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乐子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三十四章 乐子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旁的趣事,听风一时没有想起来,倒是刚刚素香楼里的那一幕,看着是能让皇太后大笑的,便一五一十告诉了顾云锦。

    顾云锦和寿安被那拍得直冲云霄的马屁逗得笑弯了腰,边上伺候的嬷嬷丫鬟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林嬷嬷笑得有些喘:“我们那位小王爷,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缺了让皇太后高兴的乐子。”

    寿安整个人靠在顾云锦身上,眯着眼睛道:“美得他!不管那书生是从哪儿冒出来了,这些话搁在这儿,能哄了皇太后高兴,往后传给了小王妃,还能讨好媳妇儿,好处多的是,难怪他笑坏了。”

    林嬷嬷道:“讨好媳妇儿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这倒是!”寿安眼珠子一瞟,落在顾云锦身上,笑嘻嘻道,“不止小王爷,哥哥也常常讨好你呢。”

    顾云锦正乐呵呵听孙恪的笑话,哪里想到寿安话锋一转就把火烧到了她身上。

    她倒也不羞,冲着寿安眨眼睛:“你且等着,我们也会给你挑一个会讨好媳妇儿的仪宾,嘴巴不够甜的,法子不够多的,都不行!”

    寿安活泼不假,但论脸皮,真比不过顾云锦。

    被顾云锦东一句西一句扯了一通,寿安红着脸要挠顾云锦痒痒。

    姑嫂闹了一通。

    后日,顾云锦进宫给皇太后问安。

    行到慈心宫外,迎面遇上了乌太医,顾云锦一愣:“您入宫来,皇太后今儿……”

    “请平安脉,也陪皇太后说话解解闷。”乌太医道。

    顾云锦松了一口气,不是皇太后身体欠妥就好。

    珠娘请了两人入内,皇太后笑着道:“倒是凑巧。”

    乌太医从药箱里拿出迎枕,细细给皇太后诊脉,时不时问上几句。

    皇太后对自己身子的状况有数,笑眯眯道:“哀家状况不错吧?自个儿觉得有劲儿,活个十年八年不在话下。”

    乌太医也笑:“是,您的身子挺好,注意日常起居……”

    “那哀家每天就再添一颗糖!”皇太后扬眉。

    “臣说了,”乌太医阻了,“注意日常起居,您再添糖,哪里是注意了?”

    皇太后皱着眉头哼了声。

    乌太医没有放在心上,只好言好语地劝。

    这差不多是每月请平安脉的惯例的,乌太医也明白,并非皇太后多在乎那一颗糖,每日能吃多少,皇太后清楚着呢,她就是喜欢这讨价还价的过程。

    用皇太后的话说,糟心事儿看多了,不自己寻些乐子,那就没滋味了。

    乌太医虽告老了,还被皇太后请来看诊,说穿了就是年轻的太医们太古板了,不配合皇太后的讨价还价。

    他配合得好,听皇太后说些“家长里短”,也是进了他的耳朵就进了肚子,不往外胡乱传,因而颇受信任。

    顾云锦忍着笑,听他们讨价还价,突然就想起来以前蒋慕渊与她说过,这是皇太后的乐子。

    虽说大不敬,但这样子,当真是怪可爱的。

    “不添就不添吧,”皇太后叹了一声,指着顾云锦道,“云锦丫头刚巧在,也替她诊诊。”

    乌太医请顾云锦伸了手,一会儿道:“夫人的身子比头一回给您请脉时,好了许多。”

    顾云锦下意识地看向皇太后。

    皇太后哼哼笑了两声:“当哀家不知道?同住西林胡同,阿渊请乌大人帮忙,哀家早知道了,那臭小子,为了讨岳家欢心,能派上用场的都用上了。”

    顾云锦莞尔。

    皇太后提西林胡同,那她一准不知道,在他们还住在北三胡同时,乌太医就已经来给徐氏看病了。

    顾云锦无需用药调理,乌太医关照了些日常注意的事儿。

    皇太后闭目养神,有一句没一句地听了,道:“哀家想起来了,乌大人再辛苦一趟,去刘婕妤那儿看看仕儿。

    仕儿进宫有两天了,哀家昨儿想见见,刘婕妤说先前祈儿媳妇不舒服,引得仕儿也有些咳嗽。

    孩子小,经不起折腾,虽有太医去看了,乌大人再帮哀家去看一趟。”

    乌太医自是应下。

    珠娘送他出去,皇太后才问起了顾云锦:“今儿怎么过来了?”

    顾云锦不说虚的,直接把孙恪搬了出来:“那日从东街上过,刚巧就遇上了,他挂心您,自个儿逗您开心不算,还让我也来,您有一丁点的低沉,小王爷就着急坏了。”

    “那孩子!”皇太后被孙恪的关心弄得暖洋洋的,比四月的春风还和煦。

    “不止如此,”顾云锦弯了弯眼,“还有一桩与小王爷有关的大趣事儿,我听说的时候,和寿安两个人笑得都要打滚了。”

    皇太后眼睛一亮,向嬷嬷和小曾公公最是通透,当即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台子给搭起来了。

    要顾云锦说,能在皇太后身边伺候的都是人才,近身的人数不多,满打满算坐不满素香楼大堂里的一张圆台面,可就是这么几个人,能把气氛烘托得比满客的素香楼还要热闹。

    等顾云锦说了那日书生吹捧的经过,皇太后笑得眼泪水都出来了。

    “恪儿这气人精,”皇太后一面抹泪一面笑,“他当没有听见不就好了,还给客人们送什么酒,他那意思不就是你们夸我的我都听见了,你们想寻我要好处就只有酒一盏?”

    顾云锦道:“被夸了,小王爷还很乐呵呢。”

    “他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皇太后的语气里带了几分嫌弃,但更多的是喜欢。

    笑过了,皇太后握着顾云锦的手轻轻拍了拍:“说到底,人与人之间就是讲究一个缘分,挑个合心意的,比什么都好。

    恪儿挑了个出身弱一点的,哀家起先心里还总过不去,觉得哀家宠了恪儿那么多年,在给他挑正妃上没出上力,两家差得有些远。

    后来,阿渊劝过,恪儿他母亲也来说过,哀家慢慢也就想开了

    现在再想,当时没有棒打鸳鸯真是做对了,千好万好,比不上恪儿喜欢。

    换作其他姑娘,外面说‘上上之合’,哪里能让恪儿开心成那样。”——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