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吹嘘官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三十三章 吹嘘官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那书生看着羸弱,底气不足,声音不够洪亮,他虽是竭尽全力提高音量,还是差了一截。

    因而先前关着门,底下的动静并没有传到雅间里。

    听风扶着门板,看着底下的书生。

    只听那书生继续道:“这顺畅起来,就好似小王爷定婚期,前脚算了几个好日子,后脚边关就传来好消息了。

    如今又是大捷,待符家那儿选定了,刚好大军也班师回朝了。

    好事儿一桩接着一桩,喜上添着喜,这门婚事岂不是上上之合?”

    听风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看孙恪的反应,心说,这位书生不会是小王爷请来的吹嘘官吧,这马屁拍得也太响亮了。

    可听风只是蒋慕渊的亲随,不是蒋慕渊本人。

    小鲍爷能笑着打趣孙恪,听风却只能在心里琢磨琢磨。

    舌尖顶着腮帮子,孙恪一脸莫名其妙,撇嘴道:“止住你那乌七八糟的思路,小王爷我讨个媳妇儿,还需要吹嘘官来吹‘上上之合’?虽然他说得句句在理,但这人不是我找的,只是他有眼光。”

    听风想笑又不敢笑,低头哈腰附和了一番。

    孙恪却是得了劲儿了,摇头晃脑道:“他来这儿说什么实话,说再多实话,我也不会赏他银子。”

    小王爷身边的亲随安哥跟着他好些年了,最是知道这位主子那不着调的性子,便赶紧给搭了杆子:“您不赏银子,不如请大堂里的客人们吃一杯酒?奴才看着大部分都是熟面孔,前回您教训那胡说八道的家伙时,好几位都在顺天府官差跟前替您说公道话呢。”

    孙恪乐了,挥手道:“那就依你说的。”

    安哥也乐,笑嘻嘻招了跑堂的小二来。

    小二入雅间里听了吩咐,谢了孙恪的赏,到廊下扶着栏杆就冲底下喊:“小王爷说,请各位客人吃酒,各位稍待,好酒很快就送上。”

    有不要钱的好酒,哪个不高兴,纷纷抬着头往雅间的方向拱手道谢。

    小二们往各桌送了酒,那书生端起来,对着雅间执杯,摇头晃脑地叹:“小王爷大喜之时,我们这等身份的只能沿街给您叫个好,今儿沾了光,算是吃过喜酒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得了这杯酒,我们大伙儿也能沾沾喜气。”

    孙恪并没有露面,他依旧饮着茶,与安哥和听风道:“喜事儿不嫌多,喜上添喜,听着挺好。”

    听风忍笑忍得辛苦,暗悄悄拉着安哥道:“马屁都拍上天了,莫不是有求于小王爷,寻了这么一个法子来吹嘘。”

    安哥道:“满京城的都知道,咱们爷几个喜欢在素香楼听热闹,就算先前不晓得,前回大打出手,早传开了。

    这些日子想走我们爷门路的人还真不少,法子不拘一格,跟今儿这么吹捧的,这书生倒是头一个。

    再吹下去,连我都没脸往下听了。

    不过,他吹他的,我们爷听个高兴,真有求的,反正爷他万事不管。

    等他们发现再吹也不顶用了,就不来吹了。”

    “也是。”听风点头,心里暗搓搓想,但凡想这些法子来求的,求的都是前程、官场,而那些,小王爷从来不管。

    能让小王爷助这种“举手之劳”的,也就他们小鲍爷了。

    听风出了素香楼,大堂里还在一个劲儿地吹,孙恪又散了酒,引得不少过路客都进来吃酒。

    吃人嘴软,几句吉祥话肯定是要留下的。

    人一多,吹得也不仅仅是孙恪的婚事,也会讲肃宁伯班师回朝,自然而然的,又转到了宁国公和成国公府的两位小鲍爷都不回京上。

    蒋慕渊那人担的美名多了,百姓之间提起来,多是叹一声小鲍爷勤恳。

    北地本就不及京城繁华,重建辛劳更不用提了,小鲍爷遇事从不推托,去岁重建两湖,今年又一心投在北地。

    “小鲍爷出众自用不说,顾家这女婿是真的挑得准,”有人吃了酒,道,“北地失守,小鲍爷二话不说请缨领兵,就这么把狄人打出去了。

    北地城破,小鲍爷又坚持留在那儿,要重现边城昨日繁华。

    这要是换个女婿,谁家儿郎能有这等底气、这等本事?”

    边上一人直笑:“兄弟这话太不客气了,倒像是在说人家太师府的三姑爷不得力一样。”

    “这不一样,”那人道,“太师的孙儿,在我们眼里那是权贵,可人家不是皇亲,没有一个当圣上的亲舅舅。小鲍爷能说请兵就请兵,说参与重建不回京就不回京,寻常臣子哪里行呀。”

    “成国公世子不也不回来吗?”

    那人大笑:“宁小鲍爷打了先锋,成世子依样画葫芦嘛,若没有先锋,只怕也不好提。”

    “也是……”边上人道,“北边苦是肯定苦的,这么一来,就算依样画葫芦,成世子也是用心,有抱负嘞。”

    “你别不是去年中秋吃了成国公府的流水,嘴软了,要夸成世子一番吧?”

    “那你不也是吃着小王爷的酒,夸着小鲍爷吗?”

    “人家兄弟感情好,一条裤子长大的,还分酒钱?”

    那两人越说越热闹,引得其他人也凑上来,哈哈大笑一番。

    安哥随着听风下来,听了大半,冲听风努了努嘴。

    听风虚拍了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我们爷也不会找这样的吹嘘官。”

    安哥晓得蒋慕渊性情,便道:“总不至于是成国公府寻的吧?”

    听风琢磨着摇头:“不像。”

    “哎,先让他们吹着吧,”安哥摊手,“小鲍爷不在京里,他们再吹,也没好处。”

    听风应了一声,别了安哥,走出东街时,他揉了揉鼻尖,心说,那些人没有好处,但指不定对小鲍爷就有坏处了……

    回了国公府,听风问了声,知道顾云锦去了寿安郡主那儿,便寻了过去,把孙恪说的事儿传达了一遍。

    “那我后日去给皇太后请安。”顾云锦有数了。

    听风传了话,刚要退出去,又被顾云锦叫住了。

    顾云锦问道:“近日京里有没有趣事?我也好说给皇太后听,给她解个闷。”——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