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零五章 本就是万丈悬崖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零五章 本就是万丈悬崖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的眼睛很好看,黑白分明,眼球的黑很浓,如墨一般。

    他说正事的时候,眼神炯炯明亮,自然而然就显得沉着又冷静,让边上的人跟着信服,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即便不是慷慨激昂的话,也足够鼓舞人心。

    而他笑起来时,深邃的眼底也会带着笑意,他从来不掩饰他的笑容,尤其是在对顾云锦笑的时候,很柔,也很甜。

    顾云锦常常看着蒋慕渊的眼睛,就被他的思绪带着走。

    此刻亦是如此。

    蒋慕渊的眼角眉梢都带着清晰的笑意,一如秋日的光辉,敛去了所有的锋芒,只余下温暖。

    蛊惑着被他映在眼中的人,蛊惑着顾云锦。

    顾云锦抬起双手,**着握住了蒋慕渊的手,道:“忠诚果敢,数年如一日守着江山,勤恳又……小鲍爷做什么,必然有你的道理,可这江山有他该有的模样……”

    哪怕接下玉玺的人,是那个让顾云锦恨得咬牙切齿的孙睿。

    这个答案,使得蒋慕渊的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他听出顾云锦话里有话,可他的注意力还是被前半句话都吸引了。

    忠诚果敢,数年如一日守着江山,勤恳又……

    那的确是他,是前世的他。

    现在的他,远远达不到那样,他连领兵作战都因为年轻太轻而需要肃宁伯压阵以服朝臣,又何谈数年如一日守着江山?

    蒋慕渊突然又想起了那封信,顾云锦送到两湖的信上,那么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句……

    也仅仅是那么一句,之后再无提及。

    蒋慕渊怀疑孙睿,在对上身上直接盖下了重来一世的印章,可在面对顾云锦时,这颗红印子,他一直无法敲下去。

    只是,顾云锦还在说,蒋慕渊指腹下按着的樱唇,还在一启一合。

    她像是沉浸在了思绪之中,言语里勾画出的前世的他,生动如画,栩栩如生,让蒋慕渊几乎窒息。

    逼着蒋慕渊把红印子印下去……

    很多事情,蒋慕渊不会隐瞒顾云锦到底,如今日这样,意外听见了就听见了,顾云锦若问,蒋慕渊也会与她解释。

    可前世经历不一样,困死孤城的结局,即便蒋慕渊自己能够坦然,且一步一步在今生改变人生,他也不希望顾云锦知道。

    顾云锦会心疼他,会比此时更担忧,蒋慕渊舍不得。

    他捧在心尖上的人呐。

    若他猜错了,自然最好,顾云锦没有前世那般红颜薄命的经历,她青春肆意,所有的好,蒋慕渊亲手捧给她。

    若是猜对了,她走得早,不知道后头的事儿,他也不想说,她不用背上那些担子。

    “云锦,”蒋慕渊沉沉看着顾云锦的眼睛,一瞬不瞬,道,“你看你有多喜欢我,我在你眼里,好得我自己都不信了。”

    顾云锦止了话语,想着他的话,也不由笑了:“是啊,我那么那么喜欢你,所以我也希望,你不要涉险……”

    蒋慕渊笑意更浓,他嘴上应了,他知道他不是在涉险,而是他脚下路,本身就是万丈悬崖。

    顾云锦勾勒出的他很美好,只是蒋慕渊不可能再成为她心目中的模样,他不会是那样的人了。

    因为他许了顾云锦一生幸福,他就不能再把顾云锦的命、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中。

    交到顺德帝和孙睿手中。

    至于后来者是谁,且走一步看一步。

    顾云锦的双手依旧合着,她呼吸很缓,与她此刻的心境截然相反。

    两人说了这么些话,顾云锦心里的波涛却没有一点儿的平复,先前充斥在脑海里的念头,依旧一遍遍地跳跃着、鼓动着。

    她想,她或许该借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说明白,可蒋慕渊压在她唇上的手指,却像是巨石压在心中。

    可不是嘛,那么那么喜欢,才会那么那么谨慎。

    一改往日的直爽,只因这个人,是她的心上人呐。

    嘴唇嗫嗫,顾云锦最终还是问了一句:“小鲍爷,当真无事瞒着我了吗?”

    蒋慕渊轻声道:“无事。”

    顾云锦的双手松开了。

    蒋慕渊敏锐地察觉到了顾云锦的情绪,只是他当真只能瞒着,便道:“时辰不早了,我该进宫去了。”

    他才站起来,就听见顾云锦含含糊糊的声音。

    “北地会怎么样?”顾云锦垂着眼,“小鲍爷希望顾家守住将军印,也是为了针对三殿下吧?皇权倾轧就是如此,道理我都明白,可我们北地的百姓,我父兄叔伯、顾家几代人流血守下来的北境,不该是帝王家弄权的工具……”

    不知不觉间,嗓子里涩涩的,眼睛也泛着酸,偏也没有眼泪掉下来,像是堵了什么,一口气不顺畅极了。

    顾云锦说不好,这是因为北地,因为亲人,还是因为蒋慕渊。

    正如她自己说的,道理都是明白的,史书也读过,帝皇家的争斗,哪怕是寥寥数笔,也看得人心惊胆颤。

    只是,作为朝廷千千万百姓里的一人,对眼下局面,委实憋得慌。

    像是在棋盘上,手执棋子博弈的不是他们,她只是一枚棋子,看着身边的纵横交错上战局四起。

    顾云锦的这些情绪,还是刺着蒋慕渊的心了。

    蒋慕渊想把顾云锦拉到怀中,抬手间一时不小心,桌上的茶盏打翻了,水印落在衣袖上。

    两人皆是一愣,赶紧把旁的都抛到脑后,顾云锦收拾桌面,蒋慕渊进去更衣。

    这么一打岔,又费了些时间,蒋慕渊匆匆忙忙束了腰带,低头在顾云锦的额上亲了亲,道:“我知道你心里存着事儿,很多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明白的。

    我这会儿要进宫了,时辰不好耽搁,你想说什么,待我回来我们再说。

    哪怕是今日还是没有说清楚,隔几天理顺了再说,总归一辈子长久,总有说清楚的一天。”

    顾云锦擦了手,也帮着整理蒋慕渊的衣领,这么一番话,一句一句落在耳朵里,沉在心上,倒是让她刚刚的那些憋闷都散了大半。

    弯着眼,她轻轻应了一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