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四十七章 麻烦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四十七章 麻烦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马匹已经备好,孙睿拍了拍马脖子,扭头与孙道:“昨儿有几位大人入城,这会儿大抵在衙门里候着了,你别磨磨蹭蹭的。”

    没了孙璧,孙一下子就老实了,翻身上马,催着马儿往府衙去。

    孙睿也夹了夹马肚子跟上,视线落在孙背上,唇角微微一勾,笑容若有似无。

    他知道南陵郡王府里有秘密。

    孙璧看着老实本分,从来不与南陵官员往来,甚至长年累月闭门谢客,若不是孙睿、孙到来,只怕郡王府的大门都不会打开,但,这只是表象。

    前世,孙睿监国时曾收到了南陵告上来的折子,上头写过,孙璧和董之望私交甚密。

    那折子夹在一众弹劾的折子中间,并不起眼,甚至连署名的御史的名姓,孙睿看着都眼生极了,最终,折子的来龙去脉都没有被追究。

    一来,署名不详,事实不明,很难说是不是诬陷;二来,顺德帝的身体太差了,他的重心放在压迫蒋慕渊上,朝廷其他事情全压在孙睿肩膀上,孙睿不想节外生枝。

    当时,孙睿想过,事情有轻重缓急,继位是第一要务,余下的都可以缓缓,孙璧与董之望的事儿,可以过两年再收拾。

    却没有想到,没有等他对董之望下手,他的皇位也被孙夺走了。

    真真是讽刺又可笑。

    时至今日,几位辅政大臣宣读顺德帝遗诏时的场面,孙睿已经模糊了,或者说,那日的晴天霹雳,本就让他失神,根本记不清楚。

    反倒是最后的那几年,他在天牢里度过的日日夜夜,清晰如昨日。

    天宝四年,兄弟间最后的平衡被打破,孙睿被孙关进了天牢,自那之后的五年,他的生活之中只余下黑暗和阴冷,他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少,除了那滴滴答答的漏水声。

    从监国的皇子,到天牢死囚,他的父皇、他的同胞弟弟,亲手写下的戏本,让他尝了个透。

    最开始,孙睿埋下的钉子还能陆陆续续给他送些消息进来,外头发生了什么,孙又做了些什么,渐渐的,也许是没有希望了,也许是被孙抓着了,还在活动的钉子越来越少。

    当时,送进来的消息里也有一个是关于南陵的。

    朝廷战争四起,民心散乱,对孙不满的臣子很多,这种不满甚至蔓延到了已经驾崩的顺德帝身上。

    顺德帝刚愎自用、宠爱妖妃、逼死能臣,他的儿子都没有本事当皇帝。

    鼓吹这些的臣子们转了一圈,把目光落在了孙璧身上宗亲,血脉正统,名声不错,正合适,而且,南陵山高路远,自居一方,能与京师分庭抗衡。

    之后的状况如何,孙睿并不清楚,他再也收不到消息了,甚至不清楚孙璧本人的态度和董之望这个封疆大吏的选择。

    即便他重生回来,也没有把孙璧和董之望放在心上,他要琢磨要安排的事情太多了,无暇顾及那么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

    直到孙睿在御书房里看到了蒋慕渊送回来的折子,根据被抓到的人贩子交代,孩子都被卖去了南陵。

    这把南陵重新放在了孙睿的眼前。

    孩子到底去了哪里,老郭婆又是何许人,孙睿一概不关心,对他而言,这是把手往南陵伸的名正言顺的理由,这就足够了。

    虽然不清楚孙璧和董之望在暗戳戳做什么,但小朝廷不是一天两天能起来的。

    银钱、人手、兵力、储粮,每一样都需要积累。

    划片林子安营扎寨做山大王都需要准备,不然转过头就被镇压了,何况是小朝廷?

    前世的天宝年间,所谓的分庭而治,不可能是几个大臣脑袋一拍想出来的,必然有董之望的推手,而董之望敢那么做,必然是与孙璧谈拢了,也做了准备与累积,

    孙睿猜测,这两人的准备,只怕孙璧接手郡王府时就开始了,他来南陵,破案子是假,找孩子是虚,把孙璧和董之望的秘密翻出来才是正途。

    可惜,前世的消息委实太少,孙璧为人谨慎,即便孙睿猜测地方大且空旷的郡王府里有故事,他也无法寻到线索孙璧不会随随便便让他牵着鼻子走。

    这一点上,倒是显露出了带孙来的好处了。

    孙胆子大,敢胡来,出乱拳,孙睿只要适当的引导,就能让孙给他当先锋。

    拘着孙几日,让他憋不住了,昨儿晚上去抓虫子,不就抓到了蛛丝马迹了吗?

    孙璧的秘密在崖壁上,或者说,在崖壁之后,在这依山而建的王府的那一侧,层峦叠翠的山林下,恐怕不是实心的。

    孙睿把视线从孙的身上收回来,笑容渐渐冷了。

    以孙的好奇心,必然不会轻易收手,孙睿只要等着,就会有收获。

    从前,顺德帝和孙让他做了那么多年的垫脚石,现如今,也该换一换,让孙给他水开路。

    这笔账,不存在一笔勾销,他要一点一点的让孙还给他。

    孙对孙睿的计划毫不知情,他此刻还在惦记那片崖壁,脑子转得飞快,嘴里哼着曲子,眼睛都眯了起来。

    另一厢,孙璧大步流星走回了书房,一摔袖子,沉声吩咐道:“还不赶紧去给七殿下多抓些蛐蛐回来?”

    底下人忙道:“现如今哪里有能斗的蛐蛐?全是幼虫……”

    “蛐蛐斗不得,抓几只鸡来斗!”孙璧咬牙切齿。

    他岂会不知道眼下没有蛐蛐,偏孙就编出了这么个理由来搪塞他,还句句问荒地问崖壁,说孙不是故意的,孙璧都不信!

    孙睿和孙一母同胞,孙此举肯定是受了孙睿的指使,孙年纪小、性子野,拿来做这事儿正好,哪怕叫孙璧发现了,都不能硬气地教训孙,只能忍着。

    孙璧深吸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不能让这两兄弟住到郡王府里来,可当时情况,他推托不掉。

    这可真是两个大麻烦。

    或者说,在老郭婆死在南陵地界上时,孙璧就明白,麻烦已经甩不掉了。

    也许,他该早作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