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零四章 讽刺又无奈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零四章 讽刺又无奈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袁二应了声。

    蒋慕渊又道:“我过几日就该回北地了,趁着孙睿没有发现我们在北边的计划,三舅哥若能及时回来就最好不过了。袁二你有消息还是知会听风。这几天你们都教教施幺他们,外头的话该怎么说。”

    听风伺候蒋慕渊很多年了,说话的胆子比袁二大,他斟酌着道:“爷,既然您疑心三殿下行事刁钻又诡异,为什么还要让圣上定太子?一旦这事儿提出来,这位子明晃晃就是三殿下的,总不能指望着大殿下他们异军突起吧?”

    蒋慕渊笑了笑,解释了一句:“既然最后都会落到他头上,那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刚好看看他如何应对。”

    听风应了,与蒋慕渊商议着鼓动这风向的法子。

    蒋慕渊道:“先试试动静,以民情为由,傅太师向圣上进言时也方便。”

    话音落下,与此同时,屋子后面传来了些许动静。

    那是脚步碾过竹林的声音。

    蒋慕渊耳力好,一下子就分辨出来了,他走到北窗边,一把推开,冷声道:“谁在外面?”

    一面问,蒋慕渊一面翻身越出了窗,双脚落地,响起与先前差不多的竹叶沙沙声,而后,他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顾云锦。

    四目相对,顾云锦的眸子闪烁,一副想说什么有不知道如何说的模样。

    蒋慕渊也很意外,他身上的冷峻在看到顾云锦之后就散了,微微蹙了蹙眉,但终是舒展了眉宇,不疾不徐走到顾云锦跟前:“你怎么来了?”

    顾云锦下意识地捏紧了食盒的提手,她本想往后退开半步,好在,终是忍住了,脚下没有多动。

    她只是抬起头,怔怔看着蒋慕渊,迟疑着要如何开口。

    蒋慕渊看她这个反应,就猜到顾云锦听了不少内容。

    先前书房里的对话,声音虽不重,但他们也没有特意压着,外头天井里有寒雷守着,若有人靠近,寒雷会出声提醒,而同时,他们几个习武之人的耳力都极好,不会漏了什么。

    可今儿也就是巧了,角门没有锁,顾云锦从角门绕进来,寒雷看不见她,而她的脚步声被风声所掩盖……

    蒋慕渊定了定神,看了眼顾云锦手里的食盒,道:“给我送吃的来了?你吃了早饭没有,进来与我一道?”

    顾云锦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听风和袁二问了安就躲了,天井里守着的寒雷也很懊恼,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是叹息一声。

    不怪别的,就是他们今日不够仔细,没有发现角门处进了人。

    但好在进来的是顾云锦,是他们夫人。

    夫妻俩的事儿,就让他们爷和夫人去说,底下人不掺和。

    书房里,顾云锦默不作声摆桌,心里却是惊涛骇浪一般。

    她先前听得仔细,起先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朝廷抓老郭婆的事儿,她也是知道的,可越听越觉得里头事情不简单,蒋慕渊句句冲着孙睿去的……

    之后,又说什么让百姓们评点皇子高下,方便傅太师向圣上提出进言,就是蒋慕渊想插手皇位之争了。

    或者说,蒋慕渊是想搅浑水,让孙睿与其他皇子起隔阂争斗。

    这叫顾云锦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毫无疑问,顾云锦恨死孙睿了,虽无实证,但她也知道,北地今生的变故太多了,光孙睿引着顾致泽走上歧途,使得北地城破,将士百姓蒙难,这份国仇家恨,就足够顾云锦捅孙睿两刀子了。

    顾云锦明白,蒋慕渊必然也恨,小鲍爷虽不姓孙,但身上也有孙家的血,而蒋氏一门更是忠烈英勇,蒋慕渊一直在尽心尽力为朝事奔波,岂能知道孙睿胡作非为还不动气呢?

    只是这皇位,终究是孙睿的,圣上太宠虞贵妃了,也太器重孙睿了,蒋慕渊只是外甥,他这么搏,搏不到一个结果。

    又或者说,一旦他的这些动作叫圣上知道,蒋慕渊的前路就难行了。

    顾云锦想劝蒋慕渊,只是这话委实难开口,因为抛开她所认知的结局,蒋慕渊做的也不是什么错事。

    甚至,蒋慕渊做的是对的。

    孙睿行事太偏了,哪怕他们不明白缘由,作为皇亲、作为臣子,又怎么愿意将来把皇位交给孙睿呢?

    顾云锦嘬着筷子尖,撇了撇嘴。

    明明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却又必须劝,这事儿当真讽刺又无奈。

    夫妻两人谁也不在饭桌上说话,明明也没有恪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这会儿,彼此心里都存着事儿,这规矩倒是个好的借口。

    可早饭总有用完的时候。

    顾云锦搁下筷子,指尖轻轻揉捏着,斟酌着道:“我不是故意偷听的,但我也确实听到了……”

    蒋慕渊应了声,面色如常:“不怪你,也不是什么一定不能让你知道的事儿。”

    “那小鲍爷有没有一定不能让我知道的事儿?”这话是下意识冲出口的,顾云锦轻轻咬了下唇,道,“我去大营给你报信之后,我见到你和袁二在帐外说事,当时就是为了避着我吧?现在猜想,大抵也是在说三殿下的事儿,毕竟小鲍爷疑心他很久了。”

    彼时营中地方大,又分布着大帐,一个拐角就能阻拦了视线,蒋慕渊当时还真没有发现。

    既是顾云锦问了,他也就答了:“当时袁二刚从江南回来,我们在说明州城的事儿。”

    顾云锦闷闷应了声,又道:“小鲍爷想算计三殿下,可三殿下毕竟是圣上的儿子,你这样做,风险大,也后患无穷。”

    她一字一字的说,声音里透着担忧与关心,却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全为了他。

    蒋慕渊听得明白,心里温暖,道:“可我总要做的,哪怕行事不够光明,但我会护着你,也会护住我自己。”

    顾云锦一怔:“小鲍爷是圣上的外甥,你其实什么都不做,也……”

    蒋慕渊伸手,指尖按在了顾云锦的唇上,不轻不重捻了捻,把顾云锦后半截话都拦了。

    他就是知道他什么都不做的下场,此刻才不得不都做了。

    倏地,蒋慕渊柔着眉宇笑了:“云锦,在你眼里,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