道平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跪下!”

    刷!

    韦照东几人只感觉一股不可抗之力,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将他们的身体压下。

    砰的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

    “我”

    韦照东一脸惨白,目光不敢置信的看着张汉。

    为什么会这样?

    不只是韦照东,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也都充满了不敢置信。

    白静吃着零食的手停顿在了空中,眼睛眨也不眨,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敢动手?

    “这”

    在一侧的傅洪山一怔,随即看了姜彤彤一眼,叹了口气:

    “对不起,今天的事情闹成这样,不过为了汉哥当初对我们的照顾,我们也要做些事情,可能、我们几个要离开冰市了。”

    说着他向前侧走去,准备过去共同奋战。

    他一动,姜彤彤神色一慌。

    赶忙伸手拉住了傅洪山,声音很低又很急切:

    “别,我现在给我大哥打电话,只要白少不出面,韦照东的事情我相信可以解决的。”

    这倒是让傅洪山有些意外,顿住了步子,看着姜彤彤笑着点头:

    “行。”

    这一刻他明白,他对姜彤彤付出的感情还是其他,在他看来都是值得的。

    但谁知。

    姜彤彤刚打完电话找好人之后。

    前侧,张汉看了眼时间,随即看向韦照东,淡淡的道:

    “你应该是不服的吧?给你半个小时,把你的靠山搬来吧。”

    此言一出。

    很多人都惊住了:

    “他刚刚说什么?”

    “让韦照东将靠山搬来!我的天,他要直面来硬钢白平原?”

    “不是吧?白平原所代表的可是白家,他是家族嫡子,甚至是家主的候选人,他凭什么和白平原硬刚?”

    很多人都费解,惊疑的同时,也有着一抹不信。

    白平原的强悍,在他们思想中根深蒂固,根本不相信在平辈中,有除了其他三少之外的人能正面和他刚。

    当然,除了那传说中的盖如龙,可是盖如龙也是白平原的依仗啊!

    倒是张汉的这句话,让白静眉头微微一皱:

    ‘他想要和我哥掰手腕?勇气可嘉,但终究是个莽夫。’

    同时,这句话也让陈满和周小辉的表情僵硬住了。

    傅洪山有些头痛的按了下额头,白平原要是真来了,那可真完了。

    也让刚刚打完电话的姜彤彤,心哇凉哇凉的。

    我这人都找好了,你让人家找大哥?白平原一来,自己大哥都白扯啊!

    听见这话,韦照东咬牙切齿的说:“你、敢吗?”

    “你特么废什么话?”

    孙东恒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将韦照东踹倒在地。

    刚刚气的不行,现在还回去,可让孙东恒爽坏了。

    不过拳打脚踢、哪怕是砸个酒瓶,他感觉出手也是比较轻的。

    “妈的,要是风哥在这,你们几个都被打废了!”

    孙东恒又瞪了一眼。

    这可让三胖几人看懵逼了。

    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孙东恒后头,最终心里只是在想着:

    东恒的老板到底多强啊?

    全场又陷入一阵死寂。

    唯有韦照东,目光阴狠,打通了一则电话,低沉的说了些什么。

    这个时刻。

    众人都知道事情不妙了。

    “他应该是找白少来了吧?”

    “八成是,白少一来,怕是力压全场,那个几个人,麻烦了。”

    “是谁给他的勇气要和白少抗衡的?”

    “”

    很多人都暗自摇头,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有着自己的猜测。

    在他们看来,白少一到,两边立马会有个一百八十度的反转。

    就连陈满和周小辉都坐不住了。

    “汉、汉哥,要不然我们”

    “看着吧。”

    张汉微微笑了笑,丝毫没有动身的意思。

    “这”

    陈满和周小辉相互对视了眼,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破罐子破摔了。

    这时候,姜彤彤拉着傅洪山跑到了白静的身旁。

    “静姐,你可不可以”

    虽然年龄比白静大好几岁,但也要老老实实的叫一声静姐。

    只是没等她话说完,白静便摇头道:

    “我哥和几个朋友在楼上,听见这事肯定要下来的,要是平常,我说说话可以,但你看看,韦少他们的脑袋都被开瓢了,你说我哥他能不管吗?”

    一句话,让姜彤彤脸色白了三分。

    怎么办?

    姜彤彤有些乱了神。

    就在这时候。

    包厢的大门打开。

    在包厢门口原本有些畏缩脸色的、韦照东的两个小弟,此时来了精神,很大声的叫了句:

    “白少!”

    唰唰唰!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了过去。

    只见一行十五六个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衣的白平原!

    可是看到他身旁的男子。

    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田明大少也来了?我的天,冰城四少来了两个!”

    “后边的几个也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哥级人物啊!他们几个怕是大祸临头了!”

    “既然敢选择动手,就要承担动手的代价。”

    很多人看向张汉这一侧的目光,都有些异样。

    心里已经在为他们默哀。

    “呦?”

    一行十几个人走进来后,田明的目光扫视一圈,见到半跪在地上的韦照东几人,他颇有趣味的笑了声。

    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来看热闹的。

    白平原见状眉头微微一皱,迈步走了过来。

    他的身后,紧跟着五个行动有素的人,显然是他的保镖。

    他们的到来,让场上的温度仿佛下降了好几度。

    有些凉。

    甚至三胖的脑袋都缩了缩。

    真正的大佬来了,不知道东恒的老板能不能扛得住。

    倒是孙东恒,怡然不惧,拎着一个酒瓶站在茶几边。

    “完了完了,真的来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姜彤彤急的眼眶都红了,这次自己的大哥来也没用了。

    在众人的目光下。

    白平原走到了韦照东的身前。

    心中有些不喜,但表情还是平静。

    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说的就是这种息怒不言语色的人。

    能成为冰城四少之一,显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追究。

    他对着身后的小弟挥了挥手,示意将几人抬下去,同时开口说道:

    “是谁动的手?”

    一开口,空气中的温度似乎又降了三分。

    孙东恒见状转头看了张汉一眼,见老板还没说话,他表情一动。

    他们几个连让老板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呵。

    要是风哥在这里该怎么做?

    好像连这帮人也得虐吧?

    孙东恒略一迟疑,见到几人要动手拉韦照东的时候,他赶忙跳了出来:

    “都住手!”

    嗯?

    白平原的目光看向了他,见到他手里的酒瓶,白平原说道:

    “是你动的手?”

    说话间他又挥了挥手,三个手下顿时走过去将孙东恒围了起来。

    “原来特么是个不要命的啊?”田明有些无趣的叹了口气:“还以为是有些来头的,这就没意思了啊,白少,直接给人带走吧。”

    “正有此意。”白平原眸中伸出一冷。

    正要开口的时候,孙东恒看向了张汉。

    “是我让他动的手。”张汉突然开了口。

    “你?”

    白平原看向他,嘴角漏出一丝冷笑:“你不知道他是我的人吗?”

    “有分别吗?”张汉随意的回答。

    这让白平原愣了下,忍不住冷笑一声:

    “在你选择动手的时候,就没有分别。”

    嘶!

    白平原的话让在场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

    几句话,所代表的,是白平原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