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善意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一十三章 善意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是来寻念夏的,顺便醒醒酒,她喝得不多,可干坐着望出不来的月光,久了就有些昏昏沉沉,便干脆出来走走。

    她刚过来,正好听见袁二这一句。

    前回来时,蒋慕渊与她说过,这是叶城周五爷的宅子,石瑛是五爷的人处置的,而袁二说他们都是叶城附近出身。

    这么一想,顾云锦问:“你们主子是不是周五爷?”

    袁二起身,道:“是五爷。”

    顾云锦笑道:“来回都在五爷这处叨扰,却还没有机会向他道谢,可惜我们还要赶路,不然就去叶城给五爷道了谢。”

    袁二道:“夫人不用客气,况且五爷也不在叶城,年前在江南,之后大抵又要换个地方。”

    “五爷喜欢四处游历?”顾云锦好奇。

    袁二刚要开口,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这几次替蒋慕渊往来两地,那日在营中,有一些事情,蒋慕渊交代给他时也是避着顾云锦的,想来官场上的那些提防、准备、猜疑,蒋慕渊并没有与顾云锦说细了。

    既如此,袁二这个跑腿的人也不多嘴,能不能说、说到哪一步,那都是人家夫妻两个的事儿,他掺合不得,也不胡乱说话。

    小鲍爷认为适合与夫人开口的时候,自会说的。

    “五爷说,多走些地方能开眼界。”袁二这般道,这句也不是编的,而是周五爷的确讲过。

    顾云锦颔首,与袁二聊了几句,她清醒多了,笑着与念夏道:“你忙你的,不用着急。”

    念夏该收拾的都收拾好了,哪儿还有要忙的事儿,便随着顾云锦回屋去。

    经过袁二身边的时候,念夏停下脚步,朝他说了声“谢谢”。

    谢他的那两口酒,谢他的开解。

    并不是长篇大论的道理才是宽慰,善意才是。

    顾云锦与念夏前后脚出去,袁二却被这声“谢谢”给钉在了原地。

    厨房门开着,裹着外头的寒气流进来,袁二火气本就好,又吃了酒,这点儿寒意一点都不渗人。

    他靠着门栏,抬起眼皮看了眼念夏的背影,看她们主仆两个一面走、一面说,看那布帘子撩起来,念夏又踩着那昏黄的灯光进去。

    虽然比先前隔的远得多,但那副模样还在脑海里。

    记忆犹新。

    袁二重新坐回到杌子上,不疾不徐把余下的酒菜都吃了,又起身把碗筷都洗干净他一个人打发时间吃了这么久,没道理再让人姑娘来收拾。

    走出厨房时,袁二看到顾云锦屋里的油灯还点着,淡淡映出其中人影来。

    他哈出一口气,腾起一片白雾,看了两眼,走回自个儿屋子,掏出火折子来点了灯。

    火窜起来,照亮了半间屋子,袁二给罩了个罩子,让光线柔和了许多。

    他又想到那被灯光映着的姑娘,真的很漂亮。

    跟许七那张嘴没有关系。

    至于许七问的那个问题,袁二解了长发,随手抓了抓。

    他不止知道念夏现在的名字,还知道她轻易不与人道的曾经的名字。

    她的父母兄长,都唤她“小妮儿”。

    小妮儿……

    这名字真讨喜。

    可不是嘛,与他这种依着排行二三四往下数的不同,能被家里人叫作“小妮儿”的,是真招人喜欢的。

    可惜,家里人都不在了……

    另一厢,顾云锦在与念夏说事儿。

    她其实挺意外的,原以为袁二是跟着蒋慕渊做事的,没想到是周五爷的人手。

    那便是周五爷把自己的人都借给了蒋慕渊。

    想起前回袁二打听赵同知的事儿,顾云锦猜想,大抵是蒋慕渊不想招人眼。

    赵同知是孙睿侧妃的祖父,无论蒋慕渊打听赵同知什么,都算是在“招惹”孙睿。

    再是表兄弟,这种打探恐怕都不会让孙睿舒服,蒋慕渊若不想惹麻烦,借用周五爷的人手倒是个好法子。

    免得熟人对上熟人,叫孙睿知道了,添事儿。

    顾云锦琢磨那些,与念夏说的倒不是这个。

    她揉了揉念夏的脸颊:“我闻到你身上的酒味儿了。”

    “夫人……”

    “不是怪你吃酒,”顾云锦浅浅笑了笑,看着念夏道,“你心里其实也憋得慌,我晓得,都是血亲,哪里能割舍下的……”

    念夏眼睛红了。

    同样是善意,但袁二与顾云锦是不一样的。

    袁二与她同样是给主子们做事的,虽然认得的时间不久,但身份上差不多,有些话反倒容易说。

    顾云锦却是她家夫人,按说该是念夏事事关心夫人,叫夫人反过来担心她,是她失了分寸,可心里面,还是很暖很暖的。

    她伺候顾云锦有小十年了,主仆日夜都在一块,比她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时间都长了,往后还会更长。

    顾云锦真情实意的关心,也意味着念夏这么多年的陪伴没有白费。

    念夏突然有冲动好好与顾云锦说说自己的思念了。

    她哽着声,道:“您知道的,自打那年进京起,奴婢就再没有回去看望过家里人。

    当时年纪也不大,对分别没有那么大的感触,只知道奴婢是您的丫鬟,您去哪儿,奴婢就该跟着去哪儿。

    这几年,虽然年礼都送了,银子也攒下来都捎回去了,可到底隔着那么远的路,只看往来报喜不报忧的家书,都不知道他们过得如何。

    银钱是都存着给哥哥们娶媳妇呢,还是买了好吃好喝的……

    什么都不知道……

    先前想过,不知道哪天就能回去看看家里人,却是迟了。

    奴婢从来没有想过,那年匆匆进京时的分别,就是永别……”

    念夏说着说着就忍不住了,眼泪簌簌往下落,扑在顾云锦膝盖上,压着声儿哭。

    顾云锦被她招得难受,心说这小丫头是个倔的,伤心成这样了都没有放开来哭。

    只是,分别就是毫无准备的永别,这滋味并不单单是念夏在品尝,他们所有人都一样。

    前世,顾云锦没有把将军府的人搁在心上,府里也没有遇着事儿,她不痛不痒也不牵挂。

    今生不一样,其他人且不提,她是真的想过严厉的田老太太,想过别扭的顾云妙,以至于那封存在记忆里的十岁的别离,都被岁月摩挲得温情起来。