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四十六章 崖壁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四十六章 崖壁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白天入衙门也就罢了,反正在京里时,孙白天也乖乖坐在文英殿,但离开文英殿,他的乐子还是不少的。

    孙年纪不大不小,虞贵妃交代过内侍、嬷嬷,从不叫心思多的宫女近他的身,防得仔细,不过,孙可以去吃酒、听戏、听说书,街上胡乱游逛也比被拘在屋子里看书有趣多了。

    孙越想越耐不住,听着外头时不时响起的虫叫声,他的心思活络起来。

    不能出去,不能胡闹,他关上门斗蛐蛐总行了吧?

    南陵虫子多,他就不信抓不到几只威猛的蛐蛐!

    等孙睿那儿吹灯歇了,孙再也看不到他皇兄屋子里的灯光了,他才小心翼翼地带着两个亲随溜出了屋子。

    入夜后的南陵郡王府,黑漆漆的,府里人手少,只要心细些,连巡夜的守卫都不会遇上。

    哪怕遇上了,孙也不担心,他又不是偷儿,他就是来抓蛐蛐的,顶多明儿白日叫孙睿训两句,根本不算事儿。

    因着植树极多,越发影影倬倬,叫风一吹,胆子小的人后背直发凉。

    孙胆子不小,相反,他兴冲冲的,这些日子实在被闷着了,连这种闹鬼一样的环境,都叫他兴奋起来。

    他甚至在想,改明儿装神弄鬼去吓唬吓唬他那个一本正经的皇兄,不知道孙睿会是个什么反应。

    当然,也就是想一想,孙怵孙睿,孙睿冷声与他说句话,他就能冒冷汗。

    眼下还不是蛐蛐逞威风的季节,不同的虫鸣声里,还寻不到蛐蛐的动静。

    孙想的也实在,反正离回京还要些时日,案子断不好,可能两三个月都要在这破地方耗着,那他就找幼虫,从现在开始培养,过几个月,定然能从其中厮杀出几只大元帅来。

    听不到蛐蛐的声音,想寻找就越发不容易,好在孙无所事事之余,最不缺的就是翻土的耐心了。

    边上的虫子叫声时大时小,有一阵没一阵的,孙还时不时与亲随嘀咕到底是什么虫子在叫唤,一面嘀咕一面寻,不知不觉间,就离住处远了。

    星光不算亮,泥土植被混在一块,孙亲手拿着烛台,蹲在地上,凑近了翻找,只看他的背影,就是个没有长大的玩心极重的泥腿子家的少年,根本不似高高在上的皇子。

    亲随捧着一小竹笼,等着孙把抓到的蛐蛐装进来。

    另一人在边上好声好气地哄:“殿下、殿下,您当心脚下,可千万别摔着,还有蜡油,别沾了手,小心烫着……”

    孙被他念得烦了,横了一眼过来:“闭嘴!咋咋呼呼的,吓跑了蛐蛐,我让董之望送只母大虫来,你跟母大虫打架给我看!”

    亲随缩了缩脖子,他知道孙就是顺口一说,不可能真让把他和母大虫关到一处,那不是去干架的,纯粹是送肉,可人对老虎的畏惧是真真切切的,光听一听就腿肚子发抖。

    孙也不起身,一巴掌拍在他腿上:“你去那边寻。”

    亲随赶紧去了。

    他们在郡王府住了一阵子,只是走动的范围小,各处有些熟悉又不那么熟悉,知道有那么几块地是南陵王在世时造的屋舍,孙璧接了府邸之后,因着僭越拆了七七八八,现如今成了空地,杂草丛生。

    这地方虫子多些,也不会惊搅孙璧,先前给孙引路时,亲随也往这里引。

    可他找了一阵,渐渐品出些怪异来。

    这些杂草有被人踩踏的痕迹,而且是生生踩出了一条路,只是夜色重,看不出到底通向哪里。

    亲随担心孙好奇之余惹事,根本不敢告诉他,只低头找虫子,全当没有发现,偏孙自个儿寻了过来,发现了这蹊跷之处。

    “难道还有人也三五不时地来找虫子?”孙嗤笑一声,嘴上这么说,心里知道绝不是那么一回事,其中必有其他缘由,他来了兴致,大手一挥,示意两人跟上,“我倒要看看,会寻到些什么东西。”

    三人沿着那条路往前,走到尽头,除了黑漆漆的布满了植被的山崖壁,什么都没有发现。

    孙抬头看,撇了撇嘴:“王府依山而建,他们两父子还真不怕有人从山上悬着绳子跳起来偷盗?要么扔把火下来,这儿草多,全烧起来了。”

    两个亲随交换了个眼神,心说这地方姓孙,孙璧又是那么个性格,谁会不长眼在他头上动土?

    孙却摸了摸下巴,哈哈大笑起来:“路走到这儿就断了,你们说,明日天亮,我们再来看看崖壁,会不会找到能爬上山崖的绳索、藤蔓?那山崖壁上头会是什么景色?”

    心里惦记上了崖壁,孙倒是没有兴致抓虫子了,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往回走。

    等走出那片废弃的屋舍,三人就有些寻不到方向了,来时只听虫声,这会儿就抓瞎,孙东寻西寻,最后也不躲着巡夜的侍卫,直接走到人家眼前,张口迷路了。

    侍卫把孙送回了住处,第二日便禀到了孙璧那儿。

    孙璧知道了,孙睿当然也知道了。

    “殿下要抓蛐蛐,使人与我说一声,我让人去抓,哪里需要殿下大半夜出去找,”孙璧好声劝说,“这宅子别的没有,就是地方大,容易找不着路,也亏得夜里不冷,这若是冬天,殿下在外头冻那么一两个时辰,可不就着凉了吗?”

    孙撇嘴,理直气壮:“大冬天也没有虫子给我抓啊!”

    孙璧只能看向孙睿。

    “你理由可真多,”孙睿瞥了孙一眼,“父皇让你来南陵,就是让你来抓蛐蛐的?”

    孙怕孙睿,可在孙璧跟前,他下意识就想逞强,便道:“表兄,那么大个宅子,你要拆就拆,拆完了总要打理打理吧?怎么弄得整片整片都生杂草了?还有那崖壁,我瞧着也不高,回头给我搭个梯子,让我爬上去看看风景?”

    孙璧笑了笑:“南陵地热,草长得快,殿下要看风景,我知道几处登高望远的好地方,改明儿让人陪着殿下去看看?”

    孙还未应,孙睿已经接了话:“别惯着他,正事儿不做,就想着偷懒。”

    这番对话,最后以孙答应不再去抓虫子而告终。

    孙睿要去衙门,孙硬着头皮跟上,孙璧把人送出了郡王府,背着手转过身,合上大门时,他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