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三十五章 麻烦?

神级奶爸 第五百三十五章 麻烦?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钻石盟主萌萌萌c加更55、80】

    “不是吧?”

    周小辉将车子一个转弯后,看着排了犹如一条长龙的车队,又看了眼后侧被车子堵住的道路,他拍了下方向盘:

    “还有两条街就到了结果堵车?”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这条街不会堵车的,应该是前面发生事故了吧。”陈满摇了摇头,道:“现在的私家车越来越多,开车的二八肯子也多,上次十一的时候,我从东环路到西区的会展中心,一路上看到了五场交通事故。”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社会在发展么。”周小辉搓了下手,无奈道:“我就是比较担心咱们去的晚了,姜彤彤在数落老傅,上次特么当着大家的面,弄的老傅有点下不来台。”

    “也没你说的那么邪乎。”陈满撇了撇嘴,道:“有时候他们两个看着还行吧,不说他们了,汉哥,你啥时候成家的?结婚怎么都没通知兄弟们啊?”

    “额”张汉沉吟了下,说道:“我是在新佳坡订的婚,我和我老婆领完证了,因为一些事情,正式的婚礼还没有举行,大概明年吧。”

    “啊?”周小辉吓了一跳:“真的假的?你们的孩子都那么大了还没举办婚礼?”

    “婚礼也就是个仪式。”陈满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汉哥领证了也就是正式夫妻,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补办就是。”

    “嗯。”张汉应了一声。

    “那你怎么跑新佳坡去办了,是女方的家吧,嘶!”周小辉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汉哥你该不会越是入赘了吧?”

    “入赘?”

    张汉一愣,随即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哎,汉哥,这么多年你也是不容易啊。”周小辉却感觉像是那么回事,因为按理说第一次和好朋友们见面,妻子应该也会来的。

    这也没来,而且还那么漂亮,或许汉哥在家里的地位也不高吧。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呐。

    周小辉心中一叹,随即笑了笑,道:

    “算了,不说这方面的事情,今天哥几个好好的聊聊,汉哥有家了,这也不能通宵玩吧?”

    “嗯。”张汉这次直接点了下头,回答:“九点多、十点之前要回去哄我女儿睡觉。”

    “这”

    不光是周小辉,就连陈满的嘴角都微微一颤。

    出门限时!

    十点之前回家哄孩子睡觉!

    那孩子她娘呢?

    什么情况?

    我擦,还真想我想的那样,汉哥,你真的不容易啊!

    周小辉的目光有些异样的看着张汉。

    心中又是一叹。

    一时间车子内的气氛静了下来。

    无论是周小辉还是陈满,都想要安慰下,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便陷入无言之中。

    若是张汉知道他们的想法。

    怕是会哭笑不得。

    好在安静的气氛持续了五秒钟,陈满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

    “喂,老傅,我们在柳河路呢,很近啊,就是特么堵车了,好像是交通肇事,我看了几眼,车行缓慢,大概还得十五分钟左右吧,嗯,汉哥啊?在我旁边呢?行!”

    说着,陈满将手机递给了张汉,笑道:

    “老傅要和你聊几句。”

    张汉接过手机。

    “老傅。”

    打了声招呼,手机中便传来了傅洪山的大笑声:

    “汉哥,哎呦,都好些年没有见面了,这次好惊喜啊。一会儿”

    有说有笑的聊了两分钟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车子缓慢的向前行驶。

    周小辉看了眼张汉,笑道:“等会儿我们去的是名人国际会所,号称冰城规格最高的娱乐地标,光包厢费用,小包是一千九百九十九,中包是两千九百九十九,大包是三千九,还有好几千的最低消费,就几个人去玩一趟,都得几万。”

    “而且里面还有会员包房,价格比较高,姜彤彤还是有点,尤其是她的姐妹,听说有几个来头不小,那一帮人来,又能引来更多他们圈内人,今天啊,还算是个二代圈子的聚会了。”

    其实在周小辉和陈满说起他们那个圈子的时候。

    还是有点羡慕的。

    聊了十分钟,车子终于通过了这条街。

    到了尽头才看到,是两辆轿车撞到了一起,两位车主一男一女,也都是二十多岁,倒是很平和的样子。

    越过这条街,道路也畅通了起来。

    周小辉一脚油门踩下,车子很猛的冲向了侧面的街道。

    两旁道路的行人不少,在夜色下,各个店铺的招牌都散发着光芒,配合着路灯,将街道照的很亮。

    可以看出这一条街的店要高端一些,有几个古奇,迪奥的专营店。

    向里行驶了两分钟。

    周小辉将车子驶入右侧商业楼的停车场。

    这一个独栋大楼上方挂着一个大招牌:冰城名人国际会所。

    店铺的门脸很大,是半圆形状的,里面站着两排十几个穿着旗袍的高挑女子。

    待周小辉带头走进来的时候。

    两排的高挑女子躬身齐声问好:

    “欢迎光临名人国际会所。”

    如果说初次体会这种场面,怕是会有点别扭。

    但周小辉和陈满面不改色,看来也是时常初入娱乐会所。

    张汉更不用说。

    向前走了没几步,大堂经理便挂着微笑迎了上来。

    “几位好,请问”

    “我们去八零一,参加姜彤彤的生日会。”周小辉直接说了声。

    大堂经理一听,态度立即热情了三分。

    今天去那个包房的,非富即贵,这些他是知道的。

    “好的好的,这边请。”

    大堂经理亲自带头走向里侧的电梯,并且为其按下了八楼的按钮。

    上了楼,也是一个大圆厅,在大厅前侧的地毯上站着十位穿着性感的高挑美女。

    见到张汉三人,最左侧的女子迎了上来。

    “贵客好,八零一在这边。”

    她扭搭着向前带路。

    在这里大眼一扫,整个楼层只有八个包房。

    每个包房的面积都是很大的,是专门举办人多的聚会所用,里面的设施也是非常不错。

    还没走到门口的时候。

    周小辉的步子便快了三分。

    因为大门旁边,傅洪山正看着窗外抽着烟。

    “老傅。”周小辉叫了声。

    “啊?”

    傅洪山转过头,眼睛一亮,将烟扔在烟灰缸里,快步迎了上来。

    “汉哥。”

    “好久不见。”

    傅洪山穿着夹克衫牛仔裤,略微有些瓜子脸,人是有些小帅的。

    要不然以姜彤彤这种富家女的眼光,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老傅。”

    张汉笑着和他抱了下。

    “真是太久没见了,今天看到汉哥真让我有些惊喜。”傅洪山笑了笑,道:“咱们进去坐着叙旧。”

    “走吧。”

    周小辉说了声。

    向包厢走去,在大门口两侧的男服务员主动拉开大门。

    里面的灯光顿时一亮,面积很大的包厢,四周都有着沙发和茶几,里面更是有四五十人,三五成群的说着话。

    其中有一些着装华贵的年轻人,也有一些穿着或是性感、或是清纯的美女。

    傅洪山看了眼,在右侧的角落还算安静,于是便带头走了过去。

    沙发前侧的茶几上,有各种零食小吃和果盘,还有不少摆放着的红酒。

    “来,什么都不说,这一杯先敬汉哥。”傅洪山端起来一杯红酒说道。

    叮!

    几人碰了下杯子,将一瓶底的红酒喝光。

    “算一算,我们有六年没见了吧。”张汉放下红酒杯,笑了笑说道:“你们三个的样子没什么变化,大满倒是比以前白了些。”

    “哈哈,这话我爱听,今年我也没事就贴一贴美白面膜,还别说,真白了一些。”陈满笑着回答。

    “别说我们了,汉哥你的模样倒是变了些,看着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傅洪山仔细的端详张汉几眼说道。

    “沉稳了很多?老傅,你这不是说汉哥比以前老了吗?该罚!”周小辉一脸正色的说道。

    傅洪山突然愣了下,随即端起一杯酒,失笑道:

    “对对对,是我说错了,自罚一杯!”

    喝完这杯酒,几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笑了几声。

    聊了十分钟,傅洪山起身说道:

    “我去叫彤彤过来给汉哥见见。”

    说着他便走向了另一侧。

    在包厢内有不少人都站在中央处三五成群的聊着,也有一些美女在外侧的沙发坐着。

    光是这么看的话,张汉也看不出谁是姜彤彤。

    好在旁边的周小辉和陈满主动指了起来。

    “汉哥,看见了吗?右侧靠近中央那五个女的,里面棕色披发穿着紫色连衣裙的那个就是姜彤彤。”周小辉指了指说道。

    张汉转头望去。

    看见了那五个女人。

    除了姜彤彤,其他四个的穿戴也很华贵,手中的包不是路易威登就是爱马仕,还有手表和项链也都彰显着有钱的含义。

    “旁边那个黑色马尾辫的女孩,她的来头可不小,是本地吴家的吴莹,吴家是做药材生意的,权势很大,她又是吴家主的长女,很有牌面的。”

    陈满显然对冰市的二代圈子有些了解,给张汉一边指着一边说道:

    “姜彤彤对个的那个女孩,有点小萝莉的样子,年龄最小,来头却最大,她是白平原的亲妹妹白静。”

    “是啊,白平原可就厉害了,他是冰城顶级的公子哥,被人称作为冰市四大少之一,哪怕他的小弟,都因为他混的如鱼得水,最厉害的好像就属韦照东了,和那帮顶级大少混的开,自己也是水涨船高。”

    “”

    两人说了几句话,将在场几个身份高的介绍了下。

    见到张汉随意的‘嗯’‘哦’的回答。

    周小辉微微愣了下,随即赶忙笑了笑,说道:

    “不过想当初,我见过最厉害的还是咱们汉哥啊,离开张家也能如鱼得水。”

    “是啊。”陈满笑着点了点头。

    按照身份来说,张汉曾经上京张家大少的身份,上京城四少之一的身份,完全碾压在场众人。

    这还是他们后来才知道的,只不过现在张汉没有了那一道身份,他们担心说这些会触及张汉心里的不适,所以才赶忙止住话语。

    但张汉哪在意这些,

    很随意的说道:“很多东西,有时候也只是过眼云烟罢了。”

    “有道理。”

    陈满很赞同的回答了声。

    正说话间,傅洪山走到了姜彤彤的身边,碰了碰她的胳膊。

    在她转头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随即傅洪山说了些什么,姜彤彤瞪了他一眼,似乎不满被他打扰一样。

    不过姜彤彤还是转过头,换上笑脸,点头说了两句才跟着傅洪山走了过来。

    期间说了几句话,傅洪山脸上的笑意少了三分。

    虽然距离很远,但张汉还是听到了对话。

    姜彤彤的意思就是说白静她们好不容易约来,他打扰什么,埋怨他他的朋友来的太晚。

    好在到了近前,姜彤彤还是挂起了一道笑容。

    “彤彤,给你介绍下,这位帅哥就是我以前说过的汉哥。”

    两人坐好后,傅洪山介绍道。

    “汉哥你好,我叫姜彤彤,听洪山说过好几次你呢,说你们是大学很好的朋友。”姜彤彤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嗯,你好。”张汉笑了笑,和她握了下手。

    期间姜彤彤打量了下张汉的着装,虽然穿的也都是名牌,并没有太华贵,但她却感觉到张汉的气质很特殊,有那种看长辈身上不经意透漏的不动如山的那股劲儿。

    ‘不愧是曾经上京的顶级大少。’

    ‘只可惜、落寞了。’

    ‘曾经并没有用,如果他还是上京大少,那对洪山的发展要好很多,哎。’

    姜彤彤的心里轻叹口气。

    刚刚说了几句话,姜彤彤便俯过身子,在傅洪山耳边小声道:

    “白静的哥哥和几个朋友在楼上玩,我再去和白静聊聊天,等会让她带我们去敬酒,这是个机会,你可别给我掉链子。”

    此言一出,傅洪山的目中漏出一抹疲惫,但还是点了下头,道:“嗯。”

    随即他看向张汉,道:“汉哥,不好意思啊,我女朋友有些事情还要去和她朋友说。”

    张汉闻言微微摇头:“有事就先忙吧,我们在这里聊聊就好。”

    他本来就是和老同学聚一聚,其他人怎样当然无所谓。

    “我等会儿在过来敬酒。”

    姜彤彤笑着说了句,便起身往回走。

    刚走六七步,突然从大门口走进来五六个男子。

    为首的是带着耳环的长脸黄发男子,正是韦照东。

    见到他,张汉目光一定。

    对孙东恒动手那帮人的主子。

    他人一到,周围便传出不少问好声:

    “韦少好!”

    “韦少来了!”

    姜彤彤也第一时间转身迎了过来,她的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

    “韦少能亲自过来,彤彤当真受宠若惊呢,欢迎韦少。”

    “这有什么受宠若惊的。”

    韦照东笑了笑,随意的将右手搭在姜彤彤的肩头,一边向里侧走着一边说道:

    “彤妹过生日,我当然要过来看看了。”

    这一幕,让傅洪山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微微咬了咬牙,自顾自的喝了一杯红酒。

    女朋友被别人搂着向前走,谁都会不爽,没有发飙已经算是有些隐忍了。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发飙,后果他无法承担。

    同时也有其他数人看向了这个角落,目中有些幸灾乐祸。

    好在向前走了几步,韦照东看到了白静,他面色一正,收回了手快步向前走去:“静静你也来了?”

    “嗯呢。”白静回应了声。

    对于自家大哥的亲妹妹,韦照东的态度可是很端正的。

    “吴莹你也在啊,你们几个姐妹倒是没事儿就能聚一起哈。”

    韦照东和几人聊了起来。

    这让他们所站着的地方,成为了全场目光汇聚的点。

    没办法,光环来的太响亮。

    “白平原也的确厉害。”傅洪山盯着看了几秒钟,最后叹了口气。

    “冰城四少之一,能不厉害吗?他们可是代表冰城最顶尖的世家实力。”周小辉撇了撇嘴。

    “那你可说错了。”陈满突然笑了笑,道:“难道你们忘了那位吗?不要说冰城,哪怕是h声,或者整个东北,那位可是一人力压各路阔少,连白平原都是仰仗他,才在冰城这一代的地位高。”

    “嘶!”

    周小辉突然倒吸了口凉气,连握着酒杯的手都顿了下,声音有些惊然:“你说的是盖如龙?”

    “不然呢。”陈满撇了撇嘴,道:“东北盖家,才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家族,盖如龙是站在诸多大少之上的人,其实这样一想,韦照东他们?不过尔尔,甚至各大豪门的家主见到他,都要行个礼,太厉害。”

    说话间他看了眼傅洪山,说出盖如龙,其实他也只是在安慰一下老傅。

    倒是张汉听到这个名字,神色微微一动。

    在东北如此厉害,怕是盖行空那一脉的人吧。

    按照年龄,盖如龙也应该是盖行空孙子一辈的了。

    盖行空

    张汉端起酒杯,将杯中红酒饮尽。

    正沉吟间。

    姜彤彤快步走了过来。

    “洪山你跟我来一下,我们去拜访白少他们。”姜彤彤微笑着说道。

    脸色隐有兴奋的表情,此时也完全忽略的傅洪山的‘朋友。’

    “你去吧,我有点累了。”

    傅洪山有些闷声闷气的挥了挥手,

    “你说什么?”姜彤彤眉头皱了起来。

    好不容易才取得的机会,你和我说这个?

    可就在这个时候。

    包厢的门打开。

    带头走进来的是一个微胖的男子。

    三胖。

    他的身旁跟着孙东恒还有另外两位朋友。

    走进来没几步,三胖就看到了迎面过来的韦照东。

    mb,他怎么也来了?

    按理说韦照东是不乐意来参加都比他身份低的聚会啊?

    “走!”

    三胖拍了下孙东恒的胳膊。

    要赶忙退出去。

    可是韦照东已经看到了他们。

    “呦?三胖子?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韦照东眼睛一瞪,有些意外,嘴角升起一丝笑容,挥了挥手。

    跟在他身后的六个小弟快速围了过来。

    “韦少。”

    见到人围了过来,三胖表情一僵,气势弱了三分:“我们来参加彤彤的生日会,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

    “怎么,我来玩还耽误你了?”韦照东冷笑一声。

    大步流星了走了过去。

    这让很多人微微一愣。

    什么情况?

    “三胖是不是得罪韦少了?这下可有乐子看了。”

    “得罪韦少的结果向来都比较凄惨。”

    “韦照东的身后站着白平原,三胖的几个哥哥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牌面,今天他怕是要丢些脸面才能抽身而退,甚至有可能遭受皮肉之苦。”

    “”

    一时间,场上陷入了低沉的议论,就连姜彤彤都看了过去,脸色微微一变,赶忙走过去。

    三胖是看她面子来的,她打算过去说说话。

    可没想到的是,韦照东走过去便直接站在了孙东恒的身前,冷眼看着他。

    “外地来的小崽子,让人动了我的小弟,这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刷!

    一句话让众人恍然。

    原来韦照东针对的是他!

    “你的小弟?”孙东恒还算平稳的回答:“是他们先来找事的。”

    “我去你吗的找事。”韦照东眼睛一瞪:“你也配让我来找你事?”

    此言一出,孙东恒心中一怒,咬了咬牙,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要说事就说事,说话请放客气一些。”

    “哎呦?小崽子你跟我说话呢?”韦照东咧嘴一笑,似乎有要动手的意思。

    这时候三胖向前走了一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韦少,人是我带来的,有什么事情咱们今天过后在谈。”

    “对呀韦少,今天是彤彤的生日,你给点面子呗?”姜彤彤赶忙站在韦照东身旁的劝道。

    “彤妹,这小子动了我的小弟,我要是看不见还行,但我看见了,不管不问,我以后在冰城怎么混啊?”

    韦照东的态度很明确,既然碰到了,不好意思,就是要弄你。

    姜彤彤闻言有些急了,目光看向白静。

    但谁知她拿了两个零食,在旁边看起了热闹,完全没理会姜彤彤的眼神。

    这里的画面,也让后侧很多坐着的人都站起身围了过来。

    远远的看着热闹,都在小声的议论。

    “跪下!”

    当韦照东转过身的时候,表情阴冷的瞪着孙东恒,狠声道:“是你自己跪下,还是我让人打断你的腿在跪下?”

    “韦照东!”

    三胖子倒也有义气,忍不住站在孙东恒侧面,怒眼叫了声。

    “三胖子你今天要是他吗的敢拦着,我连你一块打!今天我就是要让这个外地来的小崽子横着从这会所出去,听明白了吗?”

    “你够了!”

    一番话让孙东恒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哪怕在香江,他也没受过这种欺负。

    只听他直视韦照东:

    “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我是打不过你,你厉害行吧?对于你受伤的几个手下,我明天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行吧?”

    他已经想着破财免灾了,自己花点钱无所谓,还是别给老板他们添麻烦了,但他不知道,张汉此时就坐在角落,而且他看着韦照东的目光,也有了一丝波动。

    “你能给我什么满意的答复,啊?”韦照东嗤笑了声说道。

    他的表情让孙东恒极度不适,强行忍住脾气,道:

    “我若不是答应我父亲不要给老板惹麻烦,我不会忍你,但是我”

    话还未落。

    只听从侧面传来了一道让孙东恒脸色一变的声音。

    是熟悉的声音。

    是不屑的语气:

    “他们也配算作麻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